清代惨案:恶仆差点饿死,好心人救他,他却谋财害命

清代惨案:恶仆差点饿死,好心人救他,他却谋财害命

清代潮州府东门巷,有一大户人家,这家人姓陈,祖上一直都是做官,所以家中非常有钱。不过,有钱未必是好事。比如家中子弟,一个个都是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喝酒赌博逛青楼,更是拿手好戏。

总而言之一句话,就会干不正经的事。

陈家有一人叫陈伟,乃是家中嫡孙,古代嫡长子嫡长孙地位都很高,所以他有说话权。后面长辈相继离世,陈伟做了族长。看到陈氏子弟个个如此不成才,不守先人规矩,败坏门风,陈伟决定改变这种局面,让众人能改过自新,也能光宗耀祖。

这一天,家中祭祖,整个陈氏家族的人都在。陈伟把那些年轻人都喊到跟前,严厉训斥了一顿。

这些人听到后,一起跪下磕头,说:我们确实不肖,不过我们是被坏人带偏了,惹怒了族长和祖宗,以后我们一定改正。这两个坏人,就是陈起和陈趋,就是他们把我们带坏了,希望族长能好好治一治他们。

清代惨案:恶仆差点饿死,好心人救他,他却谋财害命
陈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清楚,这些人慢慢都离开了。

此时,陈伟把陈起、陈趋喊了过来,大骂:你们本是我家仆人,我派你们父亲来这里看守祠堂,衣食消费无忧无虑,还有钱拿,也算不错了吧?你们不思量报答陈家,怎么还把我们陈氏子弟带坏了呢?每天赌钱、喝酒、去青楼潇洒,不是害人吗?说完后,陈伟叫人把他们打了二十大板。

陈起、陈趋不服气,一边忍着痛一边说:都是这些大爷们自己喜欢,我们劝了都没劝住,怎么能怪我们呢?陈伟看他们不改,叫人用力打,打到他们愿意改过自新为止。

从那以后,陈趋记着族长的话,发愤图强,不再守着祠堂,也不再带着那些纨绔子弟玩了,真正做到了改过自新。

但是,陈起则不一样,他记恨族长,总觉得族长看不起他。他私底下跟弟弟陈趋说:天大地大,哪里容不下我?我非要在他陈家吃饭?我有力气,有武艺,一定要干一件大事,不能终日做别人的奴才。

清代惨案:恶仆差点饿死,好心人救他,他却谋财害命
于是,陈起做了个决定,去大帽山造反!

他说走就走,走了半路,没有钱了,饿得难受。又走了一段时间,他来到秦岭,看到路边有人卖糕,一聊才知道卖糕的叫郑明,也是潮州人,也住在东门。念在同乡份上,郑明给了陈起几块糕吃,陈起再三感谢。

郑明笑着说:几块糕算得什么?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我能理解。这样吧,我们一起走,我身上还有几两银子,还够供你吃喝。以后发达了,别忘了我啊。于是,两人一起出发,到了前面蔡氏酒店中歇息,郑明又买了点酒,两人一起喝。

陈起看到郑明有三四两银子,就问他:我们很快就要分别,可是我没有钱,距离又远,老兄能不能借我几两银子做盘缠?郑明却说:这几两银子是我本钱,给了你我就没法做生意了。陈起表面说没事,暗中已经怀恨。

清代惨案:恶仆差点饿死,好心人救他,他却谋财害命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第二天起来,两人继续出发,行到鳄渚时,陈起一看水深不可测,趁着郑明不注意,把郑明推下水,郑明就这样被淹死了。他打开糕担,取出里面的碎银子,然后走了。

走了十几里路后,看到一个庙,陈起就到韩愈庙里歇息。庙前有一个池子,陈起看池子里好像有人,恍惚中好像是郑明在水里挣扎。他心里害怕,担心郑明向自己索命,于是拿着瓦片,在庙中墙壁上写:我因家主赶,吃你饭数碗。今日你下水,盘缠借三两。写完后,他出发了。

此时,一位县令正在外地盘查海船,回来时正好也经过韩愈庙。忽然风雨大作,县令和衙役等人只好在庙里歇息。

闲来无事,县令就四处看看,正好发现了墙上的字。他看了看后,发现字刚写没多久,从内容来看,应该是写字人把别人推下水了,就为了三两银子。他想查清楚,但是因为下雨,天也黑了,所以暂时作罢。

清代惨案:恶仆差点饿死,好心人救他,他却谋财害命
第二天,县令正准备回去,一个人来告状了。

此人叫郑诚,是郑明的弟弟,也卖糕为生。他听说鳄渚有人卖糕被害死,发现了糕担子,但找不到哥哥尸体。他正要去县衙告状,看到庙里有轿子衙役,知道县令在庙里,就直接来告状了。
县令问了事情经过后,联系到墙壁上的字,顿时明白了。他对郑诚说:害死你哥哥的人,就是在墙上写字的人,我想尸体应该就在鳄渚水中。他派了衙役去打捞,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尸体并打捞上来。

可是,是谁害死了郑明呢?

根据路上的人描述,郑明一开始只有一人,后来则是与人同行,还一起住了蔡氏酒店。县令问清后,立马派人把酒店老板蔡清喊过来。

清代惨案:恶仆差点饿死,好心人救他,他却谋财害命
蔡清说:卖糕的郑明确实在我店中住过,我跟他也很熟悉,他以前也来住过,只有他一个人。不过,那天晚上他有个同伴,听他们说到银子的事,我以为那人是郑明的亲戚,所以没问那人姓名。不过,听郑明所说,那人好像叫姓陈。两人晚上还要了酒喝,早上天刚亮时,两人吃了饭就往前走了,后面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蔡氏酒店到鳄渚没多远,看来,谋害郑明的人就是他的同伙了,姓陈。

此时,县令又勘察了事发现场,发现糕担距离旁边的水并不是很近,他做了分析:郑明个子很高,经常挑着担子走山路,力气也很大。现场没有打斗痕迹,说明凶手是趁着郑明不注意,把他推到水里的。能把身高力大的郑明,推出一段距离,说明凶手力气也很大,说不定还有功夫。

分析到这里,县令立马叫来两个干练的衙役,让他们往前出发,如果发现有人身高马大,很有气力,姓陈的人,就把他抓来。

清代惨案:恶仆差点饿死,好心人救他,他却谋财害命
两个衙役往前出发了,路上没多少人,于是一直来到前面的镇子,叫饶平真。两人四处转悠,到处都是人,这怎么找?只好挨个问,看到身强力壮的人,就问是不是姓陈。找了大半天,压根没找到。

衙役准备休息,忽然看到旁边很吵,很多人慢慢围拢,两人也走过去看热闹。只见圈子里有一个人,喝了些酒,耍着枪棒,正在自夸:走过的路过的,不要错过了啊,我陈某人生地不熟,没了盘缠,今天在此露两手,挣点钱,大家不要笑话,明天俺就去大帽山了。

个头比较高,看样子很有力气,也会点武艺,又说自己姓陈,这人莫非就是凶手?两个衙役暗自庆幸,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两人立马上前把卖艺人给绑了,说一句“我们老爷听说你很英雄,请你去讲话”,然后把卖艺人给带走了。

清代惨案:恶仆差点饿死,好心人救他,他却谋财害命
这个卖艺人,正是陈起,他已经没钱了,只好卖艺混口饭吃。

县令看到陈起后,说:你被主子赶走,无依无靠,郑明好意给你饭吃,你不思报答,反而落井下石,把郑明推到水里淹死,拿走他三两银子,差点连累当地人!你还不赶紧承认罪行?陈起并不承认,县令让他看庙里墙壁的字,陈起还不认罪。

此时,县令让蔡清过来,蔡清说了那天晚上的事,陈起才不得不认罪。

县令最后把陈起判了死刑,让陈起弟弟陈趋厚葬郑明,这个案子才结束。(插图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