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奇案:士兵被妻子嫌弃,男子看不下去,怒杀其妻

清代奇案:士兵被妻子嫌弃,男子看不下去,怒杀其妻

清代德安府孝感县,有一人叫林雄,在县城做士兵,还是个小头领。林雄有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叫赵氏,生性放荡,和李逢春有染。两人虽然来往多时,但是林雄并不知道自己头顶一片大草原,相反,他还很爱妻子。

十月初,林雄说自己晚上要去守城门。

赵氏很高兴,因为她知道,按照惯例,丈夫晚上肯定要守一夜城门,于是提前约好了李逢春晚上来她家。林雄吃了晚饭后,果然去守城了。

林雄走后不久,李逢春来了。他和赵氏喝酒吃饭,然后上床,纵情享受,一直到二更天,两人精疲力尽后才睡觉。

林雄在县城城楼上把守,到了半夜,他觉得很冷,想起妻子在家也冷,就想回家。为此,他跟属下说:今天很冷,我想老爷不回来了,你们好生看守,我回家睡觉了,明晚我再来。属下答应了。

清代奇案:士兵被妻子嫌弃,男子看不下去,怒杀其妻
林雄到家后,直接敲门。李逢春和赵氏大惊,但是李逢春想出去已经来不及了,赵氏就一面说着给林雄开门,一面让李逢春抱一床被子,睡在床底下。

门开了,林雄有点生气:怎么敲了半天的门才打开?赵氏也用发怒来掩饰自己:怎么不早点回来?大半夜害得我下床开门,冻死我了!林雄笑着说:我怕冷,担心你也冷,所以才回来。

上了床之后,林雄一直想和妻子温存,但是妻子一直面壁而睡,不肯答应,一会说林雄身上凉,一会说自己太困了,一会又说自己太累。林雄体贴妻子,就不再说话了。

睡到早上天刚亮,林雄穿衣起来,又担心妻子脚凉,就去厨房拿了个小的暖脚炉,放在被窝里。临走时,林雄还说:天很冷,没啥事你别起太早,多睡会儿。赵氏虽然醒了,但是一句话也没说。

听到林雄关门出去后,赵氏赶紧起床,让李逢春上床睡觉。

清代奇案:士兵被妻子嫌弃,男子看不下去,怒杀其妻
赵氏还气愤地说:可恶,这天杀的大半夜回来,害得你冻了一晚上,我真是心疼!李逢春在床底下一晚上,身体冰凉,赵氏就主动给他暖身。

赵氏如此奉承,作为姘头,按理说李逢春应该感激高兴,但是他没这么想。

林雄对妻子,以及妻子对林雄,李逢春在床底下听得一清二楚。他知道,林雄是深爱妻子的,但是妻子却不爱他,甚至看不起他。这样的女人,是好女人吗?

李逢春还算有点良心,他心里想:论才貌,我不如林雄;论体贴,我不如林雄。林雄对她这么体贴,这个妇人却毫无情义!于是,他推开赵氏,赵氏却爬过来抱着他,小声地说:郎君,你怎么了?你怪我怠慢你了吗?

李逢春也不说话,打算穿衣回家。

清代奇案:士兵被妻子嫌弃,男子看不下去,怒杀其妻
赵氏却爬了过来,一边抱着李逢春,一边道歉。此时,李逢春越看赵氏越不爽,刚巧他碰到了林雄的腰刀,于是他拿了刀,厉声说:你这无情泼妇,我要杀了你!赵氏以为他开玩笑,李逢春一刀砍下来,就这样杀了赵氏。

回到家后,李逢春慢慢平静下来,他后悔了。未免被抓,他逃跑到了。

林雄家雇了邻居徐銮,每天上午挑水来。李逢春走后不久,徐銮挑着水来了,他先是喊开门,没人理他。他看门没闩上,以为林家人睡觉呢,加上以往常来,就推门进去了。到了厨房,把水倒在水缸里,然后关门走了。

此时,县衙里开始交接,交接后林雄回家。

林雄刚进门就喊妻子,来到卧室后,一看妻子被杀,满床满地都是血,抱着妻子尸体大哭。此时,邻居们听到了动静,都来看林雄。

清代奇案:士兵被妻子嫌弃,男子看不下去,怒杀其妻
林雄看了卧室,四处又查看了一番,发现厨房中水缸打满了水。于是他认定是徐銮非礼妻子,妻子抗拒,徐銮杀了她。

想到这里,林雄托人写了状子,状告徐銮。

彭县令准了状子,立刻派人捉拿徐銮。徐銮自然不承认,说:我今早挑水到他家,喊了没人理我,我就直接把水倒在厨房水缸里,然后就回家了。谁知道他老婆死了呢?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看徐銮不像说谎,彭县令就带着仵作等人,到林雄家验尸。

验尸之后,众人都回到县衙。此时,仵作已经跟县令说清楚了情况,包括赵氏身体里外。彭县令仔细想了想,认为赵氏之前肯定和别人有染。但是,林雄却一口否认,认为妻子“性至贞节”,不可能和别人私通。

清代奇案:士兵被妻子嫌弃,男子看不下去,怒杀其妻
彭县令停止审问,暂时把徐銮下狱,自己去城隍庙了。

古人迷信,认为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诚心祷告,就会有神来帮他。果然,当天晚上彭县令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人跟他说了一句话,“杀死雄妻者,桃杏一时人”。

文推网

美剧下载|国产电视剧|港剧|台剧|日剧|韩剧|卡通动漫|纪录片|经典电影下载|戏曲|电子书

醒来之后,彭县令开始思索这句话:桃杏开,李亦开,莫非姓李?一时人,或者名春?必是李春无疑!

想到这里,彭县令赶紧升堂,问了林雄及其邻居。林雄说,没有人叫李春,只有南街有人叫李逢春。彭县令让衙役赶紧去抓人。不料,李逢春不在,只好把他父亲、弟弟抓来审问,并限他们一月之内,抓到李逢春。

李逢春弟弟李成实,带着衙役四处走访,半个月去了三个县城,又去州府,最后才在一家酒楼上抓住李逢春。

清代奇案:士兵被妻子嫌弃,男子看不下去,怒杀其妻
带回县衙后,李逢春认罪,并把自己和赵氏私通,见赵氏冷落丈夫自己一怒之下杀了她等都说了出来。

案件明了,最后彭县令做了总结以及判决。

赵氏:水性杨花,不懂得体贴丈夫,不知道举案齐眉,只知道为了自己快活,死不足惜,劝谏世人不要学赵氏。

李逢春:虽然知道赵氏不良,但即便赵氏该死,也不应该他来杀,更何况他是姘头,不是丈夫。两人都有错,但你只知道惩罚赵氏,却没想过自己也有错,无论如何不能原谅,判死刑。

林雄:虽然体贴妻子,但是诬告徐銮在先,又不奉公守御,擅离职役,杖责后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