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少妇怀孕五年,丈夫日渐消瘦,和尚:送五壮汉入她房间

 

民间故事:少妇怀孕五年,丈夫日渐消瘦,和尚:送五壮汉入她房间

戒心外出游历,这天他来到姑苏城内化缘,远远看见一个宅子上空黑气围绕,顿觉不妙,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前往。

开门的是一个下人,见来者是个瘸腿和尚,以为是来化缘的,打算将其打发走。

戒心连忙开口询问:“贫僧见宅子半空黑气围绕,府中可有怪事发生?”

下人见和尚是个高人,连忙请他入府,带着他见了家主。

家主得知眼前的瘸腿和尚是个高人,将府中怪事如实告知并命下人请来夫人。

家主名叫刘重洋,刘家原本在金陵经商,后来家中生意发展到姑苏,刘重洋便带着新婚夫人来到这里,并定居下来。

婚后不久,刘夫人便有了身孕,这是刘重洋第一个孩子,他很是高兴,对夫刘人无微不至,可这一怀就是五年,迟迟不见临盆迹象。而且自从怀孕后,刘夫人夜夜噩梦,梦见一个浑身赤裸、满脸血迹的婴孩坐在自己面前,露出瘆人的笑,死死得盯着她。

与此同时,刘重洋的身体出了问题,原本健壮的身材日渐消瘦,每天睡到日上三竿还是觉得困。刘重洋找了郎中检查,郎中把脉后没有发现异常,只开了补药。可刘重洋吃了很久都无济于事。

刘夫人夜夜被噩梦惊醒,将梦中的事情告诉了刘重洋。

夫人夜夜噩梦,加上自己身体出现的异常,刘重洋觉得事情不简单,请来许多专家帮忙,但他们都没有找到解决办法。

得知事情缘由,一位医生戒心神色凝重地说道:“夫人所怀的是一个特殊情况下的胎儿!要解决这个问题,我必须亲自见一见刘夫人。”

戒心解释,所谓灵婴就是一种特殊的精神现象,它们代表着未能顺利降生的胎儿的灵魂。虽然它们并不会对人类造成伤害,但它们希望能够重新投胎转世。然而,由于灵婴的灵魂不完整,为了补全灵魂并顺利降生,它们可能会从周围的人身上吸取一些能量。

刘重洋听后心中疑惑,不明白为什么夫人会怀上灵胎。疑惑之际,刘夫人终于来到了房间。

戒心和刘夫人对视的瞬间,两个人都愣在原地!他们都感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某个地方曾经相遇过。

片刻过后,戒心回过神来,刘夫人行礼。

刘夫人微微鞠躬回礼,缓缓开口:“孤清风,好久不见!”

戒心微笑着说道:“独清风是我出家前的名字,如今我法号戒心,夫人可以称呼我戒心。”

刘重洋见二人认识,心中惊讶,他觉得二人之间似乎有着一段深厚的渊源,于是便开口询问。

刘夫人没有隐瞒,道出了二人的关系。原来,孤清风曾经是家刘的家仆,而马夫人则是当年独清风的恋人。然而,因为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他们被迫分离,独清风最终出家修行成为了戒心。

刘重洋听后,心中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他意识到,这次的怪事可能与他们的过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刘夫人的闺名是韩霜雅,她和独清风是青梅竹马。小时候,独清风的父母意外去世,他被叔叔收留,但叔叔家境并不富裕,养活独清风变得更加艰难。婶婶常常将家里的贫困归咎于他,经常虐待他,甚至背着叔叔打骂他,将他当作出气筒。

韩霜雅家住在独清风叔叔家的隔壁,渐渐地认识了独清风。她看到他的可怜,经常将自己的食物分给他。二人之间的感情逐渐产生。当他们长大后,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对于他们的事情,两家人都心知肚明,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然而,一件事情发生后,他们被迫分开。那天,韩霜雅和独清风一起去爬山。韩霜雅看着美丽的夕阳,深情地望着独清风说:“独清风,我发誓这辈子非你不嫁。”夕阳的余晖映在韩霜雅的侧脸上,使她更加美丽动人。独清风看着她,宠溺地摸着她的头说:“我也发誓,这辈子非你不娶!”韩霜雅听后欢喜得合不拢嘴,她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缓缓闭上眼睛,心中既紧张又期待,等待着独清风的下一步动作。

然而,独迟清风迟没有行动,韩霜雅心中失落,睁开双眼。下一秒,独清风牵起韩霜雅的手,他们一起跑了起来。

韩霜雅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狼嚎声。原来,当韩霜雅闭上眼睛时,独清风发现不远处的草丛中藏着一只饿狼,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两人无法逃过山林中出生的狼的追击,很快就被它追上了。

独清风将韩霜雅护在身后,让她下山去找人,而他留在那里拦住饿狼。韩霜雅非常担心,想要和他一起走。独清风劝说她,如果她下山二人还有救,若都留在这里,只能等死。没办法,韩霜雅向山下飞奔。

可没过一会儿,韩霜雅便听见一声惨叫,意识到独清风出事,她立刻返回。

远远瞧见独清风被饿狼扑倒在地,他的一条腿被饿狼死死咬住,血流不止。

眼看他就要咽气,危急时刻,一只利箭从远处飞来正中饿狼,饿狼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没了呼吸。

原来,在附近打猎的猎户听见惨叫后,立刻循声而至,发现饿狼伤人立刻射箭救人。

独清风被饿狼咬伤了腿,为了防止伤口感染危及生命,只能截腿保命。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韩霜雅自责不已,心中充满了愧疚和内疚。如果不是她提议爬山,独清风也不会受伤,她更加坚定了非他不嫁的决心。

几天后,韩霜雅找到独清风,表明自己的心意。然而,她却被独清风赶出了门。独清风声称,他们之前在一起只是为了寻找开心,现在因为韩霜雅他才会失去一条腿,心中充满了怨恨,不愿再见到她。二人从此分道扬镳,独孤云希望韩霜雅以后不要再来找他。

韩霜雅泪流满面地回到了家,闭门不出。她的内心充满了痛苦和失望。

不久后,韩霜雅得知自己的父母已经为她安排了婚事,对方正是刘重洋。然而,此时的韩霜雅已经对爱情失去了信心,她觉得无论嫁给谁都没有意义,因为她心中只有独清风。

几个月后,韩霜雅和刘重洋结婚了。与此同时,有传闻称独清风出家做了和尚,彻底与尘世隔绝。

婚后,刘重洋对韩霜雅非常好,事事顺着她的心意。慢慢地,韩霜雅开始接受了刘重洋,二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后来,刘家的生意扩展,他们决定来到姑苏定居。

得知二人的故事后,刘重洋尴尬地摸了摸头,原来那个和尚就是自己的情敌。然而,现在夫妻俩的感情和睦,刘重洋扶着妻子坐下,讲述了自己和韩霜雅的故事。

原来,刘重洋一次外出时,不小心撞倒了韩霜雅,对她一见钟情。回家后,他请父母上门求亲,刘家父母见儿子心仪的人出现,亲自带着他去追求韩霜雅,最终成功将她娶回家。

这时,刘重洋想起戒心所提到的特殊情况,心中充满了震惊和疑惑,他决定将这一切告诉韩霜雅。

韩霜雅得知自己腹中的孩子有些特殊,感到无比的无奈和困惑。她坦白地告诉刘重洋,在嫁入刘家之前,她曾经与独清风不慎怀孕,但他们早已分道扬镳。为了维护韩家和自己的名声,韩家父母让她服下滑胎药。

刘重洋听后也感到震惊,他没有想到自己和韩霜雅曾有过一个孩子。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处理这个特殊情况。

戒心思索片刻后,给了他们两个选择。一是趁着这个特殊情况,采取某种方式解决;二是让孩子发育完整后,正常生下这个孩子。

刘重洋看着韩霜雅,将选择权交给了她,并表示无论她选择哪个,他都会支持。

韩霜雅已经和腹中的胎儿共处了五年,若是选择某种方式解决,她心中不舍。最终,她决定正常生下这个孩子。

戒心见她做出了选择,对刘重洋说道:“请找五个健壮的年轻人来,他们的体质必须健康,这样可以保证孩子的健康发育。”

由于这个特殊情况,孩子需要吸取外界的能量来发育。这五年来,孩子只吸取了刘重洋的能量,导致刘重洋身体不适,同时孩子的成长速度极慢。戒心需要用这五个年轻人的能量来帮助孩子发育,使其能够顺利出生。

刘重洋不敢耽搁,立刻托人找到了五个健康的年轻人,并将他们带到了韩霜雅的房间。

片刻后,房间内充满了一种祥和的氛围,紧接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响起。戒心扶着五个虚弱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们的能量被消耗了一部分,但并无大碍,只需多休息几天,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就能恢复过来。

刘重洋点了点头,急忙走进房间。

只见韩霜雅满头大汗,怀中抱着一个可爱的女婴,二人相视一笑。

看着屋内恩爱的二人,戒心喃喃自语:“如果当时我没有放弃,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同?”他的思绪回到从前。

那天,独清风受伤后正在家中休养,韩家父母前来看望他,并表示希望他能和女儿分开。他们认为独清风受伤后难以维持生计,若二人成婚,韩霜雅还要照顾行动不便的他,韩家父母不希望看到女儿过得如此艰难。而且,他们已经为女儿找到了一门好亲事,为了感谢独清风救了女儿一命,还给了他一根金条。

独清风看着自己断掉的腿,明白韩霜雅如果和自己在一起,日子定会过得十分艰苦,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含泪点头答应了韩家父母的要求,之后便对韩霜雅说了狠话,逼迫她离开。然而,当时韩霜雅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戒心没有将这一切告诉她,毕竟他已经遁入空门,韩霜雅的身边也有了另外一个人。而且,这件事已经过去多年,当初发生了什么已经不再重要。在天黑之际,戒心默默离开了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