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袖中飞人(民间故事)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故事:袖中飞人(民间故事)

这天夜里,微服私访的万历皇帝在杭州一所宅院的荷花池边,准备看“袖中飞人”表演。前些日子,他听说杭州有人会表演“袖中飞物”绝技,于是带两个随从悄悄出了宫。

表演“袖中飞物”绝技的江湖艺人名叫裴敬丹,他的袖子大得出奇。白天,裴敬丹在楼外楼表演了“袖中飞猴”等小动物。但万历没看过瘾,问裴敬丹还有什么绝活,他说还能表演“袖中飞人”。裴敬丹说“袖中飞人”不能让闲杂人看,因此万历没让随从在旁。美如银纱的月光,给即将到来的绝技平添了几分神秘。裴敬丹照例捏了两个小孩放于袖子里,然后飞快地旋转着,旋转着。突然,他叫声“出———”,两个三四岁大小的小孩跳了出来。他们熟练地给万历斟酒倒茶,样子好可爱。万历好奇地牵住裴敬丹的衣袖想看个究竟。

裴敬丹闪电般向后飞去,本来就很宽大的袖子好像猛地又大了数倍,袖子在他的舞动下呼呼生风,万历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被袖子给套了进去。

万历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块石柱上,身上只穿着内衣和短裤。这里是一片坟地,几百座坟连成一片,显得阴森恐怖。在坟地前面有一座高台,高台上竖着两块巨大的石柱,一块绑着万历皇帝,另一块上面写着奇怪的文字,原来那是瑶族文字,翻译过来就是:瑶山三百零五个冤魂墓。万历的前面是几百个愤怒的瑶族人,背后是几百座阴森森的坟墓。

万历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已经被带到离杭州数千里的瑶山,站在他面前的就是裴敬丹。裴敬丹身边还有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他叫呐菪,是瑶山族长之下权力最大的首领,此刻一双眼睛像鹰一样闪着骇人的光芒。

万历惊魂未定,叫道:“裴敬丹,你们要干什么?”裴敬丹冷笑道:“你没看到这是坟地吗?这里埋着二十年前被你杀害的三百零五条无辜人命,我把你抓来,就是为他们报仇。我知道你是当朝皇帝,但别指望你的人会来救你。”

万历顿时傻了。他什么时候派人来这里杀害了三百多个异族人?呐菪走上高台,挥了挥双臂,人们慢慢安静下来。呐菪声音洪亮,说道:“瑶山的父老乡亲们,二十年前,杀害我们三百零五个兄弟姐妹的大仇人就在眼前,这个狗皇帝无情无义,我们就每人一刀,将他活剐了来血祭这三百多个冤魂。”

人们振臂高喊:“剐了他!剐了他!剐了他!”呐菪转过身去,握着刀一步步逼近万历。万历心惊肉跳,结巴着说:“慢!你们……把话说明白了,我什么时候杀过你们的兄弟姐妹?就是死,你们也该……让我死个明白吧。”

呐菪吼道:“你到阴曹地府去让那些冤死的人跟你说明白吧。”说着,挥刀过去。“慢———”裴敬丹伸臂拦着呐菪,对万历道,“好歹你也是一代帝王,做得出就没胆量承认吗?”“朕———不,我真的没有杀人,怎么承认呢?裴敬丹,我与你们瑶族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害你们的同胞?”

裴敬丹再次冷笑道:“好,我提醒提醒你。二十年前,你有没有在重庆的歌乐山一带,遇到一个叫阿瑗的瑶族女子?”“阿瑗?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们把她找来,让她来给我作证。”裴敬丹的目光咄咄逼人:“真要见?”“一定要见。”

裴敬丹一步步退下高台。呐菪急了,叫裴敬丹不要和大仇人废话,先将他剐了再说。裴敬丹一抬手道:“既然他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就让阿瑗来证明他的恶行,免得日后别族的人说我们滥杀无辜。”

裴敬丹吃了一包药粉,然后旋转起来。他越转越快,渐渐地,完全看不清他的人影,却有一团暗光在逐渐变亮。当那光影渐渐变成红色时,从空中飘然而下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美丽女人。她双眸黑中带蓝,嘴唇在轻轻地颤动着,一副怨艾愁苦的神态中,略略显出几分忧愤。她穿着瑶族女子的服装,长长的秀发随意飘散在背后,异族风情更加让人迷醉。

万历惊骇不已,裴敬丹竟然眨眼间就不可思议地变成了娇小的女子。万历失声叫道:“阿瑗?”

原来,二十年前,万历还未登基之时,有一次奉旨暗中到重庆查一桩案子。没想到回来的路上,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追杀,险些丧命。当时他和几个侍卫逃进了歌乐山一个山谷,被阿瑗救了。

认出眼前的人后,万历激动地叫道:“阿瑗,你怎么会变成一个身材面貌完全不同的男人?”“这都是拜你所赐。二十年前,我和你分手后没几天就被人追杀,我一路逃回瑶山,没过多久,就来了几十个人,为首的说是奉了你的密令来杀我,如果我活着,就杀尽瑶山的人。为了报仇,我寻遍奇人异士,最后学成了‘袖中飞人’绝技。为了学这个绝技,我不得不服一种改变性别的毒药。现在你还敢说你是冤枉的吗?”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万历知道怎么说都没有用了,阿瑗不惜改变性别学艺来报仇,可见她对他的仇恨。有几个青年已经按捺不住拥了上来,呐菪一刀割掉了万历肩胛上的一块肉,人群蜂拥着爬上高台……阿瑗突然挥出大袖子,迅速将万历收在袖子里,踏着人们的头飞逝而去。

阿瑗将万历藏在一个山洞里。此刻的阿瑗已经成了瑶山的叛徒。阿瑗救万历,是因为她突然对当年的瑶山惨案产生了疑问,万历在面对死亡时也不承认那件事,这其中必定有蹊跷,她决定调查事情的真相。

这天,阿瑗出了瑶山,没走多远,竟然看到一队官兵闯进了村子。她愤然回到那个山洞,狠狠地抽了万历几鞭,怒吼道:“你还说当年没有血洗瑶山,现在你的手下已经到瑶山来了,到现在你还在骗我。”

万历说他的手下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他失踪得那么神秘,根本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阿瑗又出来察看情况,无意中看见呐菪鬼鬼祟祟出了村子。阿瑗觉得呐菪的行为举止太奇怪了,于是悄悄跟踪他。阿瑗做梦也想不到,呐菪竟然和进山的官兵首领秘密会面。

呐菪在返回村子的途中,阿瑗突然出现,将他装进袖子,带到了山洞。呐菪惊异地叫:“阿瑗,你不是已经离开瑶山了吗?”“我离开了瑶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是不是?”阿瑗捏住呐菪的下巴,将一包药粉倒进他嘴里,道:“我已经给你吃了散骨粉,呐菪,不想成为废人的话,就把你的阴谋说出来。”

呐菪吓傻了。他知道阿瑗的本领,也知道她的话不是虚言,看着惊疑的万历,他不得不说出事情的真相。原来,二十年前派杀手杀万历的是万历的一个叔叔,得知阿瑗救了万历后,他想到一条毒计,收买呐菪,以万历的名义杀了瑶山三百多口人。万历登基后,整个西南少数民族对他产生了仇恨。

阿瑗在坟场上救走万历后,呐菪立即通知潜伏在附近的手下人,扮成官兵进山,表面上是救皇帝,其实是想再次牺牲瑶山人,使阿瑗亲手杀了皇帝。

万历听得心惊胆战,阿瑗则愤怒地一脚将呐菪踢出洞外摔死了。阿瑗拉着万历要带他离开瑶山,可是,才下到半山腰就被族人包围了。与此同时,官兵也杀了进来。

阿瑗保护着万历且战且退。山下,族人和官兵已经死伤惨重,阿瑗扭头道:“皇上,这次的事请你别怪我的族人,你身上有伤,千万自己保重了。”说完,从怀里抓出一小包药粉,飞快地吃了下去。然后,她飞身跃上一棵大树,女子的衣服飘落下来后,变戏法般穿上了男子的衣服,变成了裴敬丹。她的袖子宽大无比,挥动起来好似乌云一般,立即遮盖住半个天空。

阿瑗借着袖子的风力飞旋在空中,从袖子里射出一个又一个人参娃娃,那些娃娃扑到谁身上,谁就被抱住脖子,甩也甩不开。袖中飞人使所有的人都胆寒起来,官兵们急忙舍下族人后退,继而逃跑离去。阿瑗大声叫道:“族长,我们都中了呐菪的圈套,他才是出卖和杀害瑶山人的败类,他和外面的人相互勾结,想借我们的手杀了皇帝……”阿瑗突然从半空中飘飘悠悠落下来。由于此刻她旋转得很缓慢,每个人都清楚地看到了她脸部的变化。男人的衣服越来越空,女子的娇小渐渐显露出来,头发飞舞着。万历呼叫着扑过来,抱住了阿瑗,急问:“你怎么样?”阿瑗躺在万历怀里,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族人围拢过来,喊着她的名字。

万历又惊又痛,喊着:“阿瑗!”阿瑗喃喃道:“皇上,为了打退危害你和族人的官兵,我吃了伤筋断骨药。师父严厉禁止我用袖中飞人之术,可是,我却用了。我为了学这门绝技已经把自己变成了男子,那天你要见我,我又吃药变回来。刚才我变成男子,使出最厉害的飞人绝技才退敌……皇上,阿瑗经脉已断,我……我请你好好对待我的族人……”

万历抱起软绵绵的阿瑗,缓缓朝山下走去,整个瑶山,顿时呜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