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一只鸡就被逼道歉赔偿–德国军队占领法国很窝囊

打死一只鸡就被逼道歉赔偿–德国军队占领法国很窝囊

 

提到占领军,很多人第一印象便是在战败国的领土上耀武扬威、作威作福的嚣张军人形象。从占领军对待战败国军民的态度,不仅可以看到一国政府的政策倾向和军人的素质水平高低,还可以映射出该国民众的整体国民文化。法国和德国这两个近邻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上半页的80年之内,接连爆发了三次大规模的兵戎相见,期间都占领过对方的领土,其中发生了许多令人难忘的故事。

自从普法战争屈辱战败之后,法国一直视身边的强邻德国为最大的威胁。一战结束后在如何处置德国的意见上,法国也持强硬的态度,希望最大程度上肢解和削弱这个对手。1923年法国强行出兵占领德国的鲁尔工业区,酿成了震惊一时的”鲁尔危机”。反正在对待德国人的立场上,法国人从来就没有好脸色。


1923年”鲁尔危机”期间,进驻鲁尔地区的法国占领军在持枪呵斥一名德国老人。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德国在20世纪30年代再次迅速成为世界性的军事强国,二战初期更是以绝对的优势击败英法联军,40多天就取得了法国战役的胜利。此后的数年时间里,尤其是在1944年6月诺曼底登陆之前的日子里,无论东线战场的搏杀多么血腥,法国都是作为德国军队的大后方腹地,成为部队休整、重组和训练的绝佳场所,素有”黄油前线”之称。

世界头号坦克王牌奥托·卡里乌斯是德军虎式坦克部队的首批创始成员,1943年初,他被调入新成立的第500装甲补充营(德军组建的大部分虎式坦克部队的核心成员都出自该营),然后成为第502重装甲营第2连的一位排长。在领到第一批虎式坦克后,第2连前往法国布列塔尼半岛的普洛埃梅勒,在当地展开高强度训练。卡里乌斯每当回忆起他在法国的这段时光,除了日常的作训项目,还包含了生活中与当地法国人打交道的难忘经历。


1942年末休假期间的卡里乌斯,当时他的军衔为少尉,不久之后便进入第502重装甲营担任排长,指挥4辆威力强大的虎式坦克在法国展开训练工作。

第502重装甲营第2连的进驻地是普洛埃梅勒郊外的一座被废弃已久的城堡,连长和军官可以单独居住在城里,但卡里乌斯选择和士兵们在一起。他认为大家要在一起作战,相互之间就必须非常了解,并建立强烈的信任度。卡里乌斯这种亲近下属的做法使得全连官兵对他刮目相看,在狭小、散发着霉味的古堡里,这帮男人对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泰然处之、欣然接受,其中也包括来自上级和当地法国人的各种刁难。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

在普洛埃梅勒,第502重装甲营第2连新接收的虎式坦克准备投入训练,背景的那座城堡就是该连士兵当时所居住的地方。

自从进驻该地,各种趣事就接踵而来。第2连士兵首先需要将古堡的破旧马厩打扫干净,作为临时的居住场所。那儿既没有木质地板也没有木板条,因此卡里乌斯想给手下人暂时搞几捆麦秆堆在地上应急。可如果没有当地驻军司令部的借条,临近的法国农场根本不会借给德国人任何东西。因此卡里乌斯只得驱车赶往位于城内的司令部,可这帮人早已下班。

无奈之下,卡里乌斯找到农场主说明情况,这名农场主还算热心,在德国人填写了一张借据证明的前提下提供了一些麦秆。卡里乌斯承诺,一旦有什么不妥,对方可以凭此借据申诉。第二天第502重装甲营营部知道了这件事情,各种责骂纷纷而至,如果不是该营随后被调往东线作战,卡里乌斯甚至可能会被以抢劫或者其它罪名被送上军事法庭。卡里乌斯在回忆录里提到此事时不禁感叹:”战后,法国驻德占领军从我们这里拿东西去满足需求倒是相当容易,每当看到这些,我就会想起我费尽周折从法国人手里借几捆麦秆这件事来。”

在普洛埃梅勒的训练期间,第502重装甲营第2连的虎式坦克在法国的乡间道路上隆隆行驶。旁边的法国农民若无其事地照看着他的牛,任由德国占领军的重型坦克经过面前,丝毫没有惧色之情。

在此期间,卡里乌斯又犯下了一项违背良心的战争罪行:一次未事先进行庭审或判决的”枪决”。当时第2连正在小镇边上进行步枪实弹射击训练,一只公鸡突然从邻近的农舍优哉游哉地径直跑进德军的靶场。事前,德国驻军早已对当地百姓发布过在实弹射击时要把家禽家畜关入栏圈的命令。就在那只鸡跑过卡里乌斯与靶子之间的当口,他正在做瞄准动作。

连长看见了公鸡,对卡里乌斯大声叫嚷,但是已经太迟了。卡里乌斯没有把持住自己,放弃了靶圈,转而将枪口对准公鸡开了火,他准备将打中这个擅自闯入的家禽作为此次训练的娱乐项目。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

这只倒霉的公鸡被毛瑟K98步枪的子弹击中后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落到地上时已经变成了一团几乎无法食用的东西。连长将卡里乌斯骂得如同这只鸡的遗体一样体无完肤,他认出这是一只身价远高于普通鸡的布雷斯鸡,生怕引起与当地法国农户的冲突。

著名的布雷斯鸡,这是最能代表法国”高卢雄鸡”风采的鸡种之一,卡里乌斯在实弹训练中就因为打死了一只擅自闯入射击场的这种鸡而引发了一场冲突。

果不其然,公鸡的主人很快哭闹着找上门来,悲哀之情仿佛是亲人逝世一般。德国人立即将赔偿金送上,但这丝毫不能平息法国农户的激动情绪。卡里乌斯不得不再次做出正式道歉,可法国人显然不依不饶,一再强调这只公鸡是远近闻名的一流品种,最后在得到双倍赔偿后才离开。

法国农户的硬气令卡里乌斯终生难忘,幸好他们很快就结束训练前往苏联,要不然还得受不少窝囊气。不过作为史上最”窝囊”的占领军,德国人能将就法国人到这种地步,也是令人献上一个大写的”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