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奇案:丈夫挣钱回家,听到敲门声,妻子让邻居藏在柜子里

明代奇案:丈夫挣钱回家,听到敲门声,妻子让邻居藏在柜子里

明代南直溧水县,有一对夫妻,丈夫叫陈德,妻子叫林三娘。陈德相貌堂堂,林三娘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姿色绝伦。

不过,这对夫妻结婚半年了,也不想着经营生活,以至于坐吃山空,家道中落。

有一天,陈德跟三娘商量,自己要出去挣钱,又担心三娘在家无人照顾。三娘则说自己可以纺纱织布,不用担心,让陈德安心出去做事。

于是,陈德外出,但本钱很少,又没人帮衬,陈德只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因此日子不如意,过了一年也没挣到钱,他也没好意思回家,发誓一定要挣到钱再回去见妻子。

三娘在家,起初还能守得住寂寞,后面就跟左边邻居张奴开始来往,一来二去,两人勾搭在了一起。

明代奇案:丈夫挣钱回家,听到敲门声,妻子让邻居藏在柜子里
过了三年,陈德终于挣了三十多两银子,他收拾行李后回家。快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又下着小雨,陈德担心遇到劫匪,就把钱放在离家十五里的水心桥的第三个柱子的缝隙中。藏好钱后,他才回家。

到家后敲门,陈德让三娘开门。三娘和张奴正在睡觉,一听到敲门声,吓得赶紧让张奴藏在柜子里。夫妻重聚,陈德吃了饭后,三娘问他挣了多少钱,陈德假意说没挣到钱,想给三娘惊喜。三娘一听,大骂陈德没用,陈德只好实话实说,告诉三娘自己把钱放在了桥柱子里,还说明早去取。

张奴在柜子里听到了,等到天快亮,陈德和三娘熟睡后,他悄悄出来,跑到水心桥下,把银子拿走了。

陈德和三娘睡得熟,当晚又刮风下雨,所以他没听到家中有动静,更没想到钱会被偷。早上起来,陈德去桥下拿钱时,找不到了,三娘觉得他骗了自己,于是又骂了陈德一顿。陈德实在没办法,就写了状子,说自己银子被人偷了,希望县令大人能查明。

明代奇案:丈夫挣钱回家,听到敲门声,妻子让邻居藏在柜子里
吴县令看了后,问了陈德家中情况,得知他没有兄弟,家中只有妻子一人时,就怀疑他妻子有相好。

于是,县令把三娘传到公堂,质问她陈德外出时,她在家如何生活。三娘说自己靠纺纱挣钱,每天少则五厘,多则七八厘。吴县令大怒,说:你别说五厘,就是八厘也不够生活,看你穿着光鲜,面容姣好,不像是过苦日子的人,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别的男人?

三娘自然不认,吴县令让人用刑,用拶子夹手指,但三娘咬死不说。陈德舍不得妻子受苦,赶紧跪下磕头,表示自己不要银子了,希望县令老爷不要对三娘用刑。吴县令冷笑,说:你妻子有别的老公了,你还护着她?陈德不知道好赖话,说三娘只有一个老公,就是自己。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吴县令一听,知道这样查不是办法,于是顺势骂陈德戏弄长官,把他关在监狱,让三娘回家了,还扬言这个案子结束了,要把陈德关一辈子。

明代奇案:丈夫挣钱回家,听到敲门声,妻子让邻居藏在柜子里
三娘回去后,吴县令叫来心腹王进说:陈德不在家好几年,林三娘应该有男人了,现在陈德被关押,三娘回家了,他那个男人肯定去看她。你可以假扮乞丐,在林三娘家附近打探消息,有线索的话及时告知,重重有赏。

王进乔装打扮,把自己弄成了乞丐。第二天天快黑时,他慢慢摸到了三娘家,于是就在门口装疯卖傻。

三娘回到家后,张奴果然去看望她,见陈德不在,就到了三娘卧室。张奴看三娘手流血,说吴老爷太厉害,把自己小娘子手都夹了,一定很疼。三娘生气,说:做官的他哪会管你疼不疼,只是我家那短命的,没挣到钱还连累我。

明代奇案:丈夫挣钱回家,听到敲门声,妻子让邻居藏在柜子里
张奴又说:陈德现在被关押狱中,听吴老爷说,他要把陈德关到死为止。小娘子,你不给你的夫君送点米和钱,救一救他吗?三娘恨恨地说:我恨不得他现在就死,救他个屁!张奴很高兴,笑着说:娘子如此,那我们就可以做长久夫妻了!三娘也笑着说:只要你有银子,咱们就做长久夫妻!

听到这里,张奴笑了,说:你不知道,那天晚上你们聊天,我听陈德说了银子藏在桥柱子下,于是趁你们睡熟后,去桥柱下把银子拿走了。幸喜那天风大雨大,拿了银子后,足迹也被雨水冲洗了,因此桥边没有任何脚印。如此万幸,这真是天助我也!

(图片来源:文推网 高清电影电视剧 下载  侵权必删)

三娘一听,这才明白原来陈德真的挣了钱,不过她想不到同情陈德,听了张奴又得了几十两银子,早已经心花怒放,和张奴嬉笑调情了。

王进早已经潜入到了院子里,贴近窗户听他们说话,所以张奴和林三娘的对话,他全听到了。

明代奇案:丈夫挣钱回家,听到敲门声,妻子让邻居藏在柜子里
此时,王进拿出腰间的绳子,进了屋里就要绑着张奴。张奴大怒,说:我白天看你,以为你就是个聋哑乞丐,怎么现在进屋不算,还要绑我?你这不是强盗吗?说完,一拳打了过来。王进躲过,一下把张奴摔倒在地上,三两下就捆住了他。

张奴不解,大声问:叫花子,你到底是谁,为何捉我?王进说:我是叫花子啊,还是叫花子的头儿。张奴说:叫花子的头又为何捉我,我又不去做叫花子!王进大怒,说:我是官差里的叫花子,你们做的好事,让你们连叫花子也做不成。

林三娘吓得不轻,魂飞魄散,跪下来就磕头,说自己愿意给他钱,希望官差大哥放过。王进也不客气,把林三娘也捆了起来,说:钱我可不要,你给我们老爷吧,我来这做叫花子,被多少人吐口水,现在可以完成任务回去了,怎么能放过你们!

明代奇案:丈夫挣钱回家,听到敲门声,妻子让邻居藏在柜子里
此时,邻居们被吵醒了,都来看怎么回事。于是,王进让这些人帮忙,把张奴和林三娘这对狗男女带到县衙。

吴县令坐晚堂,王进把张奴和林三娘带到公堂上,把事情详细经过都说了。吴县令大喜,重赏了王进。接着,吴县令让人把陈德带上来,又让王进把张奴和林三娘的话说了,两人也不否认,陈德愤怒又心寒。

此时,县令又说:陈德,我原跟你说过,林三娘又多了老公,你却维护她,现在如何?我如果不让王进去这般做,只怕这对男女就会起了歹心,到那时候,别说是银子,就是你的小命也丢了!

陈德跪下磕头,感谢县令救命之恩。

明代奇案:丈夫挣钱回家,听到敲门声,妻子让邻居藏在柜子里
此时,吴县令让人重打张奴三十大棍,让他招供。张奴却只肯招认私通林三娘之事,不肯说出银子藏在哪里。吴县令大怒,让人继续打,张奴扛不住,只好说自己之前躲在柜子里,听到陈德说出银子下落,然后偷偷拿走藏在了家里某处。

陈德听到这里才知道,自己在外面辛苦多年,带着银子回到家里,家里柜子中居然还有人!想想自己如此维护妻子,妻子却盼着自己死,真是心都碎了。

最后,吴县令判张奴徒刑三年,林三娘卖为官妓,陈德把银子领回去后,可以再娶。堂外跟着来看热闹的百姓,纷纷称赞吴县令神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