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的权谋和朝堂之术是极强的,可以说是他自己开创的,那嬴政呢

刘邦的权谋和朝堂之术是极强的,可以说是他自己开创的,那嬴政呢

在制度创建、个人魄力、强横手腕上嬴政强,因为汉承秦制、否定分封采取郡县、车同轨、书同文、修长城等等都不是说说就行的,郡县制闭着眼睛想就知道会有很多阻力,分封制大臣的权利比郡县制的权利大太多,因此这个政策肯定会有阻力,嬴政能推行郡县制,开创新的制度就足够彰显能力了。如果你否认,你觉得秦朝时嬴政的一言堂,那不正证明嬴政手段高超吗?这么四世三公之类的人物,都马首是瞻,这还不能证明能力?而刘邦的个人魅力、权谋、心胸都不算太差。

刘邦的权谋和朝堂之术是极强的,可以说是他自己开创的,而他也继承了秦始皇的郡县制,维持统一的路径,至于大家说分封,我只能是没有办法不得不分封,至于吕后的手掌大权,如果你觉得这是刘邦的失策,那想想,结合后面的诸侯之乱,不把大权交个权势滔天的吕后,这个汉朝还会姓刘吗?可笑。至于围困白马,至少他是阻敌于外,国家安息,因为这个时候本来就打不过匈奴,别人有马?你有什么?用步兵去换骑兵,多想想项羽的骑兵给刘邦联军带来的恐怖吧。

所以说秦始皇其的开国皇帝都不会差,就看你的角度怎么去论,因为没有太过于全能的开国皇帝,其次,刘邦很务实,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刘邦完成的很好,他平衡功臣集团,刘姓宗室互相制衡又共同守卫刘氏江山,在汉初危险的局势下是相当聪明的选择了,否则吕氏的影响力不会很快就被连根抹除。他给后代留下中央集权的任务目标也很明确,饭要一口一口吃楼要一层一层盖,一步到位不现实,嬴政有点理想主义了,嬴政的成功功劳不能全归他,是秦国励精图治几代,商鞅变法的作用也巨大,他是有能力,算是那种很成功的接班人,完成了前辈的路。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刘邦是创业,这区别就出来了,他的很多制度,并不是出自于他本身,很多都是把祖先做得更好,再者,秦始皇修长城是为了抵御侵略,如果修长城的钱赢政自己贪污了,那才是没有仁德呢,一个是为了全国人民的利益不惜与天下人为敌的人不该被人民称赞吗?秦皇是第二个罗隐,唐代的罗隐终生未中进士,却为历代大众所熟知,凭借的是他过人的文才。而古代状元及第的人都籍籍无名,也是因为才气不如罗隐,刘邦好比是状元,才力不及赢政,赢政是千古一帝,行事过于激进,德不配位,但你不能说他毫无功德,他其实是功劳与过失都很大的人,功大,过也大,他的功德刘邦远远不及,过失也远远超过刘邦,秦始皇当然厉害,也很伟大,在我心中也是前四的帝王。

但是某些瞎吹秦始皇黑汉的人,那我就要好好说道了论励志和能力,汉太祖以中年起兵,知人善任,几年时间就统一中原,定九章律,开启与民修养的国策和后来文景之治的大政方略。死前立下白马盟,铲除异姓王等等,四百年煌煌天汉的开创者!后人称赞汉太祖为尧以后的第一人!论民生和仁慈,秦比得过汉太宗孝文皇帝吗?古代第一仁君,是吹的?论民生建设,可能也就李二能和汉太宗比比了,甚至算汉太祖刘邦和汉世宗刘彻两代雄主的幕后英雄!一个人的个人能力我们要排除,他们是帝王,比的是团队的控制力和如何让团队发挥最大的潜力,这样一比,刘邦是不是要甩赢政几条街,赢政的手下,有贩夫走卒之徒吗?是没有的。

赢政的手下,哪个不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世家子弟,刘邦手下,哪一个是接受过系统性教育的世家子弟,一群没有学过政治军事的人,却偏偏能够站在一个国家的最高政治舞台上面,这还不能说明刘邦的能力吗?在汉高祖刘邦与秦始皇嬴政之间,谁更有才能的选择的话,应该是选择汉高祖刘邦。秦始皇嬴政是奋六世之余烈,是个王N代,有秦朝的基本盘,打了十年,而刘邦则是布衣出身,却基本控制了秦始皇打下的大部分疆土,而且用时更短,打了七年,光论才能,刘邦比赢政高一个台阶,能与刘比的,也就只有朱元璋了,刘邦白手起家,打败所有对手,建立大统一王朝。

虽然汉朝是第二个大统一王朝,但存在时间长,影响深远,就拿中央集权制来说,在秦朝明显不成熟,陈胜吴广一起义,各地分分失守,短时间内,秦朝只剩关中地区,由此可见,秦朝的郡县制还控制不了各地百姓,而郡县制的完善,是到汉朝,自汉武帝推恩令后,各封王越来越弱,郡县才真正意义实现控制本地人民。再从两人死后格局上看,刘邦死后,吕后专政,但因为刘邦分封儿子到各地,使其刘家势力庞大,所以吕后才当不了武则天,只敢操控儿子当傀儡,秦始皇一死,国家权力立刻被权臣分食,扶苏被害死,胡亥当傀儡,秦朝至他死后,就已经改姓了,可以说,秦始皇不是个好父亲,留给子孙一个大炸弹。

最后,刘邦的问题在于有了一定程度上的倒退,使用了分封的法子,不必质疑郡县制的先进性和分封制的落后,秦国实施郡县制多年,最终拥有了统一的实力,而其他国家做不到,这就是郡县制的先进性,至于分封的落后,从西周开始就战乱不断,生生从上千个诸侯国到了秦始皇统一前的七个国家。当然,刘邦很聪明,他不会看不明白,这是一种无奈之举,他自己实力没有那么强,他需要时间休养生息,他需要足够的力量慢慢解决这个问题,幸运的是,这一时刻并没有等很久,至少在刘邦有生之年就基本解决了,不过后人也解决了他留下的其他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