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赣州府召城县有一位书生,叫鲁学曾,父亲做过小官,清正廉明。父亲活着的时候,为鲁学曾定了一门亲事,女孩子是佥事(官职)顾远猷(音同由)之的女儿,叫阿秀。

没多久,鲁学曾父亲去世了,由于家中太过贫穷,出不起彩礼,所以顾远猷后悔了,不肯把女儿嫁给鲁学曾。

阿秀也不肯,她坚持要嫁给鲁学曾。阿秀母亲叫孟氏,是个贤良淑惠的女子,她很疼爱女儿。眼看女儿已经二十岁了,放在今天都是大龄剩女了,也想着早点把阿秀嫁给鲁学曾。

可是,怎么才能让鲁学曾娶了阿秀呢?简单,给鲁学曾钱就可以了。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于是,孟氏派人告诉鲁学曾:我家老爷嫌弃你太穷了,一直想着退亲。现在,他外出了,你赶紧来我家,我给你点银子,明天你拿着银子做聘礼,这样就能成亲了。

未来丈母娘如此仗义,鲁学曾心里很感激,可是他连一套像样的衣帽都没有,不好直接去,于是他去姑姑家借衣服穿。到了姑姑家,说了事情原由,姑姑也很高兴,留鲁学曾留下吃了午饭,然后让儿子梁尚宾把身上的衣服给鲁学曾。

这梁尚宾却是个小人,得知此事后,一个大胆的念头立马冒出来了,他要冒充表弟去骗钱财,说不定还能骗到阿秀姑娘!

想到这里,梁尚宾故意说:难得表弟来我家,得留下好好过几天,怎么能吃了饭就走呢?我有点事,得去找朋友办点事,明天我回来好好陪你。说完,他出门了。没办法,鲁学曾也只好在姑姑家等着。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梁尚宾直接去了顾远猷家,诈称自己是鲁学曾。孟氏和阿秀赶紧出来接待,两人一看梁尚宾说话粗俗,没有礼貌,顿时感觉不舒服。孟氏问:贤婿父子都是读书人,怎么如此没有礼数?梁尚宾则说:财是人胆,衣是人毛。小婿家里穷,突然来到贵府,一时难以心安,所以才这样。

孟氏没有多想,就留下梁尚宾了,还故意让女儿去看这个“鲁学曾”。阿秀也不顾礼数,晚上就跟“鲁学曾”做了真正的夫妻。

第二天早上,孟氏给了梁尚宾八十两银子,金银首饰等约一百两。梁尚宾拿了之后,藏在身上,回家后只说是看望朋友才回来,又缠住鲁学曾,非要他在自己家多过两天。鲁学曾有求于人,只好勉为其难住下。过了一天后,鲁学曾坚持要走,梁尚宾只好把衣服借给表弟。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鲁学曾到顾家后,孟氏觉得奇怪,出来问他:你说你是我女婿,把你家的事说给我听听。鲁学曾一一说了,有根有据。此时,孟氏看眼前人言辞文雅,气象雍容,人物超群,知道他是真正的鲁学曾,之前那个是骗子,心里万分后悔。

没办法,孟氏让阿秀出来,阿秀听明白后,不肯相见,在屋里问:明明叫你前天来,你怎么今天来?鲁学曾不好意思说借衣服,只说自己当日身体不舒服。阿秀又说:你如果前天来,我是你妻子,银子首饰都有,你现在才来,这是你命中注定没有了。

鲁学曾以为她反悔,气得说:是令堂告知我来,即便没有银子首饰也无所谓,怎么妻子就没了?我不写休书,你到死也是我的妻子,令尊再有钱有势,也没法把你嫁人!说完,他气得要走。

阿秀说:且慢,虽然我与你无缘,但希望你后面有好妻子,我这一对金钿,两副金钗,送给公子吧,公子可以买书读,我们下辈子再结缘。鲁学曾以为阿秀这是退亲钱,说自己不会同意退亲。阿秀又说:不是退亲,明天你就会明白了,赶紧拿着钗钿走吧,再不走就会连累你了。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鲁学曾听不懂,坐在大堂不肯走,没多大会儿,里面丫鬟传来尖叫,说小姐上吊自杀了。鲁学曾这才知道,刚才阿秀的意思,是决定要自杀了。

鲁学曾大哭,孟氏让他赶紧走。鲁学曾到了姑姑家,还了衣服,然后回家了。姑姑看他很伤心,想问他怎么回事却来不及了。此时,梁尚宾说了实话,他说自己前日去了顾家,假扮鲁学曾,骗了银子,还睡了阿秀,没想到这阿秀性子那么烈,居然自杀了。

梁尚宾说得满不在乎,他的妻子田氏,美貌贤惠,才嫁过来一个月,得知夫君做了如此龌龊之事,骂道:你就算骗了银子,也不应该玷污姑娘的身子啊!你这种人,实在太坏太狠毒了,老天不会容你的!我不愿意再做你妻子了,你让我回娘家吧。

其母听到后,又震惊又害怕又愤怒,又不忍心去告发儿子,看到儿媳妇又走了,几天后在无限悔恨和痛苦中,去世了。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梁尚宾不以为意,说:我有这些钱,还怕没女人?你要走现在就走。说完,他写了休书,田氏拿着休书回家了。

顾远猷回家后,得知女儿死了,伤心之余,问夫人怎么回事。孟氏不敢说真话,但也没有诬陷鲁学曾,说:女儿性子太烈,那天鲁学曾来提亲,穿着破烂,她以为这是羞辱自己,所以自杀了。这是女儿的问题,跟鲁学曾没关系。

顾远猷大怒,呵斥了夫人,说早该退亲,然后一纸状书,把鲁学曾告了。状子内容,大概是说鲁学曾等不及娶妻,半夜去猥亵女儿,逼她成亲,女儿觉得丢人于是自杀。

鲁学曾也写了状子,说顾远猷想退亲,阿秀不同意,被顾远猷打骂后,抑郁自杀。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府尹信了顾远猷的话,判鲁学曾死罪,秋后处决。快到时间了,顾远猷又找关系,对按院(明代巡按御史别称)表示,尽快杀了鲁学曾,不要留下为患。而孟氏知道后,也偷偷去找按院,表示不要杀鲁学曾。

陈按院觉得奇怪,同一件案子同一个人,怎么丈夫要杀,妻子不要杀呢?其中必有缘故。

于是,陈按院亲自审问鲁学曾,鲁学曾简单说了借衣服经过,阿秀对自己说的话等。陈按院说:当日阿秀埋怨你没早点去,你为何过了两天才去?鲁学曾说自己没衣服,问表哥梁尚宾借,被他缠住两天。陈按院明白了,梁尚宾应该假冒鲁学曾去骗财骗色了。

为了确认,陈按院换了官服,假扮为卖布的商人,故意去梁尚宾家附近吆喝。梁尚宾听到后,果然要买布,但是陈按院故意提高价格。梁尚宾一听,就不买了。等他转身,陈按院又说卖给他,等他买了又提高价格。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几次之后,梁尚宾大怒,痛骂陈按院,陈按院也故意骂他,激怒他:我看你根本不想买布,我这些布价值二百两,你要是能买得起,我便宜五十两卖给你。梁尚宾说:我买这么多布又没用!陈按院就骂他是穷骨头,买不起布。

梁尚宾被彻底激怒了,当场表示能买完这些布,但是现银不够,需要用首饰抵。陈按院表示可以。于是,梁尚宾拿了首饰,估价九十两,又拿了六十两银子。就这样,陈按院把银子和首饰拿到了。

召来顾远猷后,陈按院问他,知不知道这些首饰,顾远猷认得正是女儿的首饰。

接着,陈按院又派人把梁尚宾抓来。梁尚宾一看,当天卖布的商人居然是按院,情知事件败露,于是不等大刑加身,就把自己假冒鲁学曾,骗财骗色之事都招供了。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陈按院想到阿秀自杀,鲁学曾几乎被害死,气得叫人重打梁尚宾六十大棍,不到六十下,梁尚宾就被活活打死了!至于鲁学曾,自然无罪释放。

按说这个事结束了,但顾远猷怀疑是梁尚宾妻子贪图首饰,就放出狠话,说要追究梁尚宾妻子责任,让她死在狱中,才能发泄自己的怨气。

梁尚宾妻子田氏已经回娘家,听说了后,亲自到顾远猷家,跟孟氏说到:妾嫁到梁家不到一月,听说梁尚宾到贵府骗财骗色,妾当时就觉得他无耻,于是请求离婚,他写了休书我就回家了。我跟梁家已经义绝,他的休书可以作证。老爷说我贪图首饰,妾真没有此心,希望夫人替我做主。

顾远猷听说后,不由得感慨:此女不贪恶财,不居恶门,知书达理,比起很多名家女子还强啊!

明代奇案:表哥冒充表弟,骗财骗色,最后被活活打死
孟氏想念阿秀,见田氏贤淑,就说:我的女儿,是我们夫妇的掌上明珠,可惜她走得早。我想认你做义女,以安慰我们夫妻的心,你愿意吗?田氏拜谢,当场便磕头,认顾远猷为义父,孟氏为义母。

顾远猷看到后,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女儿,鲁学曾还没娶妻,不如你们成亲吧,我把你们当成亲女儿亲女婿看待,你意下如何?孟氏拍手说好,田氏也很高兴。鲁学曾得知后,也很高兴。

很快,鲁学曾娶了田氏,陈按院亲自到顾家来道贺。当地的人听说这件事后,无不拍手称快,纷纷称赞陈按院,也称赞田氏贤达,赞美顾远猷和孟氏愿意成全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