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蜜三刀(民间故事)

故事:蜜三刀(民间故事)

段小波今天又离家出走了,之所以说又,是因为他每个月都会离家出走一次,有时候出去一两天,有时候三四天,倒不是因为他脾气有多大,十二三岁的孩子能有多大脾气?主要是家里确实没法待了,他奶奶和他娘几乎每天都吵架,每次吵完架不是他爷爷揍他奶奶,就是他爹揍他娘。

这次闹的有点凶,就是因为他想吃蜜三刀,奶奶藏着不让吃,他娘一气之下趁奶奶不在家,把堂屋门摘了下来,从屋里翻了出来给他偷了一盒。这下好了,一盒蜜三刀引发了世纪大战,奶奶站在院子里指着娘的鼻子破口大骂,娘就说她是个老抠门,把好吃的捂烂了都不给孩子们吃。

爷爷回来觉得儿媳妇说的对,用条竹疙瘩狠狠打了奶奶一顿,他爹觉得奶奶委屈了,用条竹疙瘩狠狠揍了他娘和他,只是他不明白的是,为啥爹打娘的时候只打屁股,打他的时候却是劈头盖脸?

现在好了,脸肿的像个猪头,头上还有几个大包,这让他明天还怎么见他心爱的燕子?他英俊潇洒的形象不彻底毁了吗?但是,燕子一直念叨着想吃蜜三刀,他也夸下海口说上天入地都要帮她搞一盒,虽然刚才他爹揍他的时候他拼命护住了蜜三刀,但是,现在这个熊样儿,见了燕子还不把她吓到?

“应该不会吓到吧?燕子对我那么好,估计心疼还来不及呢!她见了我这样,肯定会给我吹吹。”想起燕子那带着香甜味道的樱桃小嘴,段小波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这一笑不打紧,牵动了肿胀的大脸,顿时嘶的一下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想起来现在是离家出走的状态,今天晚上睡哪还没着落呢。

以往都是去二军家里凑合一下,今天这个样子肯定不能去,有损他在二军心里老大的威严。不行就去学校凑合一晚,反正学校离家就三四里,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大晚上的,翻墙过去也没人知道。

想到这里,段小波便迈腿向东边的广林小学走去。没办法,他们段庄满打满算只有三百多口人,办不起小学,只有去隔壁广林寨借读。从他家到学校的路上,中间有一大片坟场,坟场东西分成两大片,东边是广林寨的,占了两亩多地,坟多势大,西边是他们段庄的,只有不到一亩地,略显凋零。

快到坟场的时候,段小波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一睡死了跟个猪一样,万一早上起不来,被同学们和老师看到,还不被笑话死?我小波哥的一世英名不就毁了吗?以后还怎么混?在燕子跟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他摸了摸头上的大包,恨恨地说道:“家是不能回了,免得被那个狠心的爹说我没骨气,除非他求着我回去。二军家不能去,燕子家更不能去,学校也不能去,难不成今晚要睡在坟圈子里吗?”

想到这里,段小波突然眼前一亮:“睡坟圈子里也不是不可以,白天放学的时候我看到有一户人家在迁坟,坟地上搭了棚子,反正夏天也无所谓,有个地方挡风就行。”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正想着,天空突然轰隆隆打起了响雷,紧接着又开始打闪,晃得天地一明一暗的。

“我艹,赶紧找地方躲雨,老子跑出来只穿了一条裤衩,还带着满头满脸的伤,这要是被雨淋一晚还得了,关键是手里还拿着蜜三刀,被水一浇还不变成了蜜三水啊。”

正自想着,瓢泼大雨哗哗的就下了起来,乡间小路本来不平,再一落雨马上就变得有些泥泞,段小波抱着蜜三刀,深一脚浅一脚的向他印象中的那个迁坟的棚子跑去。

借着闪电的光亮,他很快便找到了那个棚子,一头便扎了进去。还好,坟头只挖了一半便不挖了,上面盖了两张破凉席,要是挖成了坑,这棚子也就没法呆了,因为周围的雨水会流进来。

段小波一屁股坐在凉席上,哼哧哼哧喘了一会气,这才注意到棚子里原来还有供食,苹果、点心、炸丸子,居然有三大盘子,本来他就没吃晚饭,怀里的蜜三刀是给燕子的,肯定不能吃,看到这三盘供食,肚子便咕噜咕噜响了起来,他自己听着比天上的雷声都要大。

“爷爷说过给死人的供食是不能乱吃的,只有给神仙的供食才能吃。”段小波看着供食一边咽口水一边想道:“可是,老子实在是饿呀!管他娘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算命的都说我鬼神不侵,吃他两盘供食又咋了?难不成他还从下面出来打我一顿吗?”

想到这里,他把蜜三刀放到凉席上,拿过那盘炸丸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可能吃的太快了,没吃几口便打起了嗝。

“我艹,人要是倒霉了,吃个丸子都会被噎到。”段小波低声咒骂了两句,便起身把胳膊伸出了棚子,捧起手接雨水喝。喝了一气感觉顺畅了不少,突然听到身后有希希嗦嗦的声音,扭头一看,一个身穿寿衣的老头正在拿着他的一块蜜三刀准备往嘴里放。

他抽身迈腿过去,一把夺了过来,把蜜三刀护在怀里,咬牙说道:“你他奶奶的是谁?敢偷吃我的蜜三刀,你还要不要脸了?”

寿衣老头慢慢抬起头来,盯着段小波说道:“小子说话积点口德,我奶奶跟你祖奶奶可是闺中好友,你还有脸说我不要脸,你刚才吭哧吭哧吃了我半盘炸丸子,你问过我了吗?”

段小波这才注意到面前这个老头一身的寿衣已经破旧不堪,头发乱糟糟的像是一堆杂草,十指的指甲又黑又尖又长,感觉每根指甲都能轻易插进他的心脏,那满脸惨白的死人妆,被闪电一照,更是显得阴森可怖,绕是他胆子再大,这一刻也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即便这样,他还是死死地抱着那盒蜜三刀,一边往外退着,一边说道:“大爷,不,爷爷,您大人有大量,我不就吃了您半盘儿炸丸子吗?改明儿我让我妈炸一盆子,我亲自给您送来。”

寿衣老头哈哈笑道:“小子饿成那样都不舍得吃你的蜜三刀,难道是要送人吗?是不是要送给哪个小丫头啊?”

被老头这么一调侃,段小波顿时没那么害怕了,结巴着嘴巴说道:“是,是啊,你,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老头换了个姿势坐了坐,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说道:“过来,坐下,陪爷爷我说说话。”

段小波见老头说话还算客气,挪动着脚步坐了过去,见他坐了下来,老头说道:“我生前也是个风流人物,年轻的时候,十里八村哪个大姑娘小媳妇见了我不心动?只不过后来遇到一个厉害媳妇,母老虎一样,管了我一辈子。”

说道这里,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唉——我这一生,伤了多少女人的心啊!你的奶奶年轻的时候还追过我,她追我的时候也像你这么大吧,我嫌弃她是个丫头片子,对她一直不理不睬。”

听到这里,段小波惊讶地说道:“啊,我知道了,你是段三爷,当年在鬼子刀下救过我爷爷。”

寿衣老头哈哈笑道:“没想到啊,段三爷这个名字连你这个小娃娃都知道,不错不错,我这辈子没白活。”

确认了是村里的老人,还是传说中那个为人仗义、敢作敢当的段三爷,段小波立马不在害怕,因为这位爷可是他的偶像呢,爷爷经常给他讲段三爷的故事,一把菜刀勇闯鬼子的炮楼,一把砍刀在土匪面前护住了村里一百多口子,后来被土匪头子的女儿看上了,死活非要嫁给他,这才有了整个段庄后来的安稳。

“可是,三爷,这里不是你家祖坟吗?为啥要迁坟呢?”段小波趁机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段三爷看着落雨的夜空,幽幽的说道:“我的老婆,也就是你三奶奶,她是难产死的,被她兄弟把尸骨带回娘家了,反正我死了也是一个孤坟,所以就托梦给我大孙子,让他把我的尸骨迁到名山底下的一颗大榆树底下。因为那里埋着我生前最爱的人。”

段小波听着似懂非懂,但还是被段三爷的语气感染到了,低声说道:“可是,人死了不都得埋在自家祖坟吗?”

段三爷哈哈笑道:“小子,我活了八十岁,一直在将就别人,难道我死了就不能为自己心爱的人任性一回吗?”

老爷子的话里透着一股悲凉,再想到自己的境遇,让他忍不住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段三爷立马训斥他道:“小小年纪,最要不得的就是唉声叹气,想要的东西就要大胆去追求,想做的事情就要放开手脚去做,对别人要问心无愧,对自己也要无怨无悔,这样才不会白在世上走一遭。”

一番话把段小波说的豪气顿生,拍着胸脯说道:“放心吧三爷,我懂了。”

段三爷盯着他说道:“你懂了吗?你现在只是似懂非懂,等你长大了,你就真的懂了。好了,雨停了,天也要亮了,回家吧,给爹娘认个错,挨顿打,没什么大不了的,犯不着离家出走。”

“那我以后想看你了怎么办?”段小波依依不舍地问道。

段三爷摆摆手说道:“名山离这里只有一百多里,你小子要是有心就多去看看我。”说完他递给段小波一块竹节玉,对他说道:“回去告诉你奶奶,她送给我这块玉我一直留着呢,让他以后不要再跟你娘吵架了,别越老脾气越大,好好过日子,否则我在那边也会生她的气。”

段小波接过竹节玉,重重地点了点头,正要再说点什么,面前的段三爷已经消失了,他摸了摸脸和头,脸上的肿也消了,头上的包也没了。

村子里远远地传开了鸡鸣声,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站在棚子外面,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长大了!

小波回去把竹节玉和蜜三刀一起还给奶奶,给爸妈道个歉,好像从这次开始,家里在没有发生过争吵,小波正在为考上一所好大学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