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今天小编要给大家伙说道的这件事,是发生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的一件事。

那么要把这件事说清楚,您要是单单拿出这件事说道,掐头去尾的有些细节,就会说不明白。所以小编觉得,咱不如将蒋介石为什么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作为铺垫,先来聊上一聊。

为什么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首先咱要说明的是,蒋介石的叛变革命他就一直存在。

因为在四一二政变之后,蒋介石自己就曾经说过:“在广州那会,对于共产党的行动,时刻留心!”

类似这样的话,他说出口的也不是一次两次,咱也没有必要一一列举。

其实蒋介石这股子思想,美国人派到蒋介石身边的间谍伏恩就总结过:“蒋介石绝不愿意看到有一个共产党的中国!”这话就在他的《远东纪事》中提到过。

那么蒋介石又是如何一步步地完成他目标呢?

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抓军权,这是蒋介石完成所有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步。

其实大家伙都知道,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起步于黄埔军校,但有一小部分小伙伴估计不明白,蒋介石真正起步的其实是北伐军的第一军。

当时北伐军下边只有八个军,十万人,而蒋介石真正能够掌握的只有第一军。

在北伐那会,蒋介石作为总司令,对第一军那是费心费力地保持实力,有什么硬仗,恶仗躲得远远,让其他七个军顶上,自己找肥肉吃。

所以北伐军中,最能打的主力部队是第七军和第四军,第七军因为战功赫赫还捞了一个钢七军的名头,这是新桂系李宗仁的部队。

这也就算了,等到有好装备要分的时候,蒋介石的第一军首当其冲,头一个装备。

当然这么比较空落落的,咱具体说一些个事,您就明白了。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咱当时北伐开始,国民党革命军打广东出发,兵分三路,东路,中路和西路。三路大军打两湖,江西和福建开始进入战场。

那么这三路的主力是西路,第四军,第七军和第八军。那么为什么说他是主力呢?因为西路的目标是直捣吴佩孚的老巢武汉。

中路这肩膀上挑着的是防护主力进攻时候,别让人攻击的任务,并随时准备和孙传芳开战。

东路呢?待机而动,瞅准机会进军闽浙一带。

啊!这么一看,大家伙估计就明白了,中路和西路都有强敌,北洋军阀大名鼎鼎的吴佩孚和孙传芳,哪个都不好惹,这要是打起来,至少一个损兵折将是跑不了的。

所以大家伙一猜就知道蒋介石的第一军担任的就是这东路,而且这东路就他这一个军。根据《中国国民革命军的北伐》(苏联人写的)记载,第一军是现代化师在中国绝无仅有的。

武器装备最好,实力最强,打的却是最弱的地方。

再说闽浙一带,没强敌就不说了,这块地方可肥啊,最有钱的一地。

您要知道打北伐战争中期开始,蒋介石就和江浙一带的财阀勾搭在一块了。

咱别的不说,当初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蒋介石被逼着下野,留了好几个后手,其中一个后手就是和江浙一带的财阀的通气。

不说这个了,咱接着说。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您就说第一军开始在东路有所作为,这就要入闽作战了,他一开场就摧毁了对手周萌人的前线指挥机关。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而这个摧毁的前提,是周萌人有两个旅起义的情况下发生的。第一军拿下这个前线指挥机关之后,他又一口吃掉周萌人的主力。在当时的局势看来,这个周萌人的部队,已经被掐得首尾不相顾了,按照一般情况下,这又是一个弱敌,局势也好,揍他就完了。

结果您都想不到,蒋介石给何应钦发了一份电报,说的其中一句话,特别有意思,闽南陷于孤危之境,我已处于主动地位。

下边您看着就乐,于是蒋介石就从江西战场上抽调第十四军一个师的兵力赶来增援。

您都不知道当时江西战场上,这都打成一锅粥了,结果还没有一点眉目,蒋介石就能这么干。

跟着蒋介石这就开始围剿周萌人,您都不知道大头进攻已经成为败兵的周萌人,前锋部队没有一个是第一军的部队。

等到大家伙把福建全部攻克了,第一军就一直在大家伙屁股后边殿后,等到对手这都投降了,第一军距离敌人投降的位置落好大一截的距离。

说道这里估计有小伙伴要说了:“干嘛说这一段呢?”

老话说的好,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从这些个事情当中,您就能感觉出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一个想法,排除异己一家独大。

接着北伐进入上海。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1927年的三月二十一号,上海工人在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和汪寿华的领导下,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终于成功了。

在这里,咱必须得说明一下,前两次武装起义都失败了,至于失败的原因,说起来都叹气,不说也罢!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东路军第一军第一师(薛岳的部队),一枪一弹都没放一下,这就开进了上海滩。

上海滩好啊!国际大都市啊,有钱的地!第一军当然得快点。

您别说上海了,就是南京,人家第六军和第二军指挥下打下来的,结果到进驻的时候,东路军第一军第三师在何应钦的带领下就冲了进去了,摘果子的速度那叫个快。

而且扩军的速度也快,他把那些个被打败的军阀部队顺路就给收编了。

打下福建之后,东路军原本一个军,结果就变成了四个军,到了浙江战场开打的时候,又变成了六个军。

蒋介石可以直接调动的部队就有十二万人,六十门大炮。

最后说一声整个北伐期间,您不管是西路还是中路,跟着战场的变化,他的编制和组成也是不断发生变化的,只有这个东路军一直就没有变过。

所以这么一趟下来,蒋介石这一原本瘦弱的东路军,变得不仅肥硕起来,还占据了庞大的地盘,这也为后边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打下了一个基础

那么大家伙对北伐中蒋介石的一个布局安排和小心思,就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这就行了,该弄明白的都清楚了,这中间发生的一些个事,小编就不和大家伙唠叨了。

咱就说说题目中发生的一些个事吧。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在1927年三月底到十月初的时候,上海这地蒋介石就安排了第一军的两个师驻防,一个是薛岳的第一师,另一个就是刘峙的第二师。(注:这两个师,因为蒋介石害怕他们同情,于是在四一二反革命时期,换防成其他旧军阀的部队,当然这两师还在附近)

咋说呢?上海是一个好地方啊!还是那句话国际大都市啊!租界也不少。蒋介石现在军队不少,还背靠着财阀,有一点他还感觉缺少,那就是寻求国际上那些个列强的支持。

您就说吧,列强的代表在上海还少吗?绝对少不了,于是当上海被拿下之后,蒋介石就着急忙慌的赶到了上海。

当然,蒋介石匆忙赶到上海,还有另一个原因,当时上海是共产党的一个大本营,蒋介石反共的野心就要图穷匕现了。

而整个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最先动起来的是上海的地痞混混——青帮。

您要知道蒋介石和青帮大佬是师徒的关系,当年蒋介石在上海被债主用打手逼着还钱。

蒋介石没辙了,给三大亨中的黄金荣递上拜师帖子,行了拜师礼,黄金荣一句话就把这些个债务给抹平了。

如今蒋介石的身份可不一样了,是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但为了心中的目标,蒋介石还是去见了黄金荣,而不是让黄金荣来见他。

一顿拉扯过后,黄金荣又拉来了杜月笙和张萧林一块押注蒋介石,于是青帮第一个露头了。

四月五号对抗上海总工会,跟着就是冒充工人纠察队,什么事坏就干什么,到处散布谣言。

到了四月十一号的时候,杜月笙更是亲自参与了杀害汪寿华(上海武装起义的领导者)的行动中去了。

他们是怎么行动的呢?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杜月笙邀请汪寿华去他家里吃饭,当时咱很多人都感觉这就是一个鸿门宴,让汪寿华带至少一个排的纠察队去。

汪寿华大意了,他感觉上海武装起义,杜月笙也帮了忙,杜月笙不会这么快就翻脸。

而且汪寿华也想去摸摸敌人的底细。

可当汪寿华进入到杜月笙的客厅,看到的是一脸阴森森的张啸林和杜月笙的四大弟子。

汪寿华一看到张啸林就知道坏了,所以他立马说:“我是杜先生请来的客人……”

话还没说完呢?张萧林开心地笑了:“我等的可就是你!”

说完就给杜月笙的四大弟子中的芮庆荣挥了挥手,一辈子没干过好事的芮庆荣,拎着早就找好的大棒子,抡圆了就给汪寿华头上来了一下。

汪寿华还没反应过来,就到地上。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就这个点上,杜月笙从房子里头跑了出来:“别在我房子里头!别在我房子里!”

一脸心痛的说道:“我这房子刚造的新房,在我房里弄这事,以后还有啥人敢上门!”

显然杜月笙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后来汪寿华被杜月笙四大弟子中的马祥生装到麻袋里,去了枫林桥,将汪寿华给活埋了。

这就是杜月笙。

这事的前后经过,是在解放后,上面动手的马祥生被捕交代的。

事后,杜月笙得到一套他梦寐以求的少将军服,蒋介石封了他一个少将参议,但这套服装他一辈子就穿了一次,拍了一张大照片,然后,嗯!就没然后了,衣服压箱底了。

估计这是杜月笙这辈子最后悔干的一件事,但在当时可看不出他有什么后悔的。

汪寿华被害之后,上海八十工人群龙无首,蒋介石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在第二天就要上演了。

当然蒋介石的路数,可不仅仅针对汪寿华一个人,他还要针对周恩来。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汪寿华被害的同时,青帮这些个地痞冒充工人袭击了工人纠察队的驻地,那么工人纠察队能惯他这个吗?不能够啊!于是就进行了自卫。

哎!这正好就落到了敌人的圈套里头,和第一军换防过来的第二十六军,这就斜瞪着眼睛跑了出来:“干啥呢?干啥呢?来来!调解!调解!”

又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他调解能有个好?这个第二十六军的目的是解除工人纠察队的武装。

当时接到信的周恩来,就赶到了工人纠察队的总指挥处,对这事进行交涉。

咱这在这里还交涉着呢,这个第二十六军第二师的师长斯烈就让人送过来一封信,大体意思就让周恩来到第二师师部,一块磋商一下这事。

咋说呢?当时的情况已经爆了出来,形势紧张自不必说,大家伙一看这信,就感觉这斯烈压根就没按什么好心,都反对周恩来去。

但这种情况下,周恩来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去看看,毕竟要是不去,这就会让敌人抓住一个借口,对工人纠察队采取更加严厉的武装行动。

当然这里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斯烈的弟弟斯励。斯励是从黄埔军校毕业出来的,是周恩来的学生,还是一名共产党员。

其实斯烈何尝不是利用这一层关系,对周恩来进行蒙骗。

于是咱们在历史上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当周恩来带着在中央军委工作的徐梅坤就来到了斯烈的二十六军第二师的师部。

一开头这个斯烈还特别的用心,出门迎客表示欢迎,那礼数做得相当周到,可随后就不一样了,周恩来的卫士就被斯烈的士兵把枪给收了。

好吧,既然来了,对方摆出一副要谈的架势,周恩来也只能和斯烈进行谈判。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这次见面主要的问题就是,消除双方的嫌疑,对工人保留武装的问题上进行磋商。

目的很明确,但在谈的过程中,这个斯烈那叫个东拉西扯,看起来说的挺热闹,都是官场的套话,官气十足,没有一句能点到关键点上。

说道这里估计有小伙伴要问了:“这个斯烈为嘛要这么干呢?”

拖延时间,将周恩来拖在这里,然后让国民党的部队加上青帮那些个地痞袭击工人纠察队。

这种冲突不可避免的就会发生枪战,斯烈就算是再好的手段,他也起不到隔音的效果。

枪声很快就传到了会谈的房间里头,周恩来脸一沉,这就准备回去:“外面出事了,我要赶回去,今天就到这了!”

斯烈一听,立马满脸堆笑的说道:“别急啊!这才刚刚开始讨论,你看兄弟我对这事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不如坐下来先听一听?”

这算是赖皮到家了。

周恩来也不客气,一拍桌子:“你是故意的吧!”周恩来指着外边接着说道:“这都是你们事先安排好的吧!是不是?”

斯烈一听这话,也不打算装下去了,脸皮一撕就说道:“工人拿着枪早早晚晚都要出事的,我可是接了上边的命令随时随地要维护秩序的!周总指挥你多少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全,而我们是可以负责保护你的!”

斯烈的这句话已经表达了国民党的目的,还加上了对周恩来的人生威胁!

当时周恩来就怒了,站起来将桌子掀翻:“你们这是背叛,这是叛变革命的三民主义三大政策,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咋说呢?斯烈可比周恩来大十来岁,而这时间点上周恩来二十九岁,斯烈面对周恩来这心里有点犯憷。他也不明白,周恩来在他这里相当于处在绝境之中,居然还能这么说话,一时之间,斯烈的话就有点软了:“我也没办法,上面上这么干,我是奉命行事的!”

而在这个时候,咱也开始对周恩来开展营救行动。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其实早在周恩来去斯烈这里谈判的路上,作为中共江浙区委书记的罗亦农就收到了消息。他就感觉这绝对是个圈套,所以立马向中共中央进行了报告。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营救行动也就展开了,当时是通过工人纠察队的黄逸峰联系到了第二十六军党代表赵舒(不是共产党)。

赵舒是斯烈的上级,他知道这事之后,就很快的赶到了第二师的司令部。

当赵舒进到会谈现场的时候,地上是一片狼藉,茶杯茶壶全碎地上了。

赵舒将斯烈叫到隔壁的屋子里头,对斯烈进行了一顿劝说,利用自己上级的身份,命令斯烈放人。

总之斯烈被说的哑口无言,同意放人。

周恩来在赵舒的帮助下,避开了这一劫。在这里咱必须说明白的一件事,赵舒实在是瞧不上蒋介石的做派,所以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就解散了二十六军政治部,离开了二十六军。咋说呢?赵舒是一名坚定地拥护国共合作的人。

好了,咱接着说。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周恩来出了第二师的师部,这就想回到工人纠察队的总部,继续指挥战斗。

但回去的途中,才知道国民党的那些个正规军,已经把总部大楼占领了。

没法子,周恩来就打算趁着夜色渡过黄埔江,于是花钱找了一艘小船。

渡过黄浦江之后,周恩来没有想到,登陆的地方是第一军驻防的一个地,而且是严密监视的一个地。

所以到了地,周恩来就被第一军第一师第七团十来个士兵给抓住了,随后就被带到了第七团的团部。

第七团的团长鲍靖中恰好就在团部,他就想亲自审问一下,结果推门进去一看是周恩来。

俩人认识,鲍靖中是黄埔军校第四期的学生,周恩来是军校的政治部主任,不认识才怪呢?而且鲍靖中这个人也挺钦佩周恩来的,他的思想也是进步的,从心里上说他就不赞成反共。

所以鲍靖中把身边的士兵都打发了,向周恩来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表示他想帮周恩来脱困。

这个时候团部里头就鲍靖中最大官,其他人都得听他的,于是他就让周恩来换了一身士兵的服装,跟着他出团部。

这个时间点上,周恩来被抓的消息已经被报到了薛岳第一师的师部,整个师部都炸开了锅。

原因是这个时间点上,薛岳生病了,不在师部里头,下边的人拿不定主意。

副师长出主意要就地枪决,参谋长不同意,他感觉要先拘押起来,到薛岳那里请示一下再做决定。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总之双方吵吵把火的,也定不下来,这个时候政治部代主任酆悌没说话。

酆悌这个人是蒋介石十三太保之一,虽然忠于蒋介石,但他也有自己的思想,酆悌对周恩来的为人那是相当的钦佩,不忍心被人给害了,他就琢磨怎么去救周恩来。

他琢磨了一通,就感觉劝说周恩来写个脱离中共的声明,不管怎么说先保住性命再说。

于是他趁着师部一堆人在吵吵,自己先溜到了七团团部,结果这还没进门呢?就撞到鲍靖中带着周恩来出来。

鲍靖中开始还没咋样呢?一瞅酆悌过来了,这表情就不自然起来。

酆悌一瞅啥也明白了,装作啥也不知道,向鲍靖中询问了一下团里的情况,这就离开了。

鲍靖中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带着周恩来闯过几道哨卡,将周恩来送到了火车站。

周恩来这才脱险。

危急时刻,一天二十四小时周恩来连续两次被捕,敌人还想就地枪决
那么鲍靖中咋样了呢?在抗战那会做到了第二十军团副师长的位置上,后来因为受伤就辞职了,抗战胜利之后就一直住在南京。

建国之后,周恩来还专门找过鲍靖中,委托南京市市长刘伯承打听,后来就联系上了,专门写信,来南京视察的时候专门看望了鲍靖中。再后来鲍靖中就在南京逝世的

而酆悌因为不小心把睁一眼闭一眼释放周恩来的事,告诉给了好友,好友转脸就告诉给了戴笠,戴笠知道了,蒋介石能不明白吗?

所以虽然酆悌身为蒋介石的嫡传门生,蒋介石也起了杀心,知道这事的半个月后,他就被蒋介石从侍从室里调了出来,戴笠也开始对他进行了严密监视。

一年后长沙发生纵火案,酆悌成了替罪羊,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可蒋介石来长沙视察的时间,在判决书上批了字,玩忽职守,殃及民众,枪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