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狐女聚宝袋

民间故事:狐女聚宝袋

某县南边有个村子,村子里有有一位书生,叫刘良士,自幼丧父,靠母亲养大。好在刘良士父亲之前是商人,虽然去世,但给家里赚了很多钱。由于家庭条件还不错,所以刘良士从小没受过罪,长大了还能读书。

到了弱冠之年,刘良士美姿仪,有才学,非常聪明,过目不忘,是个读书的材料。为了学业更上一层楼,刘良士开始到县城中住,因为那里有名师,他可以跟着名师学习。当然,他把母亲也带着了,毕竟母亲一个人在家不方便。

这一日,刘良士学习之余,在街上玩耍。他看到一位女子,大约十六岁,穿着红色薄纱裙,青丝飘飘,容颜不能说倾国倾城,绝代佳人,但也十分美丽动人,看了她之后,刘良士不禁心中激荡。他被女孩子吸引了,一直盯着看,这很不礼貌,女孩儿察觉到后,脸都红了,遮面走了。

刘良士失魂落魄回到了家,从此再也没心思看书了,茶饭不思,睡卧不安,每天都想着那个女孩,他天天去街市溜达,期待再遇到她,但没能如愿。很快,刘良士瘦了,整个人也变得憔悴了。

民间故事:狐女聚宝袋
一天晚上,他在租住的房子里,想着女孩。正想着呢,传来一阵敲门声,刘良士起来开门一看,居然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女孩儿,他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忙请女孩子进屋里来。女孩到了屋里,坐在板凳上,靠着灯火,一言不发,羞涩地脸红了。

刘良士出门一看,母亲已经睡着了,于是回屋里把门关上,开始和女孩儿说话。女孩儿吐气如兰,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刘良士很快就沦陷在女孩儿的温柔乡里。虽然没有花烛,但也是洞房花烛夜,刘良士心中万分高兴,只觉得女孩儿胜过世间万物。

天不亮的时候,女孩儿起床离开了。刘良士激动之余,也没问她家在哪里,姓甚名谁。

其实,女孩儿是狐狸精的女儿,名字叫樊英,虽然年纪轻,但是道行深,颇有法术,还修炼成了一件法宝呢。她修成人身,也就有了人的感情,那天看到书生后,虽然觉得书生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很没礼貌,但看到书生很俊朗,又有才华,于是也很心动。动物修成人,依然有动物的本性,不像人类复杂,喜欢就来表白,所以才运起神通,找到刘良士。

民间故事:狐女聚宝袋
如此过了一个月,樊英每天晚上都来找刘良士,天快亮的时候再离开。

刘良士问过她的家世、姓名等,但樊英只肯说名字,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刘良士真心爱她,也就不勉强。两人都是真心,故而琴瑟和鸣,伉俪情深,俨然就是神仙伴侣。

有一回,刘良士半夜饿了,想找点吃的。樊英笑着说:相公不必着急,看我的,我能给你好吃的。说完,她立马从袖子里拿出了鸡鱼肉美食,水果以及一壶美酒。后来,不论刘良士是需要书,笔墨,衣服还是银子,樊英总是能从袖子里拿出来他想要的东西。

刘良士知道了,樊英肯定不是人类,大概率是狐狸精,因为只有狐妖才如此魅惑人。不过,虽然猜出来樊英的身份,但他没有去找人来对付她,他觉得樊英对自己很不错,就算被她吃了,自己也心甘情愿。

母亲后来为刘良士说亲,刘良士不肯,宁死不愿意。

民间故事:狐女聚宝袋
母亲觉得奇怪,几次偷偷看他房间,这才发现原来儿子早已经有了红颜少女。母亲不知道樊英是狐狸精,只是觉得她来路不正,所以阻止儿子跟她交往,但刘良士不肯。后来,他干脆把樊英带出来,见母亲,见朋友,只是没举办婚礼。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几年之后,刘良士染病,一直吐血,病情很严重。樊英没有离去,饮食起居,一直细心照顾刘良士,母亲和左右邻居都被她感动了,觉得这女孩不容易,很难得,于是都称呼她娘子(对 年轻女性的美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樊英还会用自己的内丹给书生治病,如此刘良士得以多活一年。

刘良士最终还是没能救过来,他死后,樊英披麻戴孝,以未亡人的身份给他主持葬礼,为他看守棺材,她哭得很伤心,几次晕倒在地上,婆婆过来安慰她,她磕头说:母亲,您不用担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您,这也是我的责任。

民间故事:狐女聚宝袋
没多久,樊英走了,临走之前,把一个大布袋交给婆婆,说:母亲如果需要什么,就到这个大布袋里拿就行。婆婆以为她出去办事,晚上就会回来,也没说什么。第二天早上,她起来做饭,想着取米,就伸手到大布袋里拿,果然取到了米。婆婆觉得神奇,想着再取点钱出来,伸手一拿,果然有钱。

好家伙,这原来是个聚宝袋,想啥来啥,要啥有啥。

过了好多天,樊英也没回来,婆婆心想:到底还是没留住啊,果然跟别人走了。可怜我老婆子,以后就一个人了。好在有聚宝袋在,她要啥有啥,倒是也不愁吃喝。她家里有钱,也就不需要钱,每次都是从聚宝袋里取衣服、食物、水等。

有一天,婆婆正在晒太阳,听到附近村子里的小伙子结婚了,邻居们都在议论,说那女孩十分漂亮,柳叶眉樱桃口,鹅蛋脸颊,又高又苗条。婆婆觉得女孩很像樊英,跑过去一看,果然就是樊英。她气得大骂,说樊英不守贞洁,还把樊英跟自己的儿子故事说出来。

民间故事:狐女聚宝袋
樊英哭着说:母亲,我在您家做了多年儿媳妇,从来没有失德,也没有亏待您,您为何如此说我呢?刘相公已经走了,我再嫁人也没有错误。再说了,那个布袋还在您那里,我还养着您呢啊!婆婆听说后,一言不发,气得掉头就走。

回到家后,婆婆有些后悔,樊英说得没错:她虽然曾经和刘良士好过,但儿子已经去世了,樊英也没有正式嫁过来,人家再嫁人也确实没毛病。现在,自己和她闹僵了,恐怕她就不会养着自己了。

想到这里,婆婆去屋里看那个聚宝袋,居然还在,她想着从里面拿些钱,手伸进去后果然又拿到了钱。原来,樊英并没有取走聚宝袋,婆婆很欣慰,很高兴,又带些内疚。后来,婆婆病了,樊英还经常来照顾她。

直到婆婆也去世了,樊英为她安葬后,才收了聚宝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