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计中计(民间故事)

故事:计中计(民间故事)

宋朝年间,晋中平遥出了件离奇怪事:时任县令李某一日如厕,出来后连称头痛,抛开随从独自一人回房休息;哪知就此之后,李某忽然离奇失踪,朝廷派人查了许久,连半点头绪都没有,只好又派了个叫胡能的来此任新县令。

胡能四十多岁,此人不但贪婪好色狡诈多端,而且心狠手辣,是个能把坏事做绝的主儿。来晋中没多久,胡能就和怡香楼的老鸨翠云好上了。

翠云身为老鸨,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见有官府县令主动上门,自是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施展浑身媚术,很快就将胡能迷的是神魂颠倒。

胡能虽然好色,却十分惧内,这只因他娶的是个知府的女儿。这个叫郑氏的女人非常刁蛮,妒心又重。胡能如何胡作非为她不管,但却有一条:不能找相好的。所以这胡能虽然迷上了翠云,却也只敢背着她偷腥。好在郑氏头脑简单,胡能总能找到糊弄她的法子。这天入夜,胡能就又借口查一个案子,夜晚要加班,趁机又偷偷来到翠云家。待翠云开门后,他一闪身进了屋,正想亲热,哪知翠云却一把推开他的手,面带愁容说道:“猴急个啥,人家今天正好有要紧事要求你呢,你答应了再说。”胡能虽然猴急难耐,但此刻见翠云坚决,也只好听她把事说了,听完之后笑了:“心肝的事就是我的事,明天你将你那表弟带到我衙前,此忙我保证帮就是。”翠云听后这才转忧为喜。

原来翠云有个表弟叫陈彪,此番来到晋中,想做个生意,就找到了翠云。翠云一听,便想到了胡能。翠云说表弟说了,只要胡能愿意帮忙,日后赚到钱了,少不了胡能好处。

第二天,翠云领着表弟来到县衙,胡能挥手让手下全退了下去,厅堂里只剩下他们三人。胡能这才注意到翠云的表弟长的是人高马大,便问他到底要自己如何帮忙?陈彪上前施了一礼,口中说道:“大人,小民想请大人放出风声,就说本县境内的山里,发现了金子。把这个戏演像演足就行。”

胡能不知陈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便问道:“你做的是哪一行的生意?”陈彪支吾了一下,答道:“回大人,小民是个铁匠。”“铁匠?”胡能摸着下巴,心里明白了:这个陈彪一定是听说晋中多的是煤炭,便想谣言山上有金子,那挖金子的人到时就会将挖出的煤炭随手扔掉,陈彪就可以白白的用捡来的煤块打铁了。这听起来确实是个白赚的买卖,可煤炭都在地下埋着呢,这山上哪能有?而且把这小生意当成是大买卖,看来眼前这傻小子也着实是没见过啥世面。

想着这个忙实在是太容易了,就是动动口的事,胡能于是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并大咧咧的说大家都是自己人,陈彪要是赚钱了,就给他一千两银子好了。胡能盘算着这个忙并不能帮陈彪多赚到钱,不过既然帮了忙,这好处费可一点都不能少。

陈彪满脸欢喜,当即叩头示谢,翠云也满眼都是感激之色。胡能好不得意,为了取悦翠云,第二天,他派人将传言放了出去。没多久,山里发现了金子的传言就传的沸沸扬扬。胡能又煞有介事的派了官兵装模作样的去守护了几次,糊弄得老百姓都信以为真。很快,成千上万的人涌到各山头挖起金来。

这边陈彪雇了几个人,临街租了间大房子。把炉火生的旺旺的,叮叮当当声中,陈氏铁匠铺开张了。

几天后,山里果然又有人挖出了金子。当然,这都是胡能请的托。但这个诱惑太大了,更多的人加入了挖金子的行列。挖出的石块要运走倒掉,所以挖金子的人都需要一辆小推车,很快,卖小推车的生意火了起来。

山路难走,废石又重,小推车往往用不了多久,就会坏掉。有精明的人看到了商机,就做起了修车的生意。很快他们发现,修车最需要的就是轴承,可是,市场上却没有单卖轴承的。正在这时,陈彪在店外贴出告示,说陈氏铁匠铺专卖轴承。原来,陈彪这些天什么也不打,打的全是車轴承。很快,陈彪的轴承就被抢购一空。很多修车的人都下起了定单。

这下子,陈彪开始日进斗金起来。几个月不到,陈彪就赚的盆满钵满。看到铁匠铺赚钱,慢慢的,开铁匠铺的也多了起来。家家生意红火的不得了。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到这时,胡能才知道这个陈彪不简单,原来他玩的是连环计呢!这下胡能生气了,他恨陈彪一早不把话说透,害的自己当初中了圈套,只提了一千两银子的好处。这陈彪,当初分明是在和自己玩心眼耍心计啊!说起耍心计,胡能哼了一声,在他眼里,还没人耍得过他。

过了几天,陈彪提着个布袋来到胡能家拜访。袋子里装的是白花花的一千两银子。陈彪走后,胡能抓起一把银子放在眼跟前,心里有了主意。夫人郑氏看到胡能笑眯眯的模样,便问起了缘由,胡能就把此事掐头掐尾的告诉了她。郑氏一听忙说:“大街上那么多家铁匠铺,就这个陈彪给咱家送银子?依我看你明天应派人全给封了,就留这陈彪一家!”胡能听后连连摇头:“不能封不能封,不但不可封,还要暗中鼓励多发展呢。”郑氏不解,胡能神秘一笑:“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

第二天,胡能暗中找来了许多工匠,将他们带到一个秘密的地方,挖起了地洞。原来胡能要建造一个密室。他把工匠囚禁起来,吃住都在工地上,他每天都亲自过来监工,连翠云那里都无暇去了。不久,密室终于建造完成,胡能又将所有参建者全部毒死,这才拿着钥匙去了翠云那里。

翠云一见胡能来了,躲在屋子里死活不开门,嘴里骂道:“死鬼,这个把月都见不到你人影,你都把我忘了,还来做甚?”胡能在门外说了一箩筐好话,无奈翠云就是不听,最后只好告诉翠云自己这段时间在建造一个秘密工程,实在走不开。好说歹说,翠云最后总算开了半扇门,但手却拦着:“我虽然开了门,你却不能进来!最近我表弟常来这怡香楼,要是让他碰上我们,就不好了。”说完低叹一口气:“唉!早知这样,当初不收留他就好了。”胡能一听,眼睛一亮:“要不我想个法子将他赶走如何?”翠云白了他一眼:“只怕他会怀疑是我从中作梗。”胡能阴阴一笑:“我自有好法子,让他想不到是你便是!还有,既然此处不安全,我今个就带你到个安全的地方。”

胡能偷偷的将翠云带到了密室,两人快活之后,胡能让翠云待在里面。说自己先听听门外是否有人,然后等打开门后,这才让翠云出来。

就这样又过了个把月,天凉了起来。这天,大街上忽然来了许多官兵,呼啦啦的将所有的铁匠铺全给包围了,其中陈彪的铺子最大,来的官兵也最多。陈彪站在门前,两手一拦,问道:“你们想做啥?”其中一个领头的从身上掏出张告示,说有民众来县衙告状,诉他们受人蛊惑,耗尽钱财来挖金子,却啥也没挖到,这从头到尾是个骗局。县里派人查了,原来都是你们这帮子铁匠铺捣的鬼。如今大好青山被挖的是千疮百孔,成千上万的挖金人上当受骗,所以胡县令决定,将你们这些铁匠铺全部查封。说完,领着人冲进了铺子。

原来胡能上次想好了一个歹毒主意:既然这挖金子本来就是个骗局,那就终究会散场的。但在散场之前,他要养肥一批人,然后伺机再宰。现在天凉了,该收网了。于是,他就找了个现成的借口,将所有铁匠铺的钱财全都洗劫一空。陈彪是个最大的肥羊,本来他还怕得罪了翠云,想不到翠云竟然也想赶走表弟,于是他派了雙倍的官兵。

看着成箱子的银圆往县衙里搬,胡能在心里得意:这真是财色两得呀。嘿嘿,饶你陈彪聪明,会玩螳螂捕蝉之计,但黄雀之后,还有我胡某人在等着你呢!

胡能将搜刮来的这些钱财全部秘密转移到密室里。当天夜里,他带着郑氏去密室查看这些财物,正看的高兴呢,忽然,密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胡能惊的是目瞪口呆:这密室是自己亲自设计的,钥匙就一把,连郑氏都没有,何人竟能进来?再一看,进来的赫然是陈彪和翠云。他一下子明白了,一定是翠云偷配了他的钥匙。

只见两人进来后,“砰”的一声把密室的门给关上了。陈彪被自己抄了家,此番前来,必无善意。胡能心里发寒,嘴上却虚张声势:“大胆陈彪,竟敢私闯官府重地,还不速速退下!”哪知陈彪毫不理会,他自顾抚摸着一摞摞的金银珠宝箱子,心花怒放地哈哈大笑:“云儿,这次果然比前一票油水还要多,我们从此可以尽享荣华富贵了,哈哈哈……”

“前一票?喊翠云叫云儿?你们,你们到底是谁?”胡能隐隐感觉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

“死鬼,告诉你也无妨,我们是夫妻。”陈彪眼露凶光,“嗖”地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我们就是要借你之手,将所有的钱财集中起来,然后归我们所有。哈哈,你果然中计了。”

面对闪着寒光的匕首,胡能吓的双腿发抖,郑氏更是早就吓的扑通跪在了地上,叩头如捣蒜:“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胡能也战战兢兢的说:“陈兄,钱财都归你,放我们走总行吧?”

“哼,放你们走?你是朝廷命官,我今个放你走了,回头还有活命?老实告诉你,你的前任就是在他的密室里死在我们的另一个计谋之下,今个临到你俩了。”说着举起了匕首。

“不要杀我,否则你们走不掉的。”胡能凄厉的喊叫起来。陈彪哪肯听他求饶,他狞笑着刺出了匕首:“哈哈,想和我斗?让你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几声惨叫之后,现场恢复了安静。陈彪清理掉身上的血迹,对翠云说:“云儿,我们走!雇几辆马车过来,我们连夜将这些财物全部搬走。”

二人来到密室门旁,翠云掏出了配制的钥匙,对着一个凸起插下。哪知连插好几次,都没插进去。二人凑近一细看,不禁大惊失色:这密室的门内面根本就没有钥匙孔!那个凸起只是一个十位数字组成的密码锁,而这个需要几辈子才能破解的密码,显然只有死去的胡能知晓。密室的火把越来越暗,二人拼命的敲打着厚重的密室门,绝望地嚎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