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精之恋(民间故事)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蜘蛛精之恋(民间故事)

青山绿水间,一条小溪水静静的流淌,柳枝低垂在溪水里,被游玩的鱼儿轻轻戏弄着。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一抹夕阳似乎还留恋着不肯离去。

山间小路上,一个书生打扮的人独自在匆匆的行走着。他衣衫破旧,一根长长的棍子跳着一个破旧包袱。

面色苍白,神情消瘦,看样子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还带着稚气的脸上一片焦急。

他姓柳名子浩,河南人氏,父亲是一个落第的举子,家道中落,家境贫寒。上面三个姐姐,从小就喜读诗文,勤奋好学。

父亲一看,就决定不管多难,也要供他上私塾,以便有一天可以高中状元,光宗耀祖。

无奈父亲一场重病早逝,留下孤儿寡母家境更是贫寒了,那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哪里还有钱供他读书。

无奈三个姐姐都早早嫁了人,这才勉强供给他完成学业。

他也是很争气,小小年纪却也是饱读诗书,出口成章,下笔千言,深得先生的厚爱。

十五岁那年参加三省举办的乡试,一举夺得了第一名解元,全家皆大欢喜,可是没多久母亲又撒手而去,子浩的生活更是面临困境之中了。

这不好容易熬到科举考试的日子,早早的先生和几位姐姐大家凑了点银子送他进京城赶考,以图博得个功名。

一路风餐露宿,饿了啃点干粮,渴了随便讨口水喝,晚上也舍不得住店,随便哪里将就一下就一宿过去了。

这一日眼看着夕阳西下,这座大山还没有走出去,心里不免开始焦急起来。毕竟山里面晚上不安全,狼虫虎豹的碰见哪一样自己的小命都不保。

顾不得劳累,拼命的往前走,日头彻底的落山了,夜晚黑色笼罩大地,晚风凉飕飕的吹得子浩直打哆嗦。

不行,子浩心里想着,得赶紧找个地方好歹住一宿,要不然不被野兽吃掉也会受风寒。打起精神勉强向前摸索着走。

忽然,子浩看见了灯光,虽然很暗很暗,但那就说明有人家啊。子浩抖起精神加快脚步往有亮光的地方赶。  又跌跌撞撞的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看见了,原来是一座规模很大的庙宇。庙前摇晃着两个破旧的灯笼,原来亮光是这里发出来的。

子浩心里这个乐呀,今晚住宿不成问题了。来到庙门前,子浩轻轻的叩打门环。奇怪,无论子浩怎样的敲门,都没人应答。

不应该呀,还不至于那么晚,寺院的人不会睡那么沉吧?子浩实在等不及了,轻轻用手一推,门吱嘎嘎的开了,竟然没有锁。

“有人吗?“子浩小心翼翼的问道。没有人回答,奇怪呀,这么大的庙宇怎么会没有人呢?

真的没有人,寺庙里到处荒草戚戚连下脚的小路都没有,一片衰败景象。

子浩来到大殿当中,大殿里亮着几盏松油灯,整个大殿一片凌乱,正中供奉的菩萨身上也是蜘蛛网灰尘满身,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地上散乱的堆放着累累白骨,有些头骨骨碌的哪里都是。啊,子浩吓得大叫转身往出跑。

跑到寺庙门口看看外面漆黑一片不由得又停下了脚步。

“不行,好歹在这里还是安全的,出去了到处是野兽,会死的更惨,”无奈又转回来挑一个旮旯,尽量避开那些白骨,太累了,划拉划拉地上的干草枕着包袱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你许我几世情缘,可如今你又是在哪里呢?还记得我们说好得永世相恋,不过奈何桥,不喝孟婆汤,不走轮回之路,永世不得相忘吗?”

“你说你死后化作庙宇院中垂柳,我死后化作寺院房梁蜘蛛,生生世世在一起,翘首相望吗?可如今你在哪里呢?”

“我的郎,我已经在这里几世守望了,可是你还是没有想起我,还是没有来……”

一声声凄苦的声音反复的回荡在大殿里。

子浩猛然惊醒,只见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背对着他用凄凉的话语反复重复的说着这些话。

“姑娘,姑娘,晚生不知姑娘在此,打扰了,”子浩赶忙起身做了一个揖,“实在是晚生赶路太晚了没地方睡才来这里的,请问姑娘为何深夜在此呢?”

白衣女子慢慢转过身来,子浩惊呆了,长这么大还没看见过长这么好看的女子。

峨眉高挑,凤眼含春,鹅蛋似的小脸桃花绯红,青丝高挽,柳腰轻摇飘飘下拜。轻启朱唇开口道:“公子我是妖你不害怕吗?”

“什么?你是妖?怎么可能,哪里会有你这么好看的妖?不可能,姑娘莫说笑了。”子浩连连摆手道。

“你许我几世情缘,可如今你又是在哪里呢?还记得我们说好得永世相恋,不过奈何桥,不喝孟婆汤,不走轮回之路,永世不得相忘吗?”

“你说你死后化作庙宇院中垂柳,我死后化作房梁蜘蛛,生生世世在一起,翘首相望?可如今你在哪里呢?”

“我的郎,我已经在这里几世守望了,可是你还是没有想起我,还是没有来……”

姑娘轻叹了一声,又重复的说起那些话来。

“姑娘,我不明白,似乎姑娘再等一个人是吗?”

“是的,我在等我的郎。”“你的郎?”“是的,我们说好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相忘,”白衣女子陷入深思当中幽幽的说道。

“那他忘记了你?”“是啊,他贪恋世间的繁华,他骗了我,哈哈哈骗我化作蜘蛛在这里日日夜夜孤独的守候,你知道吗?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孤独吗?”

哈哈哈哈……,白衣女子越说越激动,最后变成了大喊,忽然化作一只五彩斑斓大蜘蛛盘踞在子浩面前。

那是一个大,圆鼓鼓的身子比老牛都大,肢体上长满像锯齿一样的粗壮的毛,眼睛像两个灯笼一样恶狠狠的瞪着子浩。

啊……子浩吓得拼命的往后躲。“我说我是妖你不相信,自从他骗了我,我就发誓,见到一个男子吃掉一个男子,我要吃掉世间所有负心的男子哈哈哈,这回你知道为什么这里没有人了吧?“

“来吧,今夜你也躲不过。“说着就从嘴里不停的吐出长长的黏黏的丝来把个子浩团团的缠绕了起来。

子浩这时候忘记了害怕,想着我命休矣。害怕也没有用,子浩想想看着如此美貌的女子为情所困,应该也不是恶人,何不试试看看能不能救自己呢。

打定主意,子浩大喊,“姑娘且慢,我有话对姑娘说,说完你在吃我也不迟。“

“好吧,看你说些什么?反正也不急,你看见地上的白骨了吧,那都是我吃的哈哈哈……“

子浩偷偷瞄了一眼那些白骨心里也是怕的要死。强打精神开口道:“姑娘,你说你的那个情郎负了你是吧?“

“听姑娘意思知道他在哪里,既然姑娘知道他在哪里,为什么不去找他,亲自问问清楚呢?“

“是的,我知道他在哪里,他生生世世转世轮回我都知道在哪里,可是我根本没办法去找他。“

“为什么?还有妖做不到的事情?“子浩惊讶的问道。

“是的,因为我屠戮生灵,犯了天条,被封印在这座寺庙当中,我根本就出不去。“

“那姑娘是不是很想见他一面,彻底了结你们之间的情缘呢?“子浩试探的问道。

“是的,只要见他一面,解开我千年宿命,虽死无憾了,我早已经厌倦这种孤寂的房梁蜘蛛的生活了。“

“姑娘,你看你放了我,然后告诉我你的那个情郎现在在哪里,我去把他引来让你夙愿得偿你看怎么样?“子浩试探着问道。

白衣女子立刻眼睛放光,“真的,你真的愿意帮我?你不会也是骗我吧?“

“不会的,姑娘请相信我,我一定帮你完成夙愿,解救你千年之苦,从小我饱读诗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决不食言。“

“好,我就暂且信你一回,“白衣女子收回缠绕在子浩身上的蜘蛛丝,”他在这里往东走大概六百里以外的一个叫万集的镇子上,他叫万唯方,是一个铁匠。“

“啊!这么远,恐怕要好多时日,不瞒姑娘说,我是进京赶考的举子,恐怕误了考期。“

“这个公子放心,“说着随手拿起地上的稻草,捏吧捏吧瞬间一个稻草毛驴出现在眼前,白衣女子对着草毛驴吹了一口气,活脱脱一头健壮的小毛驴抖着毛站在了子浩面前。

“你骑上他,闭上眼睛瞬间就到,回来你们两一起也是闭上眼瞬间就会回来了。“

“好吧,就是骗我也要把他骗过来。“”不用骗,“说着白衣女子从怀里拿出一枚凤钗,你见了他只需把这只凤钗拿给他看,他就会和你前来,这只凤钗是我们两当初立誓时候的见证物件。

“那我要是把他带来你不会伤他性命吧?你要是伤他性命那你还是把我吃了吧。“子浩不无担忧的问道。

白衣女子叹了一口气,“如果他真的不记得我了,那我伤他性命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只想解开我千年的魔咒,我实在是厌倦了这种孤苦伶仃的日子了,求公子成全。“

“好子,我这就前去,姑娘静候佳音吧。”子浩骑上毛驴闭上眼睛耳边呼呼的传来了风声风声,风声过后,子浩一睁开眼睛一看到了一个小镇子上。

还真有一个铁匠炉在面前,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在叮叮当当的打着铁,子浩走过去,拿出那只凤钗在那个汉子眼前晃了晃,“你认识这个凤钗的主人吗?”那个汉子开始茫然的望着凤钗似乎陷入了沉思。

“她在哪里?你知道她在哪里是不是?”汉子神情似乎很激动。“你要见她吗?你要想见她你就骑上这头小毛驴,闭上眼睛它会带你去见她的。”

子浩把凤钗递给那个汉子牵过来小毛驴望着汉子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子浩没有跟着回去,他害怕,真的害怕,万一那女子说话间反悔了自己还不是小命不保?还是赶紧赶路要紧。

不几日,子浩来到京城,参加科考高中状元,回乡祭祖,官拜京师府尹,夸官耀祖完成了父亲的遗愿。

三年后,一次偶然路过那座庙宇,远远看去,庙里香火鼎盛,轻烟缭绕好不热闹,一打听人们都说这庙里的菩萨好灵验的,有求必应的。

子浩信步来到寺庙当中,当年那种颓败的景象一去不复返了,寺庙院子中央一颗参天垂柳引起了子浩注意,奇怪,那时候没有啊?子浩正纳闷的时候,看见一个白衣女子依附在柳树上正幸福的笑盈盈的看着他。

子浩明白了,哈哈哈笑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