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毒女(民间故事)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故事:毒女(民间故事)

东海之滨有一座望月山,望月山的山巅上坐落着望月庄,望月庄的庄主秦望月是名声大噪的当世药王,如有普通医生治不了的疑难杂症,找他准没错,往往能够妙手回春。

这一天,望月庄上来了一名年轻的后生,自称柳如非,因出门访友,遇土匪劫道,遭了暗算,小腿中了毒镖,普通药物医治无效,眼看右腿就快报废了,只得慕名来求秦药王。

秦望月查看了伤口,惊讶道:“好毒!”他告诉柳如非,这种毒叫作“鬼见愁”,是蝎子、蛇、蜈蚣、蟾蜍、壁虎、蜘蛛六种毒物,喂养在一起,相互吞噬后,再用断肠草喂食,砒霜水浸泡,提炼出的毒物,幸亏柳如非用内力逼出毒液,服了解毒药物,加上练武之人身体强健,否则的话,早就性命难保了。

柳如非惊问道:“敢问秦老先生,我的腿还有救吗?”

秦望月呵呵一笑,说道:“世間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没有解不了的毒。”他当即拿出药膏,敷在柳如非的小腿上,然后从院子里的一棵树上摘下两片叶子,包裹好伤口,说道:“切记两天换一次药,十天后就会长出新肉,二十天后就可以行动自如了。柳少侠,这段时间,就委屈你住在寒庄里了。”

柳如非急忙恭敬施礼,感谢秦老先生的救命之情。

过了十多天,柳如非的伤口已经长出新肉了,可以下地慢慢行走了。左右闲来无事,他就出了客舍,在庄园里一瘸一拐地拖着伤腿闲逛。待到转到庄后,他忽然听得一阵幽幽怨怨的笛声传来,饶是让人心生悲凉,不由得循着笛声,来到了后花园。后花园的院墙边,刚巧有一块石头,柳如非就攀着院墙,那只好腿站上石头,向花园里望去。只见一名白衣飘飘的女子,正坐在亭子里,吹着笛子。那女子实乃妙龄佳人,愁眉凝目的样子,惹人心生爱怜,柳如非不由得看痴了。

这时,就见一条大蛇穿过花丛,扑向女子的项背。柳如非急忙抠下墙上的泥块,砸向蛇头。可是泥块还未到,就见大蛇委顿在地死了。泥块惊动了女子,扭头看见柳如非,女子低下头,急急忙忙地走了。柳如非痴痴地看着她,一直到她上到后花园的小楼上,关了门,才挪开恋恋不舍的目光。

柳如非进了后花园,走到亭子里。他看见大蛇浑身乌黑,像是中了剧毒,大为讶异,心中疑问顿起,大蛇还没有近身,就被毒死,难道女子身上有剧毒?他不由得嘴里喃喃自语,“这么貌美如花的女子却如此剧毒,真正是毒女人!”

“柳少侠猜得没错,小女正是毒女人。”说话间,打远处缓缓走来秦望月。

柳如非急忙躬身行礼,告了冒昧之罪,问道:“秦老先生,为何如此?愿闻其详。”

秦望月面色忧郁,望向远方,缓缓道来。在东海之上,有一个叫作蛇岛的小岛,以产蛇而闻名。虽然蛇多,可是与岛上的渔民相安无事,岛上的一百多户渔民,世世代代都居住在岛上以打鱼为生。秦望月的岳父母,就是岛上之人。十五年前,秦望月的夫人独自坐船回岛上探望父母,从此就没有再回来。据逃出来的唯一一名幸存者讲,岛上出现一条大蟒蛇,带领群蛇向岛民发难,逢人就咬,霸占了蛇岛。那名幸存者,凑巧出海打鱼,回去时,听见岛上的哭叫声,欲待上岸,无奈岸边都是虎视眈眈的毒蛇,只得含泪划船离去。

妻子就这样香消玉殒,留下一个不满三岁的女儿秦羞花,秦望月欲哭无泪,心中升起了报仇的欲望。他曾经把一些下了毒的动物扔到岛上,毒死过不少蛇,可是蛇王,也就是那条罪魁祸首的大蟒蛇,却很狡猾,根本就不上当。他也想过其他办法,都没有见效。后来有一天,秦望月突发奇想,把女儿秦羞花变成毒女,毒死蛇王。于是他经过深思熟虑,想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办法,每天喂食秦羞花适量的毒药,慢慢地,秦羞花就变成了一名浑身充满剧毒的人,任何动物,只要靠近秦羞花,就会被毒死。就算飞过来一只蝴蝶,秦羞花吹一口气,蝴蝶就会立马坠亡。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柳如非像听天书一样,觉得不可思议。他问道:“难道毒药毒不死秦小姐?”秦望月微笑着说:“我既然被尊称为药王,就不是浪得虚名,天下所有的毒物,都能为我所用,下毒解毒,只要拿捏准分寸,那都是小菜一碟。只不过,苦了小女,从此成为毒女人,不能与人亲近,只能独居在这花园的楼阁里。”柳如非叹道:“真是奇闻!要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如此诡异之事。”

秦望月却叹一口气说:“可惜!”

柳如非赶紧问道:“敢问秦老先生,何来可惜之语?”

秦望月讲,本来时机已到,可以让秦羞花上岛杀蛇为母报仇,但是缺少一件锋利的兵器。秦羞花被蛇吸进肚子里后,需要及时划破蛇腹救出秦羞花,否则她就会在蛇腹里窒息而死。这条蛇王水桶般粗大,皮坚肉厚,普通兵器是无法一击即破的。

柳如非指着身边的佩刀说:“我这把陨铁刀如何?”他拔刀出鞘,刀身泛着寒光,杀气逼人。柳如非讲,这把刀是祖传之物,用陨铁打造而成,无坚不摧,无柔不克,是世上少有的利器。

秦望月说道:“果然是好刀,不知柳少侠可愿助一臂之力?”

柳如非朗声说道:“承蒙秦老先生救治,晚生无以为报,愿意鼎力相助!”

过了两天,一切准备妥当,秦望月和柳如非,以及一众庄丁,乘一大船,大船后系一小船,小船上独自坐着秦羞花,一行人驾船来到蛇岛。到了岸边,岛上蛇头攒动,令人望而生畏。秦羞花摇着小船上了岸,群蛇扑向她,都还没有近身,纷纷中毒倒地而亡。她慢慢地向岛中心走去,边走边吹起竹笛,笛声幽幽怨怨,飘向远方。

柳如非听着笛声,才明白这是诱蛇的曲子,和那天在后花园里听到的一模一样。他的心被笛声揪扯着,眼睛盯着秦羞花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时飞身而起救人。突然,一阵腥风扑来,一条水桶一般粗十几丈长的大蟒蛇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只见它在离秦羞花十来米远的地方停住,张开大口,秦羞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吸进了蛇王的腹中,不一会儿,蛇王满地翻滚。

柳如非抓住时机,腾地跳上岸,挥刀冲向蛇王,一刀剁掉蛇头,用刀划开蛇腹,秦羞花慢慢地从里面爬了出来。秦羞花身上的毒气混合蛇的血腥味,冲击得柳如非头晕目眩,随后而来的秦望月劈手夺过柳如非手上的刀,刀尖一转,指向柳如非。

秦望月冷笑一声,说道:“对不住了,我答应过牛捕头,要将你交给他。”

柳如非惊问道:“这么说来,你是在利用我了?”

秦望月点点头,说出真相。柳如非的真名,外人很少知道,但是“夜行蝙蝠”的名声,江湖上多有耳闻。前不久,牛捕头来找秦望月配制毒药“鬼见愁”,用来毒杀“夜行蝙蝠”。因为“夜行蝙蝠”做下不少案子,依仗著锋利无比的陨铁刀,屡屡逃脱捕快的围追堵截,万般无奈之下,为了交差,牛捕头只有下毒手。

牛捕头来到望月庄,当秦望月得知柳如非有一把锋利的陨铁刀时,就计上心来,和牛捕头合计,减轻了“鬼见愁”毒药的毒性。牛捕头将毒药涂抹在飞镖上,趁着围捕之时,几只飞镖同时连发,射中了柳如非的小腿。柳如非中毒以后,要想彻底地解毒,就只有来找秦望月。秦羞花在花园里吹笛诱杀毒蛇,就是故意演给柳如非看的,为引起话题。秦望月趁机现身,讲述把爱女变成毒女人的原因,恳求柳如非出手相帮。

秦望月算定柳如非会被毒气熏晕,浑身酸软无力,于是趁机制服柳如非,把他交给牛捕头归案。

庄丁们用药物驱除岛上剩余的毒蛇后,过来将昏昏沉沉的柳如非捆绑起来。柳如非喊道:“秦小姐,我是喜欢你,才出手相帮的。如今看来,一切都错了,我反倒是中了圈套。”柳如非这话没错,他对秦羞花是一见钟情,所以当秦望月提出要求时,他才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秦羞花问道:“我是一个毒女人,但凡接近我的人,都会被毒死,你说你喜欢我,难道不怕死吗?”柳如非昂头答道:“不怕!”秦望月冷哼一声,说道:“说得轻巧,既然不怕死,我就成全你。”

秦望月从怀里掏出小药瓶,说道:“这是剧毒药物,你喝吧。”柳如非旋开瓶盖,仰头喝下,旋即倒地。秦羞花抬头望向秦望月,眼含泪花,叫声“爹爹”。秦羞花其实也对柳如非芳心暗许,在望月庄的这些天,她都会悄悄地远望着柳如非。柳如非的过去,秦羞花有所了解,他之所以沦为盗匪,其实最初也是为生活所迫,后来还把偷盗来的钱财散给穷苦人家,身虽为盗,却心系侠义。

秦望月叹口气,对秦羞花说道:“好了,为父知道该怎么做了。”他给柳如非喝的是昏迷之药,目的就是测试一下柳如非。他自嘲地喃喃自语:“我本来是想利用他的陨铁刀,却不曾想,赔上爱女,呵呵。”

过了几天,牛捕头来接收柳如非,说道:“柳如非,药王先生向我求情,希望能对你网开一面。念在你散财救民,本性不坏这一点上,我决定帮你一把。这次,就算你是投案自首,我会在衙门里为你尽力开脱罪责的。但是,你犯下的案子,必须承担后果,坐牢还是避免不了的,依据当朝律令,还是得服几年的苦役。”

柳如非看一眼秦羞花,说道:“我愿意服法赎罪!”牛捕头点点头,解开了柳如非身上的绳索。

秦羞花远远地站立,说道:“柳如非,我身上的毒,爹爹会用解药慢慢祛除,大约五年之后,可以完全祛除干净,成为正常人。记住,好好服苦役,争取早日回来,我在望月庄等你。”

柳如非点点头,解下陨铁刀放在地上,对秦羞花说:“这把刀就作为定情信物,望好生保管。”然后他冲秦望月一揖到地,转头跟着牛捕头,大踏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