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木匠夜里干活,见阿婆可怜不收工钱,阿婆说回家别点灯

 

民间故事:木匠夜里干活,见阿婆可怜不收工钱,阿婆说回家别点灯

明朝嘉靖年间,淮阳县有个憨厚老实的小伙叫张大兴,在十五六岁时,跟随县城里的刘木匠学习木匠手艺。

张大兴脑子灵活,为人又肯吃苦,在一众学徒中脱颖而出,深受刘木匠的喜欢,将他视为关门弟子,倾尽所学对其栽培。他没有辜负刘木匠的期许,学得一身精湛的木匠本领。

刘木匠膝下有个女儿叫刘艳,外貌端庄,秉性贤惠。张大兴对其爱慕,两人彼此心生情愫。只是碍于师娘王氏从中作梗,两人不能在一起。

皆因王嫌弃张大兴家境贫寒,觉得他配不上自己的女儿。于是她撂下狠话,除非张大兴能拿出一百两银子当聘礼,否则说什么也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为了尽快凑齐一百两银子,张大兴起早贪黑挑着工具箱走街串巷去找活干。淮阳县城内有十街二十三巷,张大兴每日都要走上数遍。

半年内靠着这份毅力,家中装钱的小木箱已经满满当当。

清点后发现,共有七十两了。

这日傍晚,刘木匠突然找到张大兴,他直言问道:“大兴啊,银子凑得如何了?”

“不瞒师父,还差三十两就够聘礼了。”

刘木匠愁眉苦脸说道:“你得抓紧时间了。”

原来前几日,王氏的好姐妹胡氏带着儿子马奎来刘家做客,马奎对刘艳一见钟情。马奎是胡氏最宠爱的儿子,于是胡氏对王氏说:“过几日会找媒婆上门提亲。”

王氏见马奎一表人才,越看越满意,不经丈夫的同意就应承婚事。她心里嘀咕:马家是大户人家,女儿能嫁入马家算是高攀。

纵然刘艳百般不愿意,但是王氏执意要把她嫁入马家。母女两人为此大吵一架,刘艳反锁闺房不吃不喝。

刘木匠惧内,人尽皆知。他不敢忤逆妻子的心意,又不忍心见女儿整日以泪洗面,就偷偷来找张大兴商量对策。

“大兴啊,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艳儿眼看就要嫁入马家了。我这里有三十两,你暂且拿着,明日去找媒婆上门来提亲。”

张大兴闻言很感动,他沉默半响却拒绝了刘木匠的好意。

“师父,我不能收你的钱,一口唾沫一口钉,既然答应师娘要赚够一百两银子当聘礼就不能食言。如果收下您的银子就是作弊,这件事要是被师娘知道,她会更加瞧不起我的。”

刘木匠看到徒弟这样有上进心既欣慰又担心,他晓得张大兴是个倔脾气,认定的事情说什么也不愿意改变,他只好唉声叹气离开。

送走了刘木匠,张大兴一改刚才在刘木匠面前的镇定,他握紧拳头说道:“我绝对不可以让刘艳嫁入马家,我要比现在更努力去赚钱。”

此时已经天黑,但是张大兴还挑着工具箱出门走街串巷找活干,能赚一文钱也是好的。

他一路走一路吆喝,“修补旧家具,修不好不要钱。”,走了大半座城,吃了许多闭门羹,竟然没揽到一个活计。

眼看着家家户户都熄灯休息了,他也只好回家,想着明日早些出来找活。

此时,身后响起一个嗓音,“小伙子,我家有东西需要修缮。”

张大兴闻言转头,看见一个佝偻着腰拄着拐杖的阿婆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阿婆,你放心好了,修不好不收钱。”

阿婆闻言点了点头,让张大兴跟着她走。

在路上,张大兴发现阿婆走路时一瘸一拐的。但是,她走路却很稳健,张大兴挑着工具箱在后面跟着竟然有些吃力。

一路上无话,张大兴跟着阿婆来到冷巷,他晓得此处是个死胡同,以前来过这里,巷子最深处有间院子常年关着门的院子。

阿婆的家正是这间院子,张大兴进入院子,一股霉味扑鼻而来。

阿婆带着张大兴来到最左侧的屋子前,她指着屋里说道:“东西在里面,能不能修缮好,你自个进去看吧。”

张大兴放下工具箱,推门而入,柴扉发出嘎吱声,听着起鸡皮疙瘩,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他后背发凉。

原来,屋内停放着一具刷着树漆的寿材,它搭在两张长板凳上。墙上有个方形的窗户,月光照进屋子,将寿材的剪影倒映在地上。

“这是我老伴在世时替我打好的寿材,只是这间屋子长年漏雨,寿材表面都长霉点了,底板也被白蚁咬了个窟窿。小伙你看能不能帮我修缮好。”

张大兴心里有些瘆得慌,大半夜见到寿材多少觉得有些晦气。

但是,张大兴既然来了就没打算中途离开,他壮着胆子围绕寿材检查一圈。

最后,他对阿婆说道:“给我一个时辰,我可以把寿材恢复如初。”,张大兴对于自己的手艺很自信。

“修缮好要多少工钱?”,阿婆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先把活干好,如果让您满意了,咱们再商量工钱如何?”

阿婆微微一笑,表示同意。

“阿婆,现在天黑了,您先回屋休息,我修好以后喊您。”

阿婆深深看了一眼张大兴,拄着拐杖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进隔壁的屋子。

张大兴先是从箱子里拿出一盏油灯,任凭他怎么点燃,过一会儿就会自行熄灭。

最后没办法,他索性就不点灯了,借着窗外的月光干活。

他先是将霉点打磨掉,重新给寿材刷上树漆,接下来将白蚁啃噬的板底更换。

敲敲打打,转眼一个时辰就过去了,张大兴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大呼一口气,看着修缮好的寿材很是满意。

走出屋子,借着月光他才看清院内的模样。东西并列三间茅屋,窗纸都已经脱落。

屋檐下散落着一地的碎瓦,靠近院墙的屋子已经倒塌一半,木梁横七竖八搁在地上。

中间的屋子便是阿婆居住的房间,张大兴叩门而入。大致看了一眼屋内布局,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也不为过。

除了一张木床搁置在墙边外,屋内只剩下一张掉漆的桌子。阿婆正侧卧在床榻上,她看见张大兴进屋,窸窸窣窣的坐起身。

“阿婆,寿材已经修缮好了。”

阿婆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喜悦,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

张大兴连忙上前搀扶,阿婆说道:“小伙子是个好人呐,谁家闺女嫁给你一定会很幸福。”

说着话,两人来到放置寿材的屋子,阿婆摸着寿材转了一圈,嘴里说道:“修缮的太好了,竟然看不出一丝修补的痕迹。”

话音刚落阿婆脸上露出苦涩,继续说道:“小伙子,这修缮的工钱应该很贵吧。”

张大兴微微一笑,说道:“阿婆别担心,我只收您一两银子。”

“哎,小伙子,实不相瞒我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阿婆摇头叹息说道。

张大兴说可以让阿婆赊账,他不介意多等几日。

可是,阿婆却说自己无儿无女,老伴去世后,她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现在就连温饱都成问题。张大兴闻言瞠目结舌,没想到阿婆这么可怜。

他见阿婆穿的单薄,心里不是滋味,沉吟半响,突然说道:“阿婆,这工钱我就不收了。”

“这可不行,我怎么能让你白干活呢?”,阿婆摇头说道。

阿婆满头白发,张大兴想起在故乡的父母也是这般岁数,不晓得他们过得如何了?他背井离乡外出学手艺,已是多年没有回家。

他想到这里鼻子一酸,从怀里拿了些碎银,对阿婆说道:“我们相识就是缘分,这里有些铜板请收下,留着买些被褥和吃食。”

他把银子塞给阿婆,转身就要走。阿婆连忙拽住张大兴的袖子,说道:“先别走,我屋里还有些黄豆,你将它带走,我不能白拿你的钱。”

俄顷,张大兴捧着一袋黄豆出了大门,阿婆站在门口目送他而去。

临走时,阿婆突然说道:“记住,你回家的时候别点灯。”

张大兴听完这句话并未深想,挥手让阿婆早些回去休息。

阿婆微微点头,嘴里呢喃说道:“天不欺善良之人。”

张大兴挑着工具箱顶着月亮回家,他没有因为帮阿婆白干活而生气,反而因为做了一件好事心情愉悦。

张大兴到家时,已经是三更天了。院子里漆黑一片,他摸索着进了屋子。

他刚想点燃油灯,脑海里突然想起阿婆的叮嘱。

“回家时别点灯。”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张大兴心里嘀咕:“阿婆说的这句话是何意呢?”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一道低沉的嗓音在院中响起,“咦,我明明看到有人进屋,怎么却没有点灯?看来张大兴还没有回家,我们回去继续埋伏。”

张大兴闻言吓得不轻,他轻手轻脚走到窗前,透过缝隙看到院中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大汉。

其实,这两个人在一更天的时候就来到张大兴家,由于张大兴外出未归,结果扑了一个空。于是就埋伏在附近,只等屋里亮灯就冲进来抓人。

“这两个人为什么要抓我?我不能继续待在家里了。”,张大兴轻手轻脚从后门溜出去。

他当机立断跑到县衙将家中有盗贼的事情告诉了当值的捕头,捕头曾经找过张大兴去家中修缮家具,因此两人相熟。

捕头听说辖下有盗贼,立刻带领十个衙役前往张大兴家。

为了证实真的有盗贼,张大兴大摇大摆的回到家里,然后点燃油灯。

不一会儿,房门就被踹开,两个穿着黑衣的大汉冲进屋子里,他们不由分说就扑向张大兴,三人扭打在一起。

张大兴连忙喝道:“快动手!”,话音刚落,事先埋伏在后门的衙役破门而入,将两个大汉五花大绑起来。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大汉见到衙役后立马供述罪行。

原来此二人是受马奎指使,他得知刘艳心有所属,这个人正是张大兴。

马奎为人心胸狭隘,是睚眦必报的性格,眼里容不下张大兴的存在。所谓“教训”,其实就是想让他消失,对于财大气粗的马家来讲,张大兴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两个大汉招认后,捕头押着他们回衙门。知县嫉恶如仇,立马传马奎到大堂审问,他见铁证如山只得认罪,最后受到严厉惩罚。

王氏知道马奎的所作所为后,心里嘀咕:庆幸识破马奎的真面目,这样的恶人做女婿,女儿以后还能有幸福吗?

刘木匠趁机将张大兴拒绝接受三十两银子的事情告诉了妻子。王氏闻言后,张大兴在她心目中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了。

她对丈夫刘木匠说:“以前是我不识好人,现在我知道错了,张大兴是个懂得上进的人,女儿嫁给他,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刘木匠见妻子这样表态,心知她是认可了张大兴,可是之前说好了,张大兴必须拿着一百两银子来娶女儿,也不知道他何年何月能凑齐。

就在夫妇二人发愁的时候,张大兴带着媒婆找上门,他不仅带来了一百两银子当聘礼,还告诉刘木匠夫妇,他为了迎娶刘艳在城里买了一栋大宅院。到时候,他将自己的父母和刘木匠夫妇接过去一起住。

刘艳听说张大兴来提亲赶紧跑来,正好听到了张大兴买大宅子的事情。

“大兴哥,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刘艳担心张大兴为了凑钱做了坏事。

张大兴出言安慰刘艳,就将自己得了金豆子的事情告诉她。

原来,张大兴回家收拾屋子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布袋,他骤然想起这是昨日修缮寿材时,阿婆赠送的黄豆。

他拿起布袋觉得异常沉,袋子里发出“叮叮”的声响,好似金石撞击声,于是将布袋的黄豆倒在桌上,这才发现布袋里装的根本不是黄豆而是金豆子。

张大兴吓得不轻,以为是阿婆拿错了,欲要归还。

可是,他到了阿婆家后发现大门紧锁,门前还挂着白灯笼。从邻居口里得知,阿婆在前两日就去世了,还是街坊四邻帮忙下葬的。

听到这里张大兴只觉得后背发凉,心里嘀咕:阿婆前两日就去世了,那我昨夜看到的阿婆岂不是非人也?

这时,张大兴琢磨阿婆对他的叮嘱才明白真正的用意。

阿婆事先就察觉了张大兴有危险,这才出言提醒他小心堤防。想到这里,张大兴对阿婆感激不尽。

如今,阿婆不在世了,这袋金豆子没办法归还。他便拿出一部分金豆子,兑换成银子。置办下宅院迎娶刘艳,剩下的金豆子全部用来行善事。

刘木匠闻言金豆子的事情后,忍不住感叹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就这样,张大兴提亲成功,他们在一个良辰吉日拜堂成亲。

婚后,夫妇二人一直行善积德,从此,一家人平安顺遂,过上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