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喜宴趣事!木匠被师娘拉进洞房,她一笑:新郎本该是你

 

民间故事:喜宴趣事!木匠被师娘拉进洞房,她一笑:新郎本该是你

中牟县里,有位人称曹木匠的老手艺人。

曹木匠孑然一身,未曾婚娶,过着简单自在的生活。

曹木匠并非此地人氏,他在三十年前青春年少时,便来到中牟县扎根。

想当年,曹木匠俊朗不凡,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目光。

然而,任凭媒人如何游说,他始终未曾动心,屡次婉拒了亲事。

村民们对此议论纷纷,有人猜测他或许曾为情所伤,也有人传言他心中早有所属。

每每被问及此事,曹木匠总是避而不谈,似乎背后藏着什么难以启齿的故事。

曹木匠性格和善,乐于助人。

邻里间谁家的家具损坏了,他都会主动帮忙修缮,且分文不取。

村里人遇到红白喜事,资金紧张时,他也总是慷慨解囊。

因此,大家在心里都把他当作自己人,有好吃好喝的也会与他分享。

村里有个刘寡妇,早年丧夫,独自抚养着十几岁的儿子,生活颇为艰辛。

曹木匠同情她们母子,时常给予接济。

有好心的邻居想撮合二人,但曹木匠却说自己已习惯独身,不愿再娶。

刘寡妇虽对曹木匠有意,得知他的心意后,也就此作罢。

不过,她仍心存感激,时常帮曹木匠做些针线活,冬天还会亲手为他缝制鞋袜和棉衣。

曹木匠想要给她钱以作答谢,但刘寡妇总是婉拒,说这只是她的一点小心意,以回报他平日的关照。

某日,曹木匠收工回家途中,恰遇刘寡妇的儿子王虎子从山上采药归来。

那篮子里装满了普通的草药,显然是王虎子辛苦采摘的成果。

木匠轻声问道:“虎子,你为何采药?”王虎子眼眶泛红,哽咽道:“为了给我娘治病。”

曹木匠瞧他这般模样,心中不忍,便随他前往家中探视。

刘寡妇躺在床上,面容憔悴,与之前精神焕发的样子判若两人。

曹木匠关切地问:“刘嫂子,可曾请过郎中诊治?”刘寡妇听见曹木匠的声音,努力睁开眼睛,虚弱地说:“无碍,虎子已去采药,服些草药便会好转。”

曹木匠心知她未曾寻医,便转身去往灶房。

见虎子正忙碌着煎药,曹木匠从口袋中掏出几枚铜板递给他,“去请个郎中来瞧瞧你娘。”

王虎子顿时泪流满面,感激地说:“多谢曹叔,我这就去请郎中。”

一日清晨,曹木匠正欲出门做工,却见王虎子急匆匆跑来,泪流满面,气喘吁吁地说:“曹叔,我娘……她想见你,有话对你说……”曹木匠心中一紧,急忙放下手中工具,随王虎子前往。

刘寡妇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嘴唇无一丝血色。

曹木匠走上前,轻声询问:“刘嫂子,有何事找我?”刘寡妇听见曹木匠的声音,努力睁开眼睛,声音微弱地说:“曹木匠,你是个善心人,我想把虎子托付给你,收他为徒,我便可安心了……”她紧握着虎子的手,嘱咐道:“快,给你曹叔磕头,拜他为师。”

虎子看看虚弱的母亲,又望望曹木匠,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曹木匠深吸一口气,郑重地说:“刘嫂子,你放心,我答应收虎子为徒。”

王虎子是个机敏的少年,听闻曹木匠的提议,他毫不犹豫地双膝跪地,虔诚地磕了几个头。

刘寡妇目睹此景,原本无血色的脸庞上浮现了一抹欣慰的笑意。

曹木匠慈爱地将虎子扶起,然而,当他们再望向躺在床上的刘寡妇时,她已安详地离世。

虎子扑在母亲遗体上,泪水如泉涌。

曹木匠慷慨解囊,与乡亲们共同为刘寡妇料理了后事,随后便将王虎子领回了家。

穷困的环境让王虎子早熟,他早已习惯了勤劳与节俭,每日清晨便起床操持家务,无论是打水、清扫还是烹饪,他都得心应手。

虎子头脑聪慧,学习木工技艺进步神速,曹木匠对他倾囊相授,将自己的精湛技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

时光荏苒,王虎子的木工造诣甚至超越了曹木匠,他诚恳地对师父说:“师父,以后我可以出去工作养家,您老人家也应该休息了。”

曹木匠微笑颔首:“你确实应该出去历练一番。”

事实上,曹木匠也是个闲不住的人,不出工时,他就在家中制作些桌椅板凳,随后拿到市集上售卖。

乡亲们见到他总会关切地说:“虎子这孩子现在手艺这么好,你老终于可以享享福了。”

曹木匠总是笑着回应:“忙惯了,这些小活计也累不着我。”

岁月如梭,转眼间虎子已年满十八,而曹木匠也年过半百。

虎子察觉到,师父近日似乎心事重重。

曹木匠终于开口:“我打算回老家一趟,很快就回来。”

虎子心中忧虑,难道是师父的老家出了事?他提出陪同前往,以便照应,但曹木匠却坚持独自前往。

王虎子见状,也就不再勉强,只是叮嘱师父一路小心,速去速回。

曹木匠在久违的一个月后归乡,面对村民的询问,他只淡淡提及回老家祭拜了父母,对其它细节则保持沉默。

县城中有家名唤仙客来的酒楼,新来了一位歌女,名为莹儿。

这莹儿年仅十八,美貌惊人,堪比古代的佳人。

为了欣赏她的美貌,众多酒客纷纷踏入酒楼。

曹木匠听闻莹儿的名声,亦前往酒楼品酒赏曲。

他慷慨解囊,点曲助兴,与莹儿日渐熟络。

莹儿吐露,因家乡受灾,她与父亲外出逃荒,不幸父亲途中饿死,她孤身一人,只能靠唱曲为生。

曹木匠深感莹儿的遭遇,几乎每日都去酒楼捧场,甚至邀请她共进餐饮。

村民们对曹木匠此举议论纷纷,感到难以理解。

更令人讶异的是,曹木匠竟将莹儿带回了家。

村民们好奇地围观,见到莹儿那如天仙般的容貌,无不惊叹。

村中有个名叫刘三的无赖,对莹儿起了色心,醉酒后竟闯入曹木匠家,胡言乱语地要求娶莹儿。

曹木匠毫不留情地以木棍驱逐了他。

村民们对曹木匠与莹儿的关系猜测纷纷。

有人说曹木匠是出于同情才收留莹儿,甚至打算将她视作女儿,日后或许还会将她许配给徒弟王虎子,以此来确保自己的晚年生活。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村里人都觉得曹木匠是个好人,他一辈子都在做好事,所以把莹儿当女儿养也是理所当然。

有热心的媒人上门,想给莹儿找个好婆家,可曹木匠却直摇头,说不愿让莹儿出嫁。

媒人劝道:“莹儿这姑娘都十七八了,现在正是找婆家的好时候,可别耽误了。”

曹木匠叹了口气:“莹儿她自己有主意,她说她心里有人了,我总不能强迫她吧。”

媒人眼睛一亮:“是不是咱村的虎子?他俩要是成了,那可真是天作之合!”
曹木匠点点头:“这两个孩子是挺般配的,我也这么想过。”

虎子刚好从田里回来,无意间听到这段对话,脸上顿时发起了热,匆匆忙忙躲进自己屋里。

他自从第一次见到莹儿,就被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迷住了,每次想跟她说话都紧张得要命,但心里就是盼着能跟她说上几句。

莹儿在隔壁也听到了这段对话,心里五味杂陈。

媒人走后,她走进曹木匠的房间,轻声问:“你知不知道,我心里那个人是谁?”
曹木匠微微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莹儿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声音颜抖:“你……你怎么知道?”
曹木匠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柔情:“莹儿,你是个聪明姑娘,应该找个好归宿。

但你真的愿意把青春浪费在一个老头子身上吗?”
莹儿抬起头,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曹大叔,你给了我一个家,我愿意一辈子照顾你。”

过了几天,曹木匠在村里放出了一个消息,他要和莹儿成亲。

这个消息就像一颗重磅炸弹,在村子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最震惊的莫过于虎子,他一直以为师父会把莹儿许配给他,可现在师父却要娶她,这让他如何接受?然而,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曹木匠是他的师父,也是他生命中的指引者,他怎能和师父争抢同一个女人呢?更何况,莹儿是否对他有意都还未可知。

这样的念头在王虎子心中盘旋,他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村民们对曹木匠的晚婚都感到困惑,为何年轻时未曾成家,到了晚年却动了凡心,想要娶妻,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女子。

这样的选择无疑在村民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曹木匠过去累积的好名声似乎在一夜之间消失无踪。

然而,曹木匠对村民的窃窃私语并不以为意,他坚持自己的选择,甚至大摆宴席,邀请全村人共襄盛举。

夜幕降临,宴席散去,曹木匠却未入洞房,反而在外独酌。

王虎子心中的疑虑愈发深重,他总觉得莹儿的出现并非偶然。

他蹑手蹑脚地来到洞房窗边,想要窥探一二。

就在此时,洞房的门豁然开启,莹儿款款走出。

王虎子措手不及,转身欲逃,却被莹儿眼疾手快地拉住,将他拽入屋内。

她神色凝重地低声问道:“你为何事而关注我?”未等王虎子回答,她又急切地说:“今夜将有大事发生,你且藏于床下,否则你与你师父恐有性命之忧。”

王虎子心头一震,不明所以。

他正要开口询问,却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

情急之下,他慌忙钻到床下,屏气凝神,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停在床边。

他清楚地看到,那是师父的双脚。

屋内的蜡烛突然被吹灭,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王虎子在床下听得床上有人躺下的声音,心中的疑云愈发浓重。

今日是师父的大喜之日,但眼前的一切似乎并不简单。

他决心静观其变,看看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夜色深沉,一个影子猝然闯入屋内,打破了寂静。

床上的人反应迅速,一跃而起,紧接着,屋内便闪起了冷冽的兵刃之光。

王虎子担忧师父安危,小心翼翼地自床下探出,迅速吹熄了屋内的烛火,让黑暗成为他们的掩护。

他目睹师父与一名黑衣人激烈交锋,情急之下,他抄起一旁的板凳,想要助师父一臂之力。

那黑衣人似乎感应到了侧边袭来的危险,一个灵活的闪避,躲过了王虎子的板凳。

王虎子一击落空,板凳重重地落在了桌子上。

“莹儿,动手,他就是你母亲的仇人!”曹木匠在激战中呼喊。

莹儿闻言,毫不犹豫地从怀中抽出尖刀,出其不意地向黑衣人冲去。

黑衣人猝不及防,被莹儿一刀刺中。

而曹木匠也趁机在他的右肩上留下了深深的伤口,鲜血立刻染红了他的衣裳。

黑衣人捂着伤口,背靠墙壁,眼中满是惊愕与不甘,“莹儿,我养育你成人……你竟如此对我……”
莹儿看着他,脸上露出冷笑,“你还想骗我到何时?你掳走我母亲,又编造谎言,让我误以为曹木匠是我杀母仇人。

你的目的,不过是想借我之手除去我亲生父亲。

你的心思,真是歹毒至极。”

黑衣人,即武大奎,是曹木匠的昔日同门,他们曾共同爱慕着师妹刘美娥。

然而,刘美娥选择了曹木匠,这让武大奎心生妒恨。

在曹木匠外出做工的一夜,武大奎趁机打晕了刘美娥,将她掳走。

后来,为了孩子,刘美娥被迫嫁给了武大奎,并生下了莹儿。

但刘美娥在莹儿出生后不久就病逝了,留下了这段纠葛与仇恨。

美娥离世后,武大奎将怒火撒向了曹木匠,他误导莹儿,让她误以为是曹木匠害死了她的母亲。

莹儿心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立志要为母复仇。

某日,莹儿无意间听到武大奎对着她母亲的灵位喃喃自语,她这才惊觉,原来真正的凶手竟是武大奎,而曹木匠,竟是她的生父。

莹儿虽心知肚明,却不动声色,继续与武大奎周旋。

时光荏苒,莹儿年满十八,武大奎命她伪装成卖唱女,前往中牟县接近曹木匠。

他甚至策划让莹儿假意嫁给曹木匠,然后在新婚之夜实施暗杀。

莹儿表面应承,心中却另有打算。

莹儿抵达中牟县后,曹木匠很快就认出了她,并将她带回家中。

莹儿向曹木匠揭露了武大奎的阴谋,两人决定将计就计。

最终,武大奎自食恶果,落入了自己设下的圈套。

武大奎气急败坏地嚷道:“莹儿,你好狠,早知今日,我当初就该了结了你!”曹木匠冷静地回应:“武大奎,看在莹儿的份上,我放你一条生路。

滚吧,别再让我看见你。”

武大奎挣扎着站起,步履蹒跚地离去。

一旁的王虎子惊愕不已,曹木匠转向他,微笑着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我把莹儿交给你了。”

说完,他转身走出卧室,轻轻带上了门。

王虎子望着如仙子般的莹儿,激动得语无伦次。

这一天,竟成了他和莹儿的喜结连理之日,一切都如梦似幻。

莹儿双颊微微泛红,柔声说道:“我嫁的人是你,你才是我的新郎……”王虎子紧紧抱住莹儿,两人情深意浓,从此结为连理。

年后,莹儿顺利地诞下一个健康的男婴,他胖乎乎的,十分惹人喜爱。

家中因此迎来了三世同堂的欢乐时光,充满了欢声笑语,温馨而和睦。

小家伙的到来,让这个家更加热闹非凡。

爷爷、奶奶、父母都围着他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莹儿看着怀中的儿子,心中满是爱意和满足。

随着孩子的成长,家里的欢声笑语越来越多。

他学会了翻身、爬行,每一次的进步都给大家带来无尽的惊喜。

三世同堂的日子里,每一刻都充满了幸福与甜蜜。

孩子的出生,不仅让莹儿体验到了做母亲的喜悦,也让整个家庭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他们共同呵护着这个小生命,享受着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