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提到朝鲜战争,除了战况惨烈的上甘岭战役外,最令人难以忘记的当属长津湖战役。长津湖战役发生在1950年11月27日到12月13日,当时长津湖正遭遇50年不遇的严寒,最低温度达到了零下40℃,很多南方的朋友可能并不清楚零下40度是一个什么概念,据当时的老兵刘伯清回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冷到什么程度,战士的耳朵被冻得硬邦邦的,一碰整个就掉下来,一点知觉都没有”。

就是在如此严峻的气候条件下,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奉命高举着抗美援朝的大旗,在寒风凛冽的长津湖向侵犯朝鲜的美军发动了战争,并取得了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很多史学家将其称之为长津湖经典之战,美军将这个案例称之为宋时伦口袋。

宋时轮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5期,具有极高的军事素养,宋时轮的队伍军纪严明,擅长阵地攻防。1948年6月,宋时轮指挥华野十纵在河南杞县姚林岗抵御国民党邱清泉兵团,两方激战七昼夜,邱清泉兵团没能推进一步,却损兵五千。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宋时轮

在淮海战役中,宋时轮指挥三个纵队阻击邱清泉、李弥两个军团,在敌人坦克、飞机的猛烈进攻下,宋时轮沉着应对,坚守阵地,十个昼夜岿然不动,因此宋时轮的部队被称为“排炮不动,必是十纵”。

宋时轮作为第九兵团的司令员,还曾亲自邀请过三野悍将陶勇当自己的副手。1949年初,陶勇接到调令,要求其前往第九兵团当副司令,没想到陶勇死活不肯去,他说“要换一个地方,哪怕是一个团,我去当副团长也行,但唯独第九兵团我不去,因为宋时轮的脾气太大,我去了受不了”。

为此,宋时轮亲自驱车赶到陶勇驻地。宋时轮一进门就和陶勇开玩笑,“我大老远跑你这儿,你也不管顿饭。”陶勇一看宋时轮给足了面子,再也无法推托了。

外界都称宋时轮为儒将,但其实宋时轮的脾气十分火爆,但他遇到了陶勇这样的猛将,打心里喜欢,陶勇每次打仗都身先士卒,所向披靡,被外界称为“拼命三郎”,与叶飞、粟裕、王必成并称为三野四员虎将,宋时轮找到陶勇当搭档,十分开心。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陶勇

1950年6月,美国悍然侵占朝鲜半岛,战火蔓延到鸭绿江畔,时任第九兵团司令兼政委的宋时轮当时正在福建沿海一带进行整训,第九兵团肩负着解放台湾的重任,军中指挥员大多来自于华东和华南地区,拥有丰富的热带作战经验,可是面对寒冷干燥的朝鲜北部长津湖地区,他们却十分的陌生。

之所以选择第九兵团作为朝鲜战争的主力兵团,是因为第九兵团隶属于华东野战军,下设20、26、27三个军。20军前身是闽东红军游击队,资历很深;26军前身是华野八纵,擅长防守战;27军前身为抗日时期胶东军区,后来扩展成华野九纵,擅长攻坚战。

在1947年的孟良崮战役中,解放军以劣势装备与全副武装的美械国民党部队进行了第1次交手,这场战争为解放军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其中华野八纵、九纵和华东解放军都参与到了这场战斗中。

此外,在淮海战役中,第九兵团还将蒋介石嫡系部队杜聿明集团彻底打穿,被国人传为“霓虹灯下的哨兵”,第九兵团装备精良、军纪严明,由他们作为尖刀部队插入美军核心阵地,意义十分重大。

1950年10月中旬,第九兵团开始北上,11月初在山东地区完成了部队的收拢,随即向东北开赴,准备随时入朝。

朱德总司令在战前做了一次思想动员,他说“我们和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军队战斗,不但要打大仗,而且还要准备打恶仗,不但要打垮美国军队,还要整师整团消灭美国军队,让他们记住中国人的厉害”。

由于朝鲜战场形势瞬息万变,美军从仁川登陆后无视中国警告,冲过三八线,占领平壤,因此朱德总司令下令“第九兵团进入朝鲜战场,27军为前卫,20军跟进,26军作为后援,随时进行接应。”

美国联合国军司令麦克阿瑟在攻占平壤后,看到朝鲜军队战斗力很弱,当即声称,“我们将在圣诞节前结束这场战争”,并且让美军第八军继续向鸭绿江边推进,可是他们马上受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三兵团4个军的迎头打击,抗美援朝第一战役就此打响。

此时的第九兵团已经从吉安秘密进入朝鲜东部江界山区,彭德怀站在鸭绿江桥头朝鲜一侧等待着宋时轮和陶勇的到来。当宋时轮和陶勇走上桥头,立即向彭德敬了个军礼,彭德怀与他们一一握手,问道“刚才过去的是哪支部队?”作战处处长金冶回答“这支部是20军洛阳英雄营”。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彭德怀说道,“这支部队中有很多的战士还戴着大盖帽,这是怎么搞的?我见他们并不觉得寒冷,还欢声笑语地从我们面前走过去,这是陈毅从江西赣南带出来的部队,可是只好队伍啊。”

宋时轮赶紧解释道“他们打过很多硬仗,从来都是军歌嘹亮,很多人还编出顺口溜,要死吊朝上,不死爬起来”。

彭德怀听后哈哈大笑,说到“这才是军人的誓言嘛”,于是他们一群人向大松林走去,走进临时搭建的司令部。彭德怀站在地图前,指向着成川和云山地区,“云山战役已经打响,十三兵团的几个军已经迎头阻击了美国第八军,战斗正在向南推进,这是西线战场,现在你们所负责的便是东线战场,眼下13军团42军正在长津湖以南的黄草岭阻击北上的美国第10集团军,这个集团军有美国两个师,分别是海军陆战一师和步军七师,你们兵团三个军必须在11月中旬进入长津湖地区,11月25日开始围歼海军陆战一师和步军7师,这场战争由你们兵团独立完成,毛主席当时告诉我,这次东线作战让宋老九发挥一下黄埔精神”。

宋老九指的就是宋时轮,“九”是第九兵团的简称,而“九”又与“酒”同音,宋时轮酒量过人,堪称百杯不醉,千杯不倒,甚至连嗜酒如命的许世友将军都对宋时轮甘拜下风。

宋时轮听到毛主席的指示,谦虚道“彭老总,您还不了解我,长征路上我是您手下的团长,我那两把刷子你还不知道?”

彭德怀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11月25日是你们兵团打响第2次战役的日子”。

宋时轮继续争辩,说到“由于敌机空袭太过猛烈,粮草和弹药都没有拿到,你也看到了,很多战士的棉衣都没有,都戴着大盖帽,能否再宽限两天?”

彭德怀没有给宋时轮辩驳的机会,“你可要记住了,你们要较量的敌人可是美国王牌海军陆战一师,我可以宽限你们,可美国人不会”。

听到老领导这样回答,宋时轮马上敬了个军礼,高声答道“是”。

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第九兵团开赴朝鲜北部核心腹地。接到命令的宋时轮茶饭不思,一头扑在了地图前面,听着各路部队发回的情报,长津湖有两条公路能够通往江界和鸭绿江边儿,但究竟从长津湖的哪一侧进行围歼,宋时轮始终举棋不定。

作战处长金冶指着地图说“从美军北攻的路线来看,先头部队已经到了黄草岭,直奔长津湖而来,我们只有选择在长津湖做好准备,才能战胜美军”。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宋时轮此时盯着地图,转向了参谋长覃健,问道“这长津湖有点像条裤子,东西两条公路就像人的两条腿”。

覃健回复“不,我看像条口袋”。

宋时轮说“对,是像条口袋,我们要想个办法把美国海军陆战一师给装进来,大金,你赶快做一个计划,报志愿军总部,目前美军正在北进黄草岭,很快进入古土里,这是长津湖的最南端,再往北,美军就要到下碣偶里,公路在这边分为湖东、湖西两条,东侧是新兴里,西侧是死鹰岭和柳潭里,只要美军进到这里,就不能让他们再往北推进一步,这是口袋的底,不能让他们突破,同时让二十军58师和6师切断古土里到下碣偶里路,进行围歼,不让美军进出东侧公路,新兴里的敌人由27军80师和81师两个团负责歼灭,西侧公路死鹰岭和柳潭里由27军79师和20军59师共同歼灭,这三个围歼点要集中精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歼灭,26军作为总预备队”。

覃健听完说“太好了,我赞成”,不过此时侦察参谋王瑞金却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说“这样宏大的计划,需要敌后侦察”。

王瑞金父亲是宋时轮的老战友,曾经参加过井冈山战斗,后来牺牲在长征途中,王瑞金留学过美国,英语和闽南语讲的都讲得很好,他的母亲将儿子委托给宋时轮,希望他能参与到解放台湾的斗争中,可是没想到却来到了朝鲜,宋时轮对王瑞金也很照顾。

当听到王瑞金的疑虑,宋时轮问道“小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王瑞金继续说“我希望大家了解我们的敌人,他们是有文化的部队,我们的部队中流传美国兵都是少爷兵,不会打仗又贪生怕死,打仗前还要铺上垫子,这些都不是真的,而且非常不利于我们对美作战。你们没有见过美军国海军陆战队,我之前见过,在美国上学时,老师曾带领我们参观美国陆战队的训练,他们都是职业的军人,不仅拥有强健的体魄,而且熟练各种武器,特别是单兵作战能力,美军有自己的体系,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就是会打仗出身的陆军总司令,清朝宁波知府毕永绍还曾赠送给华盛顿一个石碑,上面刻着‘华盛顿异人也,他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号位,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乎无不为公’。也就是说从美国总统一直到士兵都绝非无能之辈。而我们的威风也需要靠我们自己打出来。”

王瑞金又提出“我想请求派出一个侦察班,由我来领队,做好敌后观察行动”,宋时轮听到后很高兴,果断批准了这次行动。王瑞金经过昼夜的奔波,藏身于长津湖400米的松林山头上,详细观察到了敌人的车辆、大炮数量以及每天的上下时间,为我军接下来的战斗提供了非常详尽的资料信息。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不过,麦克阿瑟命令美军将鸭绿江和朝鲜境内的桥梁道路彻底破坏,致使志愿军后勤部队无法送达弹药和粮草,彭德怀专门发来电报,将原定于11月25日的行动推迟到了11月27日。

由于天寒地冻,缺衣少食,宋时轮无奈之下特意拜访了朝鲜咸镜南道的负责人,请求其赠送一部分土豆,得到了对方的同意。

我军的第一枪发生在新兴里,当时80师239团一个连正在草地里啃着冻土豆,他们看到山下的美军大兵正在吃着罐头,吃完之后就把空罐头扔的到处都是。

一位班长向排长请示,“你看他们快乐得像神仙一样,我们饿得像龟孙,这样吧,让我带几个人上敌人阵地里找些罐头来,行吗?”。

得到排长的同意后,班长带着两个战士就出发了,很快,班长和战士扛着一箱的罐头回来了,这是从美国军阵地直接抢过来的。

我军抢走美军罐头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越来越多的人跑到美军阵地去抢罐头,消息很快传到了指挥部,金冶向宋时轮报告“80师部队在新兴里美军阵地上抢罐头和美军打起来了”。

宋时轮回复,“既然打起来了,肯定是战士们饿极了,这不能责怪他们…….我们要检查一下柳潭里、新兴里、下碣偶里的三个包围圈,明天准备总攻”。

11月27日,27军79师237团迎面拦住了向武屏里进攻的美军,双方打了整整一天,美军陆战一师七团被志愿军打到龟缩到柳潭里环形阵地。

我军79师235团此时正在准备攻打柳潭里,当红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团部吹响了冲锋号。炮火不断的向对方阵营发射,首批攻击连队采用了波浪式攻击,冲向了柳潭里,此时一条蛇形铁丝网拦在了我方部队前方,铁丝网前还布置了很多的地雷,美军的装甲车和坦克的灯照射在铁丝网上,敌人的枪口都瞄准了铁丝网方向。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可我军的战士并没有惧怕,一个战士蹿到了车灯照不到的地方,用铁锹把铁丝网勾住,牢牢撑了起来,不过下面空间有限,只容一个人通行,这位战士高呼道,“从这里通过!”随后一个又一个的战士爬过了铁丝网,向着柳潭里村头进发。

当美军很快发现我军的突围点,密集的子弹不断地穿梭而来,当235团团长王岐秀来到铁丝网前时,发现这名战士身体已经僵硬,他手里仍紧握着铁锹,不让铁丝网落下。

王岐秀悲从中来,呼喊到“不能停,号长,吹号前进”,此时的柳潭里飘起了鹅毛大雪,这名战士的尸体很快被雪花所掩埋。王岐秀的呼喊鼓舞了战士们的斗志,他们连续攻下了几个高地。

此时美军阵地发生了一件奇异的事情,突然从环形阵地中冲出了几百位海军陆战队员,他们在装甲坦克的掩护下冲向了柳潭里村落,在他们的额头都涂抹了两道黑杠,很像印第安人部落,边跑还边高声呼喊,一开始我军以为他们要收复失地,可很快发现并不是这样。

他们的目标是抢走那些战场上被打死的同伴尸体,据说美国海军陆战队有这样的传统,在任何战斗中绝不丢弃战友的尸体,他们风驰电掣般地把一具具尸体搬上了车,然后呼啸而去。

另一路上,240团直插新兴里大桥,此时的大桥上河水已经结冰,二营4连的连长李永田看到桥上开来了两辆敌方坦克,于是他指挥着队友“快叫队伍上来,准备战斗”。

李永田和战士们埋伏在公路两旁,向美军发起了攻击,无数的炮弹在美军身边爆炸,打得他们抱头鼠窜,越跑越远。

有趣的是此时南方公路上开过来了一个吉普车,从车上跳下了一个美军上校,他是美军第31团团长麦克莱恩,麦克莱恩边跑边用英语喊道“不要开枪,我们都是自己人,不要误会了”。

那些被打跑的美国士兵发现自己的领导跑向了我军阵营,急忙向他呼喊,“上校,不要过去,那边都是中国人”。

可是听到呼喊的麦克莱恩已经来不及逃跑,此时四连的战士冲了上去,一把揪住了麦克莱恩,把他从河上向桥上拖去,美国士兵为了抢回他们的上校,向我方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可是4连的战士也不示弱,予以坚决还击,而麦克莱恩很快跌倒在路边,在混战中再也没有能够爬得起来。

另一边,刚参加完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的杨根思率领连队爬上了1071高地,在高地上有很多的散兵坑,杨根思下令让一个排去挖交通沟,另一个排去山下设置路障,阻止美军前进。

没过多久,从古土里方向开来了一个货运卡车,车上跳下了一个美国士兵,杨根思拍了一下旁边班长的肩膀,对他说,“你带人去把他抓过来”。

班长大摇大摆走了过去,喊了一声“hello”,向美国大兵伸出了手,与此同时,班长身后跟着的士兵将枪口对准了这个美国大兵,美国大兵当场傻了眼,老老实实举起了手,战士们一检查才发现,车上装的全是肉罐头,满满一车。

杨根思听到这个消息后乐开了花,说道“搬4箱下来,给大家分着吃,剩下的送到团部,由团长进行分配”。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正当杨根思和战友们在啃着肉罐头,路障上空升起了照明弹,美军开始攻击1071高地,1071高地位于下碣偶里南下的咽喉,属于战略要地,因此美国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下令要进行强攻,必须拿下。

战争开始后,美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向1071高地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猛攻,杨根思身边的战友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杨根思也深受重伤,数次昏迷,当他醒来后,发现包围上来的美军越来越多。

杨根思手中的驳壳枪子弹已经打光,他爬到两个牺牲的战友身旁,拿起了他们身边唯一的一个炸药包,拉动了拉线,扑向了敌人,大呼一声,“中国人来了”。

随着一声巨响,乌云遮住了天空,杨根思伟岸的身影也就此倒下。

经过一天一夜的长津湖激战,麦克阿瑟想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的幻想彻底被击碎,在12万中国军人面前,美国陆战一师完全没有能力推进一步,只能仓皇逃出长津湖。

宋时轮口袋就此收紧,从新兴里、柳潭里、下碣偶里三个包围圈围歼,彻底击毁了美军7师,那些逃跑的美军战士被27军80师和81师紧紧咬住,无法脱身。这场战斗打死敌军2807人,俘虏382人。

宋时轮看到美国陆战一师想要难逃,果断下令,“命令20军59师今夜务必切断死鹰岭山下的峡谷公路,阻击美军陆战一师南逃”。

当时59师师长将这个命令传达给了洛阳营,洛阳营营长周文江对身后的4个连长说道,“我们前面就是绝壁千仞的死鹰岭,只有从这里下去,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切断公路。这样,我和通讯员小刘先下,你们紧随其后”。

4个连长不同意营长的安排,他们害怕营长出现危险,但周文江说,“大家不要争了,我到底下用电筒光发信号,你们就按顺序下来,如果我跌死了,一连连长接替指挥,一连连长死了,二连连长接替,以此类推,小刘,我们走”。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周文江抱住小刘,转身从山坡上滚滑而下,瞬间就不见了。不久之后,在山下看到了呼闪的电筒光,一连连长激动地说,“营长在召唤着我们,一连下!”每个战士都向山坡下滚去。

此后不久,洛阳英雄营炸毁了公路两侧的三门大炮,这一消息震惊了美国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和麦克阿瑟。

陆战一师退路被我军阻断,负隅顽抗的他们找来了两辆推土车清障,可是却被我军手榴弹、炸药包炸毁。美国飞机配合地面部队不断的向下投射汽油弹,可是洛阳营的勇士们并不畏惧火海,他们的枪炮更加猛烈。

经过69个小时的鏖战,美国陆军一师死伤7000多人,伤亡十分惨重。第九军团用手枪和榴弹消灭了美军七师,又将美国海军陆战一师赶出了柳潭里。

当宋时轮来到前方战场时,看到了众多烈士的遗体,他心情十分沉重,说到“战友们、同志们,我老宋来看你们了,我知道你们会有人留在这里,你们为了新中国而长眠于此,要是不来,我一生都难安啊,胜利得来是多么的不容易呀,同志们,战友们,你们安息吧。”

当美国记者采访参加过战斗的美国士兵时,一名士兵说,“这是我一生中所遭遇的最糟糕的事情,可以这么说,这十二公里死亡大峡谷就像是一根根针穿进6英寸厚的棉布,怎么也冒不出头来,感觉漫山遍野都是中国人,他们太恐怖了”。

朝鲜长津湖战役,我军抢美军罐头,美军抢同伴尸体:中国人太恐怖
在长津湖战斗中,我军歼灭美军13,900余人,非战斗减员11,731人,而由于我们没有等到足够的后勤支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伤亡19,202人,冻死、伤人数达到了3万人。

美国第7师57炮兵营营长卡罗斯顿中校说“我曾在二战中遇到过德军最后一次大反攻,但也不是长津湖之战这般激烈,那场景真是不堪回首”,美军上校阿尔法·鲍泽也深有感触“中国人没有足够的后勤支援和通信设备,否则我们绝不可能走出长津湖!陆战一师是侥幸生还”。

这场战争中,中国军人不畏死亡的精神深深震撼了美国士兵,他们始终有一个疑问,中国士兵为什么不怕死?中国军队为什么能打赢长津湖战斗?美国人永远不会理解什么才叫保家卫国,这些英烈的背后有祖国的后盾,有家人、父母、妻儿和无数的人民,所以他们是战无不胜的。在这里,向长眠于朝鲜的志愿军英烈们致敬,他们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