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富婆。

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富婆。

前不久,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富婆。我们很合得来,所以我们住在一起。在一起生活不久,我发现她的行踪很奇怪,每个月总有几天她会消失。当我得知真相时,我非常害怕,很快就和她分手了。

我是张谦,今年26岁。他是一名作家,年收入超过100万元。大学的时候,我谈了一个女朋友,倩倩,她主动追我。她也是学文学的,虽然她长得一般,但是她的一手文章还是挺惊艳的,而且我对她也有不错的印象,所以就一起来了。

大学毕业后,我带倩倩去见她的父母时,他们表示反对我们的关系。不管倩倩是不是农村人,她的家庭条件都不好。我妈甚至还痛心疾首地说:“你这么丑,怎么配得上我们小冯?”

倩倩和我是被父母逼着分手的。相反,她嫁给了小梅,她父亲最好的朋友的女儿。她很漂亮,但是脾气很臭。

结婚后,她变得更糟了。她不仅经常和我吵架,而且每次吵架都打我。这段婚姻持续了不到两年,最后以我离婚告终。

我放不下这段荒唐婚姻给我带来的阴影。所以我再也没有找到女朋友。不久前,一个大学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个叫殷琴的漂亮女人。

一开始,我还是有抵触情绪的。毕竟,我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我为什么会暗恋我?另外,我刚离婚。知道同学只用了一句话,我就改主意了。他告诉我:“殷琴不仅是个小富婆,还是个才女。”

当我第一次见到殷琴时,我被她的外表惊呆了,就像从一幅画中走出来一样。她和我同龄。她以前一直住在国外,刚回国。

见面后发现我们的兴趣爱好非常相似,有很多共同语言。我甚至从她身上发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所以我们住在一起。

殷琴住在一个高档住宅区。第一次去她家,真的感受到了她朋友的评论。她真是个小富婆。房子装修得很漂亮,我可以把鸡蛋放进嘴里。她告诉我,这个房子只是她临时住的地方,她其实还有一栋别墅。

我仿佛看到附近有幸福的生活,向我招手。但是我们住在一起后不久,我发现她很奇怪。她总是行踪诡异,每个月15号开始总是消失两天,那两天我根本打不通她的电话。

它总是让我感到不安,甚至毛骨悚然。我对她的了解越深,就越觉得她奇怪。今天是14号,我知道明天就是她消失的日子。我晚上很早就睡觉了,准备明天无论如何都要跟上她,看看她去了哪里。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第二天一早,殷琴像往常一样开车出去了。我跟着她,一路跟着她来到一个安静的别墅。我看到很多护士进进出出这个看起来更像医院的别墅。看到殷琴的车驶入别墅大门,一名小护士立即冲到车前接待她。

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漂亮的女孩和年轻的女人开着豪车进出别墅。“这是不是她曾经跟我提起过她的另一个地方?”我喃喃自语。我下定决心偷偷溜进后门,准备进去一探究竟。

我绕过门房,去了别墅的后院。悄悄地进了一楼的一个房间,看起来像一个资料室。我从数据柜里拿出一份文件,打开一看吓了一跳。

是关于一个女人的变形记录,叫做变形。因为照片中女性的对比可以颠覆我的三观。

刚开始很丑,看了会做噩梦,但越往后照片越美,直到最后一页,堪称绝色美人。

我的心被吓坏了。佳佳也在这里做整容吗?难怪她这么美,美得像从画中走出来一样。

想起和她一起生活的时光,再想起和她的每一次感动。我突然觉得反胃,真的很害怕看到她之前的照片。

正当我仔细寻找殷琴的档案时,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了,我看见殷琴站在门口。她一步一步向我走来,好像因为我发现了她的秘密而恼羞成怒。

她鬼魅地笑了笑:“林雷蒙德,你想死吗?敢跟着我。”我正要解释,殷琴拿出一把锋利的刀,刺向我的胸口。

我瞬间就醒了。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大汗淋漓,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被我的叫声吓到了,殷琴冲进了卧室。

得知刚才做了一个噩梦,我安慰我说:“据说你总是每天想事情,晚上做梦。这是你总想着事情的结果。”

看来殷琴是对的。我真的有点暴躁。平复心情后,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15号早上8点了。而殷琴已经穿得整整齐齐,这才准备出门。

我犹豫了一下,问:“我能知道你每个月这两天去哪里了吗?为什么我打不通电话?”

刚刚走到卧室门口的殷琴突然回头,就像昨晚梦中的鬼魂一样。“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