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女子被婆婆刁难,无奈跟丈夫说:我是阴女,亲爹是畜牲

 

民间故事:女子被婆婆刁难,无奈跟丈夫说:我是阴女,亲爹是畜牲

杨柳村王家的媳妇秀英最是勤劳聪慧,在十里八村都是出了名的。

人们都说这老王家是烧了几辈子高香才娶了秀英,可是这王家的婆婆却说: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让她进门!

秀英是松岭村的,爹娘是苦出身,她娘四十岁上才生了她,但是刚出生就大出血死了,这让她爹一下子就失去了主心骨。

当初大夫就说了秀英娘身体不行,若是执意生下孩子怕是会有性命之忧,所以建议一副药解决了。

秀英爹一辈子没什么大出息,就靠着老婆做点女工换钱,他家徒四壁的也不需要养个儿子继承家业,所以也劝老婆这孩子就别留了。

可是,这当娘的舍不得,心想着自己身子骨弱,说不定哪天就去了,若是留个一儿半女的,对丈夫也是个安慰,所以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

秀英出生后,第二天,她娘就不行了。

原本就是不被期待的到来,如今害得亲娘没了,于是秀英爹就将怨气撒在了秀英身上。

不过也不至于把嗷嗷待哺的孩子扔了,只是也不像人家的当爹一样,将女儿当成宝贝疙瘩。

没了老婆也没了进项,就靠那二亩地日子过的很是艰难,秀英因为营养不良,吃不饱穿不暖的总是病怏怏的,要不是村里的婶子们可怜,经常给送点吃的,这孩子怕是早就没了。

秀英好歹是长到了15岁,虽然五官清秀,但是身子太单薄,风一吹就能倒似的。

性子有些孤僻,因为家里穷,穿的也破破烂烂的,从小那些孩子就不愿意跟她玩儿,还总是骂她。

“她就是克星!”

“对,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

而每当她满脸泪痕的回到家,需要人安慰的时候,她爹总是面无表情的说:哼,骂你没娘的孩子还错了?就是你个克星克死了你亲娘。

唯一的亲爹对自己总是如此,动辄打骂,秀英难过极了,但是好心的婶子安慰她:“可怜的孩子,等你长大了嫁人了就好了。”

于是,秀英就一直期待着快点长大,反正她爹也不待见她,到时候嫁到远远的,再也不回来了。

很快,说亲的人上门了。

这时候秀英爹才露出一点笑容,因为媒婆口中的“好亲事”确实不错。

河东张家,那可是有三家药材铺子啊,不算镇子里的首富,那也是排得上名号的,若是能嫁进张家,那以后自己的好日子不就来了?

“李婶子,我听说张家有两个儿子,你给秀英说的是哪一个?”

“哎哟!秀英爹,你想什么呢?我哪里说是那两个少爷了?我是说张家的老爷,原配卧床好些年,这是张罗着纳妾,张老爷要求年轻的,没什么家世背景的,要不这天大的好事怎么能轮得到你家头上?”

媒婆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心还挺大,也不掂量下自己家几斤几两。要不是秀英七月初七的生日,哪里会找上他?

张老爷?那都土埋脖子了,而且听说这些年虽然没有休妻,但是在外面可是没消停呢,这事儿也不是什么秘密。

但是确实如媒婆所说,人家的俩公子也不可能看上自己姑娘,虽然这姑娘他不待见了很多年,但是到底是亲生的,要是嫁给了那个老色胚,以后日子未必好过。

于是便要回绝了这门亲事。

可是,媒婆接下来的话,让他动摇了。

“只要秀英嫁过去,张家答应给你在镇子买一套大院子,再给你拨两个丫鬟伺候,嫁妆也不用,彩礼给你这个数。”李婆子对着他伸出了五个手指。

秀英爹一看,哪里顶得住?

穷了大半辈子了,若是能过上这样的日子,那以后天天吃香喝辣的,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

而且,秀英那生辰,先生都说是阴女,谁家能娶她啊?将来若是嫁不出去,还一直自己养活着?

能嫁到张家,最起码也是穿金戴银的,就算是回报自己这十多年的养育之恩了。

于是,眼睛一闭,嘴一歪歪,这日子便定下了。

“什么?爹!你竟然让我嫁给那张老爷!你知不知道他都60多岁了,比你都大,而且在外面养的女人不计其数?”

“住嘴!自古女儿家的亲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当年克死了你亲娘,如今还要气死你亲爹吗?”

秀英见她爹主意已定,急的眼泪不停的掉,甚至直接跪倒在她爹跟前,“爹,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你也不想想那张家续弦,什么样人家的姑娘找不到,偏偏看中了咱们家,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虽然秀英爹也怀疑过,可是想到马上到手的荣华富贵,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你休要多言,老实在家等着,后天花轿上门,你乖乖嫁到张家,若是你出什么幺蛾子,那以后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说完,直接摔门出去了。

秀英跪在冰冷的地上哭了很久,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婶子说等长大嫁人就好了,可是如今竟然要进虎狼窝。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去探个究竟,张家为何突然要娶她这个什么都不出众的穷人家女儿。

她脑子一转,立刻想到了一个人,于是擦干眼泪就出门了。

这门亲事是李媒婆说的,那老女人视财如命,一定是拿了张家不少的好处,如今亲事定了,说不定家里正在庆祝呢。

果然,秀英慢慢靠近李媒婆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笑声。

“这门亲事就这么成了,秀英他爹原本还不同意,一听说张家给那些彩礼还送两个丫鬟时候,眼睛都亮了,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哈哈哈!”是李媒婆的声音。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图片来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接着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是啊,秀英她爹就是个傻子,穷了大半辈子,你说啥他就信啥,可不是傻吗?”

“娘,你这么做不好吧,秀英也是可怜人,才15岁,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好不容易长大成人了,若是嫁到张家,把命续给了那瘫痪的原配,真是作孽啊……”

“住嘴!这话你可不要往外说!张家请的大师说了,张家的兴旺都是张夫人命里带的,现在只有找到这阴年阴月阴日生的阴女能给她续命,到时候张家对外说这秀英原本就是命格差,只要把钱给足了她爹,她死了也就死了。”

屋内一家人的话,秀英听了个真真切切。

于是迅速跑回家,刚进门,就看到她爹在收拾东西,看这样是准备搬进大豪宅享福了。

秀英内心悲愤,但是还是想再争取一下。

“爹,我刚刚去李媒婆家偷听到,张家为何偏偏要娶我了。原来是张夫人病重,张家请了大师算,需要一个阴女为她续命,我若是去了,就是有去无回啊,爹!”

秀英爹听完手里一顿:原来如此。

但是转念一想,也许是这丫头胡诌的,对,一定是她不想嫁才这么说的。

“你休要胡言,这门亲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而且就在刚刚,张家已经送来了一箱子聘礼。”他指着屋里那一个箱子开口,“若是悔婚,你觉得张家能放过咱们父女吗?”

秀英见他爹看着那箱子珠宝首饰眼里放光的样子,心想他是彻底不顾自己的死活了,那么只能靠自己了。

看着女儿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脸颓丧的进屋里关了门,当爹的就把心放肚子里了。

可是,快天亮的时候,秀英爹起夜上茅房,就发现院子的门竟然开了。

哎?自己明明关了院门啊!糟糕!

他飞快的进屋推开秀英的房门,哪里还有人了?她竟然逃跑了!

这死丫头能去哪儿呢?看着屋里那箱子聘礼,秀英爹愁得直挠头。真是恨自己昨晚为何没发觉这丫头竟然有了这主意,张家的花轿马上上门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李媒婆得知秀英跑了,也是急的跳脚,骂秀英爹没用连个黄毛丫头都看不住。

好些人一起找,可是找遍了周边几个村子都没见人,只得放弃。

张家一听新娘子跑了,张老爷震怒,当天夜里就派人去了秀英家。

下人接到的命令是将彩礼抬回去,然后把秀英她爹的腿打折,没想到刚到秀英家,就发现人去楼空。

秀英爹从李媒婆恐惧的样子就知道,捅了祸事了,于是就偷偷带上那些钱财逃命了。

下人们一气之下将秀英家茅草房点了,那火光冲天,已经逃到半山腰的男人才真的后怕。

心里更是将秀英骂了一百遍。

秀英已经朝着东边跑了两日一夜,终于在一个村子外面的树林里晕倒了。

王大壮从山里采药回来,远远就看到树林里躺着一个人,他飞快跑过去,就发现是一个女人,浑身的衣服已经被刮的破破烂烂,沾满了泥土,女人面色苍白,眼窝深陷,嘴唇已经干裂。

眼看着就不行了,大壮直接就把她背回了家。

看着儿子竟然背回一个快死的女人,王婆子嘟嘟囔囔:“你真是闲的,家里本就快揭不开锅了,还弄回来存心给我添堵!”

大壮不理会他娘,自顾自的帮女人喂水喂药的。

这娘俩住在村子外面的老房子里,大壮每日进山砍柴挖草药,其实也能换不少钱,但是奈何王婆子是个药篓子。

大壮是个孝顺的,卖药草赚的钱几乎都给他娘买药买补品了,他爹去的早,全靠他娘一个人辛苦将他养大。

如今他娘虽然整日用药养着,但是也干不了什么活儿,帮不上大壮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见大壮成亲,给他们王家生个儿子传宗接代。

可是,十里八村都知道他家穷,还有个药篓子婆婆,哪个好人家的姑娘也不愿意嫁过来。

这也是大壮已经30岁还打光棍的原因,家里实在是没钱啊。

所以,当大壮背回这个女人,又是给她买药又是买补品的,王婆子就老大的不愿意,絮絮叨叨怪儿子多管闲事。

三天后,女人竟真的睁开了眼。

秀英环顾四周,发现竟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她警惕的缩在床角,因为她不确定是否逃过了张家的追赶。

最先发现秀英醒了的是王婆子。看着之前毫无生气的姑娘,这时候脸色恢复了血色,倒也是清秀的很。

于是王婆子换上一副热络的脸孔,给秀英端了一碗水过去,“姑娘,你是哪里人啊?你晕倒在路上,是我儿子大壮把你救回来的,又给你买药又吃补品的,总算是活过来了。”

秀英一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立刻下床想要跪谢,可能是躺了太久,一时间竟没站住,竟直接栽倒下去。

秀英已经做好了摔个头破血流的准备,没想到下一秒竟然跌入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怀抱。

“小心!”男人焦急声中带着些羞涩。

秀英连忙站稳身体,快速从男人怀中退了出来,“是你救了我吗?”

男人默默点了点头,“嗯,我叫大壮,那天路过树林刚好看到你昏倒,就把你带回来了。你是哪里人呢?家里人估计找你都找疯了吧,我送你回去。”

秀英一听说家里人,脸色顿时暗了下去,她唯一的亲爹为了能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明知道是火坑,还是毫不犹豫将自己推下去。

“我叫秀英,是孤儿,父母死后逃难到这里的……”秀英决定放下过去的那些不堪,重新开始。

一听说是孤儿,无父无母的,王婆子立马喜笑颜开,还不等大壮开口,她就热情的拉着秀英的手。

“闺女,反正你也无处可去,若是不嫌弃,以后就留在我家吧,大壮比你年长,但是善良忠厚,我们一定会善待你的。”王婆子满脸期待的看着秀英。

“娘!你说什么呢?”大壮连忙开口,但是又有些脸红的看向秀英,似乎也是在盼着秀英留下。

秀英只短暂思考了一下,就决定留下,她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见惯了这时间的恶,不管是来自外人还是亲人的,她如今只想有个家,有个能好好疼爱自己的人。

而大壮能够救自己,明明家里很贫穷却愿意给自己买药买补品,一定是个善良的人。

于是她坚定的开口:“我愿意留下,只要你们不嫌弃。”

大壮听到秀英的话,内心欢喜,因为他见秀英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想对秀英隐瞒。

“秀英,我比你大很多,我爹去的早,是我娘把我养大的,她怕我受欺负所以也没有再改嫁,这下年劳累的坐下了病,一直吃药……”大壮顿了顿,看秀英并没有变脸色。

于是接着说:“我每日进山砍柴挖草药换钱,大多数钱都给我娘买药了,所以你也看到了,就这三件小房子,并不富裕,这样你还愿意留下吗?”

王婆子狠狠瞪了大壮一眼,心想真是个死心眼,好不容易有个女子,人家已经答应留下了,他竟然还漏了底,王婆子生怕秀英改变主意。

“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差,多少也是存点的,大壮就是实诚,别的不敢说,只要你跟了他,以后有他一口就有你一口,你看你逃荒路上也吃了不少苦,有个落脚地方不容易,还是留下吧。”

秀英没想到大壮竟然如此真诚,她笑着说:“我们都还年轻,只要不懒,靠着双手一定能过上好日子的,我愿意留下!”

虽然家里没几个银钱,秀英也同意王婆子意见,简单摆一桌就行了。

可是大壮还是进城给秀英买回了大红的床品,喜烛,糕饼。

洞房夜。

秀英看着新房的一切,一时没忍住竟落了泪。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秀英是第一次感受到被放在心上疼。

大壮一把抱住秀英,满脸心疼:“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看着屋内吹了灯,王婆子悬着多年的心总算落了地,她就等着抱大孙子了。

新婚第二天,秀英便早早起床,进了厨房准备一家人的早餐,等婆婆起床时,就看到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两菜一汤,顿时乐开了花。

等三人都上桌,秀英舍不得伸筷子夹肉,还是大壮心疼她,给她加了几块肉,“秀英,你身子还虚着,多吃点补一补。”

秀英又将碗里的肉夹给了大壮一半,“你进山辛苦,才要多吃点。”

王婆子满意的笑了,看着秀英单薄的身子,她是有点担忧,心想着得让大壮多买些好吃的给她补一补。

大壮自然乐意,隔三差五的带回一些鸡鸭鱼肉的。

虽然秀英也吃了不少,但是身子依旧很虚,王婆子不放心。

悄悄对儿子说,“明儿找个大夫来看看吧,都半年了肚子也没有动静,是不是有啥毛病。”

大壮第二天就找来了大夫,倒不是为没怀上孩子而着急,而是看着秀英身子太单薄了,怎么补都没什么改变。

大夫号了脉,叹了口气,“哎,常年营养跟不上,身子亏空,虚不受补,得慢慢来。”

王婆子一听身子亏空,立马问道:“那什么时候能怀上呢?”

“怀?现在不太可能,我先开几副药调理着,慢慢养着,日后再提怀孕的事吧。”大夫有些无奈的开口。

王婆子一听还要吃补药,顿时心里不喜,但是面子上还是维持着,“秀英,你别着急,慢慢调理,等调理好了再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秀英苦笑着点了点头。

大壮有些心疼,过去那些年秀英是受了多少苦啊,发誓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

秀英遗传了母亲的手巧,对针织女工无师自通,大壮进山的时候,她就在家里绣一些花样,等攒够了,大壮进城买药草时就带着。

好些娘子都喜欢她的绣品,尤其是她绣的荷花,栩栩如生的,因为能够吸引蝴蝶,她就出了名。

来找她做秀品的人就多了起来,收入多了,人逢喜事精神爽,秀英心情也好了,已经很久不去想过去的那些事了。

经过半年的调理,秀英气色终于好了很多。

没多久就怀孕了,这可是乐坏了王婆子,自己的病像是好了一半,每日里都看着秀英,生怕她摔着碰着的。

“秀英,你快别干了,放着让大壮回来干。”王婆子一把夺过秀英手里的衣服,现在除了偶尔接几个绣活儿,王婆子只让秀英待着养胎。

“可别碰着我的大孙子!”

“娘,万一是个女娃呢?”

王婆子一听,瞬间变脸:“呸呸呸!生个男娃传宗接代才行!”

见秀英好像也不高兴了,王婆子怕影响她心情,抓紧找补:“也不是生女娃不好,如果这一胎真是女娃,那就再生呗,反正你年轻身体也好了。”

秀英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这一胎一定是个女儿,那婆婆一定会不开心的。

想到大夫后来说的,她能怀上这一胎已属实不易,以她的身体底子,以后若是再怀怕是要没命的。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当稳婆将孩子抱出来,开口喊着“恭喜生个女娃,女娃好,是爹娘的小棉袄。”

王婆子瞬间变脸,连孩子一眼都没瞧,还是大壮接过孩子,又打发了稳婆的。

月子期间,王婆子更是一改之前的殷勤,大壮前脚刚进山,她后脚就躲在屋里享清闲。

任凭秀英屋里孩子哭的震天响,她也是不会过去哄一哄的,她只说自己身子一天不如一天,总想着躺着就能舒坦些。

秀英也没有跟大壮告状过,所以大壮也并未察觉。

曾经令人羡慕的婆媳关系,瞬间降到冰点。

秀英看着怀中的女儿,默默掉眼泪:女儿啊,娘的宝贝,纵然你奶奶不喜欢你,但是爹娘都会爱你的。

好在大壮对女儿十分疼爱,秀英才不至于抑郁,她也理解婆婆想要一个孙子的愿望,可是自己的身子怕是不行了。

一日,她从外面回来,刚好听到婆婆屋里传出大壮气恼的吼声。

“娘!你别说了!我怎么能休了秀英呢?”

“可是她不能生了啊!你想让咱们王家绝后吗?”然后就是一阵哭声。那声音震天,怕是也没想掩盖。

“娘,你别再提了,我就算一辈子没儿子,只要有秀英母女俩就够了!”

秀英没想到婆婆竟然容不下自己了,但是她又实在放不下大壮,心想着婆婆爱财,只要自己多做些绣品,多多往家里拿银子,说不定她就不会闹了。

之后的日子,秀英接了好多绣活儿,没日没夜的绣,眼睛都要瞎掉了,可是也没见婆婆给好脸色。

村里的乡亲们看见秀英勤劳聪慧,都忍不住夸赞老王家,可王婆子却说:“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竟是个病秧子,连儿子都生不了,真不知道娶回家能干嘛。”

就这样过了三年,王婆子几乎已经不跟秀英说话了,眼看也劝不动大壮另娶,就把气撒在了小孙女荷花身上。

“娘,奶奶为何不喜欢我?”三岁的荷花眼中含泪的扑在秀英怀里,“娘,你给我生个弟弟吧,奶奶说只要你生了弟弟,她就喜欢我了。”

秀英没想到婆婆竟然跟孩子说这些,而大壮刚好进门听到了,二话不说就进了婆婆那屋。

一会儿的功夫,母子俩就吵了起来,大壮出来后,那屋又是一通摔砸,王婆子越发忍不下去了。

因为她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了,若是真抱不上孙子,死也闭不上眼啊!

这日,门外突然来了一个瘸腿老头,衣衫褴褛的。

大壮三口都不在家,王婆子迎了出来,满脸不悦:“你找谁?”

“这是秀英家吧?”

“你是他什么人?找她干什么?”

“这是亲家吧,我是秀英她爹,这孩子离家出走好多年了,好不容易找着了,她在家吗?”说着就要往院子里走。

王婆子一听,不对啊,秀英不是孤儿吗?怎么多出一个爹?于是死活不让他进门。

此时大壮带着娘俩回来了。

老远就看到秀英,跟她娘年轻时候一摸一样,秀英爹直接就扑过去坐在地上,指着秀英就骂:“你这死丫头,当年抛下亲爹自己跑了,张家人找不到你就打断了我的腿,你这不孝女啊,如今自己吃香喝辣的,也不管自己亲爹了吗?”

秀英见到他那一瞬,浑身开始发抖,听着他说的那些话,才真切的感受到:她那个爹真的找来了!

大壮见秀英面色苍白,又没有否认,那必然是自己的岳父了,于是便上前将他扶起来,进了院子。

秀英看着她爹拖着残腿,又一身的破烂不堪,想必吃了不少苦,也就没再言语。

大壮安顿岳父住下了,夜里秀英便将过往的事说了出来,她说:“我是阴年阴月阴日生,他们说我是阴女,亲爹以前就是畜牲,他将我卖了给人家续命……”

秀英说完后,大壮心疼她,便尊重她的意见。

秀英觉得生养一场,给他养老是义务,打算在村子里给买一个房子,日后养老送终。

可是,秀英爹却大骂她不孝顺,抡起拐杖就砸在了秀英头上,大壮和王婆子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谁能想到这亲爹竟然能下死手?

他坚持跟秀英一家住一起,而且还要一日三顿酒肉伺候着,这让王婆子气不打一出来。

想到那天秀英被他一棍子打昏死过去,她是心疼的,毕竟这些年秀英孝顺她,对大壮也好,除了没给他们家生儿子并无大错。

就算让儿子休妻另娶也是无奈之举,想到儿子跟自己说秀英过去的那些遭遇,她也是揪心的很。

生个孙子真的就那么重要?她犹豫了。

以前王婆子嘴硬说不喜欢荷花,不愿意给他们看孩子,但是每次两口子出门,王婆子虽然不在荷花跟前,但是在屋里也是总盯着的,怕摔了碰了的。

这天,大壮两口子又出门了,荷花还是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玩儿。

王婆子躺在床上,突然听到外面有说话声,她好奇趴在窗户那往外看。

“你放心,秀英把这孩子当命一样,只要把她抓走,秀英一定去找,到时候她落单,你们就可以下手把她弄回去了。”

秀英爹正站在门口跟院子外的一个黑胡子男人说话。

“最好向你说的那样!”

“这样张老爷能放过我吧!若是再打断我另一条腿我就真没活路了!”

黑胡子没理他,径直往院子里玩耍的荷花而去。

王婆子哪里顾得了那么多,这个时间大壮快回来了,她绝对不能让这恶人把她的孙女偷走。

于是,从厨房拿了把菜刀就冲了出去,一把将荷花护在身后。

“奶奶?”荷花有些吃惊的看着她。

“荷花,别怕,有奶奶在,这两个恶人休想把你带走!”此时的王婆子像个夜叉似的,举着刀指着黑胡子就开骂。

黑胡子被突然冲出的老婆子吓的一愣,他回身瞪着秀英她爹,不说家里没人吗?

“别怕,她一个半瘫的老婆子不能怎么样!你快动手吧!一会大壮该回来了!”

黑胡子也不在犹豫,上去就要抢孩子,哪知道这老婆子竟然疯了一样,拿着刀就往他身上砍,边砍边喊:“快来人啊!杀人了!啊!!”

被砍了一刀的黑胡子此时也急了,一脚将王婆子踹倒,还将那菜刀踢得老远,抱起荷花就要跑,荷花嚎起来,往奶奶身边挣脱,黑胡子竟一时没拽动。

缓过气儿来的王婆子拼了命的抱住黑胡子的小腿,眼睛一闭,就开始继续喊“杀人啦!快来人啊!”

黑胡子哪里想到这瘦弱的老婆子力气竟然这么大,无论他怎么踢踹她就是不松手。

既然你不要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黑胡子捡起那把菜刀就要往王婆子手上砍。

也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壮汉飞奔而来,一脚就将那黑胡子踹翻在地。

“是大壮!”秀英爹大喊。

黑胡子被踹蒙了,刚要起身,就被大壮死死的按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

秀英最先奔跑到婆婆身边,抱起她查看她伤势,而不远处秀英爹见事情要败露,立马拄着拐棍要逃。

此时王婆子指着他愤恨的开口:“别让他跑了,是他找来的贼人要偷走荷花!”

秀英见大壮脱不开身,立刻追上去将她爹按住。

大壮报官后才彻底清楚,原来秀英爹是来帮着张家抓秀英回去的。当年张家夫人死后,张家渐渐败落,这张老爷就把账记在了秀英父女身上。

于是,派人各处寻找父女二人,前阵子终于找到了穷困潦倒的秀英爹,而秀英爹也终于找到了女儿,几番敲打吓唬之下,就有了之后的事儿。

张家不经查,很快就纷纷下狱,而秀英爹在张家被抄家之前,就在牢里不明不白就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张家下的手。

听到这个消息,秀英的心里已经再无波澜,因为她终于遇到了疼她爱她之人。

一切风平浪静了。

王婆子终于跟儿媳秀英重归于好,一家人又回到了曾经的其乐融融,秀英的身体恢复的也很好。

一年后,秀英竟然又怀孕了,而且生下了一个儿子,可把王婆子高兴坏了。

外人问她,是孙女好还是孙子好呀?

她说:子女连枝,一样好一样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