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奇案:悍妇怀疑婢女偷吃,把她舌头剪掉,精明知县很快破案

明代奇案:悍妇怀疑婢女偷吃,把她舌头剪掉,精明知县很快破案

明代成化年间,吴郡有一人叫刘燮(音同谢)。刘燮父亲做过江阴县令,干了很多年,捞了不少钱。刘燮资质一般,家境又好,父亲又宠溺他,舍不得打骂,没教育好,于是刘燮变得又懒又笨又坏。

在父亲的逼迫下,刘燮读了几年书,但连大字都写不了几个,但他不敢明说,还常跟父亲吹牛说自己读书厉害。

有一回,父亲邀请朋友来家,让刘燮当场完成一篇文章,想显摆一下。刘燮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完成后,众人一看,字写得那真是龙飞凤舞,盘根错节,颠倒别扭,文章说是凑字数都过分,于是一边虚伪的夸赞,一边在心里痛骂。

就这样的水平,父亲还是把刘燮弄到国子监读书了。

明代奇案:悍妇怀疑婢女偷吃,把她舌头剪掉,精明知县很快破案
后来,刘燮娶了妻子,妻子倒是不错,但古代男子当家,所以妻子费尽唇舌也没能让刘燮改变。父母去世后,没人能约束刘燮了,他更加放纵自己。就连父亲的忌日,他都随便买点东西,敷衍了事。

妻子看不下去了,劝他好好祭祀父亲,毕竟整个家都多亏了父亲和历代先祖的付出。刘燮不以为然,说:他们死了,又不能给子孙挣钱了,也考虑不到子孙后代,我干嘛还要买东西祭祀他们呢?
瞧瞧这话说的,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今天,都算得上是大逆不道。

刘燮还特别抠门,他自己贪吃,但给妻子、仆人、婢女的蔬菜米饭,常常很少,所以妻子等人经常吃不饱。而且他对妻子更加抠门,给妻子的饭菜比仆人婢女还少。他日常也没啥开销,钱都用来自己吃喝玩乐。

明代奇案:悍妇怀疑婢女偷吃,把她舌头剪掉,精明知县很快破案
刘家有个婢女,姓张,长得很一般,有一次刘燮喝醉了酒,强行把张氏拉到卧室里,张氏无奈,只好从了他。

后来,刘燮发现张氏很厉害,不仅善于奉迎自己,还精通闺房之乐,刘燮于是越来越宠爱她。到后来,刘燮干脆把张氏纳为小妾了,张氏也很高兴。

做了小妾后,张氏慢慢变了,性子越来越厉害,刘燮被她制服了,不敢违逆。只要刘燮不听张氏的话,上不了床还得挨骂挨揍。时间久了,家里都是张氏在主导了。

张氏跟刘燮一样,也贪吃。有一回,她想吃鳗鲡鱼,就让一个婢女到集市上去买。张氏给的钱不多,鳗鲡鱼嫁给又贵,所以买回来不多。但是,她怀疑是婢女偷吃了,就让人把婢女按在地上,一边打一边骂,问她偷吃多少。

明代奇案:悍妇怀疑婢女偷吃,把她舌头剪掉,精明知县很快破案
婢女实话实说,不肯说自己偷吃,但是张氏更加生气。

这个婢女,长得挺漂亮,之前被刘燮轻薄过。不过,婢女性子很烈,当时拒绝了刘燮,刘燮以后也不敢碰她了。巧了,张氏看到刘燮和婢女拉拉扯扯,认为是这个婢女勾引刘燮,记恨在心。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此时,张氏“旧账新账”一起算,这个狠毒的女人,让仆人把婢女按在地上,掰开嘴,居然用剪刀剪断了婢女的舌头。婢女流了很多血,当场就死了。看到婢女死了,张氏顿时觉得很满意。

但是,婢女虽然地位低,可也是个大活人。婢女父亲得知后,到县衙告张氏。人命关天,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张氏有罪,心里也怕,就让刘燮赶紧想办法。刘燮还能想啥办法?只能找个替罪羊,说是另外一个婢女(为了方便理解,称之为乙婢女)杀了那个婢女(甲婢女)。

明代奇案:悍妇怀疑婢女偷吃,把她舌头剪掉,精明知县很快破案
为了铺平垫稳,刘燮又贿赂了知县,知县拿了银子好办事,于是就把乙婢女严刑拷打,让她认罪。乙婢女实在扛不住大棍、脑箍、拶子等酷刑,只能承认自己杀人。于是,县令顺理成章地判了个秋后处决。

距离秋后处决还有一段时间,婢女暂时被关押在死囚牢。

不过,这知县狮子大开口,问刘燮要了不少银子。刘燮家底子一下少了一大半。后面,县令还是隔三差五要钱,而且要得更多,刘燮只能变卖家产。再加上他和张氏不干活,不经营,坐吃山空,最后家里一下子就穷了。

怎么办呢?刘燮无耻,张氏无德,两人一商量后,意见一致:让张氏接客,然后刘燮收钱,这样的话,两人不用受苦就能挣钱了。

明代奇案:悍妇怀疑婢女偷吃,把她舌头剪掉,精明知县很快破案
说干就干,从此张氏就在门口,穿着性感,勾引路人。张氏会取悦别人,几个月后,她家门口已经车水马龙。刘燮因此收了很多钱,他感激小妾的活命之恩,又一向害怕这个小妾,于是也各种取悦,买衣服,买首饰,应有尽有。

这一天,刘燮从别的地方弄到一幅画,正打算给张氏,结果门外有敲门声。刘燮打开门一看,几个衙役拿着凭证,把他和张氏抓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在家开窑子被发现了?不是,是他们陷害乙婢女的事情暴露了。

原来,之前那个县令,因为贪赃枉法,克扣赈灾的米粮,和别人分赃不均,被人举报,结果被罢官抄家。吴郡新上任一位县令,是刚中的进士,叫张联。张联到任后,很负责任,精心办理手头的事情,处理军民事件。

明代奇案:悍妇怀疑婢女偷吃,把她舌头剪掉,精明知县很快破案
抽空的时候,张联把过去的文件、卷宗慢慢看了,他注意到了这个“剪舌案”,发现疑点很多。

比如,如果是两个婢女闹矛盾,一个女子怎么可能把另一个女子的嘴掰开,还能用剪子把舌头剪断?退一步说,即便女子能做到这些,可婢女活动范围有限,几乎不可能独处,为什么她们打架的时候,没人拦着呢?难道人都不在现场?最重要的是,被害死的婢女父亲,当初就是告刘燮和张氏,那时候和乙婢女没有任何关系,怎么突然乙婢女被判死刑了呢?

诸如此类的疑点,还有很多。

理清了疑点后,张县令做出了大胆的结论:乙婢女肯定被冤枉了,真正的凶手,就算不是张氏和刘燮,也一定和他们有关系。所以他立马派衙役把这对狗男女抓来了。

明代奇案:悍妇怀疑婢女偷吃,把她舌头剪掉,精明知县很快破案
两人开始当然不会认罪,但是县令说出疑点后,还把刘家以前的仆人找来后,刘燮和张氏不得不承认罪行。

最后,张氏被判死刑,当堂重责六十大棍,张氏没抗住,被活活打死了。而刘燮则论绞刑,只是还没到行刑时候,他就在监狱中病死了。原因是他享受惯了,受不了这个罪,而且被打伤了没及时救治。

事后,张联把乙婢女无罪释放,还了她一个公道,也真正为甲婢女报了仇 。

刘燮和张氏虽然死了,但由于他们没有子女,所以县令让刘燮妻子把家产变卖,加上张氏那阵子挣来的钱,留一部分给刘燮妻子,其余的分给甲婢女父亲,以及乙婢女,作为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