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父亲出轨对女儿的影响多大吧。

说说父亲出轨对女儿的影响多大吧。

在我两岁的时候 我父母就闹离婚了 我姥爷出谋划策说把我留在妈妈身边 打赢了官司 我爸爸舍不得我 即使离婚了 也没有成立新家 还和我们一起生活但是没有感情的父母相处起来 真的让我心力交瘁 在我稍微懂事点的时候 我妈妈就天天逼我给爸爸打电话问他在哪里喝酒 和谁一起喝 我拿着电话颤颤巍巍的观察我妈妈脸色和她的嘴形说的是什么 让我再接着问 让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街上 那会儿应该05年 街上车不多 我和妈妈开车从超市出来 我突然看到了我爸爸的车里坐了一个女人 我这个人寒毛直竖 没想到下一秒我妈妈就看见了 妈妈问我是不是看见一个女人 我立马否认说没有 她生气的给我屁股一巴掌 然后开车狂飙追我爸的车 一脚油门把一棵路边的小松树还撞断了 我拿着当时自己的小手机偷偷给爸爸发消息说快跑我和妈妈在追你 也许有人觉得我在鼓励爸爸出轨对妈妈不公平 但是没有人能感同身受 当父母矛盾冲突起来 孩子真的最难 因为我真的害怕街上起冲突被人看笑话或者是追车出危险 然后我冰冷的手握住妈妈说 停下来我好怕 我妈妈生气的骂我心坏 帮着我爸爸破坏自己的家 我不敢再说 当然没有追上我爸的车 我也因此被骂好久还有一次我爸爸因为很有钱 在酒局上总有女的投怀送抱 我妈妈每次让我去爸爸酒局 也不管我是不是合适在那种场合 只是为了让大家收敛 我小时候去腻了我们那边的各大酒店和迪厅ktv 看见过无数妖娆的女人和灯红酒绿 有次一个我爸爸经常叫去的女歌手(酒局助兴的)怀孕了 我妈妈一口咬定是我爸爸的 然后联合我舅舅舅妈在我家打了起来 街坊邻居围观我家 我拉着爸爸哭着求他快走 因为我妈妈不可能听我的 因为我求妈妈住手 她不听 我爸爸也不是啥善茬 他下手特别狠 虽然没打过妈妈 但是他打我舅舅很大力气 他有很多朋友 其中生意人总会交一些社会人 我见过xd和坐牢的一些混子 在我爸爸需要收一些款的时候 他们很有用 所以关系很好 那几年可能扫黑除恶没那么严重 我很怕爸爸彻底怒了 也不再爱我 伤害到我妈妈和舅舅 两边我真的都爱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当时的心智没办法站在一个理解婚姻中出轨方的过错 我只想大家和和气气过日子 爸爸只是不爱妈妈 但是不代表讨厌妈妈 可以过日子 正式场合夫妻出席 妈妈也不是私生活干净的那种 只是没有爸爸那么玩得开 而且大概多是出于报复 其实她很想过日子 好好爱我和家假装分割线————————

随着我年龄一天天长大 父母的矛盾越来越不可和解 在一次妈妈在我爸手机里发现和别的女人的短信预览(那会儿没vx)我妈妈把我爸赶出去了 就是不让爸爸见到我 本意是希望我爸爸自我反省 每次都是我爸爸舍不得我所以又回来看我 这次分居一年 那会儿我初二了 那一年我为了让父母为了我而高兴 我疯狂努力 每一分钟都怕浪费 成绩好的不得了成为别人家的孩子 因为老师觉得我形象比较正 学校的活动都是我主持 然后地方台还给了我好几分钟的镜头 我家里人在地方新闻都看见了我 我妈妈对我的期望越来越高 生怕任何事情耽误我学习和上进 一天天松动了不再生爸爸的气了 我觉得很快爸爸就可以回来了但是事与愿违 在我周五回来的一天晚上 我妈妈哭着给我开了门 抖着问我以后我们该怎么办 我人傻了 瞬间手脚冰凉 因为爸爸出事情了 没想到妈妈告诉我 爸爸找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 那个女的怀孕六个月了 一个亲戚知道了实在不忍心告诉了我妈妈 我那一刻发疯的砸东西 以前再怎么受宠 再怎么包庇他 我也不能接受有个野种 我给爸爸打了电话 我叫了他名字 说以后我不再是你女儿 你也不配当我爸爸 我挑衅的叫他叔叔 我爸爸在电话那头也很激动 带着哭腔喊我 他是为了我这十几年才没有离开我妈妈 说我妈妈的那些难堪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他自己绿帽子 也不愿意挑拨一个小孩和自己妈妈的关系 因为小女孩太需要妈妈的陪伴 而且他不能放心在我小时候离婚 因为我妈妈势必会找别人 他害怕后爸对我不好我那会儿才两岁 所以一直坚持到我十七岁 快成年的时候离开 但是我真的接受不了 嘴唇都哭麻了 挂了电话说别再找我了 第二天我悄悄去了爸爸的住处想推倒小三让她流产(我那会儿已经没有理智了 也不知道月份大的孩子会要人命 因为电视剧演的说孩子流了孕妇就哭再没事了 我寻思当小三你不该哭吗)但是没见到小三 她得知消息提前跑了再中间的事情 我也不想说了 我奶奶一个八九十的老人 最爱我的人 为了我们家的破事 心疼我瘦的只剩一张皮 我实在不忍心她难过 还是去看她 她一直想我见见爸爸 爸爸也哭着抱我说难道爸爸对你的爱你从来都不记吗 我当然记得 我爸爸对我好到是我们这边出名的宠 一些长辈还训斥我爸女孩子对那么好干什么 但是我真的还是有了隔阂对自己最爱的父亲 我觉得如果你真的爱我 为什么不给我做做思想工作 我可以接受你出轨帮你打过那么多次掩护 还能怎么反抗你找幸福吗 所以我总觉得他是怕我阻止他 所以木已成舟的时候再公布 我变得很容易自我否定 我总觉得每一个爱我的人都会背叛我 都会伤害我 我不敢认认真真爱一个人 却喜欢玩别人的感情 上学谈的男朋友 我只在乎自己的感觉 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但是却一点不付出 甚至没为任何一任买过哪怕一瓶水 而且从来不会被占到便宜 我总觉得这是我吃亏 我不会相信男人 也不会让自己再受到伤害 劈腿好几次 聊骚的话只要长的不让我恶心我都不明确拒绝 好些人议论我 甚至很好的朋友劝我不要这么做 喜欢就在一起 不喜欢就直说 但是我总会因为这种掌握在我手上的喜怒哀乐而感到痛快 当然报应也不少 高考考的一塌糊涂 现在大四了 还会为高考的分数难受 然后父母都再婚了 每一个家都期望我和他们更亲 我像端水一样生怕得罪谁 因为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感觉哪一个家都不是我的家 我高中大学一直在疗心里的伤 没有告诉任何一个朋友 毕竟我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家庭 如果将来你们要结婚 一定要真正对婚姻负责 因为我这一辈子感觉都摆脱不掉 那些童年的阴影已经 捉奸两个字让我听到就异常害怕 一下一身冷汗那种 出轨把我伤害体无完肤 可笑的是我却从未被人绿过或者不忠诚过 却已然失去了对婚姻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