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能在这个社会生存真的很不容易

残疾人能在这个社会生存真的很不容易

 

我想说的是,残障人士能在这个社会生存真的很不容易。即便他们接受了或者正在接受教育,遇到一个普通的事情,他们所遇到的困难我们都无法想象。

大四那年十月一,备研期间回一趟家。大学所在的城市到我家所在的县城有直通车,但集中在早晨七八点钟,所以我一般就是转车到郑州,再坐回县城的车,车程在三个小时到四个小时之间。按照正常流程,回我县城的车会在我隔壁县城下高速,然后一路走国道到终点站,这样的话,沿途会下乘客,比较方便。

但由于当时将近三点才发车,又是一个过路车,所以司机没在隔壁县城下高速,而是在我县城下的高速,这就意味着很多人还要在县城转一次车才能回临近国道的车。由于司机在郑州转了几圈接人,实际出郑州已经四点了,下高速到县城已经接近八点了,天很黑了。文推网

我初中高中都是在县城上的,所以比较熟悉,即便深夜我也不会担心。临下车的时候,我听到一阵喧闹,大概意思就是后边两个是聋哑人(十几岁的样子,应该是在某个地方上特殊学校),没意识到司机不在隔壁县城下高速,他俩是隔壁县城的。而且期间售票员一直在找隔壁县城的两个人补票,一直找不到,这次原因也明白了。然后司机把我们放到了一个公交车都会路过的国道十字路口,但是当时八点左右,很难保证会有回各乡镇的公交了。但是我想碰碰运气喽,与我一样的也有十几个人,我想如果没公交坐出租也行,虽然贵点。

等车期间有很多拼车的过来找,一个人五十,送到30公里外的乡镇,我感觉太贵,没坐,一会又每个人三十,我心动了,准备走。我回头看看那两个聋哑人,一直在低头发信息,估计想让家人想办法来接,可能没有公交,然后人生地不熟又是晚上,估计比较心急。这时我问了一下旁边的大叔,我说要不也带上他们两个吧?大叔说:你先管好你自己吧,操那么多闲心。我当时一听,心里很不舒服,于是我说,那行吧,你们走吧,我再等会。天无绝人之路,来了一辆公交,我看了一下,路过我所在的乡镇,我准备上车,问了一下司机,终点站是某某县吗?司机说终点站就是那。然后我让司机等一会,去叫两个人。

我跑到那两个聋哑人面前,用手机打出来“你是去某某县的吗?”字样,他们俩点点头说是,我说“这边有辆公交车,你们可以坐。”然后就慌里慌张拖着行李上了公交。在我下车之前,我小声嘱咐司机,我说车上有两个聋哑人,他们到某某县,到站的时候您特意关照一下,他们可能听不见。司机说可以。下车时我又嘱咐了一遍。当然,期间其中一个人(女生)还专门用手机打出“谢谢”来感谢我,我挥了挥手,表示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