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书生遇美女托梦,三天后高中状元,美女:为我伸冤

民间故事:书生遇美女托梦,三天后高中状元,美女:为我伸冤

明朝永乐年间,山东济南有一名叫李龙的书生。他从小就聪明过人,三岁识字,五岁诵文,七岁作诗,是当地有名的神童。

到了十八岁那年,李龙已经将老师教的全部学会了,并成功考上了举人。

这年春天,朝廷传令,各地举人立即进京,准备参加今年的科举考试。李龙得到消息后,收拾好行李,便骑马出发了。

出发前,父亲嘱托他,切不可为了省时间,绕道走小路。李龙也十分听话,一直顺着大道走。

这天下午,李龙在路上遇到了三个一样进京赶考的书生。四人寒暄了一阵,这三人便邀请李龙一同上路,李龙也欣然答应。

民间故事:书生遇美女托梦,三天后高中状元,美女:为我伸冤
夜幕降临,四人商量找一旅馆住下,第二天再赶路。不过,由于天色已晚,加上进京赶考的学子很多,许多旅馆都住满了。

四人一路向前走,走进一个村子。大半夜的,村口竟有一个白衣女子在洗衣服。李龙心生疑问,但也走上前去询问该女子哪里有旅馆。

该女子面色惨白,看了一眼李龙后,竟露出惊恐的表情。随后,她伸手指了指前面,说:“往前走,看到菊花亭下,就能看到有一旅馆。”

李龙道谢后,便带着三人出发了。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注意,身后的女子,化作一团旋风,消失了。

三人找到旅馆后,李龙上前与老板交涉。老板看了几人一眼,对李龙说:“只剩下一间房了,不是很干净,望公子不要嫌弃。”

老板这么客气,令李龙十分诧异,但也顾不上多想,不仅舟车劳顿,几人都十分困了。

民间故事:书生遇美女托梦,三天后高中状元,美女:为我伸冤
进入房间后,几人发现,房间内竟只有一张床。不过这张床够大,竟能睡下三个人。

李龙主动退让,让另外三位书生上床睡,他则睡在地下。几人推脱了一番,最后还是上床睡了。

到了半夜,床上一位书生竟叫醒了李龙,说:“你上床吧,该我在地下睡了。”李龙疑窦丛生,竟发现这位书生脸上有五根红色的指印,就像是被谁打了一巴掌。

还没等李龙上床,又一位书生醒了。李龙一看,这个书生脸上也有五根红色的指印。

看着他一脸惊恐地下床,李龙赶忙上前询问。这才得知,原来他梦见了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他打了书生一耳光,并说道:“滚下去吧。”

谁知书生醒后,脸上真的多了一个巴掌印,还隐隐作痛。这边李龙刚了解完,最后一个书生也醒了,他的遭遇和前两个书生一样,都是被那个恶鬼给赶下来的。

民间故事:书生遇美女托梦,三天后高中状元,美女:为我伸冤
不过,李龙可不信这个邪,他偏要上床看看这个恶鬼是什么样的。

上床后,没一会李龙就进入了梦乡。不过,他没有梦到那只青面獠牙的恶鬼,而是梦到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女。

这个美女一出现在李龙的梦里,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李龙面前,哭喊道:“求大人为我伸冤!”

李龙慌忙上前扶起姑娘,询问何事。

原来,这个姑娘名叫小青,本是当地一农夫家的女儿,因生得好看,被一个有钱的公子看中。

这个公子生性好色,脾气暴躁,是个典型的浪荡子。他看中小青后 ,二话不说就找人把小青给捉回府中,将其侮辱了。

民间故事:书生遇美女托梦,三天后高中状元,美女:为我伸冤
此事被小青的父亲知道了,就来找这个浪荡子理论。谁知那天这个浪荡子喝了点酒,竟在争执中一刀捅死了小青的父亲。

看到自己捅死人,浪荡子也吓坏了。但没一会,他就重新捡起了地上的刀,眼神也变得阴狠毒辣。

随后,他吩咐下人,将小青父亲的尸体埋在了城外的一片树林当中。当夜,他潜入小青家,又残忍杀害了小青与她的母亲,并将她俩的尸体,都埋在了城外的树林里。

李龙了解事情原委后,大骂这个浪荡子不是人,也同情小青的遭遇,就表示:“你放心,我进京考试结束后,定会找一个朝廷大官申诉,为你伸冤。”

谁料小青竟说:“不,公子一定会成为官老爷的,只望公子当官后,不要忘记为小女伸冤。”

民间故事:书生遇美女托梦,三天后高中状元,美女:为我伸冤
说完这句话,小青就消失了。

天亮后,李龙起床辞别旅馆老板,与三位书生重新上路,并在当天赶到了京城的考场。

随后,考试开始。李龙下笔如有神,灵感源源不断,很快就完成了答卷。

三天后,朝廷放榜。果不其然,李龙高中状元,成为了朝廷大官。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李龙当上官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小青伸冤。他根据小青的提示,挖出了她一家的尸体,并带人逮捕了浪荡子。

民间故事:书生遇美女托梦,三天后高中状元,美女:为我伸冤
浪荡子见事情败露,瘫软在朝堂上,招了供。李龙则根据律法,判处了浪荡子死刑。

当天夜里,小青再次出现在了李龙的梦中。不过,这次她是来告别的。

编者的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在做,天在看。藐视律法,为非作歹者,终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他躲得过初一,躲得过十五吗?

声明:本故事为虚构民间故事,取材自民间传说、怪谈、神话、故事、传奇等,旨在传承、拓展、发展中国民间文化遗产,切勿与封建迷信挂钩!

撰稿人:聊斋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