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寡妇乘船渡河,在船头自毁妆容,牵出一桩风月案

民间故事:寡妇乘船渡河,在船头自毁妆容,牵出一桩风月案

宋朝至道年间,江南一带有个陈村,村里有个姓宋名西湖的妇人。宋氏身材婀娜,眉眼端正,奈何左边脸上有块不大不小的红色胎记。正是这块胎记,给她挡下不少桃花,也令她自卑不已。

后来,宋氏嫁给了一个胭脂店的老板。在老板的教导下,她学会了化妆,那块红色胎记也刚好能用胭脂遮住。久而久之,宋氏找回了自信,她也成为了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女。

民间故事:寡妇乘船渡河,在船头自毁妆容,牵出一桩风月案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宋氏丈夫的胭脂店在一个夜里发生了火灾,其丈夫为了救火,不慎被掉落的房梁压住,葬身火海。成了寡妇的宋氏整日以泪洗面,脸上那块胎记也再次露了出来。

好在其丈夫给她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遗产,宋氏的日子也不至于过不下去。在几个同闺蜜友的开导下,宋氏渐渐走出了亡夫的阴霾,并重新画上精致的妆容,外出散心。

在外游玩了一段时间后,宋氏决定回到娘家。收拾好行李后,她便出发了。一路上相安无事,她还因为相貌出众,得到了一些好心人的帮助。

民间故事:寡妇乘船渡河,在船头自毁妆容,牵出一桩风月案
这天傍晚,宋氏来到一条小河前。她四处张望,发现一条还亮着灯光的渔船。走近一看,两个赤膊上身,满脸横肉的船夫正在喝酒。宋氏靠近后轻声道:“船家,我要过河,可否行个方便。”

两人一看是个模样清秀,身段婀娜的美女,当即满脸堆笑,连连应道:“当然可以,姑娘上船即可。”

看着二人眼中贪婪的目光,宋氏心中一阵恶心,正要转身离开。可天公不作美,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周遭又没有避雨之地,无奈之下,宋氏只好登上了那二人的船。

宋氏上船后,便一直窝在船舱,不论二人如何搭话,她一概不理。两人自知没趣,便跑到船尾换着撑船。很快,倦意袭来,宋氏迷迷糊糊睡着了。好在她睡得比较浅,隐隐约约听到了二人的谈话。

民间故事:寡妇乘船渡河,在船头自毁妆容,牵出一桩风月案
“大哥,咱在这河上多久没见过这种美人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啊!”

“小点声,等她睡熟,咱俩进去把她绑了,待快活后将其卖掉,看她那模样,定值不少钱!”

宋氏吓得魂飞魄散,睡意全无,她赶忙跑到船头。这时雨已经停了,那俩人也发现了宋氏的行动,便放下船桨,狞笑着缓缓向船头走去。情急之下,宋氏想起了自己脸上的红色胎记,便跪在船头,撩起河水自毁妆容,想借此求二人放过自己。

就在她的脸刚靠近水面的一瞬间,她看到河底出现了另一张人脸。那张脸肿胀得像个西瓜,一只眼球掉落在外,只有一点皮肉相连,正随着河流缓缓飘动。

宋氏吓坏了,一个没站稳就掉进水中。这时,一道巨大的水柱喷射而出,水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那两个船夫见状,惊呼道:“妒美妇!”下一秒,小船就被一道巨浪吞噬,两个船夫也没了踪影。

民间故事:寡妇乘船渡河,在船头自毁妆容,牵出一桩风月案
落水的宋氏不断挣扎,脸上的胭脂也被水冲掉,露出了那块丑陋的红色胎记。就在宋氏快要没气的时候,她感觉身下传来一股推力,将其慢慢拖出了水面。在那股推力的帮助下,宋氏死里逃生,来到了岸边。

宋氏回头一看,一个脸色苍白,身穿白衣的女子正缓缓沉入水中。不知是好奇心作祟,还是胆子变大了,宋氏赶忙起身喊道:“恩人莫走,你到底是谁?”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水里那人微微一愣,随后慢慢浮出水面,来到了宋氏面前。宋氏这才发现,此人左半张脸已经腐烂,还没有双脚。

那人没有伤害宋氏的意思,而是站在其面前:“我看你相貌丑陋,是否曾被男人抛弃,不如跟随我在此屠尽天下貌美的狐狸精!”

宋氏听后大吃一惊,可还是耐着性子与其交谈起来。原来,此人名唤静思,是个淹死鬼,生前则是个相貌奇丑的女子。

民间故事:寡妇乘船渡河,在船头自毁妆容,牵出一桩风月案
静思的丈夫名唤王痴史,是个相貌俊朗的书生。两人爷爷是世交,二人还未出生便定下了娃娃亲。静思很爱王痴史,也自知配不上他,成亲后很少出门,整日在家操持家务。

王痴史不务正业,败光了家产不说,还整日对静思拳打脚踢。静思从不抱怨,仍一心一意地照顾王痴史的父母。怎料王痴史勾搭上了风月之所的头牌,知画。知画相貌清秀,身段玲珑,把王痴史迷得神魂颠倒。

王痴史想把知画娶回家,奈何其父母死活不同意。后来,王痴史将此事归咎于静思,并和知画狼狈为奸,将其迷晕后带到河边,在其脚下绑上石头,将其扔到了河中。

静思死后,心有怨气,化作水鬼住在河中。她痛恨世间美人,凡是有美女渡河,她都会施法掀起风浪,将其溺死在河中。久而久之,人们都说河里住着个“妒美妇”,只有丑女人能渡河。

民间故事:寡妇乘船渡河,在船头自毁妆容,牵出一桩风月案
得知事情的真相后,宋氏早已泪流满面,她十分同情静思的遭遇,并表示一定会为其申冤。

隔日一早,宋氏来到官府,将静思的遭遇和盘托出,并带领官兵在河里找到了静思的尸体,知县则立刻命人逮捕了王痴史和知画。

两人起初装疯卖傻,死不承认,直到知县将静思腐烂的尸体摆在二人面前,又命人拿出十八般刑具,二人这才承认了罪行。就这样,这桩因美貌引发的风月案就此结案。

王痴史和知画受到惩处后,宋氏在一天夜里,梦到了静思。静思心中怨气已消,即将投胎转世。后来,宋氏多次路过那条小河,渡河时再也没出现过意外。

编者的话:人的相貌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人的心灵。就像王痴史和知画,虽一表人才,相貌俊秀,却有着一颗肮脏的内心;宋氏的相貌虽有缺陷,可她心地善良,与人为善。不要因美丽的外表,而忽视了最重要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