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民间故事)

鬼手(民间故事)

江北人李满望逃荒到了上海。

这李满望人长得纤高瘦弱,凡和他打交道的人都叫他“豇豆”——又细又长。这副身板重体力活是干不了的,又不会什么别的技术,豇豆就在上海市郊搭了个棚子,以收破烂为生。

要说豇豆什么特长都没有倒也错怪了他,他天生了一双巧手,一块破洋铁片,他剪剪敲敲几下就成了一个可使唤的物什,剩下的下角料还可以摆弄出个小玩意儿什么的,出人意料,令人称奇。

豇豆走街串巷,常到租界转悠,收收破烂,顺便给人家干些收拾院子、修修花枝的小活计。租界里的人家一般日子都过得比较殷实,看豇豆人瘦得可怜,就把一些旧衣服、破袜子、破铜烂铁都给了他。不过,豇豆喜欢收集旧锁,大的小的,铜的铁的,各式各样的不论好坏收了一箩筐,没事的时候,他就躬着大虾腰摆弄。还真别说,渐渐地让他摆弄出了一个道道。不管什么样的锁到他手里,不用钥匙三下两下就打开了。那些锈死的锁,他用机油浸一浸,鼓捣几下也能打开。

于是,豇豆干脆不收破烂了,在街上摆了个小摊子专门修锁配钥匙,生意竟慢慢地好起来,渐渐也有了些名气。

当年,法租界住着一个携带巨额军饷逃到租界当寓公的军阀。话说此公有当年外国使节送的两把好锁。那锁一公一母造型独特:公的酷似一条苍龙,母的恰似一只鸾凤。锁体黄金铸造,锁孔镶白金套,锁鼻质为纯银,嵌多颗宝石和钻石,璀璨无比。更为奇特的是两把锁同时打开以后用公的钥匙插入母的锁孔,那母锁竟能发出音乐!此锁寓意龙凤和鸣。

可是有一天,这军阀与法公馆领事一起喝酒,酒醒后却发现把那两把宝贝锁的钥匙给弄丢了。这下可把他给急坏了,家人几乎请遍了周围的开锁匠,竟无一人能开这种洋锁的,更别说配钥匙了!

管家到处打听,这才听说市郊有一个叫豇豆的开锁匠,自然不敢耽搁,将豇豆请到了军阀府邸。

豇豆先拿公锁细看一番,随即从腰间挂着的一串细钢丝中拿出一个簧片,那是豇豆自己改制的德国大莱斯挂钟的发条,既薄又有弹性。豇豆心里清楚,这两把锁只要有两根类似的簧片就可以打开了。

只见他手绾个花儿,扭动簧片,行家称这动作为“拨蛋”,靠手的抖动将弹子拨到适当的位置,瞬间锁就会自动弹开。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只见豇豆一使劲,“啪”,那公锁竟自己弹开了!随后,豇豆又如法炮制打开了母锁,在众人的“啧啧”称奇声中,豇豆拿出带来的工具,片刻就把两把锁的钥匙配好了,整个工序完成得干净利落,看得人目瞪口呆。

军阀拿过配好的钥匙毫不费劲就打开了两把锁,再把那公钥匙插入母锁眼内,美妙的音乐旋即奏响,钥匙犹如原配般的好用!军阀直高兴得大呼:“奇人,真是奇人呀,快,给赏!”

管家马上拿出10块大洋给了豇豆。豇豆心花怒放,这可是他半年才能赚到的钱呀。此事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广,大上海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开锁圣手豇豆。他的名气大了,生意也红火了,几年节俭,豇豆挣下了一个小院和两间瓦房。

经人撮合,豇豆与一个寡妇结了婚。一年后生下了儿子。

儿子长到一岁多的时候问题出来了,那孩子一只手大一只手小,并且大手长得快,小手长得慢,请了好多医生看,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巷口看相的先生老余也特地来看了,他说这双手叫“阴阳手”。相书上说阴阳手里有乾坤,这孩子长大准是个奇人。

这一来,邻居们就开玩笑叫男孩“鬼手”。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鬼手五岁那年他母亲得肺病死了,从此,豇豆就又当爹又当妈,拉扯着小鬼手成长。

豇豆干活时,儿子就在一旁不声不响地看着,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这样过了几年,鬼手都八九岁了,豇豆寻思着该让儿子认点字了,于是就拜了老余为师,学些《三字经》之类的旧书老规。

鬼手十二岁那年,豇豆也染上了肺病,住了几个月的医院,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攒。想到自己怕是没几天活头了,总得给儿子留个住的地方吧,于是,他拖着病体回了家,还暗下决心,得让儿子学会吃饭的本领。不论世道怎么变,有门就得有锁,有锁就要有吃开锁饭的。

他把儿子叫到床前,“儿呀,从明天起你得跟我学开锁,得学吃饭的本事了。”

“爹,我会。”

“你会开锁?”

豇豆随手拿过一把锁,“你开给爹看看。”

鬼手拿起一根钢丝一捅一拧,锁开了。这下豇豆张大了嘴问:“谁教你的?”

“我师傅,北闸口的,叫花子。你住医院的时候我跟他学的。”

“他怎么教你的?”

鬼手把自己的眼睛蒙上,用开锁的小簧片拨一副扑克牌,扑克装在铁盒里,铁盒有一个小孔,簧片刚好伸进铁盒,簧片上头恰好触到竖起的一沓扑克,一次一张,拨到一边倒,边拨边数。拨完扑克,鬼手又用铁条数绿豆,将一把绿豆放茶盘上,用一根铁条一个个的拨成一堆,一个也不准漏下。

豇豆边看边笑,看来这几个月自己不在家,儿子是遇见高人了。自己开锁的那两下子全凭的是经验加技巧,可是儿子学的是扎实的基本功。

“平白无故,他怎么会教你呢?”

“他说我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你看,我大手拿锁,什么样的锁我都可以拿得稳当,小手拿簧片灵巧着呢。”鬼手把一双手伸给爹看。

豇豆抚摸着这双手不禁唏嘘道:“天不绝我呀!”

又是两年过去,鬼手已长成了一个小伙子了,开锁的技术也已经炉火纯青。

这一年夏天,英国的大鹰锁厂在上海建厂,生产各式民用和商用锁。可是,产品刚上市就遇到了难题,虽说洋锁有优势,可是中国老百姓对大鹰锁就是不买帐!这一来,英国人想出了一个损招,在上海打开锁的擂台!

自古以来还从没听说开锁的还有打擂的。这个稀奇事吸引了不少上海人去观看。

擂台就设在大鹰锁厂的门口,台上摆了两张桌子,一张上面放满了中国产的各种牌子的锁;另一张上面放着三把大鹰锁厂产的洋锁。一个洋人开锁匠坐在放中国锁的桌前,拿着一串“万能钥匙”当众开启。不一会儿,就被他捅开了十几把锁。只见他把捅开的锁轻蔑地扔到台下,边扔边摇头,嘴里还“叽里呱啦”地嚷着什么。

一旁的翻译拿着扩音筒翻译道:“亨利先生说你们这样的锁也能叫锁吗?这样的锁不安全,中国人造不出好锁!看我们大英帝国的大鹰锁,如果谁能不用钥匙打开那三把锁,我们奖赏500块大洋。”

擂台下的人群一阵骚动,500块大洋的吸引力不小,可上去开锁的人不少,却没人开启成功。亨利更嚣张了,大嚷着:“大英帝国的最好!”

两天很快过去了,那三把大鹰锁依然没有人能打开。要知道英国人为了防止有能人打开这三把锁,着实费了一番心思:这三把锁都不是普通的锁,而是为打这次擂台专门研制的。其中那把最大的锁根本就打不开,因为它的锁鼻儿是从里面焊死的!

第三天,上海泰成锁厂的王老板到豇豆家里来了。他是来请豇豆去开大鹰锁的。他说,洋锁真要是打不开,那英国人的目的就达到了。

其实,豇豆这些天一直关心着打擂台的事,无奈肺病折磨得他浑身一点劲都没有。当他听到王老板说亨利在台上大叫中国人无能时,豇豆的自尊心被激发起来了,他当下就带上儿子鬼手,跟着王老板一起去了打擂台赛的泥城桥。

还没到现场呢,豇豆就听到齐刷刷的“圣手、圣手”的欢呼声。豇豆顿时就觉得浑身似有了无穷的力量。他推开搀扶着他的儿子和王老板,暗自说:哪怕丢了命,也要为中国人争这口气。

豇豆坐定后,稳了稳身子,拿出一个帆布包,先从包里拿出一根针,把针插入锁孔,拨动里面的弹子。这一拨就可以知道锁里面弹子的排列结构,心中就有底了。随后,他又拿出一个钢丝状的牙签,牙签有三四寸长,两端有异齿,蓝光闪闪。他拿起一把锁,把钢丝捅入锁孔,一边拨弄一边往里探,嘴里像咬着牛皮一样在蠕动。

豇豆抖一抖手,再抖一抖,猛地一伸一拉再一抖,锁“咔”的一声开了!

“神了绝了!”台下所有的人欢呼起来。开锁匠两天都没打开的锁,豇豆上去就那么三抖两抖就给抖开了,真是圣手呀。

这一下,台下围观的人更来劲了,都像鹅一样伸长了脖子,想看看豇豆是怎么打开剩下的两把锁的,生怕漏看了一个细节。

豇豆拿起第二把锁看了看,又换了条钢丝,几个抖动后一伸一拉,又打开了!这时,台下的人更兴奋了,都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看豇豆开第三把锁。

只见豇豆抓起锁,端详了一番,拿出一把带弯钩的钢丝。这种钢丝正反都有变化,三四根是一组,可以应对上千齿距的变化,哪怕是再难开的锁,只要用它开,三分钟就可以搞定。

可是,豇豆一将钢丝插进去拨弹子,就觉得不对劲了。怎么这把锁这样别扭?竟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对,手上没感觉,钢丝就没有反弹力。

豇豆换下工具,又使劲,还是不行。感觉告诉他弹子已经被拨动过了,他开始用劲,手心也被钢丝割出了血……突然,豇豆腿一软,整个人就瘫软在了擂台上。

王老板和鬼手从台两侧冲上去,一下抱住昏倒在地的豇豆。鬼手哭喊着:“爹,爹,你醒醒!”

豇豆慢慢醒过来了,他挣扎着说出一句话:“这、这锁有问题……”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豇豆当场气绝身亡了。

鬼手还在哭泣,台下的人们也被这意外的变故惊得瞠目结舌。然而,就在这时,只见五六个大鹰锁厂的人冲上台,将豇豆牢牢握在手里的第三把锁夺下就走。台下顿时炸开了锅,这不明摆着锁有问题嘛!要不,他们急着抢锁干什么?

愤怒的人群开始砸擂台,租界工部局只好叫来了大批警察才驱散了失控的人群。

豇豆死了,鬼手也和大鹰锁结下了杀父之仇。几天后,面对前来采访豇豆开锁失手的《申报》记者,鬼手说:“擂台还没有打完呢,我父亲虽然没有打开那把锁,但不代表我也打不开,这个擂台赛应该继续下去……”

当《申报》将鬼手的这个决定刊登出来后,正中大鹰厂的下怀。他们立即登报响应,同时还信誓旦旦地表示:“谁能开启大鹰锁谁就拿走五千大洋……”

就这样,泥城桥下又摆开了擂台。这次擂台就设在工部局门前,台上一张桌子,桌上还是放着三把锁。

那天下午阳光明媚,没有一丝儿风,来观战的上海人越来越多,简直要把擂台挤垮了。

下午三点,鬼手准时来了。

鬼手开始开锁的时候,人群中立刻安静下来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地方,那就是擂台。一把锁打开了,两把锁打开了,就在鬼手准备开第三把锁的时候,只见他用那只大手把锁攒在了手心里,他将半边脸贴着手里的锁身,另一只小手从腰里拔出根发卡样的钢丝,将钢丝捅向锁孔。这时候,鬼手的样子就像是头枕着锁在睡觉。时间分分秒秒过去了,鬼手的头上冒出了汗。他闭着眼睛,小手像是在拨弄琴弦似的摆动着。几分钟后,鬼手像是找到了什么,他把脸移开,现出了笑容,随即小手一使劲,“啪”,锁居然被打开了。

靠近擂台的人群发出了一阵尖叫,他们分明看到鬼手摊开的那只大手手心里躺着被打开了的大锁。这真是个奇迹啊!

英国人也站了起来,大张着嘴巴。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鬼手真的是有魔力的魔鬼吗?要知道这把锁根本无法打开的,因为里面的锁心早就被做过了手脚——被焊死了。鬼手不可能打得开!

当然,鬼手的确是无法打开这把被焊死锁心的锁的,他只是利用大手的优势,在拿住锁的同时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做了个偷梁换柱的游戏。

亨利气急败坏地冲上去,拿过鬼手打开的锁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鬼手“打开”的第三把锁被调换了。亨利颓丧地想,在设这个圈套的时候,自己什么都想到了,唯独没有想到过会被这个中国人“将计就计”!

英国人哑巴吃黄连,只得灰溜溜地跑下台。扬眉吐气的中国人高高地抛起鬼手,他们欢快地表达着自己心中的喜悦。

鬼手流下了大颗大颗的泪水,大鹰锁厂的名誉扫地了,灰溜溜地撤回了国,鬼手终于为爹报了仇。

从此,锁的市场又回到了我国民族工业的怀抱,但被上海人誉为开锁大师的鬼手却不知所踪。

算命先生老余说,鬼手向他辞过行,说自己虽然开锁有道,但因为用了邪门歪道,不配再吃这碗开锁的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