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隐藏的厨王(民间故事)

故事:隐藏的厨王(民间故事)

 

清宣统二年,有个叫赵长恩的年轻人在沧州城北大街开了一个饭庄。由于他诚信经营、广结善缘,因此生意非常好,每天都顾客盈门、座无虚席。

这天,赵长恩接到沧州城商会会长吴沛的请柬,邀请他去参加一个会议。这个吴沛以前曾在宫里的寿膳房当过十几年御厨,专门给慈禧老佛爷做御膳。老佛爷驾崩后,他回到沧州城,通过运作当上了商会会长。他仗着在宫里有关系,当上会长后为所欲为,没人敢惹。

会议是在一个茶楼举行的,全城90个饭庄的老板都来了。会议开始后,吴沛一脸严肃地说:“为了提高大家的厨艺水平,给全城父老奉上色香味俱全的饕餮盛宴,经本会长和两位副会长研究,决定每月举行一届厨王争霸赛,评选出冠亚季军,给予特别奖励。不知诸位有什么意见吗?”

“没意见!”台下齐声回答。

见大家回答得干脆利落,吴沛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干咳一声又说道:“不过,组织这个争霸赛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因此,我们会适当收取一点儿报名费,暂定10两银子吧,多退少补。当然了,谁要是觉得不划算,也可以不报名,我们不会强迫的!”

吴沛把话说完,大家无不在心里骂起了娘。这个挨千刀的吴沛,他这分明是找个由头乘机敛财啊!可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更不敢不报名。最后,饭庄老板只有一个没当场报名,就是赵长恩。

与赵长恩关系不错的几个老板都劝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可赵长恩就是不听,他说他最看不惯的就是吴沛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这次一定要和他斗一斗,看他能把自己怎么样。

结果过了没几天,赵长恩的饭庄就闹出了一桩命案。一个叫花子在他的饭庄买了两个烧饼,坐在大门口刚吃了没几口就七窍流血而死。有人告了官,衙门派人来封了赵长恩的饭庄,并把他抓起来关进了大牢。赵长恩在牢狱里直喊冤枉,说他被人下了套。可谁听他的啊?最后,他的妻子拿出所有积蓄上下打点,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银子,才把他从牢狱里救出来。

出狱后重新营业,赵长恩饭庄的生意大不如前,每天来他这里吃饭的只有寥寥数人。他的饭庄仅能维持收支平衡,没有半点儿盈利。

赵长恩心里明白,自己走到今天的惨境肯定与那个吴沛有关。他有些后悔,如果当初不和吴沛较劲儿,也许自己就不会遭受这场劫难。

这天上午,赵长恩正在后厨查看卫生,城西豆腐坊的老孙头带着他的学徒来送豆腐。那个学徒看上去有十七八岁,长得老实憨厚。在从车子上往下搬豆腐时,那个学徒不小心把手推车碰歪了,一车的豆腐全都倾到地上摔成了碎块儿。老孙头顿时暴跳如雷,捡起一根木棍就要打他,被赵长恩给拦下了。老孙头说不再收他当学徒,让他滚蛋,然后自己收起碎豆腐推着车子走了。

目送老孙头走远,那个学徒急得直跺脚。赵长恩安慰了他几句,和他交谈起来。通过交谈,赵长恩得知他叫陆明,家住城东八里外的陆家庄,因家境贫寒,他爹就托人把他送到了老孙头的豆腐坊当学徒,希望他学成之后回家以做豆腐谋生。如今被赶了出来,回家后非让他爹打死不可。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陆明的遭遇让赵长恩动了恻隐之心,他想了想后对陆明说:“如果你不嫌弃,就在我这里当个杂工吧,干点儿刷锅洗碗、打扫卫生之类的活儿。”陆明听罢顿时喜笑颜开,一个劲儿地道谢。

陆明知恩图报,干起活儿来从不偷懒,该自己干的,不该自己干的,都干得不亦乐乎。

就这样过了有10多天。这天,赵长恩正在后院为饭庄的前景发愁,饭庄仅剩的两名大厨来找他,要求给他们涨工钱。赵长恩苦笑着说:“现在饭庄没有盈利,我拿什么给两位涨工钱?总不能去借高利贷吧?”两名大厨态度很坚决,不给涨工钱就要走人。

无论赵长恩怎么挽留,两名大厨都非走不可。这时,陆明走过来,对赵长恩说:“让他们走,这种无情无义之人,只知道趁火打劫!”

赵长恩扭过头看了他一眼,无奈地说:“小兄弟,你哪里知道,他们这一走,咱这饭庄就得关门啦!”

陆明却撇撇嘴,不屑地说:“不就是做菜嘛,我也会!”

赵长恩听罢惊疑地看着陆明,陆明笑了笑解释道:“他们做菜的时候我在旁边偷学过,不一定强过他们,但肯定不会比他们差!”

赵长恩心里有些不悦,认为陆明太过狂妄,不知天高地厚。那两名大厨来他的饭庄之前在京城跟着名师学艺多年才有了现在的水平,岂能是他偷学几天就能比得上的?

陆明从赵长恩的表情中看出了他的心思。他没再说话,转身进了后厨。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工夫,他把炒好的几道菜端到了赵长恩的面前。赵长恩狐疑地看着他,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仔细一咂摸,惊得差点儿跳起来。陆明做的菜,比起那两名大厨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那以后,陆明就成了赵长恩饭庄里唯一的大厨。由于他喜欢钻研,连续推出了几道独具特色的招牌菜,使得饭庄里的客人又慢慢多起来。有一次,一位曾有幸吃过御膳的朝廷官员来吃饭,吃了第一口就拍手叫好,说从陆明做的菜中吃出了御膳的味道。消息一传出可不得了,每天来赵长恩饭庄吃饭的人更多了。

饭庄的盈利与日俱增,赵长恩看在眼里既喜又忧。喜的是饭庄终于走出阴霾步入了正轨,忧的是担心那个吴沛再像上次那样在暗中给他下绊子。他征求陆明的意见,陆明给他出主意说:“你去给吴沛送礼,并告诉他以后每届厨王争霸赛都参加,他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赵长恩听从了陆明的建议,当晚就带着厚礼去了吴沛家。

几天后,第二屆厨王争霸赛如期举行,赵长恩派陆明参赛。经过紧张而激烈的角逐,陆明凭借一道“引蛇出洞”斩获季军。这让赵长恩的饭庄名气剧增。

之后的第三届厨王争霸赛,赵长恩仍旧派陆明参赛,获得了亚军。第四届厨王争霸赛,陆明再接再厉,最终喜获冠军。

获得冠军的那天晚上,赵长恩关门歇业,张罗了一桌子菜为陆明庆功,大家觥筹交错,开怀畅饮,一直喝到深夜才结束。赵长恩独自一人回到后院,突然感觉身后跟着一个人,回头一看,原来是陆明。陆明拉着他的手,激动地叫了声:“大哥!”

赵长恩一下被他给叫蒙了,正纳闷呢,只听陆明又说道:“大哥,你家老人我干爹的大仇,今夜就能报了!”

赵长恩听罢更加觉得可笑,我爹在我不到8岁时就去世了,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个干儿子来?看来这家伙真是喝醉了!于是他就安排两个伙计把陆明送回住处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赵长恩还在熟睡,突然有个伙计跑进来把他叫醒,小声对他说:“掌柜的,那个吴沛死了。”

赵长恩听罢一骨碌坐起来,吃惊地问:“啥时候的事儿,怎么死的?”

伙计回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听说是得了什么疾病,昨晚躺下后就再没起来。”

赵长恩突然想起了昨晚陆明说的话,赶紧派人去找陆明。不一会儿,陆明赶着一挂马车来了。陆明说:“大哥,如果你想搞明白事情真相,就上车跟我走!”赵长恩毫不犹豫地上了车。

马车出了城一直往东跑了二三十公里,最后拐进一个村子,在一座僻静的院落前停下。陆明跳下车,对赵长恩说:“大哥,到家了!”

赵长恩跳下车跟着陆明走进院子里,一个50多岁的老者从屋里迎出来。陆明指着赵长恩对他说:“爹,这就是赵大哥,我干爹的儿子!”老者走过来,一把抓住赵长恩的手,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我的儿啊,你可让我想煞了!”

赵长恩一头雾水地看着陆明和那个老者,不知所措。老者把他让进屋里,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讲了一遍。

原来,老者叫孟春露,10多年前曾在宫里的寿膳房当御厨。当时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结拜兄弟赵顺昌,也就是赵长恩的父亲,此外还有那个吴沛。由于孟春露厨艺高超,做的御膳让慈禧赞不绝口,因此经常受到赏赐。

吴沛看在眼里,恨在心上。于是,吴沛就找到一位交往甚密的管事太监商量把孟春露给除掉。兩人密谋在孟春露做的晚膳里下毒药,然后向皇太后告密,由皇太后亲自下令处死他。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谈话让赵顺昌一字不漏地听到了,他马上告诉了孟春露,并想办法把他送出了宫。

后来,管事太监到处找不到孟春露,知道自己和吴沛的计谋泄了密,生怕传到慈禧耳朵里会对自己不利,于是就连夜调查,最后查到了赵顺昌身上。管事太监大怒,指令吴沛在赵顺昌回住处的路上下黑手把他打死了,对外对内声称是赵顺昌自己不小心跌进沟里摔死了。

从宫里逃出来后,孟春露没敢回自己老家,而是来到这个地方隐姓埋名当起了农夫,其间他把自己的手艺全都传给了儿子孟名。他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找到结拜兄弟的家人,以报当年的救命之恩。

他派儿子四处打听结拜兄弟遗孀遗孤的情况。后来终于打听到,结拜兄弟的儿子赵长恩在沧州城开饭庄,并且正在遭受当年的仇敌吴沛的打压和陷害。他顿时暴怒,就让儿子孟名化名为陆明去了沧州城,一来打算帮助赵长恩重整旗鼓,二来想办法除掉吴沛为结拜兄弟报仇雪恨。

老者讲完后,赵长恩悲痛地说道:“想不到家父竟然是这样死的。家母在世时,只跟我说父亲曾是宫里的御厨,其他事情一概未提,直到今天我才得知真相。那个吴沛,真是死有余辜。如今大仇得报,家父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

“你父亲出事时,我们俩结拜还不到三天……”话未说完,孟春露的眼圈已经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