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自断财路(民间故事)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故事:自断财路(民间故事)

豫皖交界的大别山深处有道山岭,绝壁悬崖,山高谷深,因其北坡终年不见阳光,云雾缭绕,阴暗潮湿,草丛莽林间便伏趴着数不清的红头蜈蚣,远远望去,

半山腰中隐隐似有一片片红云一般,于是这道山岭便被称作蜈蚣岭。蜈蚣岭上的蜈蚣毒性最大,多年来,常有不知情的行人客商误入岭中,被蜈蚣咬伤中毒乃至送了性命的不计其数。一代又一代人口耳相传之下,蜈蚣岭成了人迹罕至的禁地。

民国年间的某年初秋,来自药都亳州的两个采药郎中孙大和皮三结伴来到了蜈蚣岭下,他俩久闻蜈蚣岭的大名,是专来捉红头蜈蚣的。这红头蜈蚣晒干了研成药末,虽是一道可祛风散毒的药材,可是并不值几个钱,且捕捉起来极有危险,因此,一般的采药郎中都对捕捉蜈蚣避之唯恐不及,只有孙大和皮三是穷苦汉,家中妻儿老小啼饥号寒,无奈之下,一咬牙才拼死吃河豚来蜈蚣岭捉蜈蚣的。

两人穿了铁板芒鞋,腿上绑好牛皮护膝,戴上羊皮手套,可谓是全副武装。然而,令他俩颇感失望的是在山坡上搜寻了半天,只捉到零星几只小蜈蚣,连成窝的蜈蚣都没有见着,更别提什么蜈蚣云 了──两人怎么也没想到蜈蚣岭竟是虚有其名!

两人只得再鼓足勇气往山的更高处攀爬。山腰处依旧罕见红头蜈蚣,倒是树根下、草丛间、石窠底,到处生长着麻不溜秋的天麻、甘薯一样大小的茯苓、尖竹笋状的石斛、团球般的灰白色雷丸……哈哈,这些药材可比什么红头蜈蚣值钱多了,且触手可及,随拾即是,两人甚至还采到了两坨赤红的灵芝呢!不到半天工夫,两人的药篓、药兜袋便全装满了,连上下衣袋也变得鼓鼓的。

两人喜得合不拢嘴,半躺在一道崖壁下吸袋旱烟解解乏。孙大喷了一口烟雾偶一抬头,忽一声大叫:“蛇!”皮三顺着孙大的手指往上一看,只见崖顶上露出一个青花蛇头,那蛇头足有腌咸菜的罐子那么大,猩红的舌信子一吐一卷,圆圆的小眼露出冰冷的眼神,似乎随时要俯冲而下,让人不寒而栗!

孙大浑身发抖,正要就地一滚滚下山崖,皮三忙一把扯住他:“别动,人不动蛇不追,人越跑蛇追得越欢!”皮三虽比孙大小两岁,却见多识广,又颇有胆子,他强自镇定,将那青花蛇头细细观察一番,抹着额头上的汗珠安慰孙大道:“这条青花蛇虽大,却是一条无毒蛇。瞧,它的颈上有条长棱,就是颈棱蛇,而毒蛇都是三角扁头,没有颈棱的;还有,它的舌信子是分了叉的,而毒蛇的舌信子是不分叉的。兴许,是咱们的旱烟味招来了它。”皮三猜得不错,待两人磕灭旱烟袋,那青花蛇头便从崖顶上缩了回去。

这一趟蜈蚣岭之行,孙大和皮三满载而归,喜不自禁:蜈蚣岭真是一座人所不知的药材宝山啊!两人相约: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把这秘密说出去。此后,两人又几次来到蜈蚣岭采药材,一回生,二回熟,很快同那条青花头大蛇混熟了。青花头在崖顶上盘来游去,对两人视若无睹。这下,两人也终于看清楚了青花头的全貌。只见这条蛇的首尾足有几丈长,腰粗若牛,背上青黄相间的鳞片在阳光下亮闪闪的,腹下却是一片银白,颇像古代披挂金铠银甲的大将军,好不威风!

“蛇王,一定是蛇王,大别山的保护神!难怪山神庙里的山神爷都是手拿两条蛇的塑像呢!”向来迷信鬼神的孙大“扑通”跪下,望空叩拜起青花头来,惹得皮三一阵好笑。渐渐地,青花头瞧两人的眼神不那么冷冰冰的了,而是显得挺温和,吐出的舌信子也像是欢迎他俩的到来。孙大和皮三也渐渐大了胆子,终于有一天他们攀上了崖顶,要参观参观青花头的“家居”。只见崖顶上有一个足有三间屋子那么大的石洞穴,洞内虽说潮湿了点,但面南背北,通风透光,冬暖夏凉,堪称洞天福地。洞前有一块不大的平台,极是光滑,可见这儿是青花头日常玩耍之处。

两人向洞内一探头,只见青花头正像个大磨盘似的盘卧其中酣睡,而叫人大吃一惊的是,它那硕大的脑袋下居然枕着一只大山蛙!那是一只阔嘴鼓睛、肤色翠绿的山蛙,大得超乎想象,它的肚腹足有簸箕大,胖乎乎的两只前爪像极了小孩子的胳膊,足蹼一展像个小折扇。而在大山蛙的一旁,有一堆吃剩的山蚂蚱、飞天蚕的残肢碎体──一定是青花头用舌信子卷来给它吃的!

孙大和皮三面面相觑:天下谁不知道蛇和蛙是天敌,可这条青花头居然不吃山蛙,还养了只大山蛙,到底是让大山蛙作玩伴呢,还是为自己看守洞穴?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这时,青花蛇醒了,见洞中闯进两个不速之客,警惕地昂起了头颅,鼻孔“呼呼哧哧”直喘,眼神也变得冷冰冰的,分明是因为秘密为人所窥破大为不悦。两人这才意识到此处不是久留之地,急忙背起药篓下了山崖。

天气转寒,大雪封山,再也不能进山采药材了,孙大和皮三盘点这一季的收入,足够家人老小一年到头吃喝穿着不愁了!到了年关时,孙大和皮三两家老小全换了新衣,杀猪宰羊,欢天喜地过了个肥年。

来年冰雪消融,孙大和皮三又兴冲冲直奔蜈蚣岭而来,不过,这回两人有点失算了。药材界有句行话,叫“春采花叶秋采根”,由于蜈蚣岭阴湿,春季可采的花叶药材几乎没有。难道身入宝山空手回?两人都有点不甘心。皮三忽然想起了崖顶洞里的青花头和大山蛙,掐指算来,此时节令尚未到惊蛰,蛇和蛙都还在“猫冬”呢,两人合力是有可能将它们活捉的!蛇一身都是宝不说,而那大山蛙也是一宝,因为巴掌大的蛙就可取胆入药,蛙胆越大越值钱,赛过牛黄狗宝哩!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皮三好不兴奋,如此这般对孙大一说,孙大顿时吓白了脸,手摇得似风吹荷叶:“捉不得,捉不得!青花头就是山神爷。再说时令虽没到惊蛰,毕竟春气萌动好久了,蛇和蛙就要醒来,万一惊醒了青花头,可不是好耍的,说不定小命都要搭进去呢!”皮三一转眼珠,又道:“青花头就不捉了,但那大山蛙可捉!”孙大犹自摇头:“怎么个捉法?大山蛙可是在青花头的头下枕着呢。”

皮三拉着孙大的手,一番比比划划:“进洞后我上前掐住青花头的三寸,就算它醒来也让它动不得,然后抬起它的脖子,这时你只要抱起大山蛙,往药篓里一塞就成!”最后,他又咽了咽唾沫道,“待捉了大山蛙,蛙胆卖了钱咱俩平分,蛙肉归你,够你老兄喝两顿小酒当下酒菜的!”馋嘴的孙大终于被说动了心。

两人攀上崖顶,来到洞穴,果然那青花头和大山蛙正相伴而眠,尚未醒来。皮三蹑手蹑脚地向青花头猛扑过去,两手使老劲儿掐住它的三寸,往旁边一按。孙大不敢怠慢,疾步上前,抱起大山蛙,费了好大劲才把它塞入药篓。

不承想皮三使的力气过大了,狠掐之下,青花头醒来了,睁开眼皮,一见大山蛙被捉,青花头急得尾巴打得石洞“啪啪”响。皮三见状,不由有点慌了手脚,两手再不敢松开,恰似豆腐掉进灰堆里——吹不得又打不得。人和蛇相持不下,幸亏刚从冬眠中苏醒过来的青花头力气尚不大,不然十个皮三也按它不住。皮三本指望孙大帮一把,可孙大吓软了脚,哪敢上前?

渐渐地,青花头的力气越来越强,左拧右摆,满身大汗的皮三手腕酸麻,终于坚持不住了,便突然一招推杯换盏,极快地以手换臂,两臂一抄,箍住了青花头的脖颈。青花头虽然摆脱不了皮三,但随着皮三的手劲一缓,也跟着变招,身子迅速地一卷,一圈一圈地盘成个大圆球,把皮三整个儿箍在了中间。皮三彻底慌了:青花头这一招必置自己于死地,自己曾亲眼见过一条大牦牛被一条远比青花头小得多的大蛇盘住了脖子,最终活活勒死了!极度恐惧之下,皮三“啊啊”大叫,身子拼命往洞外挣,这下人和蛇组成的大球竟滚出了洞穴,又从光滑的平台上直栽下南面山坡!

皮三只觉得天旋地转,很快昏眩过去。待他悠悠醒来,发现已被青花头裹卷到了山脚下,幸亏青花蛇蛇皮未蜕,鳞甲厚实,自己又被包在中心,竟是丝毫也没受伤,安然无恙。

青花蛇也从昏晕中醒来,又开始发力。顿时,皮三胸口憋闷得喘不过气来,骨头也“咯咯”直响……

危急关头,孙大赶到了,但他不知如何是好,围着大球干搓手。“刺……刺它的尾!”皮三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孙大放下药篓,从腰带间拔出尖尖的药锥,往蛇尾上就是一下。说来也奇,就见青花头身子一哆嗦,松了一松。孙大来了劲,接二连三又是几锥,终于使青花头放脱了皮三,极不情愿地盘游而去。

皮三喘息半天,才缓过劲来,在孙大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离开了蜈蚣岭。回到家后,当过屠夫的孙大将大山蛙开了膛,剥出了蛙胆,那蛙胆足有鹅蛋大!孙大又将蛙皮剥下,悬挂在西屋墙上阴干。两人用药钵盛了蛙胆,来到城中药铺,顿时引来整条街上的人前来围观,最后那蛙胆卖了整整一百个大洋!至于蛙胆的来历,无论别人怎么盘问,孙大和皮三都丝毫不露口风。两人平分了大洋,又吃了香喷喷的蛙肉,高兴劲就甭提了。

转眼又是金风送爽时,孙大和皮三来到了蜈蚣岭,这回,两人除背了药篓外,还各持一把火铳枪,要顺便把青花头解决了!谁知这回不知咋的,蜈蚣岭竟然全变了样,树底草丛间全是大大小小的红头蜈蚣,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蜈蚣岭;而天麻、茯苓、石斛、雷丸……这些珍贵的药材竟是踪影不见了,它们的根块已经全被这些红头蜈蚣咬成了空壳!难道这些红头蜈蚣是从天上飞来的?两人大怪,只得小心翼翼往崖顶上攀爬。好不容易来到那个洞口,却见洞中空空如也,只有一条极大的蛇蜕挂在石壁上!

两人怅叹不已,实在不明所以,可又没有了当初进山捕捉蜈蚣的勇气和兴致,只得空手下山。不到两年,孙大和皮三坐吃山空,家境又赤贫如初,两人不由又想起了那张大山蛙皮,便试着来到药铺想换两个钱。药铺老板一见,两眼发亮,当即数给了两人二百个大洋!

孙大和皮三大诧:没想到这张蛙皮竟比蛙胆还要值钱!老板喜滋滋地告诉他俩:“实不相瞒,这张蛙皮可是一件千年难遇的宝贝,夏天露宿时把它铺在身下,不仅凉爽至极,且方圆三丈没有露水,任何毒虫不敢靠近,当然更不会有蚊子了!我把它带到上海十里洋场,自有识货的富商大贾要买,少说也要赚它上千块大洋。”

孙大和皮三咋舌不已。老板再次究问巨蛙的来历,因为蜈蚣岭已不再是遍地金银的宝山,无密可保,两人便将事情的始末来了个竹筒倒豆粒,兜底吐实。老板一听,连连顿足:“好个聪明的青花蛇!蛇吃蛙,蛙吃蜈蚣,蜈蚣又吃蛇,互为天敌循环相克,青花蛇费尽心机养只大山蛙,就是让大山蛙为它驱除蜈蚣岭上的蜈蚣,自己好安心居住!如此一来,蜈蚣岭上少了蜈蚣,天麻石斛这些珍贵药材便应运而生了。若是你二人不掐蛇捉蛙,那青花头也不会离开蜈蚣岭,如今的蜈蚣岭依旧遍山是宝,你二人将是家道小康了,何须卖蛙皮换钱度日?你二人贪心不足,自断财路,连一条蛇都不如!可叹可叹!”

孙大和皮三听了,羞愧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