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母娘娘三女儿下嫁穷书生,为啥新婚一月就被婆家扫地出门?

王母娘娘三女儿下嫁穷书生,为啥新婚一月就被婆家扫地出门?

唐朝穷屌丝逆袭白富美,迎娶了王母娘娘的三女儿玉卮公主,没想到,结婚不到一月,玉卮公主就被婆婆赶出家门。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屌丝叫做崔举,家境很一般,只有个小宅子,平日喜欢种些花花草草。暮春时节,家中繁花次第开放,香气远飘,百步以外都能闻得到。崔举早上梳洗完一定得去看看花花草草,一天不看就浑身难受。

这一天,他低头嗅着花香,听见一阵马蹄声响起,他抬头一看,从西边来了个骑马的小娘子,她的身后跟着老少几个青衣奴仆。小娘子长得实在太好看,崔举眼前一亮,他很想仔细看看这小娘子眉眼,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家的小娘子骑这么帅气的马。只是他转眼再一瞧,小娘子风一般地就过去了。

崔举想着,这小娘子明天可能再来,于是第二天早早地,他就在花树底下,摆满了茶、酒,铺好了坐位,准备好好套套近。果然,在同一个时间,小娘子来了,崔举朝着马头的方向大声说:“某生性喜欢花木,这园子的花花草草没有一棵不是我亲自种的。现在长得又香又美的花儿,他们也很盼望得到小娘子的青眼。我想小娘子或许不是很在乎,但下人们骑马总会有些疲倦,不如就坐下休息一番,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小娘子看都没看就走了,她后面的青衣接话,说只要有酒有菜,还担心人不来嘛。小娘子回头怒喝:“为什么随随便便地就和人搭话!”,说完就走了。

这一招没请得来,崔举也没罢休,他把酒席摆山下去,专门等着小娘子来。小娘子同一时间来了,崔举骑上自己的马跟着,到了别墅前,又下马请他们。很久很久,一个老奴对小娘子说马也累了,不如暂且歇歇,反正自己这边这么多人,不碍事。他自作主张把小娘子的马拉到院子台阶下拴好,他对崔举说:“相公还没有结婚,你可以请来媒人吗?”崔举高兴得抓耳挠腮,作揖,又觉得不够,再跪拜,请他别忘了作见证。老奴说:“事情就这么定了吧,十五天后是个大好的日子,相公到时候就在这里等着,不过得要准备一场婚礼。小娘子的姐姐还在逻谷中,目前生了点小病,所以小娘子每天都要去看看。”老奴说自己就先走,等到时候再来。

王母娘娘三女儿下嫁穷书生,为啥新婚一月就被婆家扫地出门?
崔举高兴得梦里都在笑,他准备了一场丰盛的宴席,婚礼需要的东西都备妥了。这一天,小娘子和她的姐姐都到了,崔举看姐姐,也长得端庄美丽。姐姐看崔举心诚,就把妹妹嫁给了他。

婚后几天,崔举带着小娘子回到了老宅。崔母并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崔举也觉得不告而娶,还不够完美,于是告诉母亲就把她纳为媵妾好了。

小娘子进门后,对崔母事事躬顺,该行的礼一个不少,该做的事一件不漏,崔母似乎挺满意的。

仅仅一个月后,崔母每日唉声叹气,憔悴了许多。崔举问母亲怎么了。母亲说:“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我希望你能够长寿。现在你纳的这个新妇,妖美得不像话,我就算是翻遍各种图书,也没见过这样的小娘子,我怕她是个狐狸精,专门来害你的,所以我这是愁的啊。”

原来,太漂亮也是罪!

崔举进卧室看小娘子,小娘子流着泪说自己本来想一心一意和他过到老,既然崔老夫人把自己当妖精,自己也没必要再待下去了。两人的情分就只剩下今晚了。

崔举忍着泪,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第二天,果然,来了一队车马接小娘子回去…… 临别时,妻子拿出一个白玉盒子,送给崔生。

崔举接过玉盒子,一低头的功夫,妻子踪影全无,就连车马也消失不见!

崔举大哭,想起从前的种种,总是不能自持,两人怎么就走到了这步呢?

后来,崔举想起从前,总是心痛不已。他拿出玉盒子,每每抚摸,似在睹物思人。

王母娘娘三女儿下嫁穷书生,为啥新婚一月就被婆家扫地出门?
一天,有个胡僧上门讨吃的,崔举开门,胡僧看着他说,“你有一件极品宝贝,能不能给我看下。”崔举说自己不过一个穷酸书生,哪有什么宝贝。胡僧摇头说,宝贝肯定是有的,而且还是异人赠送的,他望望宝气就能知道了。崔生心中猜测,莫不是那玉盒子是个宝贝,他拿出来给胡僧看。胡僧立即跪下拜了数拜,他要出一百万缗买回去。

胡僧要走了,崔举问胡僧既知道宝贝的价值,那是不是知道小娘子是谁。胡僧说,您所娶的这妻子,是王母娘娘的第三个女儿,名叫玉卮公主,她姐姐在仙都也特别有名。这样的仙女在仙界都是鼎鼎大名的,何况在人间。可惜啊可惜,您娶她的时间还不够久,哪怕就是在您家住上一年,您全家人都可以踏上仙路了呢。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崔举听说这话,心情更是郁郁,不久后,他就死了。

崔举不明白自己的婚姻生活出了什么毛病,他只会怨,只会悔,却始终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走到无法收场的地步。

其实作为旁人,咱们是可以清楚的。

崔举爱上小娘子,不过是爱她的美色,他对小娘子的爱相当肤浅。他甚至不知道她家住何方,有什么亲友,所以哪怕是青衣老仆让他准备三媒六聘的婚礼,他也连老母都没通知,为将来,埋了一个大炸弹。婚后也没有调和好,母亲说这小娘子没走正常程序,他就说那就当妾室看,母亲说这小娘子说不定是个妖精,他就到房里,要不是小娘子自己有主见,他还不定怎么当崔母的帮凶呢,真是个妈宝啊。

在崔母眼里,这小娘子要不得。这小娘子不要名分,和人私奔。名分这东西,在古代是很要紧的——现代也要紧。不告而娶,极度不孝。可是儿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做母亲的,怎么会记恨儿子呢,崔母还指着儿子能长命百岁呢,她只会把账算在小娘子身上。

小娘子长得太美,妖里妖气,又来路不明,怎么不会让人起疑呢?何况,她收到的东西,又古里古怪,崔母对崔举说什么,就都正常了。

而小娘子呢,也感觉到相当委屈。当初并不是她主动下嫁的,她出身名门,凡事都有下人去操办,青衣老仆说的话,也极合乎礼数,所以,在她看来,她是明媒正娶,正儿八经的嫁给崔举的。她进门后,侍奉婆婆也并没有什么让人挑礼的地方,哪怕就是对着崔举的“负心”,她也没有报复,倒是相当大度地给了一个仙家至宝。

家有仙妻,假以时日,崔举真的是可以受益良多。可惜了,崔举本身软弱,妈宝,崔母的煽风点火,最终促成了悲剧。

本文故事源自宋代神话汇编《太平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