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克格勃派汉奸潜入中国,炸苏军被缴坦克,因10元钞票败露

1969年,克格勃派汉奸潜入中国,炸苏军被缴坦克,因10元钞票败露

 

1969年3月15日,苏共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国防部长格列奇科等人正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与华沙条约国首脑开会。当天晚上,格列奇科拿着一份报告,急匆匆地敲开了勃列日涅夫的房门。

勃列日涅夫看完报告,邹了邹眉头问道:“那辆倒霉的T62坦克现在在什么位置?”

格列奇科回答道:“在达曼斯基岛西侧靠近中国一边的江面上。”

勃列日涅夫没有多思考,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想办法把它拖回来,如果弄不回就把它炸毁,一定不能落到中国人手里。”

早些时候,在北京的周恩来总理也接到了几乎相同的报告:一辆苏军T62坦克履带被炸毁,瘫痪在我国领土上。他命令前线总指挥、沈阳军区副司令员肖全夫一定要把那辆被炸瘫的坦克拖回来。

因为那辆坦克不仅有很高的军事研究价值,还有极为重要的政治意义。这是苏联入侵我国强有力的证据,有了它苏联就无法在国际上颠倒黑白。

要知道T62坦克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坦克之一。它配备了一门115mm滑膛炮,引领了当时坦克的设计潮流。滑膛炮相对于线膛炮而言,打出的炮弹初速更高,意味坦克拥有更强的火力和破甲能力。

它还配备了最新设计的双向稳定器,以前的坦克开炮时要先停下来,但有这个这个装置后可以在行进中开炮,大大提高了坦克生存能力。此外,T62上装备的大功率柴油发动机、红外夜视仪等设备对于当时中国来说都是技术空白。

但是如此先进的坦克又为何会瘫痪在中国领土上?格列奇科说的达曼斯基岛也就是中国所说的珍宝岛,提到这三个字想必绝大多数人都会知道发生于52年前那场边境冲突。

珍宝岛是乌苏里江上一个靠近中国一侧的江心岛,面积仅有0.74平方千米,因形状像一个元宝而得名。然而就是这个小岛曾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很多人担心它将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1969年,克格勃派汉奸潜入中国,炸苏军被缴坦克,因10元钞票败露
珍宝岛

由于历史的原因中苏两国边界问题非常复杂,但珍宝岛一直由中国控制和使用。珍宝岛北端原先与我国陆地相连,由于乌苏里江涨水冲刷,才渐渐形成小岛。中苏关系友好时,中国渔民经常在此处作业,甚至越过江心线到苏方一侧捕鱼,一直无人过问。

但中苏关系交恶以后,苏联妄图以蚕食领土的方式迫使中国屈服、示弱。其边防军常常抓捕我方渔民、撞坏我方渔船,肆意挑起冲突,甚至武装侵入珍宝岛,制造了一些流血事件。

为了避免两个大国之间的冲突,中国一直保持着极大的克制,本着“先礼后兵”的原则,绝不先开第一枪。但针对苏联边防军的各种恶意挑衅,中国边防部队也充分做好了各种应对准备。

1969年3月,珍宝岛地区还是冰天雪地,乌苏里江上面也结满了厚厚的冰,人员车辆均可以从冰面上通过。

2日早上,中国边防部队照例派出巡逻部队登岛巡逻。30人的巡逻队分为两组,由边防站站长孙玉国带领第一小组先行登岛,排长武永高带领第二小组跟在后面。

苏联边防军发现有人登岛后立即派出70多人乘装甲车分两路向中方巡逻小组包抄过来,企图三面钳制,阻扰中方巡查。孙玉国发现这次苏军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带木棒,而是佩戴钢盔手持钢枪全副武装。他当即命令巡逻队员提高警惕。

此时我军第二巡逻小组也及时跟进,并散开队形拦住了苏军一个分队。苏军事先并不知道岛上还有中国部队,以为中国已经做好了开战准备,非常惊慌,竟然朝中国巡逻部队开枪。

忍无可忍的中国巡逻队奋起反击,双方爆发激战。这次冲突,苏联60多人伤亡,装甲车等装备也被击毁,吃了大亏。

冲突爆发以后,中方向苏联提出严正抗议,同时也判断苏联吃了亏肯定要找机会报复。为了加强珍宝岛地区的反侵略斗争,中央组成以沈阳军区副司令员肖全夫为领导的前指。

果然,事后苏军出动坦克和装甲车在岛上横冲直撞,企图挑起新的事端进行报复。苏军的T62坦克对于中国军队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中国边防军装备的炮火和反坦克武器都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苏联老产品,对T62坦克难以构成威胁。

为了对付苏军坦克,只能尝试使用反坦克地雷。但是当时冰天雪地,岛上不时有苏军活动。要在敌人眼皮底下,凿开冰面埋设地雷做好隐蔽并非易事。为此前指决定用军事本领过硬的侦察兵担任布雷任务,并从沈阳军区调来工程兵教会他们操作要领。

1969年,克格勃派汉奸潜入中国,炸苏军被缴坦克,因10元钞票败露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苏军驾驶T62坦克演习

3月14日晚,中国侦察兵秘密登上珍宝岛,他们把雷区设置在西江汊的尾端。因为苏军坦克每次登岛都经过这条路线,一直未受到攻击,他们必然会放松警惕。

侦察兵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冰面凿开一个洞,然后用白布袋套住地雷再埋下去。苏军探照灯射过来时,战士们便卧倒隐蔽。当时零下20多度的气温,大家都干得汗流浃背。经过40多分钟的紧张作业,侦察兵们共埋设了72个59式反坦克地雷,最后顺利撤回阵地。

3月15日凌晨3时,苏军派出30人秘密登岛隐蔽下来,企图伏击我巡逻队。让他们没料到的是,早在4个小时前,中国已经派人潜伏在雪地里了。苏军的一举一动都在我军的监视之下,早上8时我方巡逻队正常出动,但快要接近苏军隐蔽区时故意停下来,继而折回。

苏军眼看“煮熟的鸭子”飞了,追出来朝我军开火,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又遭到迎头痛击。这天,苏军的正规部队第135摩步师已经赶来增援,他们有坦克和重型火炮。

苏军第57边防总队列昂洛夫上校看到又吃了亏非常恼火,问第135摩步师要了9辆T62坦克。他指挥部分部队配合坦克、装甲车从珍宝岛北侧发起正面攻击。另以3辆坦克,企图从南端迂回到我军侧后。

列昂洛夫曾经上过岛,对岛上地形非常熟悉,他想用这个方案把中国军队“包饺子”。只是他没想到,我军已经等待他多时了。当苏军的坦克一出现,我方就以75MM无坐力炮和56式火箭筒对其进行攻击。

这些老旧武器对T62坦克无可奈何,只有一发击中545号坦克侧面,却未能将其装甲洞穿。苏军见状恼羞成怒,立即驾驶坦克朝中国军队发射火箭弹的阵地扑来。但他们没走多远就进入了我军布设的地雷阵,只听“轰”的一声,545号坦克左侧履带被炸断。其余坦克见状,调头就跑。

当天下午,苏军组织炮火对我纵深实施猛烈打击。随后以坦克、装甲车以及100多名步兵冲上珍宝岛,企图修复被炸瘫痪的坦克。这次我军将苏军放近后专打其步兵,苏军步兵无法接近T62坦克,只能再次退了回去。

这一天,双方都接着高层命令要不惜代价抢回坦克,于是后面的战斗渐渐演变成T62坦克争夺战。

据苏军参战士兵巴班斯基后来回忆,16日晚苏联侦察兵曾悄悄接近坦克,想要将坦克炸毁。他们进入坦克时发现坦克的瞄准具、火炮平衡机和几发穿甲弹已经被中国侦察兵拆走。

他们把炸药堆到一半时还发生了一个意外,这天晚上一个巡逻的中方士兵不小心被树杈绊倒,而扣响了手中的冲锋枪。苏军侦察兵听到枪声,以为自己暴露,立即撤了回去。第二天,中国侦察兵再次上岛时发现坦克上堆满了炸药。

3月17日,苏军再次出动履带牵引车、坦克和步兵试图拖回被炸瘫的坦克。但他们一靠近坦克就被我军射击,再次被击退。不过这一次,他们在岛上埋设了大量防步兵地雷,防止我军登岛。

1969年,克格勃派汉奸潜入中国,炸苏军被缴坦克,因10元钞票败露
中国巡逻部队

眼看坦克抢不到,苏军指挥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于是下令将坦克击毁。随即,苏军以240mm迫击炮和152mm榴弹炮,使用混凝土破坏弹和杀伤爆破弹向T62所在位置不断开炮。

由于天气渐渐转暖,冰面开始融化,加上苏军不断炮击,最终T62坦克沉入江底。不过此时,我军并没有放弃,仍然想方设法要拖回坦克。但T62坦克重达30多吨,要从江底捞起这样一个庞然巨物谈何容易。

为此,前线专门成立了“拉坦克指挥部”,找来4台大型履带牵引机,到哈尔滨工厂定制了3个大型牵引绞盘,又请来海军潜水员,由他们下水将牵引钢绳固定在坦克下。

由于苏军有夜视装备,一旦发现对岸有异常就开炮。只要炮声一停,潜水员就下水作业。炮声一响,又立刻躲进掩体当中。就这样争分夺秒地工作了20多天,中国边防军先是把T62的炮台拉上来,接着又把车身拖了上来。在进行简单修复后,计划将其运到北京进行研究。

苏军眼睁睁地看着坦克被中国军队拖走,只能望江兴叹。抢也抢不回,炸又炸不毁,苏军仍然没有死心。这一次到他们的特务组织——克格勃出手了。克格勃计划潜入中国境内炸毁坦克,要潜入中国,自然要找一个中国人执行任务,才不易暴露。

但在当时两国敌对的状态下,苏联又上哪去找一个愿意背叛自己祖国的人呢?克格勃手上还真有这么个人物——基塔伊斯卡雅特务学校学员窦祥松。

1969年5月4日,该校教务主任把窦祥松叫到了办公室。窦祥松环顾四周,发现里面坐着好几个军官。其中一个带中校军衔的军官竟然用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作了自我介绍,他们表示要交给窦祥松一项重大任务,并简单介绍了苏军T62坦克被中国军队拖走的情况。

窦祥松听完顿时明白,克格勃准备派他潜回国内,去炸毁那辆被拖走的坦克。窦祥松没有犹豫,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这个窦祥松又是何许人?他为何会替外国做伤害自己祖国的事情?

窦祥松原本是黑龙江省虎林县虎头镇人,他父亲窦顺仁是当地一名恶霸。抗战胜利后,八路军抢先进入东北,在各地进行土改,发动群众参加革命。经常被窦顺仁欺压的老百姓纷纷站出来揭露他的罪行,最终当地人民政府将无恶不作的窦顺仁镇压。

1969年,克格勃派汉奸潜入中国,炸苏军被缴坦克,因10元钞票败露
被拖上岸的T62坦克

对此,窦祥松自然怀恨在心。失去老子的庇护后,好吃懒做的窦祥松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艰难。他未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成天怨天尤人,破罐子破摔,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最终,他因为偷盗公物和调戏妇女被捕,判了三年刑。

1961年,窦祥松才从监狱中出来,被送回原籍接受群众监督改造。不过懒散惯了的窦祥松并没有改正身上的毛病,还是喜欢搞些小偷小摸。为此,当地治保干部经常找他去训话。窦祥松并不领情,反而对治保干部怀恨在心。

再后来,中苏关系不断恶化,边境地区气氛变得紧张。窦祥松心中产生了一个罪恶的念头——既然在国内混不下去了,不如去投靠苏联。走之前,他一不做二不休,对自己的“仇人”进行报复。

1967年5月上旬的一个晚上,窦祥松潜入治保干部张秀英家中,将其夫妇杀害,并残忍地割下了头颅。随后,窦祥松趁夜越过国境,逃往苏联。对于这样一个亡命之徒,苏联却乐于接受,因为只要敌视中国的人,都可以当作棋子来利用。于是窦祥松被安排到特务学校培训,当了汉奸。

看到这里大家就明白,窦祥松叛逃后成苏联人棋子,如果不能为主人效劳,就难逃被抛弃的厄运。更何况,克格勃还承诺,事成后给他一套莫斯科的房子,并安排一个苏联美女与他结婚。所以窦祥松很爽快地接受了任务。

1969年5月8日深夜,苏联边防军利用巡逻艇悄悄把窦顺仁运到珍宝岛以南10公里处的一段江面。窦祥松带了一个背包,里面是两枚高爆燃烧弹,只要仍一枚进坦克,就能把里面的设备全部毁坏。

克格勃特工早已研究明白,中国军队准备将T62坦克运往北京,车队必然会经过虎林到密山中途的一个小镇。窦祥松要做的就是潜到那个小镇,等待解放军运送坦克的车队出现,然后找机会破坏坦克。

窦祥松上岸后,迅速步行了4公里离开江岸,进入他认为的安全区域。这时路边驶来一辆拖拉机,走累了的窦祥松想偷个懒,摇手把拖拉机叫停,让司机带他一程。

窦祥松递给司机一张10元的钞票,司机很高兴地答应了。10元钱在当时可是笔不小的钱,一个普通工人的月工资也就三四十元。拖拉机是公社的,附近村民顺路搭个便车,一般不收钱。而窦祥松掏出10元钱,就相当于现在拿1000元去打公交车。

这自然也引起了车上另外两个乘客的注意,这两人是生产队的装卸工人,其中一人叫庆树宝,50多岁。

真是不巧不成书,庆树宝看到窦祥松后,想起了一个人。不论样貌神态,还是言行举止,窦祥松与他都极为相似。庆树宝想到的那个人就是窦祥松的父亲窦顺仁。

原来早在26年前,庆树宝因为生活所迫到窦顺仁家当长工。一次他给窦顺仁的姘头赶车,她下车时摔了一跤,跑去窦顺仁那里告状。结果,庆树宝被窦顺仁绑在树上打个半死。这一段经历,庆树宝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解放后,庆树宝听说窦家出了个败家子,还杀人潜逃了。那个年代,群众警惕性非常高,尤其又是在中苏交战的背景下。庆树宝越想越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可疑,但他一直没有声张。

窦祥松在中途下了车,庆树宝也立即下了车,并跑去公安局报了案。不久后窦祥松就被逮捕,此时他连个坦克影子也没看到。被捕后,窦祥松供出了接受克格勃任务去炸坦克的的事实。同年9月,窦祥松被判处死刑,并执行枪决。

1969年,克格勃派汉奸潜入中国,炸苏军被缴坦克,因10元钞票败露
博物馆内的T62坦克

这辆被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帮了中国的大忙。早在1965年,中国就开始研制新型中型坦克,代号121。此后先后制作了两辆样车,但试验结果并不太理想,一些关键技术未能达到要求,这让项目陷于停滞。

T62坦克拖回来以后,中国科学家迅速进行了研究,掌握了一些新技术,并将这些技术运用到正在研究的121坦克上。1974年,经中央批准121坦克定型,被命名为69式中型坦克,这是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代中型坦克。

后来69式坦克又经历了一系列改进和升级,并出口到国外,是我国出口最多的坦克型号。

此外,为了应对苏联的威胁。中国针对自身反坦克武器的不足,陆续研究出69式40mm火箭炮,74式火箭布雷车等等一系列新型反坦克装备,进一步增强了国防能力。

最重要的是,这辆T62坦克成了苏联侵略中国的证据,目前仍然被保存在中国军事博物馆内。时时刻刻提醒着中国人民应该牢记历史,提高警惕,自强不息。只有依靠自身强大,才能迎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