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四则有关异食癖的记载,让人不禁惊呼:这才是真正的铁齿铜牙

清代四则有关异食癖的记载,让人不禁惊呼:这才是真正的铁齿铜牙

古代民间故事中,常有“神仙煮石而食”的桥段。于是乎,就有一些凡人效法神仙,也找些石头煮着吃,比如《太平广记》中一个名叫焦先的百岁不老奇男子,便是每天不吃石头便浑身不自在的怪人。

事实上,按照现代医学来讲,这是一种病,称之为“异食癖”。我有一位远房表妹,便是患有这种怪病的奇葩,专爱吃墙角的白灰块,她的父母想方设法予以制止,但她始终戒不掉这个“瘾”。尽管知道这个底细的人无不将她视为异类,但她却不以为然,照旧我行我素,不为他人言语所动。如今我的这位远房表妹早已经结婚生子,吃了这许多年的白灰块,竟没有因此而得肠胃疾病,说起来,她还真是一位奇女子。

闲言少叙,书归正文。今借古人笔墨,说几个清代有关“异食癖”的段子给列位看官解闷儿。这些段子孰真孰假,无从稽考。姑妄言之,姑妄听之,看个乐子也就是了,不必细琢磨。

第一个段子发生在广州,这是咸丰年间之事。话说广州街头有个要饭花子,二十多岁,瘦骨嶙峋,但肚子却鼓胀得像个大葫芦。就因为肚子出奇得大,故得了“大肚花子”的外号。

这位大肚花子每天走街串巷,高声吆喝:“收瓦石瓷器,收瓦石瓷器……”

他一个要饭的叫花子,哪有钱收购他人之物,不过是全凭一张嘴,求好心人施舍罢了。

每当他吆喝起来后,许多市井子弟便跟随其后看热闹。

为何单单要看他的热闹?那是因为他有个叫人称奇的绝活——啖石。

啖,吃也。换言之,这人能吃石头。每当有好心人施舍些碎瓦烂瓷给他,他就当街“献艺”,咯吱咯吱如嚼冰糖,一副吃得很香的样子。

您说,有这么一个绝活,能不招人围观么?有人看他吃得起劲,就赏他几个小钱。有了这几个小钱,他就可以买酒吃。老酒佐瓦片,也算人间头一号的搭配。

(图片来源:文推网 高清电影电视剧 下载  侵权必删)

东莞地区有一种红米石,大肚花子最喜欢吃这种石头。他说啊,这种石头比吃龙肝凤髓还美味。有人嘴馋,便试着尝了尝。不但没品尝出香味,还险些崩掉了大门牙。这才知道,大肚花子的牙口和肚子不是常人所能及的。

每到夜里,大肚花子就会到三界庙里暂宿。庙里面有几口大缸,装满了雨水。天热的时候,大肚花子就跳进大缸里消暑,他那大葫芦似的肚子漂浮在水面而不下沉,自是又惹来许多好事者围观。

很可惜,大肚花子是个短命鬼。也不知道得罪了谁,让人开膛破肚丢进了大河里。尸体被打捞上来后,人们发现他的大肚子里面的零碎都不见了。如此惨状,直教人一声唏嘘。

第二个段子是康熙年间的刑部尚书王士祯说的。他说,他府上有个仆人名叫王嘉禄,小时候曾在崂山一座小庙里苦修过。后来因为母亲生病没人照看,他才不得不下山。他在家的那段日子里,邻居们发现他有个怪癖,经常将一些小石子放在嘴里嚼。于是问他为什么吃石头?

他说他在山上的时候得了一种怪病,浑身长满了红斑,奇痒难忍。师父叫他每天到山间的一条小溪里浸泡,希望能借助溪水的清凉帮他止痒。在那段期间,他十分无聊,就随手捡起溪水中的小石头含在嘴里,不经意间竟将石头咬碎了,他顺势咽了下去,竟感到十分地舒畅。于是自那天起,他就有了吃石头的瘾。一段时间后,他身上的痒消除了,但吃石头的瘾却消除不掉。

他对邻居说,其实石头是有味道的,也有酸、甜、苦、辣、咸之别,他只需一眼,就能分辨出每一块石头的口感,他只捡那些中意的石头来吃,并不是所有的石头都吃。

有如此神技,那么他的牙齿就一定异于常人了。是的,他的牙齿的确比常人的牙齿要坚硬很多,咬合力也超乎常人。他能将一大桶水挂在牙齿上呼呼旋转,牙齿却不见丝毫松动。

后来,这个人又回到了山里。至于后事,就不得而知了。

第三个段子出自道光年间的学子诸联之笔。他说,有一次他在门前闲坐,看到有个讨饭的乞丐到了邻居的门上。邻居家的小孩顽皮,伸手从地上捡了块瓦片递给乞丐,戏弄乞丐把瓦片吃了就给乞丐一碗米。

那乞丐一笑,从容地将瓦片放进嘴里,咯吱咯吱如嚼冰块似的,竟真的咽进了肚子里。凡是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傻了眼,有人认为乞丐耍花样,并没有真正吃掉瓦片,于是又从地上抠出一块碎瓦片,让乞丐当着大伙儿的面吃掉。

乞丐又是一笑,张大了嘴巴,将瓦片放进嘴里,在众人惊讶目光的注视下,将瓦片嚼碎、咽下。

如此神技,震慑在场所有的人。人们又怕又敬,赶紧给了乞丐一些白米,打发他走人。等乞丐离开村子后,人们议论说,这个乞丐要么会气功、要么会邪术,要不然绝不可能将瓦片当饭吃。

的确,这件事情够稀奇。但真相是什么,实在找不到答案。

再说最后一个段子,这是光绪年间的事情了。话说山东济南有个读书人名叫李璋,娶妻徐氏,两口子相敬如宾,日子过得很是美满。徐氏是小脚女人,平时在家种菜养花,连大门都不出,一到傍晚,徐氏便一个人到种有果蔬的后院,要很久才会回来。

李璋起初并未在意,以为妻子勤快,去后院只为照顾果蔬。但日子一久,李璋发觉有些不太对劲,于是在一个傍晚偷偷地跟在妻子后面窥看究竟。

他见徐氏来到瓜架旁,俯下身来在地上来回摸索,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李璋好奇,她究竟在找什么呢?

不一会儿,徐氏似乎找到了那样东西。李璋看见,徐氏笑着把那样东西放进了嘴里,然后大嚼了起来。李璋受好奇心驱使,突然现身在妻子的面前,质问妻子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徐氏红着脸,支支吾吾地不肯说。李璋让她必须说,她才不得不说了实话。原来,她吃进嘴里的东西是碎石头。李璋不信,徐氏就把尚未嚼完的石头吐出来给他看。李璋这才相信妻子并没有说谎。但为什么一个好好的人要吃石头呢?

徐氏不好意思告诉他实情。原来,徐氏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经常妒忌别人,她的母亲就对她说,要想没有妒忌心,就把石头含在嘴里。她信以为真,就找了块小石头整天含在嘴巴里。没事的时候,就用牙齿咬石头玩。一旦咬碎了,就顺势咽下去。久而久之,成了毛病,不吃石头,就浑身难受。她请求丈夫的原谅,并保证以后再也不来后院找石头吃了。

李璋自是不会怪她,也担心她不吃石头,身体会出状况,所以并不对她的怪癖加以制止。

一次,李璋在青岛遇到一位洋神父,他向神父说起妻子吃石头的怪癖,并问神父在西方也有这样的人吗?

神父告诉他,在西方也有很多这样的人,这是一种病,但不会致命。喜欢吞食异物的人,要么是身体缺少了什么物质,要么就是心理上有问题。找到病因,就能根除。

李璋大致明白了神父的话,回去之后,耐心地找寻妻子的病因。但找了很久,也没能找到头绪,索性不了了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