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救花蛇,赴宴时遇彩衣姑娘,姑娘:此宴不让活人吃

民间故事:男子救花蛇,赴宴时遇彩衣姑娘,姑娘:此宴不让活人吃

宋朝太祖乾德年间,峡州有个靠在大江里捕鱼为生的小伙子。

小伙子名唤雷敬,也没有个表字,皆是因为贫穷,家中没有人为他取表字。

雷敬家境贫寒,家中父母皆是庄户人,虽然大乱得定已有几年,可普通人生活还是异常困顿。不至于吃了上顿没下顿,不过也休想吃喝不愁。

如此家境,自然没条件读书,由于平日里喜动,生了一身蛮力。

可是,人活一世,得有个安身立命的根本,也就是得有个吃饭的门路,读书自然是极好的,以后一旦登科,那就是光宗耀祖。可是读书人才有多少?大多都是如雷敬一般自小不读书的普通人。

不读书当然也能生活,五行八作,总有一样适合自己。由于靠近大江(现在的长江),很多如雷敬一般的人在江水里讨生活,雷敬也不例外。

他捕鱼捉鳖,样样在行。但他跟别人不同,除了捕鱼,他还有一项绝技,那就是打捞。

江中时不时会出现淹死溺毙之人,人们又讲究入土为安,自然想捞出来。可是江水湍急,想捞出来又谈何容易?这就需要专门的人来打捞。

凡打捞者,必定水性极好,而且力大无穷。

雷敬有一身好水性,力气也大,仿佛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他干这个营生名声不错,因为不贪婪,穷苦人要是找他捞,没钱管顿饭就行,不要求好孬,吃饱就很满足。

可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一年,他为人打捞就出了事。

Ⅰ:村庄中雷敬救蛇,大江里书生溺毙
这年春天异常寒冷,仿佛还没有从冬天过去,三月的天,竟如十冬腊月般没点暖和气儿。雷敬和一个同村叫王二娃的朋友在江边一天,却只捞出几尾小鱼,两人都感觉十分败兴。

眼见天色已晚,两人收网回家,如此几尾鱼,去卖不值当,不如回家炖了吃掉。

两人这般商量着向回走,遇到一个书生急匆匆迎面而来,书生看见两人后施了一礼:“敢问此时可能渡江?”

雷敬看了一眼这个书生,他大约二十来岁,背着个书篓,也不知道从何而来,更不知道到哪里去,但他显然并不了解此处,因为这里没有渡江船。

王二娃嘿嘿一笑说:“当然能渡江了,什么时候都能渡江。”

书生一听大喜,不料王二娃又说道:“你可以游过去。”

书生目瞪口呆,不明白自己问路,这人却为何要捉弄自己。

雷敬叹了口气,人家外出赶路之人,不熟悉此地,王二娃却捉弄人家。

他跟书生说了一下情况,如想渡江,则需要绕路,此时天色已晚,书生想要渡江的想法怕是不能实现。

书生听后呆呆发愣,雷敬和王二娃离开而去。

一路到了村里,王二娃一直骂骂咧咧,打的鱼太少,别说卖,吃都不够吃。

他正在抱怨,突然闭上了嘴,雷敬尚在疑惑,他蹑手蹑脚去了墙边。

墙是土坯打成,上面有些窟窿眼,过去的王二娃伸手从墙边扯出一条花蛇来。

花蛇奋力扭动,王二娃捏着它的七寸,另一只手就欲向下捋,从七寸处向下一捋,这蛇就算是歇菜了,会陷入昏迷。

雷敬一看这条蛇有小儿手臂粗细,端的是条大蛇。

“正愁鱼不够吃,今日你撞在小爷手里,现成的肉。”

王二娃边说着话,手上动作不停。可是雷敬伸手拦住了他,不让他下死手。

王二娃不解,雷敬叹了口气:“鱼是不多,可是咱们能喝点汤,这蛇长这么大不容易,放了吧。”

放了?简直就是开玩笑,王二娃才不会停,雷敬脸色不好起来:“你不放的话,以后打捞不带你。”

王二娃听得上火,可是他还指望着雷敬带他打捞挣钱,不想惹他生气,当下不情不愿将蛇扔掉,蛇快速爬走。王二娃还不停抱怨:“你就是心太善,一条蛇你也不忍。”

蛇没吃成,王二娃心中不满,雷敬也不用他动手,自己把鱼收拾了入锅,将要炖好时,突然有人来找王二娃。

这个人是王二娃一个表哥,名叫程宝坤,家境也不怎么好,而且名声还不怎么好,平时偷鸡摸狗,属于个泼皮无赖。

他将王二娃叫出去嘀咕了几句,王二娃对雷敬喊,说自己要跟表哥去办点事,这鱼不吃了,留给雷敬自己吃。

雷敬担忧看着王二娃和程宝坤的背影,王二娃跟他这个表哥厮混在一起,怕不会学好,但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那是人家表哥。

和父母吃过晚饭后他就直接休息,明天接着去捕鱼,虽然今天收获不多,可是也不能气馁,毕竟靠着这个谋生。

次日天亮,他吃过早饭后正欲出发,却有人来找,来人一脸焦急,拉着他的手不松开,乱七八糟说了一堆。

虽然他说得挺乱,可是雷敬听出了他的意思。

此人名叫李成,本也是穷苦人,家中有个女儿叫李灵儿,已到婚嫁之年。近日有媒婆给提亲,有一客栈掌柜的欲要续弦,李成同意,李灵儿不同意,对方可是大了她近二十岁。

昨日,李成苦口婆心劝自己家闺女,李灵儿坚持,李成羞恼之下说话有些重。李灵儿再没有说什么,可是却在昨晚半夜失踪。

着急的李成伙同村里人寻找,他们在江边找到了李灵儿的鞋,胡乱扔在江边草丛中。

李成说着又有泪落下,雷敬明白他的担心。李灵儿和父亲发生了争执,半夜从家里消失不见,鞋却在江边出现,李成怀疑闺女一时想不开跳了江。

事实上,也的确有可能是跳了江。因为李灵儿明白她无法改变嫁过去的命运,绝望之下,寻了短见,这并不稀罕。

李成此来,是想让雷敬帮他打捞。

看李成穿着,绝不像有钱人,此番打捞,也多半是白干。可是雷敬不在意这个,他心善,不会因人而异。当下回屋,拿上东西后想要喊上王二娃,不料王二娃却不在家,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他只好自己跟着李成奔江边而去。

雷敬所带,有一只绑在竹竿上的爪钩,有一块白布,还有一根黑狗尾巴毛编成的绳子。

爪钩用来实在寻不到人时探捞,一般不用。白布是为了盖打捞上来的人,而黑狗尾巴毛编成的绳子则是在人打捞上来后,需要用这根绳子捆住。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之所以要捆住,实际上是为了心安。

一路到了江边,雷敬发现已有不少人在这里围着,想来是李成村里的人。

那时候打捞,全靠硬憋气,由于江水湍急,手里还得负东西,要不然会被冲走。

他抱着一块石头,一头扎进了江水中。

没过多久,他就捞到了一个人,但让大家吃惊的是,他打捞上来的却并不是李灵儿,而是一个书生。

雷敬看着这个书生非常震惊,因为他认识这个人,就是昨天回家时,问能不能渡江那个书生,他怎么沉尸江底了?而且他绝不是失足,因为他手脚被绑,身上还拴了一块石头。

他是被人投入江中的。

边上放着李灵儿的鞋,可是却打捞出个男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Ⅱ:江水里书生枉死,家里边雷敬遇险
众人都懵了,原本以为打捞出来会是李灵儿,可却是个谁也不认识的书生,既然是书生,为什么边上有李灵儿的鞋?

李成不死心,又求雷敬下去再捞,雷敬没有拒绝,二次下水。岸上的李成心情矛盾,又想捞出来又怕捞出来。

过了许久,雷敬出来,下面再没有人,李灵儿不在江底。

这可真是怪事,众人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既然打捞出陌生人,肯定得报官。

李成心中悲伤又担心,如果女儿不在江中,那么她又去了哪里?这书生究竟和女儿有什么关系?

他失魂落魄跟兵丁说着话,雷敬寻思这也是个可怜人,自己就当白干了,反正也没累着自己。

他带着自己东西就欲回家,回家后拿了网来,他还要捕鱼呢。

可这时候王二娃突然出现了,边上还跟着他那个表哥程宝坤。

王二娃上下打量他:“师傅,捞到什么了?”

雷敬向地上的书生努了下嘴:“咱们昨天碰到的那个书生,却不知道因何被人投入江中。”

王二娃还待说话,一边的兵丁却听到了他们的交谈,当下不让雷敬走了,因为他刚才说昨天见过这个书生,人家要问话。

雷敬回答着问话,发现程宝坤一直盯着自己,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据实说了昨天发生的事,王二娃也在一边做证,因为人是他们两个一起碰见的。

问完了话,兵丁将书生运走,李成拉住了雷敬的手想说什么,雷敬劝他不要太过伤心,也不要想着给自己钱了,事儿没办成,还是抓紧时间去寻找闺女为妥,自己这边就当是帮忙。

李成千恩万谢而去,雷敬也回家送东西拿网。

拿了网回来,发现王二娃和程宝坤还在,他不喜欢程宝坤,程宝坤却一直打量他,看得他心里极不舒服。

这心里不舒服的情况下,影响捕鱼状态,今天又是没有什么收获。

临天黑时,程宝坤离开,王二娃和雷敬一起回家。

“你这个表哥,一直打量什么呢?他每日没事干吗?”

听了雷敬的话,王二娃嘿嘿一笑:“他就那样,平日里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师傅你真没有捞出来什么?”

雷敬一脸莫名其妙,因为他不明白王二娃这是怎么了。同时他也不知道,自打捞出这个书生,他的麻烦事就来了。

当天夜里,雷敬正在睡觉时,被一阵动静惊醒,他睁眼一看,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两个人,这两个人鬼鬼祟祟,似乎在找着什么。

有贼!

雷敬大喝一声就欲坐起,不料那两人中的一个伸手从身上抽出一把刀,对着他便砍,边砍还低声说话:“交出你在江中捞出的东西,可以饶你一命。”

雷敬虽然没有练过拳脚,可是他力大无穷,伸手抓住了对方握刀的手腕,用力一拧,对方吃痛松手,刀应声落地。他一翻身从床上跳下,一脚把刀踢远,然后对着这人的脸就是一拳。

拳头狠狠砸在对方脸上,对方发出一声闷哼,踉跄后退。

虽然有月光,雷敬却看不出对方样子,因为两人皆布衣蒙面。

不过对方想要自己的命却是真的,对于这样的人,他自然也不会客气。

一拳打过,对方后退,他猛扑而上,伸手就欲去抓对方脸上的蒙脸布。

可斜刺里又有一把刀砍来,他身子后退躲过。两个蒙面人马上从门口窜出,一溜烟跑出院子不见了踪影。

刚才的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箭射星流之中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此时蒙面人离开,雷敬感觉自己心砰砰乱跳,眼睛看着被踢到一边的刀,他实在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家中贫穷,寻常的贼人断然不会进来。对方翻找,像是在找东西,而且对方也喊着什么交出在江里捞出来的东西,江里捞出什么东西了?除了白天那个书生,别的没有东西啊。

书生被投入江中,难道是这两人干的?但他们又是在找什么?

刚才的打斗已经惊动了父母,爹的声音从另一间屋里传来,问他响动是怎么回事。

他不想让爹娘担心,就说是自己打耗子呢,父母安静下来,他却久久不能入睡。对方带刀,显然不是闹着玩的。自己平时没有惹到别人,那这祸事从何而来?只能是从那个书生身上而来。

他此时非常懊恼,本来帮人家找闺女,却打捞出一个书生,因为这个书生又惹出了麻烦,虽然现在他们逃了,可他们会善罢甘休吗?

脑子中全是乱七八糟的事,一直想到天亮。那两个蒙面人要自己交出从江里捞出的东西,这倒是提醒了他,会不会是书生临死抓在手中东西了?

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如果书生手里真有东西,那么肯定会被忤怍看到。自己要不要告诉他们?他想了想又怕惹上麻烦,正在犹豫时,又有陌生人上门。

这人四十岁上下,问他是不是雷敬。

见他点头,这个人扑通就跪了下去,吓得他赶紧搀扶,不明白这个陌生人为什么要行此大礼。

对方起来后说了事情原委,人家下跪,是感激他打捞出了书生。

书生是何人?原是一家员外的儿子,赶考落榜后回家,员外同时派了管家去接。可是管家却走岔了,现在管家知道因为走岔导致了少爷惨死,同时知道人是被雷敬打捞上来的,人家这是来感谢他。

他听明白后赶紧摆手,说自己这是举手之捞,况且也不是为了打捞书生,因为压根儿就不知道书生在江底,纯属意外。

对方频频点头说:“此事太大,需要回去通知老爷,待此事了解,定有重谢。”

对方说完而去,雷敬也没打算得什么重谢,对方可能就是说一句客气话,所以他并没有在意。相比对方的感谢,他更加担忧昨晚进自己家的那个蒙面人。

对方没有得到他们想找的东西,因为自己手里根本没有。可是他们不相信,肯定还会再来,如果一直被这样的人惦记着,那可就太倒霉了,自己不能睡觉时还睁着眼。

正在烦恼时,王二娃来了,告诉他一件事,李成为了感激他,特意在不远处的客栈酒店中摆了酒宴,让他过去。

雷敬感觉奇怪,这李成并不是什么富裕人家,也是穷苦人,昨天已经跟他说得明白,今天为什么还要摆酒宴?而且他女儿失踪,他还有心思吃酒?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没要对方出报酬,李成可能心中过意不去,所以就摆了酒宴。万一现在找到女儿了呢?可能只是女孩子赌气藏了起来,此时已经回家,李成高兴之下摆了酒。

这是最有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他整天吃不到好东西,也馋那口酒肉。

一看他答应,王二娃离开,人家是请他,王二娃只是来通知,他不去。

雷敬绝想不到,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要命宴。

Ⅲ:半路上姑娘拦路,酒宴上雷敬逃生
他跟父母说过后就出发而去,王二娃说的客栈他知道,是一家专为过路人设的店。

出村走了一阵,发现路边刚返青的草边坐着个彩衣姑娘。

姑娘背对着他,他心里暗暗奇怪,这姑娘坐在半路上又是干什么?

他这人虽然没有读过书,却从小知道尊重人,自己并不认识人家姑娘,不能多说话。

他想着这些便要过去,不料姑娘却喊他:“公子慢走。”

他惊讶看着这姑娘,难道这姑娘认识自己?

姑娘对着施一礼,他赶紧还礼时,却听姑娘说道:“谢过公子救命之恩。”

救命?

雷敬一头雾水,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救过人家姑娘的命。

姑娘也并不愿多说这件事,而是正色道:“公子可是去赴宴?”

怪事年年有,就数今天多,自己要去吃酒宴,这姑娘又是如何得知?

“他们全都是恶徒,公子此去危险,此宴不让活人吃!”

雷敬警惕起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公子生性善良,又怎知人心险恶?公子要去,须如此……”

姑娘小声跟他说了几句,他一脸惊讶,全是不解。

“只管去做。”

姑娘说完离开,他站在原地思索良久后,还是听了姑娘的话,向另一条路走去……

过了两个时辰,他出现在了客栈边上,里面没有别的客人,只有一桌,而桌边所坐也没有李成。有程宝坤、王二娃,还有两个大汉,另外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大约四十来岁。

见他出现,王二娃赶紧拉着他进来,雷敬脸上全是不解:“不是李成请酒吗?为何不见他?”

王二娃将他按坐下后,大家的神色都严肃起来,直勾勾盯着他。

他看着这些人,明白王二娃骗了自己,根本不是李成请酒。再看这些人,一个大汉脸上鼻子上有伤。看身形,昨夜在自己家里出现的蒙面人,应该是这个大汉和程宝坤。

“交出来吧。”

这些人一直让他交东西,可是他并没有捞出任何东西。但他却没有直接说明,而是看向王二娃,王二娃不跟他对视,喃喃说道:“师傅,你就交出来吧,把东西给他们就没事了。”

他的话自己都不相信,不管他们想要什么东西,雷敬知道,只要自己一交出去,这帮人会马上杀了自己,路上那彩衣姑娘说得对,他们不是人,全是亡命徒。

“是你们杀了那个书生吧?”

听了雷敬的话,王二娃叹了口气:“他只是倒霉,你不该把他捞出来的,你说你多管这闲事干嘛?”

眼下雷敬仍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杀死那个书生,但他马上就会知道,因为王二娃说过书生倒霉后,从外面进来一群人,全是兵丁。

王二娃和程宝坤大吃一惊,怎么会出现兵丁?

再看雷敬不慌不忙,他们顿时明白是雷敬喊来的。可是,他们把雷敬骗来这事机密,他又怎么能提前发觉而通知兵丁?

程宝坤和王二娃他们对着雷敬非常嚣张,可面对兵丁,他们吓得直哆嗦,几个人很快就被控制。

这些人被控制,雷敬猛想起来,李成跟自己说女儿失踪时,说媒婆给李灵儿说的是一个客栈掌柜的要续弦,难道这个中年人就是客栈掌柜的?这么说来,李灵儿的失踪和他们也有关系?

没错,另外三人,一个是这客栈掌柜的,叫刘志,另外两个大汉是他的伙计。

兵丁在客栈搜寻,在密室中找到了一个吓得全身发抖的姑娘,不用说,她是李灵儿。

事情到此终于明朗,是这帮人绑了李灵儿,又杀了书生扔进江中。

究竟为什么呢?原来,这刘志无意中看见李灵儿,想要据为己有。

他托人去跟李灵儿的父亲李成说,许下高额聘礼。李成家中贫穷,贪图对方钱财就同意了这件事,不料李灵儿不同意。

这让刘志十分恼怒,他就想出了个坏主意,把李灵儿绑来,生米做成熟饭,她不答应也得答应。

所以,他找了平时偷鸡摸狗,还欠自己钱的程宝坤,承诺事成之后,就把欠的钱免掉。

程宝坤自己干不了这事儿,就去找了自己的表弟王二娃,这就是为什么王二娃被他叫走。

当晚,程宝坤和王二娃以及客栈中一个伙计出发去了李成家,程宝坤偷鸡摸狗习惯了,对于跳墙越脊、溜门撬锁都拿手,他很容易就翻墙打开了李灵儿的房门,几个人绑了李灵儿,神不知鬼不觉奔向客栈。

刚到客栈边上,他们碰上了那个书生。

书生想要渡江,却被雷敬告知现在没船,而且当时天也黑了,他就想找个地方先住下,明天再说过江。

他找来找去,准备入住客栈,却没料到看到他们几个人绑着李灵儿。书生看到后害怕,转身就欲逃,程宝坤他们岂能让书生逃掉?他要告发了怎么办?

他们追上了书生,由于书生反抗,程宝坤失手杀死了他。

刘志只想绑了李灵儿成其好事,万万没料到横生枝节,竟然出了人命,他们一时乱了阵脚。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寻思半天后,王二娃想出个主意,这书生本来就是个过路的,并没有人知道,把他扔进江中又有谁能找到?

众人一听有理,程宝坤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要把书生扔进江中,那把李灵儿的鞋干脆摆在江边,假装她跳江自尽。

于是,他们把石头绑在书生身上,运到江边后抛入江中,还把李灵儿的鞋扔在了草丛里。

等到回去,程宝坤发现自己经常佩戴的一个挂件丢了,他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丢的,害怕是被书生抓在了手里。可是书生已经在江底,他们想找也不可能。

出了这种事,刘志也顾不上和李灵儿成其好事了,先把她关了起来,想等这件事过去再说。

次日,李成找雷敬打捞,他下去就把书生给捞了出来,程宝坤和王二娃一听就害怕,要是挂件被雷敬所得,或者是在书生手里,那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暴露出来。

程宝坤和王二娃赶紧去了江边,王二娃一直问雷敬捞出了什么,雷敬根本不知道他在问什么,可是他们却认为雷敬在装。夜里,程宝坤和一个伙计进入雷敬家中,想要翻找,如果找不到,干脆连他也结果掉。

没曾想雷敬敏捷机灵,反倒是打了他们个冷不防,两人逃到客栈后又是和刘志商量,他们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要了雷敬的命。

于是,他们让王二娃去通知雷敬,假装李成请酒。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雷敬来是来了,还带着一众兵丁。

雷敬听得心惊肉跳,如果不是半路上彩衣姑娘拦住自己,今天就要死在此处。王二娃可是自己的朋友,而且还是自己的徒弟,他竟然能干出这种事,太让他难过了。

李成接到通知,也过来接自己家女儿,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想让女儿嫁的刘志竟是这么个恶人,自己真是瞎了眼,猪油蒙了心。

这帮人全被兵丁带走,书生家人感激雷敬捞人使真相大白,给了大量钱财感谢,而李成灵机一动,觉得自己女儿未嫁,雷敬未娶,这不正是好姻缘吗?

两个年轻人倒也不反对,雷敬迎娶李灵儿,婚后恩爱,育有两子,生活幸福。

各位,雷敬是个普通人,水性好,靠捕鱼为生,也兼职打捞。

但他生性善良,遇蛇不忍,劝说王二娃放掉,为穷人打捞而不计报酬,这都是他身上的闪光点。

他打捞出了书生,却因此获得了巨额回报,这是他开始时没曾想到的,可以说是意外之福。他对王二娃信任,去赴宴时,遇到彩衣姑娘拦路,告知他此行危险,这才救了他一命。并且最终把恶人引出,还由此得到了一桩姻缘。

再反观王二娃他们,雷敬那么信任他,他却想暗中害人,利用朋友的信任,想要置朋友于死地,这就是小人加恶人。刘志提亲不成,就想用强,因此引发了意外,竟然还想着一错再错。

几人数次作恶,最终得到报应,却也是咎由自取。

至于彩衣姑娘是谁,是不是蛇化人形来报恩,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雷敬一个善良的人,他不应该被这帮恶人所蒙蔽害死,假如没有他的善良,就没有后面的一切,也没有所谓的姻缘。

咎由自取和善有善报,都是自己种下的因,您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