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替好友娶妻

民间故事:替好友娶妻

 

某个朝代,天津有一位书生,叫丁一柳。丁一柳本来家里挺有钱,父亲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女孩儿很漂亮。后来父母相继去世,丁一柳不会经营,于是很快家里就穷了。也正因为穷,所以丁一柳迟迟没钱娶妻。

女孩儿叫黎氏,黎家很有钱。黎父和黎母看到丁一柳家没钱了,就想悔婚。为了悔婚,他们想了个办法。

这一天,丁一柳在家读书,忽然黎家的仆人来请他,说是老爷请他去家赴宴。丁一柳整理好头发、衣服,然后便去黎家赴宴了。丁一柳爱喝酒,酒量也很大,黎父和黎母知道他的爱好,于是叫人拿来很多美酒,一直在给丁一柳灌酒。很快,丁一柳喝完了一大坛酒,已经有六七分醉了。

看着丁一柳醉了,黎母趁机对他说:我女儿有残疾,没法给你做妻子了。我觉得很对不起你,这样吧,我给你一千两银子作为补偿,等你成名了,你可以用这笔钱来另娶佳人,你看如何?你不说话就当是答应了啊。既然答应了,就写了离婚书吧。

民间故事:替好友娶妻
丁一柳虽然喝得多了,也确实有些醉了,但意识很清醒,他明白自己的岳母是看不上自己,嫌弃自己没钱,所以想甩掉自己。但是,他生性高傲,所以,虽然知道答应的话可以得到一大笔钱,但是他对此还是不屑一顾。

于是,丁一柳傲气地说:如果拿了钱,不就是卖妻子了吗?我读书人,干不出来这么龌龊的事情。你的千两白银,我也没放在眼里。大丈夫生于世间,何必担心娶不到妻子?你既然不愿意把令爱嫁给我,直接说就是,不用这么拐弯抹角,我来写离婚书。

他说完后,黎母大喜,立马叫人取来准备好的笔墨,然后递给丁一柳。

丁一柳借着醉意,带着快意,大笔一挥,写了离婚的书。写完后,丁一柳施礼告辞,东倒西歪地回家了。黎父和黎母很高兴,也没叫仆人送一下。

民间故事:替好友娶妻
黎小姐很伤心,她跟父母闹了很久,她认为自己既然许配给丁一柳,就应该嫁给他,而不能悔婚。但是她终究是个女孩子,婚姻大事她无法为自己做主,只能暗暗哭泣,求老天爷保佑丁一柳,早日发达,再来娶自己。

第二天酒醒了,丁一柳想起来昨晚的事,但也没有生气,没有愤怒,更没有咒骂,只是淡定地看书。

外面一个声音传进来,丁一柳的好朋友辛仁杰来了。辛仁杰是丁一柳最好的朋友,两人从小长到大,一直都是铁杆兄弟。辛仁杰知道丁一柳家庭困难,常常慷慨解囊,资助丁一柳,在他看来,自己这位好兄弟只是目前穷困而已,以后必定会发达。

民间故事:替好友娶妻
辛仁杰来了之后,丁一柳把昨晚的事告诉了他。辛仁杰大怒,咒骂黎家没有信用,不配为商人。丁一柳倒是很淡定,劝辛仁杰不要生气,还说自己确实没钱,人家父母想要女儿嫁给有钱人,过上好日子,也能理解,没啥大错,只是言而无信了。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辛仁杰回家后,越想越气,他想替好友出口气,又想帮帮丁一柳。他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第二天上午,他请人到黎家提亲,黎家也知道辛仁杰家很有钱,辛仁杰也是一表人才,精通诗文,于是答应了这门亲事。很快,辛仁杰开始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最后一步亲迎完成,就把黎氏接到家了。

民间故事:替好友娶妻
而在迎亲之前,辛仁杰就告诉过丁一柳,自己娶了黎小姐,希望他别介意。丁一柳素来旷达,心中并不介意,还向辛仁杰庆贺,并说:我和黎小姐已经离婚了,就是陌路人了,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跟她成亲自然于我无妨。辛仁杰笑着说:你的祝福并没有假意,我能看得出来,好兄弟,你会有好报的。

到了迎亲那天,丁一柳还提了贺礼去庆贺辛仁杰。

辛仁杰带着丁一柳到了自己婚房里,让他看了看新娘子。黎小姐本就很漂亮,穿了新娘子衣服后,显得更娇艳动人。丁一柳看到后,忽然有点动心,但是一切都晚了,再说了自己也没钱娶她,多思无益,于是很快恢复了心情。他告辞出去,然后去席桌上吃饭喝酒了。

民间故事:替好友娶妻
辛仁杰也开始出来招待宾客,挨个敬酒,到了丁一柳的时候,他各种找理由给丁一柳敬酒,丁一柳一连十二杯酒。旁人跟着起哄,也开始给丁一柳敬酒,很快丁一柳醉的不省人事。迷迷糊糊中,他觉得自己被抬起来了。

而在这时候,辛仁杰叫来旁边的人,让两人把丁一柳抬到新娘子房间里。丁一柳睡到五更,醒来一看,自己居然在辛仁杰的婚房里,身边就是新娘子。这太违背道德了,他吓得大叫一声,赶紧起来开门。不料,门从外面锁死了,他怎么也打不开,只好大声呼叫。

辛仁杰开了锁,进来后对丁一柳施礼,然后笑着说:丁兄,你已经和新娘子成婚了,带回家去吧。丁一柳完全糊涂了,明明是辛仁杰结婚,怎么他要自己把新娘子带走呢?莫非他喝醉了还没醒酒?亦或是他疯了?

民间故事:替好友娶妻
看到丁一柳一脸茫然,辛仁杰哈哈大笑,说:这是我的主意。如果你岳父岳母说什么,那我就跟他们打官司。

此时,黎小姐也已经掀开了盖头,看到了丁一柳,这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夫君。她对着辛仁杰施礼,然后紧紧抱住丁一柳,哭着说:逼你写休书是我父母的意思,不是我的本意,我生是你的人,死了也是你的鬼,我不愿与相公分开。

辛仁杰笑着说,我这个假相公,成全你们真夫妻。丁一柳一看早已泪流满面,起身后对着辛仁杰鞠躬抱拳。然后,他便带着黎小姐回家了。

两人去后,辛仁杰亲自到黎家告知事情的前后经过,黎父黎母虽然觉得荒唐,但事已至此不好再说,何况自己本就理亏,于是也就同意了。

两年之后,丁一柳和辛仁杰同时考中进士,做了县令。而那时候,丁一柳的孩子已经半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