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奇案:正妻为夺家产,毒死小妾及其儿子,巡抚直接判凌迟

清代奇案:正妻为夺家产,毒死小妾及其儿子,巡抚直接判凌迟

清代温州府的西门,有一户人家,户主叫袁圣,家里挺有钱,他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叫尤氏。两人结婚多年,袁圣都三十岁了,一直也没和尤氏生个孩子。

这种情况下,袁圣又娶了小妾程氏。五年的时间,程氏给袁圣生了两个儿子。看着自己后继有人,袁圣很高兴。

尤氏很不高兴,但是她没能给丈夫生儿子,不高兴也没办法。

没过一年,尤氏也怀孕了,生了个儿子。袁圣大喜,尤氏也很高兴。但是,尤氏同时多了一份心思。

以前,她没有孩子,即便失宠也没办法,因为古代女子地位低,如果不能给丈夫生儿子的话,丈夫是可以休了她的。现在自己有了儿子,那就得为儿子做打算了。

清代奇案:正妻为夺家产,毒死小妾及其儿子,巡抚直接判凌迟
可是,自己只有一个儿子,而程氏则有两个儿子,以后如果分家产的话,自己和儿子只能分到三分之一,而程氏则能分到三分之二的家产。想到这里,尤氏很不甘心,嫉妒之心越来越强烈。

到后来,尤氏居然起了谋害之意,她决定杀了程氏及其两个儿子,这样就可以独霸家产了。做了打算之后,尤氏一直想动手,但是没有机会。

过了一段时间,袁圣看着三个儿子逐渐长大,家里开销越来越多,不由得担心了。是啊,现在虽然家里有不少钱,但是以后儿子大了需要娶媳妇,儿子也会有儿子,到时候一大家人什么也不做,岂不是坐吃山空?

清代奇案:正妻为夺家产,毒死小妾及其儿子,巡抚直接判凌迟
想到这里,袁圣买了 一些货物,打算往湖广一带去卖,做点生意挣点钱。临走之时,他交待尤氏和程氏,让他们在家照顾好孩子。

很快,重阳节到了。袁圣离家之后,尤氏是正妻,地位最高。他让仆人做了菜,设宴招待程氏和她两个儿子。程氏没想太多,带着儿子来赴宴了。

程氏想不到,在她们来之前,尤氏已经提前在酒壶里下了药。

吃饭的时候,尤氏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程氏聊天。她装作殷勤,给程氏倒酒,并且假作真情地说:我虽然有一个儿子,但是年纪很小,等你儿子长大后,我已经老了,我儿子还小。所以,以后还得请你们母子照顾,今天请你吃饭,也是为了以后做打算。希望妹妹能满饮此杯,不要嫌弃姐姐。

清代奇案:正妻为夺家产,毒死小妾及其儿子,巡抚直接判凌迟
程氏以为尤氏是真心,慌忙说:姐姐说的哪里话,这本是我分内之事,不用这么客气。只是我不会喝酒,就不喝了吧。

尤氏假装很生气,说不喝酒就是不答应以后照顾自己,程氏无奈,只好喝了酒。尤氏又很客气地跟程氏两个儿子酒喝,两个孩子也喝了。

喝完酒、吃过饭后,大家各自回房睡觉。到了夜里,毒药发作,程氏和两个儿子七窍流血,相继而死了。当时,程氏才三十岁,大儿子十二岁,小儿子才八岁。

早上之后,尤氏假装发现程氏母子死亡,大哭。邻居都来了,问怎么回事。尤氏一通乱编,说是程氏得病暴毙。邻居们听说后,无不伤感。尤氏又假意痛哭,厚葬了程氏母子三人,邻居们都没怀疑。

清代奇案:正妻为夺家产,毒死小妾及其儿子,巡抚直接判凌迟
却说袁圣在外地做生意,当天晚上做了个梦。他梦到程氏带着两个儿子向自己哭诉,但听不清说什么。他想回家看看,但是自己手里还有一大批货没卖出去,连路费都没有,不能马上回家,只好作罢。他带着疑心继续客居在外,虽然很不安心,但也没办法。

袁圣在外,一晚忽得一梦,见程氏携二子泣诉其故。醒来即欲收拾回家,奈因货物未脱,不能即回。是以且住且疑,郁郁不悦。

三年之后,袁圣还没回家呢。

此时,一位姓韩的巡抚下来视察,他来到温州府府衙,刚下马升堂,堂下的官员刚刚礼毕。忽然,韩巡抚发现堂前一道污气平地而起,直冲天上,很快又不见了。

下马升堂,府属官员参见礼毕,忽然阶前一道污气冲天,俄而不见。代巡心甚疑之:必有冤枉。

清代奇案:正妻为夺家产,毒死小妾及其儿子,巡抚直接判凌迟
放到现在,这种事即便奇怪,但也没人觉得和案子有关系。但是古人迷信,韩巡抚一看之后,顿时觉得这里有冤案。于是,他赶紧退堂,自己一个人去查阅卷宗,想看看到底是哪个案子可疑。

翻了半天,也没发现可疑的案子。此时,已经深夜了,韩巡抚累了,他趴在案上睡着了。

韩巡抚做了个梦,梦中他看到一个女子,虽然容姿美丽,但是披头散发,身边还有两个儿子在哭啼。女子看了看韩巡抚,跪了下来,孩子也跪下了。

韩巡抚问:你是哪里人氏,姓甚名谁?你有什么冤屈,尽管说出来,本老爷一定为你主持公道。

这个女子说:妾本是程氏,丈夫袁圣远处在外经商,主母尤氏嫉妒我儿子多,年纪长,在重阳节那天劝我母子喝酒,不料酒里有毒,我母子三人因此毒发身亡。听说老爷来了,我们特意来诉冤,希望老爷主持公道,这样我母子三人即便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恩戴德。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清代奇案:正妻为夺家产,毒死小妾及其儿子,巡抚直接判凌迟
说完这些后,程氏母子哭了一阵子,化为清风去了。

韩巡抚醒来之后,天已经快亮了。距离正常升堂时间还早,但是他等不及了,立马让人敲鼓升堂,派衙役捉拿尤氏,带到公堂。

尤氏刚跪下,韩巡抚就怒骂:小妾之子也是丈夫的孩子,也叫你为姨娘,跟你的孩子一样,你怎么能因为嫉妒而害死程氏母子三人!如此断绝丈夫的血脉,罪不可赦!尤氏此时并不认罪,只说程氏母子是得病暴毙。

韩巡抚大怒:你以为这么说,本府就拿你没办法了吗?死人可以开棺验尸,是否毒死,仵作用一根银针就能看出来!韩巡抚这话不算假,但主要还是吓唬尤氏。尤氏一听,吓得立马认罪了。

清代奇案:正妻为夺家产,毒死小妾及其儿子,巡抚直接判凌迟
由于袁圣还在外地,于是,韩巡抚把袁圣的族人招来,让他们先暂时抚养尤氏的儿子。安排好这些之后,韩巡抚判尤氏凌迟处死!

再说袁圣,直到三年之后才回来,他赚了很多钱回家。族长把他家的事说了,袁圣一看,自己走时家里五口人,现在回来,居然只有一个小儿子,忍不住哭了。唯一欣慰的是,小儿子长高了不少(毕竟过去六七年了)。在族人的劝慰下,袁圣才逐渐看开。

从那以后,袁圣乐善好施,活了八十岁,他的儿子娶了老婆,生了五个儿子,而这些儿子又各自娶妻,子孙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