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奇案:妻子勾搭外人,毒死丈夫,县令把二人活活烧死

清代奇案:妻子勾搭外人,毒死丈夫,县令把二人活活烧死

清代潮州府平原县孟林村,有一人名叫姜逢时,娶了妻子谭氏,因为家中挺有钱,所以两人日子过得还不错。

后来,谭氏生了个儿子叫姜启,长大后读书学习,到十六岁时,姜启娶了妻子是他的表妹,及他舅舅谭完的女儿谭小姐。谭小姐恪守妇道,孝敬公婆,小夫妻日子也是琴瑟和谐。

和自己表妹结婚,在今天算是近亲,但是在古代也算正常。

几年后,谭氏死了,姜逢时已经五十岁,跟着儿子儿媳妇一起生活,他觉得不太方便,但是始终没有说出来。

他的邻人季伯高看出来了,就问他:您家娘子去世后,家里显得冷清好多啊,你怎么不再娶一房呢?一来有人照顾你,二来家里也不冷清,凡事也有人商量一下,不是很好吗?姜逢时则说:再娶一个倒是不难,只是我担心后娶之妻,难为前妻之子,所以我不敢娶啊。

清代奇案:妻子勾搭外人,毒死丈夫,县令把二人活活烧死
季伯高则说:这算什么,只要你剧中调停好就行了啊。前村邵安有一个女儿邵氏,本来已经嫁人,听说女婿也死了,邵氏也没孩子,正要出嫁,你去娶来吧!姜逢时问那女子怎么样,季伯高说:那女子才二十岁,德貌双全,性子也好。

姜逢时心动了,给了季伯高三十两银子,让他去说媒,结果一说就成。因为都是二婚,所以简单举行了仪式后,邵氏就嫁过来了。

第一年,邵氏小心侍奉姜逢时,甚至还要奉承姜启,做得还会好,里外都说她不错。但是,一年多后,邵氏看姜逢时已经老了,她又是青春年少,就很不高兴。此时,邵氏已经春心不安了,只等红杏出墙。

有一次,邵氏看到对面的喻吉,不觉有点心动。喻吉二十五岁,长得也高大帅气,刚刚丧妻,家中也有钱,是个富公子。邵氏跟他见了几次后,慢慢眉来眼去,最后终于勾搭在一起了,只是背着姜逢时。两人空闲时,商量如何能长久在一起,喻吉建议邵氏跟姜逢时闹分家,然后再害死姜逢时就行。

清代奇案:妻子勾搭外人,毒死丈夫,县令把二人活活烧死
果然,邵氏开始闹了,说自己年纪大几岁,又是晚娘,凭什么要服侍儿子和儿媳妇?跟姜逢时整天吵架,只是要分家。姜逢时无奈,只好让儿子儿媳妇到一里外的祖宅去住。
第一步完成了,紧接着第二步开始了。

趁着姜逢时不在家,邵氏让喻吉来家中,问他:你说要害死老贼,怎么下手?喻吉说:今晚老贼回来,你给他赔一些笑脸,就说前些日子不该跟他闹,然后弄点好酒好菜跟他对酌,灌他喝酒,等他喝醉把毒药放酒里,就能结果了他。然后你把自己的衣服首饰拿出来给我,再放一把火,把尸体烧了,自己拿些衣服,假装家中失火,跑到儿子那里叫他救火。到时候,谁能说是你害的人呢?

邵氏觉得是个好主意,把值钱的衣服首饰拿出来,让喻吉带走了。

清代奇案:妻子勾搭外人,毒死丈夫,县令把二人活活烧死
晚上,姜逢时回来,看到家中一桌子酒菜,又看到邵氏笑脸相迎,不断赔不是,还以为分家后她高兴了,也没多想,坐下来就吃。邵氏一直劝他喝酒,趁着他迷糊时,把毒药放酒里,姜逢时喝罢,毒药发作。

邵氏扶着他上床后,把干柴堆在厨房和卧室,点了火后,她把自己弄得披头散发,抱着一床被,跑到儿子家大哭。

姜启问怎么回事,邵氏哭着说:家中失火,你父亲不见出来,快救火啊。姜启跑回家一看,房子都烧起来了,根本不能冲进去,也就没法救父亲。他只能大喊,直到天快亮时,火才灭了。进去一看,父亲已经死了,头发没了,但是尸体没被烧毁。

清代奇案:妻子勾搭外人,毒死丈夫,县令把二人活活烧死
于是,姜启备了棺材,停尸大堂,举办葬礼。

此时,姜启静下来了,他不由得想:父亲没病,发生了火灾怎么晚娘跑出来,他跑不出来?发生了火灾后,一里地来回,房子已经烧起来了,时间也太快了!他不由得问邵氏,邵氏则说:你父亲本来跑出来了,又说屋里有账本要拿出来,结果进去后就没出来。

姜启看她并不伤心,干哭没有眼泪,父亲也不是那种为了账簿不要命的人,他又想到邵氏之前闹着分家,觉得很不对劲,于是连说“我不服”。邵氏故意骂道:你不服?有本事你去告我啊!姜启回答一定告你,邵氏大怒,拿着棍棒就打姜启。

姜启到县衙,递上状纸,说了情况,恳求大老爷给自己做主。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喻吉暗中让邵氏也写了状子,大意就是说夫君被火烧死,儿子怀疑自己,希望老爷能替她证明清白。

清代奇案:妻子勾搭外人,毒死丈夫,县令把二人活活烧死
把邵氏、姜启以及左右邻居都传到公堂后,县令仔细问讯。喻吉在姜家对门,作为邻居他也在公堂。姜启和邵氏各说各的理,几个邻居都说,半夜起火,自己起来时火已经太大了,来不及救。喻吉则说,自己看到大火时,姜逢时和邵氏顶着被子出来,然后姜逢时又进去后再没出来等等。

县令一听,觉得喻吉这个人不对劲。

别人都没看到,偏偏他看到了,还很详细,很可疑;另外,火灾发生一般人很慌张,要么救火,要么救人,喻吉很淡定看着,也不帮忙,也很可疑,他有意无意帮着邵氏说话,眼睛也盯着邵氏,关系不正常。最可疑的是,邵氏也帮喻吉说话,还说多亏了喻吉帮忙,前后矛盾。

此时,县令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不动声色,故意说:看来姜逢时果然是烧死的,姜启不该诬陷晚娘,应该反坐,明天就判他忤逆之罪,死罪。邵氏去买棺材吧,明天给姜启收尸埋葬。其余人,都散了吧。

清代奇案:妻子勾搭外人,毒死丈夫,县令把二人活活烧死
众人走后,县令派了两个心腹衙役,让他们假扮为乡下人,盯着邵氏。

两个衙役出来后,听到几个邻居说话。一个邻居说:老爷判姜启死罪,他晚娘也应该求情,救一救姜启。喻吉则说:他状告晚娘,死了最好。那个邻居气愤愤地走了,嘴里叨咕着“哪有父母看到孩子死了不心疼的,岂有此理啊”。

衙役听到这里,觉得喻吉不对劲,商量后决定,一个去盯着邵氏,一个盯着喻吉。

到了晚上,邵氏没回娘家,居然去了喻吉的家中,两个衙役就这样又碰面了。两人偷偷溜到喻吉屋外墙下,听到对话。喻吉说:多亏我这个下毒放火的办法,咱们马上就能做长久夫妻了。邵氏则说:还是我动手做得好,县令大人也没办法,姜启那小子还想跟我斗。明天,就可除掉他了。

说完后,两人吃饭上床,两个衙役回去禀告县令。

清代奇案:妻子勾搭外人,毒死丈夫,县令把二人活活烧死
第二天早上,邵氏到公堂,说是已经买好了棺材。喻吉则在外面看热闹,伸长了脖子。姜启跪在堂下,一言不发。县令一看,笑着说:一个设计,一个动手,配合得天衣无缝啊!邵氏大惊,浑身颤抖。

只见衙役把喻吉带到公堂,先打了三十大板,县令才说:大胆喻吉,你谋占人妻,杀人之夫,害人之子,几乎让人家绝后,真是狼子野心,猪狗不如!你要和她做夫妻,本县就让你们死后做夫妻。

两人狡辩,县令说:需要我给姜逢时尸体验毒吗?两人汗如雨下,磕头认罪。

县令让姜启起身,然后让衙役动手,把邵氏、喻吉一起绑着,抬入棺内,上面用大铁钉钉住,然后抬到检尸场,用火焚化。这对狗男女,就这样被活活烧死了。

看到这里,姜启给县令磕头感恩,观者拍手称赞,齐声呼喊“青天大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