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亡灵画师

民间故事:亡灵画师

 

在安徽有一位画师,姓鲍,叫什么名字,大家都忘了,反正后来大家都送他一个绰号,叫他鲍打滚。

为什么叫鲍打滚呢?这就得说鲍打滚的职业习惯了。

寻常的画师,就是画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建筑,画神仙鬼怪等等,但是鲍打滚不一样,他虽然也擅长丹青,会画人物,但是他只画死人,而且是他没有见过的死人。

具体来说,是这样的:

每次有人来找鲍打滚,帮忙画一画死去的亲人,他就会到这个人的坟墓上,在趴在坟地周围打滚,滚满一圈后,他就不再打滚了,继续趴在地上,过了一会儿再起来,然后就开始提笔勾勒,涂色渲染,绘画逝者。

等他画完以后,给逝者的亲人、朋友或者其子孙后代看,大家都认为,他画得特别像!

谁没有父母祖宗呢?大家都有,很多人也想看看过世的亲人,所以不少人来找鲍打滚给去世的亲人画像。正因如此,所以鲍打滚很快就声名鹊起,许多人对他都很好,愿意与他交友,对他很尊重。

有些文人秀才,肚子里有墨水,还给鲍打滚起了个文雅的绰号,叫亡灵画师。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叫他鲍打滚。

鲍打滚经常穿着一件黑色的大布衫,因为经常穿着打滚,所以衣服都破烂了,但他还穿着,也懒得换洗。

鲍打滚给别人画像,所得钱财不少,他的钱都干什么用了呢?主要是两方面,一是喝酒,二是逛青楼。

民间故事:亡灵画师
一些文人雅士看到鲍打滚穿着破烂,为人粗俗,但却能左拥右抱,寻香抱玉,纷纷替那些漂亮女子感到可惜,都嫉妒鲍打滚,认为青楼女子跟他在一起,简直就是一朵香花插在了牛粪上。

对了,要说明的是,鲍打滚所画的死人,必须是短时间的,一般不能超过二十年,死去许多年的人,他不好画。不然的话,直接让他画秦始皇、三皇五帝,那还得了?

安徽北部,有一位谢先生,父亲去世早,哥哥在京城里做官。

一次,谢先生偶然遇到了鲍打滚,他知道鲍打滚的职业,于是立马邀请他到自己家,让他为自己去世的父亲作画。

鲍打滚照例去谢先生父亲的坟头上,滚了一圈,画完之后,谢先生一看,确实和父亲生前的容颜很像。只是,父亲脖子上有一道红色的印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图片来源:文推网 高清电影电视剧 下载  侵权必删)

谢先生问了老母亲,这才知道,父亲生前做官出了大问题,被刑部的官员关入死牢中。谢父畏罪自杀,就用一根绳子吊死了自己,所以才会有红色印记。

谢先生又看了看父亲的帽子的衣服,发现他穿着三品官的官服,戴着三品官的官帽,又很不解。因为他知道,父亲生前只是一个八品小官而已。

巧了,第二天哥哥出去办事,顺路回家,他问起哥哥才知道,原来哥哥上个月才给父亲请封,正好是封三品官员。

这一下,兄弟二人乃至于老母亲都十分佩服鲍打滚。

民间故事:亡灵画师
兴化县有一位陈孝子,是个秀才,陈孝子的父亲,曾经跟盐商争夺海地,双方打起了官司。盐商败诉了,归还海地赔了钱,心里一直怨恨。

一次,陈父去海边办事,盐商就让家里的厨子仆人上去围殴他。陈父一边躲着,一边打回去,居然不吃亏。

这盐商是个狠人,一脚踢中儿子裤裆,儿子当场毙命。然后,盐商和家丁诬陷是陈父踢死了这个孩子,然后状告陈父。

这个案子持续了两年,盐商贿赂了许多官员,最后给陈父定了罪,认为他是把持盐务,打死人命,应该判死罪,秋后处决。

陈孝子到县衙、府衙、省里去喊冤,但是没有用,这些官员都被盐商贿赂了,根本不管他父亲的冤屈。陈孝子连附近地方官府都跑了一遍,依然没人管他父亲的案子。他想去京城告御状,但是秋决时间快到了,来不及。

无奈之下,陈孝子只能向神灵祈祷,他白天哭,晚上也哭,眼睛很快就红肿了。

很快,皇帝派了巡按御史下来。陈孝子一听,马上刺破手指,写了两份血书的状子,一份藏在怀里,一份拿在手中,都用油纸封了,上面还写着标题。两份喊冤的状子都很长,内容都是控诉盐商、众多贪官污吏以及自己父亲的冤屈。

状子末尾,陈孝子写了“与其父死而儿亦死,曷若儿先死,而父可或生”的话。意思就是,与其让父亲先死了,我再赴死,还不如我先死了,这样的话,父亲或许还能活着。这话的意思,就是他决定以死鸣冤了。

状子写好后,他穿好衣服,在河边等待巡按御史的官船。

民间故事:亡灵画师
很快,官船从上游来了,两岸都是地方官员,纷纷磕头迎接。而在两边,还有许多老百姓在围观,就是看热闹的。船靠岸的时候,陈孝子忽然从人群中冲出来,然后跳到官船上,摊开自己血书写的状子,随即放下状子,跳河自杀!

巡按一看,马上派人去救陈孝子,但由于水流很急,打捞三天三夜都没有找到,搜索范围更是扩大到了几百里路。直到众人打捞到了几百里外的瓜州口,依然没有打捞到尸体。

看来,陈孝子真的没了。

巡按御史穿着素服,亲自到河边吊唁陈孝子。忽然,狂风大作,乌云盖日,众人看到水面露出一个东西,像是人的手指,赶紧下水打捞。原来,陈孝子的尸体一直立在逆流之中,没有被冲走。

等到陈孝子尸体被捞上来后,大家发现,他面部还像活人一样,拳头紧紧握住,咬牙切齿,两眼瞪得很大,似乎在诉说自己父亲的冤屈。而且,他的尸体还是站着的,没有倒下去。

巡按御史知道,这是他心中有冤,不肯咽气。于是,他亲自许诺,保证查清这个案子,为陈孝子鸣冤。说完后,陈孝子的尸体才倒下去。

后来,巡按御史调查清楚了这件事,提取了盐商家的厨子仆人做人证,又问了陈孝子父亲,查清了案子。盐商打死自己儿子,心狠手辣,又贿赂各个官员,差点害死臣服,罪大恶极,判斩立决,其余受贿官员,或是免官,或是刑罚,都受到了惩处。

巡按御史离开的时候,又交待本地新上任的县令,要好生照顾陈孝子的父亲,厚葬陈孝子。

接下来,巡按御史又上表朝廷,请朝廷表彰陈孝子,并列入乡贤祠堂中,事迹也要记载在县志等文献中。

后来,当地人还为陈孝子建祠堂,就在学宫西边,每年春祭、秋祭以及各种官祭、私祭,都有老百姓去祠堂里祭祀陈孝子,香火长盛不衰。

民间故事:亡灵画师
道光年间的某一年,距离陈孝子之死已经很多年了。正好鲍打滚来到这里,当地人知道他的本事,又都觉得陈孝子没有画像,很是可惜,就合力出钱,请鲍打滚给陈孝子画像。

鲍打滚表示很为难,因为这事儿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但是,当地人坚持请他帮忙,还说给多少钱都行。

鲍打滚想要钱,就说可以试试。

前面两次,他到陈孝子坟前打滚,但还是不行。后面三次,他又到陈孝子的祠堂去打滚,每次都转三圈,依然不行。

鲍打滚唯恐自己的名声受损,决定使出看家的本领。

他剪掉头发,指甲,用血写了一份文书,上面还带着符文,然后到城隍庙里烧了,又跪拜磕头,然后拿着纸和笔,就在城隍祠里睡了。大家想围观,鲍打滚却不肯,让所有人都不要看。

三更天的时候,外面万籁俱寂,只见灯光小了许多,阶下好像有人影,似乎有很多人来了。

两边廊下,各出来一个小卒,一个个子很高,像山魈,一个个子很矮,像僬侥(传说中的矮人),两人见面,互相作揖,然后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听到击鼓打更的声音,拿出钥匙开门的声音。四个褐色衣服的人来了,跪在阶下,说着什么话。这时候,大厅案上出现了符、剑、官印、信等东西,阶下则有很多人拿着长戟、横刀,依然成了府衙。

奏乐之后,城隍神来了,他头戴金冠,身披蟒袍,看起来很老,两鬓已经白了,连长胡须都白了一半。看来,他要断案。但具体断什么案子,鲍打滚没有听到。

民间故事:亡灵画师
这时候,城隍神又问褐色衣服的人:“陈孝子怎么还没来?”

“回老爷,陈孝子现在做了崆峒山的总管,距离此地,乘云还要飞两千里路。算时间的话,应该就在下一刻。”

一刻钟后,鼓乐大震,很多火把照亮了夜空。

有人喊了一声“孝子到”,城隍神赶紧躬身出去迎接,看起来十分恭敬。他请了孝子进来后,分东西坐下了。孝子穿着普通的衣服,跟人间的服饰不一样,模样也不错。

双方寒暄后,城隍神说:“总管大人,贵乡人与亡灵画师商量,要为您画像。”

孝子皱了皱眉,说:“何必要这样呢?”

“乡亲们对大人很是思念,非要大人留下尊容,作为后人的表率,也是为了让更多的后人瞻仰,请大人允准了吧。”

孝子点了点头,于是换上公服,穿着乌黑的靴子,上面闪烁着紫金宝石,头戴紫金冠,身穿四爪龙袍,极为神俊。过了一会儿,他又换了之前的衣服,跟城隍神打了招呼,然后离开了。城隍神亲自送他上了轿子,作揖三次,这才回到庙里。

很快,城隍神不见了,所有人也都离去,什么动静都没了。

鲍打滚如梦初醒,赶紧凭着印象画陈孝子。画完以后,鲍打滚让众人看,大家也都没看过陈孝子,于是找到了陈孝子的曾孙,一对比果然很像。曾孙一看,激动地跪下磕头流泪,说爷爷、太爷爷说起过祖上相貌,跟画像一样。

众人大喜,纷纷给鲍打滚钱财,盛赞他画技高超。许多人都很感动,纷纷流泪,尤其是孝子的后人。

民间故事:亡灵画师
几年后,鲍打滚认识了扬州的李游击(游击是武将官职,从三品),两人经常一起玩儿,关系不算太好,但也不差。

李游击有一个婢女,叫小玉,很漂亮,年方二八,深得李游击宠爱;李游击还有个娈童,叫施仍,很俊俏的年轻人,也不过二十来岁。后来,小玉跟施仍私通,被李游击撞见,骂了一顿。

小玉跟施仍一生气,干脆私奔了,李游击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

无奈之下,李游击就去威胁鲍打滚,说:“鲍先生,你素来有本事,一定知道这对男女在哪里吧?请务必帮本官找到。只要能找到,本官重重有赏。如果你找不到,或者知道了也不说,本官就说你会妖法,蛊惑百姓,把你打入死囚牢中!”

鲍打滚无奈,勉强到房间里打了个滚,然后画了一张图。

李游击照着图,找到了小玉和施仍,抓到以后,直接把两人活埋了。鲍打滚得到了一百两金子,但他担心自己活不成,赶紧跑路。

过长江的时候,他又犯了老毛病,叫了一个娼妓,到船里睡觉。结果,正海着呢,鲍打滚忽然看到了小玉和施仍,笑着冲他招手。鲍打滚大骇,惨叫一声,死在了娼妓的肚皮上。

从此以后,世上再也没有人能画亡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