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新官上任,渡江时船只被大草鱼掀翻,暴露了小妾的丑事

民间故事:新官上任,渡江时船只被大草鱼掀翻,暴露了小妾的丑事

明朝万历年间,书生充愚德从小心地善良,受人称赞。十五岁那一年,他的奶奶生病了,想吃草鱼,让他父亲去集市上买鱼。充愚德想去集市上闲逛,便跟着父亲一起去了。

父亲买了一条十几斤的大草鱼,用草绳穿过鱼鳃拎着,和充愚德一起回家。走到半路上,充愚德听到了草鱼的求救声。只见草鱼的嘴巴一张一翕,声音尖细,呼喊道:“充愚德,我是水族里的修行者,不幸被捉,你要是放了我,他日必当图报!”

充愚德便对父亲讲了,要父亲放了草鱼。父亲斥责说:“满嘴胡说,草鱼怎么可能会说话?”充愚德争辩说:“我真的听到了草鱼的求救声,不信,你停下来听一听。”

民间故事:新官上任,渡江时船只被大草鱼掀翻,暴露了小妾的丑事
他的父亲便停住脚步,看着草鱼,凝神细听。草鱼说:“充愚德,你骨骼清奇,和我是有缘人,因此你能听见我说话。你父亲与道法无缘,因此听不见。”充愚德听得分外清楚,可是他的父亲什么也没有听见。

充愚德便指天发誓,绝对没有说谎。他的父亲怪异地看了他好一会,最终同意把草鱼放生。父子俩走到河边,解开草绳,把草鱼放入水中,草鱼一动不动。父亲说:“你看,草鱼离水的时间太长,已经死了。”说罢,伸手去捉草鱼。只见草鱼的尾巴猛地一甩,钻入水中不见了。

回到家里,充愚德对奶奶讲了放生草鱼的缘由,奶奶夸赞他做得对,并且说道:“我刚刚闻到了草鱼的香味,已经解了馋,不需要吃了。”

充愚德以为奶奶为了安慰他,在开玩笑,谁知一旁的母亲和小妹都说,刚才屋里确实飘荡着浓烈的鱼香,她们都闻到了。第二天,奶奶的病就好了。充愚德一直觉得此事很离奇,难以解释。

民间故事:新官上任,渡江时船只被大草鱼掀翻,暴露了小妾的丑事
第二年春上,充愚德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了关氏为妻。关氏很是贤良,深得公公婆婆的喜爱,也深得充愚德的敬重。两人一共生养了三个孩子,孩子们聪明伶俐,生活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过了几年,充愚德参加童生试高中秀才。这以后,他的科举之路一帆风顺,先后考上举人和进士。吏部还没有来得及分配,充愚德的父亲因病亡故,他向吏部告了丁忧,回家守孝去了。”文推网:最新高清电视剧,美剧,港剧,韩剧

转眼间,三年孝期快要满了,充愚德整点行装,打算带着全家一起到都城去,等待吏部重新分配后,再去赴任。关氏和充愚德相商,婆婆年事已高,孩子还小,不宜鞍马劳顿,而且家里的田产也需要人打理,她留在家里照顾婆婆和孩子们,过两三年,等到充愚德安稳了,她再带着全家去任上和他相聚。

充愚德同意了,去禀告母亲。母亲也认为这个办法可行,却担心儿子没有人照料起居,便和关氏相商,给充愚德纳一个小妾。关氏笑着说:“单凭婆婆做主。”

民间故事:新官上任,渡江时船只被大草鱼掀翻,暴露了小妾的丑事
充愚德已经是朝廷官员,荣耀无比,他要纳妾的消息传出去后,好多媒婆登门。他的母亲把关,选中了邬屠夫的女儿。邬氏虽然出身低,但是生得妩媚,招人喜欢。

邬氏进门后,和充愚德如胶似漆。临行之前,邬氏对充愚德说,她有个表哥,名叫柴问崖,也读过几年书,因为家贫的原因,没有再读书,恳请柴问崖带在身边,做个幕僚。

充愚德把柴问崖召来面谈,发现他才思敏捷,非常健谈,透着一脸精明,心中喜欢,便让他跟着一起赴任,充当幕僚。

一行人先到都城,等候吏部的文书。吏部将他分配到江南一个小县城里担任县令,充愚德领了任命文书和路引,带着众人南下。

到了长江,充愚德租了一条船渡江,船上除了船工外,闲杂人等都不准上船。船只走到江心,忽然狂风大作,波浪滔天,一条巨大的草鱼,猛地跃出江面,掀起一股巨浪,将船只打翻,船上的人都沉落江底。

民间故事:新官上任,渡江时船只被大草鱼掀翻,暴露了小妾的丑事
不一会,来了一群虾兵蟹将,除充愚德外,所有人都被拴上绳索,押送到一座宫殿。宫殿里迎出一名披挂整齐的将军,鱼头人身。他大笑着拉住充愚德的手,说道:“恩公,末将已经在此恭候大驾多时了。”

充愚德疑惑地问道:“承蒙抬爱,称呼我为恩公,恕我眼拙,没有认出你来。”将军大笑着说:“我就是曾经被你放生的那条草鱼啊,今日机缘凑巧,终于可以报答你的恩情了。”

原来,草鱼一直在修行,有一年,恰逢龙门开,所有的鱼类都来跳龙门,他轻松地跳过龙门,成为龙族的一员,被任命为江底龙宫里的殿前都指挥使。今日恰逢充愚德渡江,他算出充愚德有难,因此兴风作浪,将船只打翻,把所有人都带到龙宫里。

都指挥使严肃地说:“恩公,你大难临头,尚不自知啊!”充愚德一惊,问道:“将军何出此言?”都指挥使说:“你且退到屏风后,不要出声,我让你听个明白。”然后吩咐带柴问崖和小妾邬氏上来。

民间故事:新官上任,渡江时船只被大草鱼掀翻,暴露了小妾的丑事
不一会,柴问崖和邬氏被带来了,跪在都指挥使面前。他板着脸大喝一声,“你们两个歹人,可否知罪?”两人战战兢兢地说,没有犯罪。

都指挥使大怒,说道:“某年某月某日某个时辰,你们两人合谋,要将充愚德在半路上杀死,让柴问崖冒充充愚德,去担任县令。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的阴谋,早被夜值神记录在案。”说罢,将记录本扔到两人面前。

原来,两人是表亲,从小在一起玩耍,早已勾搭成奸,只因为柴问崖太穷,邬氏的父母才没有同意柴问崖家的提亲。邬氏不甘心当小妾,柴问崖也不愿意过贫困的日子,于是两人合谋,李代桃僵,享受荣华富贵,和邬氏做长久夫妻。等到捞够了钱财,辞官不做,躲到偏僻地方过好日子。

两人见事情已经败露,抵赖只会皮肉受苦,便供认不讳。充愚德在屏风后听见,气得浑身颤抖,冲出来指着两人,大声叱骂。

民间故事:新官上任,渡江时船只被大草鱼掀翻,暴露了小妾的丑事
都指挥使将两人处死,尸体喂鱼,魂魄关在监狱里,然后把其他人送到船上去。只见船只完好无损,江面上风平浪静,只是少了柴问崖和邬氏两人。所有人都恍如做了一场梦,只有充愚德心里清楚,发生了什么。

充愚德当了十几年的县令,因为不善于阿谀逢迎,一直得不到提拔,心中厌倦了官场,便辞职回家。走到长江边,江水里忽然出来一辆羊车,他告别家人,坐上羊车,没入江水里,了无踪影。这以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本故事采用了荒诞的故事情节,在于借事喻理,劝人为善,与封建迷信毫无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