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我自己就出过轨。

我是男生。我自己就出过轨。

我当时是在德国读书,有个女友,称为A吧。有共同爱好,相处融洽,我一度以为找到了soulmate 为了省一份房租,A搬来和我同住。一开始很正常,后来越发懒惰,不做家务就罢了,周末能刷短视频一整天,除非上厕所,否则不下床。每次都是我把饭做好了端到床边。她作业也懒得写,因为我们专业相近,课程交叉,她很多作业是我做的。我常开玩笑说自己都够双学位了。 U1S1,我理解女生一开始会尽量给男友留下好印象。可是这前后反差也太大。有时候在超市碰到熟人,会问我:“A怎么不和你一起?”只有这时才能吐点苦水,换来一句不疼不痒的“男生要多包容啦”。

我和A之间还有个难言之隐,关于性生活。不知道其他男生是怎样频率,我大概一周2-3次。她在这方面很冷淡,一个月1-2次。我隐约觉得不正常,问她和她前任是不是也这样,她说一直如此。没办法,就按她频率来 再后来,因为小事意见不合,我本来都让步了,她一怒之下说要在YP软件上找别的男生(类似于陌陌,在欧美挺多人用的)。 我明白,她如果真的想找男人,十分钟内一定找到。她戳中我的软肋,我很难过却无力改变。

后来认识了女生B。B大我6岁,离过婚,孩子判给前夫了,到这边读博。 我一开始以为B是访问学者,加了微信后,也没深交。后来在学院楼总能遇到B,才知道不是短期交换的。有次在食堂,B在电话里发火,才知道又和前夫为孩子的事吵起来了。一起吃饭的时候B说了自己的过往,我纯粹想让她明白人人都有烦心事,就说了我和A的事。

人和人的情感真是太微妙了。受伤的人互相知道对方的痛,很容易走到一起,就像《花样年华 》里的男女主。心里痒得像猫抓,也不敢贸然捅破窗纸。 有天A去斯图加特旅游,我终于豁出去了,微信里对B说了些暗示性的话,她看懂了,没表态。我干脆挑明,她说考虑考虑。当天晚上就到我宿舍过夜了。单从体验的角度说,非常棒。我突然想到潘金莲。我相信,当武松的刀架在潘脖子上的时候,潘也不后悔认识西门庆的。 第二天果断和A分手,和B正式在一起了。直到B博士毕业去了外地任职,我们才分手。这件事,连我最好的朋友也不知道 最后,爱过A,也爱过B,都不后悔。”文推网:最新高清电视剧,美剧,港剧,韩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