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妻子怀孕三年,产下紫色烂荷叶,道士:她欠了风流债

民间故事:妻子怀孕三年,产下紫色烂荷叶,道士:她欠了风流债

古人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古往今来,男人追求美丽贤淑的女子乃人之常情,优秀的女人也从来不会缺少追求者。可当人们把利益放在真情前面的时候,最终只能酿出苦果。下面这个故事,就和利益、真情有关。

话说宋朝末年,平江府有个名叫谢碧华的少女。谢氏出身书香门第,其父亲曾是一名通判,为人公正廉明,在当地颇有声望。谢氏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儿,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民间故事:妻子怀孕三年,产下紫色烂荷叶,道士:她欠了风流债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谢氏十六岁那年,平江府爆发了一场瘟疫,其父母皆染病去世。为父母办完丧事后,谢家树倒猢狲散,只剩下了谢氏一人。

无依无靠的谢氏,日子过得愈发艰难。好在谢氏曾结识过许多富家公子,他们觊觎谢氏美貌,都乐于伸出援手。

就在几个贵公子为争取谢氏闹得不可开交之际,谢氏却选择了一个名叫叶翔的富商。叶翔年逾四十,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腰缠万贯,家底深厚。叶翔十分尊重读书人,得知谢家有难,不仅为谢氏安排了住处,还给了她一大笔钱,这令谢氏极为感动,并决定以身相许。

二人婚后还算甜蜜,且不到半年,谢氏便怀上了叶翔的孩子。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怪事却接踵而至。

民间故事:妻子怀孕三年,产下紫色烂荷叶,道士:她欠了风流债
每到夜里子时,叶家养的两条看门狗就像发疯一般狂吠不止,扰得一家人无法入睡。谢氏担心肚中的胎儿,便命人将狗送走了。当天夜里,谢氏刚刚睡下,就感觉被窝里钻进来一个人。

谢氏本以为是叶翔,翻身想钻进其怀里。可刚一伸手,她却摸到了一滩水。谢氏吓了一跳,赶忙坐起,掀开被褥发现自己的身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形印记,就像有人洗完澡没擦身子躺在床上一般,把褥子都弄湿了。

不止谢氏,叶翔每天夜里都会梦到一个人。那人浑身湿透,看不清面貌,且伸出双臂去掐他的脖子。叶翔惊醒后发现,自己的脖子处果真出现了掐痕。

民间故事:妻子怀孕三年,产下紫色烂荷叶,道士:她欠了风流债
叶翔觉得家中后进了不干净的东西,便请来一个道士作法。道士一进门,目光就聚集在了谢氏身上。作完法后,道士来到谢氏身旁,轻声道:“夫人好自为之。”言罢,拂袖离去。

当天夜里,谢氏梦到了一名看不清相貌的男子。男子嘴里不断念叨着什么,谢氏费了很大劲才听清:“你不嫁给我,我就算做了鬼,也不会离开你!”

谢氏吓得魂飞魄散,可第二天,她却并未向叶翔提起此事。反观叶翔,道士走后,家中果真没有怪事再发生过了。

转眼间到了谢氏临盆的日子,叶翔请来了最好的郎中和接生婆。可众人从早上等到了晚上,谢氏始终没有生产的意思。接生婆以为搞错了日期,便建议多等几日。结果半个多月过去了,谢氏依旧没有临盆的意思。

民间故事:妻子怀孕三年,产下紫色烂荷叶,道士:她欠了风流债
接生婆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郎中为谢氏把脉,也说其身体健康,并无大碍。众人束手无策,只好继续等着。结果这一等,就是两年。

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谢氏怀孕三年未生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当地。一时间流言四起,有人说谢氏怀了个神仙;也有人说谢氏怀了个死胎。就在众人胡乱猜测之际,谢氏要生了。

一时间,整个叶府都忙活了起来,叶翔焦急地在产房外踱步。好在接生很顺利,当孩子的啼哭响起的时候,叶翔的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地。可当接生婆将孩子抱出来的时候,却把叶翔吓得魂飞魄散。准确地说,那已经不是孩子了,其通体发紫,没有手脚,脸上则没有鼻子眼睛,只有一张嘴巴,看起来就像个紫色的烂荷叶。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民间故事:妻子怀孕三年,产下紫色烂荷叶,道士:她欠了风流债
就在叶翔不知所措之际,曾为叶府作法的道士出现了:“夫人所生下的乃是鬼胎!”

叶翔听后大吃一惊,忙上前询问其原因。道士满脸无奈:“要怪就怪她欠下了风流债!罢了,还是让她自己解释给你听吧。”

道士抱起那片烂荷叶,领着叶翔进了屋。当看到道士和自己孩子的模样后,谢氏终于不再隐瞒,道明了事情的真相。

民间故事:妻子怀孕三年,产下紫色烂荷叶,道士:她欠了风流债
原来,谢氏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其父母死后,由于没有了经济来源,谢氏便想到了那些曾与他交好的贵公子。为了钱财,她与多人纠缠不清,脚踏多条船。其中有个名叫宁康的痴情书生,他为了谢氏可谓倾家荡产,并多次表示愿意娶她为妻。

可谢氏见他家境一般,便撒谎说他只要考上举人,便与其成亲。宁康信以为真,发奋苦读,结果真的在乡试中拔得头筹,高中举人。可当他回到家乡后却发现,谢氏早已嫁为人妇。得知自己被骗的宁康,心灰意冷,上吊自尽。

民间故事:妻子怀孕三年,产下紫色烂荷叶,道士:她欠了风流债
可他怨气不散,其鬼魂整日夜里都会来找谢氏。结果影响了谢氏腹中的胎儿,使其变成了鬼胎。

叶翔听后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妻子竟是个玩弄感情的高手。谢氏见瞒不住,索性承认,嫁给叶翔,就是看中了他的家境。

后来,叶翔休书一封,将谢氏赶出了家门。谢氏不知悔改,离开叶翔后还想和曾经的情郎们死灰复燃。可大家都已看清了她的为人,与其断了联系。半年后,谢氏独自离开了家乡,无人知道她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