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小伙得到宝贝却被贪心的店主偷去

 

民间故事:小伙得到宝贝却被贪心的店主偷去

从前,有一户姓范的人家,三口人。夫妇俩辛勤操劳将近大半世,也过不上一天好日子。加上积劳成病,真是苦极了。

他们的儿子名叫范芹益,是个伶俐的孩子。他七岁学会抓螺捞虾;十岁学会摇橹撑船;到十四五岁,撒网、扎筏、砌屋、打柴,样样会干,出海和上山的大小活路都难不倒他了。儿子这样勤劳能干,夫妻俩有了依靠。但是穷人家什么时候才不穷,今日打回一篓鱼,财主要收去一大半,明日抓得十只蟹,拿到街上换不回两斤米。天暖日和还能马马虎虎熬过去,如果刮风起浪,雨猛天冷,就连蚝蛎也打不够一餐。范芹益越是勤劳,生活越是困苦难熬。

这天,范芹益进山打柴。他走到一棵古老的鹰爪树下,四下里望望,把柴刀往腰带一插,爬上鹰爪树。鹰爪树又高又粗,五六个人也合抱不住,枯枝纵横交错,砍它四五担也砍不完。他正要举刀砍时,传来一个老人的喊叫:“哥仔啊,手下留情喽!你不要砍我的屋好不好?”

范芹益停住刀扭头一看,见一个须眉发白的老人,站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向他恳求,他觉得奇怪,这棵树怎么会是老人的屋呢,莫非这老人是传说的老树精?

老人又说:“你下来!我有一匹宝马,你牵回家吧,保证你不用辛苦也有好日子过。”

“是真的吗?”范芹益半信半疑。

老人连声说:“真的呀,真的呀!宝马吃谷屙金,吃米屙银只要你肯喂,买田买地买屋买船,不愁没钱啰!”

范芹益从树上“呼溜”一声跳了下来。一匹白毛黑蹄的高头大马,果然从老人身后的树丛里向他走来。他又惊又喜,笑吟吟地牵马下山了。

转眼天黑了。范芹益来到一间客店,想先填饱肚子再走。店主问他要吃什么?他说要几斤谷子。店主不懂他的意思,睁圆大眼,问他要谷子干什么?范芹益叫他快点拿来,不要耽误了赶路。

店主照办了。宝马吃了谷子,眨眼间,“噗噗”两下,果真屙出一小堆闪光闪光的金块。店主傻了眼!范芹益刚进来时,见他一副寒酸相,一点也不放在眼里,现在看见这一堆金子,马上换了个样子,对他百般殷勤起来,又是请坐又是泡茶忙个不停,

没等范芹益开口,美味喷香的菜肉摆满一桌。

店主在一旁坐下,一边敬酒献莱,一边探问范芹益那匹宝马的来历。范芹益是个心直人,把前后经过详细说了。店主妒忌得快要发疯,好说歹说也要范芹益住上一宿。范芹益经不住再三挽留,只好答应住下。

第二天醒来吃过早饭,向店主道了谢,范芹益牵着宝马高高兴兴上路。一路上他想了很多很多,要盖一座宽敞的房子,买一条大船和几张渔网,当然,头等要紧的是给父母治好病,给他们买好吃的东西。

到家了,他很激动,向父母说了宝马能屙金银的事。消息传开,远远近近的邻居纷纷走来看新奇。可是他惊呆了,白马吃了他喂的谷子,屙出的不是金块,而是臭气熏天的马屎。人们七嘴八舌说他傻。看着地上的马粪,他窘得满脸通红,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恨不能钻进地缝里躲起来。一气之下,他拔出柴刀跨过海滩朝山上奔去。

他以为受了老树精的骗,爬上鹰爪树,手起刀落猛砍。老人被震醒了,连忙出来向范芹益央求:“哥仔啊,你不要砍,不要砍啰!我把宝马给了你,怎么还要砍我的屋呢?”

范芹益手不停刀,口不停骂:“你骗我!我就是要砍,砍倒了才好!”

老人不停地央求,听范芹益说宝马只能屙一次金,很不相信。为了打发他赶快离开,老人又拿出一个小铜锣和一把紫檀木做的槌,递给他,说:“这宝锣你拿着吧。”

范芹益还在生气,看了一眼小铜锣,没有理睬。老人连忙说道:“不要小看这铜锣。你想吃什么,敲一敲,喊一声,就行了。”

“你又想骗我?”范芹益气冲冲地问。

老人说:“不信你敲一敲试试看。”

范芹益举起铜锣“当”的一敲,喊声“鱼。”嗬!当真两条鱼变了出来。老人说:“你看,你看,我不骗你吧!”

范芹益笑了笑,向老人道了谢,拎着铜锣走了。经过昨晚住宿的客店,他照例进去洗了脸和手,敲锣要了一桌饭菜。店主见了,又再三挽留他住了一宿。

第二天,范芹益回家。邻居们见他带了个铜锣,问他在哪里捡的,有什么用?他不作回答,样子很得意,叫大家回去拿个钵来,有好吃的分给大家。昨天白马屙屎使他丢尽了面子,这下要争回才行。

范芹益把大家拿来的瓦钵摆成一排,拎起铜锣,“当”的一敲,同时喊道:“要鸡肉!”个个瓦钵空空的。“呵哈!”邻居们一齐哄笑起来。

范芹益两手发抖,心发慌了,“当当”猛敲,“要鸡肉,要猪肉!”不停地喊。可是,铜锣除了声响,别无什么。他又急又气拨开人群走出门外,“哐当”一声把铜锣扔出老远。随后他紧握柴刀向山上跑去,朝鹰爪树又狠又猛地一阵乱砍。刀声震动了老

人,连忙出来恳求他停手。范芹益哪里肯听,挥刀砍得整棵树左右摇摆。老人扑过去拦腰把他紧紧抱住:“你怎么还砍我的屋,我给你宝马、宝锣还不够吗?”

“哪里是宝马、宝锣?”范芹益声高气粗地说,“是废马烂锣!”

老人不信自己的宝马、宝锣只能显一次灵,第二次就不灵了。他问:“你回家的路上,宝马、宝锣和你分开过吗?”

范芹益一口咬定:“没有。我一直牵着马,带着锣,一步也不离。”

老树精又问:“你在路上,没歇过脚,没吃过饭?”

“唔,这….”范芹益一时回答不上来。他想,除了在客店住宿之外,自己和白马铜锣一直没有分开过。老人听说他在客店住过,说:“嗨呀,你在那里住两夜,宝马不和你同睡吧,宝锣也不放在枕下吧?”

“是,是呀。”

“这么说,有人偷换了你的宝贝,你也不知道。”

“这…不会,不会的。店主对我这么好,他给我菜酒热情招待。”

“你说没人偷换,宝马、宝锣怎么会不灵呢?”

范芹益还是不信有这种事。老树精只好说:“你回去看看马和锣吧。我给你的宝马前蹄跟有个“金”字,宝锣锣心有个水字。换过的就没有这两个字了。”

范芹益回到家,拎起铜锣一看,没有“水”字,再看白马的前蹄跟,也不见“金”字。这下他才清醒过来。

他来到客店,找到店主,开口就问人家有没有换过他的马和锣。他问得太笨了。店主震了一震,马上定下神来,推说“一头雾水不知天”。范芹益和店主吵了起来,他无凭无据吵不嬴,离开客店向山上走去。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还没走近鹰爪树,老人已站在那里了,笑眯眯地望着他。范芹益讲店主不肯承认。老人叫他不用担心,从袍袖里拿出一只光滑发亮的乌龟壳,说:“你到客店去,用手弹一弹龟壳。店主就倒吊上屋梁了。是不是他偷换宝马、宝锣,你一问就知道了。”

然后,老人又告诉他怎样弹龟壳再把店主放下来。

按照老人的话,范芹益来到了客店。店主问他又得了什么宝物,范芹益拿出龟壳,店主又红了眼,凑近来看,心里盘算怎样留他住夜。范芹益弹了两下龟壳,清风刮来,店主便倒吊在屋梁上。店主连声喊道:“哎呀,痛死我哟。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呀!”店主连声求饶。

范芹益两手叉着腰,冷冷地看了好一阵,等他喊够了,问:“你说,我的宝马、宝锣,是不是你偷换了?”

“哎哎,我说,我说”

这下,店主全部招认了。是他半夜里偷换了范芹益的宝马、宝锣。

追回了宝马、宝锣,范芹益欢欢喜喜地回家。他没有惊动乡邻,先让宝马吃饱谷子,屙出大堆金块,敲锣要了十几桌鸡、鸭、鱼、猪肉和各种山珍海味,再去请乡邻亲友来畅饮一顿,每家送给一块金子。从此,他们一家过上了好日子,全村也过上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