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姐姐代替妹妹出嫁,洞房夜不肯解衣,新郎:娶的就是你

 

民间故事:姐姐代替妹妹出嫁,洞房夜不肯解衣,新郎:娶的就是你

清河县有个叫黄增辉的人,家里有五十亩良田,也算是小康之家了。黄增辉二十岁那年,和李氏娶,生了一个女儿,起名叫宝儿。

宝儿三岁时,李某不幸患上了重病。弥留之际,李某抱着宝儿,流着泪对黄增辉说:“自从嫁你以来,我一直辛苦工作,从来没有要求过你什么。如今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心里唯一牵挂的就是宝儿。我知道你一定会再嫁,你能答应我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吗?那我死也不会后悔。”

黄增辉点头答应:“你就放心养病吧,不用太担心,就算有什么意外,宝儿毕竟是我的孩子,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她养好的。”

李氏安心地闭上了双眼,再也没有睁开。黄增辉安葬妻子后,忙于农活和经营家业,无暇照顾女儿,便赶紧请媒人为女儿牵线搭桥,娶张家女儿为妻。

张氏来到这个家庭后,起初是个贤妻良母,虽然对宝儿不是很好,但还是给宝儿吃饱穿暖。一年后,张氏生下一个女儿,取名银燕。从那一刻起,宝儿的命运逐渐变得悲惨起来。

张家对自己的女儿视若珍宝,却把宝儿当成垃圾。好吃好喝的都给银燕吃,宝儿只能吃剩饭剩菜。还要帮张家照顾银燕、做家务,银燕五六岁就开始洗衣服做饭了。

如果宝儿有一点懒惰,张某就会向黄增辉告状,说宝儿真是个坏女孩,小小年纪就又懒又贪吃,连母亲都不理会。黄增辉一开始还不相信,劝她:“宝儿自小丧母,命运很悲惨,你这个做母亲的,要多照顾她。”

张氏听了勃然大怒,破口大骂:“你真是没良心,我这样说就是在虐待宝儿,小丫头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是我包办的,我不过是告她几句牢骚,你也顺着她的意愿来骂我,看来这个家里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我今天就把银燕带回娘家,你要好好珍惜你的女儿啊。”

张女士边说边擦眼泪,黄增辉劝阻不及时,张女士就开始发脾气,黄增辉恼火,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说:“宝儿确实不懂管教,以后你管教她就行了,做母亲的管教女儿是天经地义的事。”

张先生听了这话心里很高兴。

那年秋天,张氏准备拜佛,让宝儿拿来洗手的水,宝儿端来一盆冷水,张氏大怒,将盆子打翻,将冷水泼在宝儿身上,骂道:“小丫头,你是故意冻死我是不是?你心肠这么歹毒,我要打死你!”

张氏说完,便拿出一根藤条,按住宝儿,用鞭子抽了二十多下,宝儿后背血迹斑斑,惨叫连连,连邻居都看不下去了,纷纷过来劝架。

见人越来越多,张某怕别人戳她的后背,便停了下来。年仅十岁左右的宝儿趴在枕头上痛哭流涕。见黄增辉回来,她赶紧找他告状。

黄增辉斥责道:“她是你母亲,理所当然要约束你,就算政府来了,也没办法,你不想想怎么顺从母亲的意愿,讨好她,反而来找我告状,难道你还指望我替你出气吗?”

宝儿欲哭无泪欲哭无泪,黄增辉不禁有些厌恶,说道:“你这小丫头,别的本事也没学到,倒是挺会告状的,你要是再这样,老子就把你绑起来交给母亲惩罚。”

宝儿从此不敢向父亲哭诉,渐渐变得谨小慎微。张某知道此事后,更是嚣张跋扈,只要宝儿做了不合她心意的事,张某便打骂她,不给她饭吃,宝儿只能默默忍受。

李氏生前有个好友姜姓,嫁赵家,两人小时候就约定,若生了儿子,就结拜为兄弟,若生了一儿一女,就结拜为姻亲。

李氏死后三年,蒋氏生下一子,取名赵玉成。起初蒋氏看二人年纪尚小,便没给他们安排婚事。如今赵玉成十一岁,宝儿十四岁,蒋氏便派媒人为他们安排了婚事。

赵老爷家财大气粗,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户,张氏觊觎赵老爷的财富,便对媒人说:“赵家能嫁到我们家,是莫大的荣幸,不过宝儿比赵老爷大三岁,不合适。我还有一个女儿银燕,跟赵老爷同岁,你愿意嫁给他吗?”

媒婆皱眉道:“赵夫人让我履行儿时的诺言,特意把宝儿嫁给我。你这么说,我跟赵夫人也解释不了。”

张氏会意,从袖中掏出三两银子,悄悄递给媒婆,说道:“你嘴巴有福气,若是肯在赵夫人面前说几句好话,这件事就顺利解决了,是吧?”

媒婆掂了掂手中的银子,笑着说道:“夫人说得对,自古都是老夫娶少妻,妻子年龄比夫大是不行的,再说银燕姑娘温柔大方,跟赵先生倒是挺般配的。”

两人互相奉承了一阵,便心满意足地各自离开了。到了赵家,赵夫人问起事情进展如何。媒婆说道:“宝儿姑娘性子粗暴,脸色苍白,身子瘦削,我看她走路坐着躺着都不端庄,又比您大几岁,实在不合适。夫人,娶媳妇是人生大事,您可要好好考虑一下。”

周夫人皱着眉头,喃喃道:“姐姐去世之后,孩子缺管教也是可以预见的,难道我要违背和姐姐的承诺了?”

媒人趁机道:“夫人放心,黄宝儿虽然不合适,不过我看黄家另一女银燕乖巧端庄,倒是有一副世家小姐的气质,年纪也和少爷差不多,倒是和少爷很般配,按礼仪,银燕也该叫大娘,少爷娶她,就是违背了诺言。”

周夫人眼睛一亮,说道:“你说的对,这件事处理得很好,你帮我去一趟黄家,说我儿子愿意和银燕定亲,这件事搞定了,你肯定会得到一些好处的。”

媒婆领命,又到黄家,将周夫人坚持要娶宝儿做儿媳,经她劝说又改变主意的事说了一遍。张氏大喜,连声道谢,并拿出五两银子作为谢礼。

媒人办完事,周夫人感激她“慧眼识才”,赏了她三十两银子,这事就这么定了。

转眼五年过去了,宝儿已经十九岁了,却迟迟没有找到夫君,不过周家派人催促了好几次,说是要尽快安排银燕和赵玉成的婚事。

大婚前夜,张家第一次摆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邀请宝儿吃饭,宝儿显得有些尴尬,不知道坐不坐,但面对如此美味的食物,他哪里敢拿起筷子。

张氏劝道:“宝儿,我以前对你那么严厉,就是为了磨炼你的性格。你母亲去世得早,要不是我严厉管教你,怕你太叛逆,在婆家吃亏。如今你终于长大了,我总算给你母亲一个交代了。”

宝儿没说话,张氏有些不好意思,用胳膊肘碰了碰黄增辉,黄增辉立刻说道:“你母亲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你还恨她吗?今天特意给你做了一顿好吃的饭,你还不感谢母亲吗?”

宝儿浑身一抖,赶紧站起来谢母亲,张妈妈埋怨道:“看看你把孩子弄成什么样子了,宝儿,别听你爸的,大家都是一家人,用不着谢我,快来吃吧,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

宝儿这才拿起筷子开始夹菜,张氏说道:“宝儿,你母亲临终前,和赵家的媳妇有个约定,给你和赵先生安排了一桩婚事,她怕你这几年日子过得不踏实,所以就让妹妹给你安排了这桩婚事,现在你都长大了,这桩婚事还是得落到你的头上,明天你就嫁赵家去。”

宝儿放下筷子,说道:“订婚书上写的是妹妹的名字,我要是嫁她,万一赵家人不同意,吵起来怎么办?”

张氏笑道:“此事你不必担心,赵家也是重名望的家族,不会将此事公之于众。再说了,此事原本是你母亲和他家的约定,我想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宝儿也不再多问,只是说道:“自古婚姻都是父母媒妁之言,这件事情,完全由父母说了算。”

张氏听了大喜,不停地往宝儿碗里夹菜。第二天,赵家迎亲的队伍,鼓乐齐鸣,到了黄家门口。银燕躲起来不肯出来。宝儿换上凤冠霞帔,穿上新娘的嫁衣,上了花轿。

这一夜,赵玉成踉踉跄跄地走进洞房,掀开盖头,正要亲热,宝儿却退了一步,道:“少爷饶命,我不是你的妻子银燕,而是她的姐姐宝儿。妹妹病重,不能嫁,我父母不敢得罪赵家,所以让我替她嫁。我知道我配不上妹妹,请少爷收留我,我愿意做你的奴婢。”

赵玉成听了哈哈大笑,说道:“宝儿,你才是我真正的老婆,今天要是你不说这句话,我还跟你有些恩怨呢,你确实是个好孩子,母亲也没骗我。”

宝儿一脸疑惑,赵玉成也不解释,带着她去见母亲。赵夫人看到宝儿,一把抱住她,说道:“乖孩子,心疼你受苦,以后你就是我赵家的儿媳妇,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赵夫人见宝儿疑惑不解,便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她。原来,赵玉成和银燕订婚后,赵夫人心里总有些不安,便派人偷偷打探宝儿的情况。发现一切和媒人说的截然相反,银燕嚣张跋扈,宝儿温柔贤惠,张氏心狠手辣。为了将女儿嫁豪门,她不惜贿赂媒人,妄图篡位。

赵夫人得知自己被骗后,原本想退婚,但又怕张家趁机影响赵家名声,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办法,一方面让人散播赵玉成病重需要人嫁人的谣言,另一方面催促张家尽快把自己的两个孩子嫁出去。

张氏听说赵玉成病重,起初还心存疑虑,赵家人的催促才让她坚定了想法,为了帮助女儿逃出火坑,她想到逼迫宝儿代妹妹嫁,不料却中了赵夫人的计,让两人成了绝配。

经过解释,宝儿深受感动,当晚两人便圆房了,从此恩爱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三天后,赵玉成带着宝儿回家,进黄家门,张某和黄增辉见张玉成一副见鬼的表情,说:“怎么可能?你不是病得很重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赵玉成故作惊讶的说道:“岳父岳母,你们说什么呢?我身体一向很好,从来没有生过病,我就是要感谢你们给我生了这么好的一个老婆。”

黄增辉没说话,张氏闷哼一声,宝儿问:“银燕妹妹呢?现在应该好了?”

想到银燕,张小姐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说道:“你不知道,银燕也算是遇到了一个良配,你们嫁没多久,冯先生家就派人来提亲,娶银燕做冯家的儿媳妇,冯家可是我们这方圆百里内最大的家族,嘿嘿。”

张女士颇为得意,似乎觉得很荣幸。她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头发蓬乱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跑来,喊道:“爸爸,妈妈,你们把我弄疼了。”

定睛一看,原来是“嫁豪门”的银燕,黄增辉、张氏二人赶紧上前扶住银燕,关切地问道:“乖女儿,你不是已经成了冯家奶奶了吗?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银燕哭着说道:“这都是阴谋,冯家大少爷得了麻风病,需要处女来解毒,他们之所以愿意花重金娶我,就是想让我吸冯家大少爷身上的毒,现在我的麻风病就要发作了。”

张氏和黄增辉听到“麻风病”两个字,吓得赶紧松开银燕的手,往后退去。银燕满脸怨气,扭头看到赵玉成和宝儿站在一旁,宛如一对神仙眷侣,忍不住尖叫道:“娘亲,你不是说赵玉成要死了吗?所以才不让我嫁进赵家。娘亲,这一切本该是我的,你毁了我!”

银烟就要冲到赵玉成和宝儿面前,大声喊道:“宝儿,你们干嘛站在我老公旁边,他是我的。”

旁边的下人拿起一根棍子将银燕打倒,然后迅速将棍子扔掉,赵玉成和宝儿也赶紧离开。银燕再次冲向张家和黄增辉,恶狠狠地叫道:“都是你们害的,别想好过日子。”

几天后,黄家的房子被封锁,不准进出。屋内好几个人身上都长了疮疡,发出恶臭。不久,他们相继死去,房子也被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