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姐妹1-6季–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破产姐妹1-6季–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由于种种原因,追剧曾中断好多次,直到现在才看完。《破产姐妹》也非常完美的反映了美国文化的多元,而且编剧功底也十分厉害,整个系列基本场景就有三个:餐厅、蛋糕店和居室,由六个无论肤色还是种族都不同的人撑起大局,来自纽约布鲁克林低层的Max,美国上层社会的大小姐Caroline,收银员黑人Earl,主厨乌克兰移民Oleg,饭店常客波兰移民Sophie以及老板韩国移民Han。六年,六季,半个青春。

破产姐妹 中英双语字幕 破产姐妹 1-6季

Caroline大概是最坚强的角色了吧,从亿万富翁的千金到一贫如洗,却依然能乐对生活的种种困难,父亲贪污进了监狱,财产全部没收,凄凉的可想而知。但是,上帝关上一扇门,会同时开一扇窗,她的窗就是Max。两个人的相遇或许是命中注定,对生活基本不抱有任何期望的Max每天浑浑噩噩的活着,把挣得钱去喝酒和抽大麻,而正是Caroline的出现让Max看到一线希望。Caroline最开始已经穷的只能睡在地铁里,是Max收留了她,从此两人互相包容,互相鼓励,为对方的快乐而快乐,为对方的悲伤而悲伤。当其中一人热恋,另一人会祝福,而当其失恋,另一人也会承担一部分的伤痛。两姐妹就这么生活着,一晃六年。

Caroline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那个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商学院。可是高学历并不一定有好运气。有商业头脑的Caroline说服Max,两人一起攒钱准备开一家蛋糕店,可中途频频出现意外,导致每集结尾时出现的余额忽高忽低,而终于开起了小蛋糕生意,却又因为各种事情,再度破产,然后两人换了好几份工作,包括给别的蛋糕店打工,直到第六季两人开了一家“甜品酒吧”。而这期间,两人一直没有离开Han的威廉堡餐厅,基本每天是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而幸好,能碰到其余几个有趣的人。

 

 

Max被称为“毒舌女王”,也简直是人生导师,生活给她的压迫让她喘不过气,让她变得剽悍,也难怪Max去监狱探望Caroline的父亲时,他实话说:“我听我女儿的描述,以为你是一个满嘴冒泡的货车司机。”随口一句鸡汤,然后紧接着一句毒鸡汤,她教会Caroline如何做一个穷人,而还调侃“学的比自己好”,Caroline也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也剪短了头发,唯独一直戴着那款象征着财富的珍珠项链,这或许是她最后的自尊了吧。“记得我曾经有钱的时候——”这句话Caroline不知说过多少次了,而到后面则是淡然一笑,毫不在意了。

 

整部剧出现次数最多的台词莫过于Sophie每次进餐厅说的那句“Hello,everybody!”每次标准的换装,每次标准的鼓掌BGM,每次标准的进门一句玩笑。她大概是最强悍的女人了吧,据她描述,自己弄死了旁边的连体婴儿才得以出生,然后每次都和兄弟姐妹争抢各种东西,买楼时卖了两个肾,“但没有一个是我自己的”,躲过了波兰的女巫溺水,…整个人简直就是逆天的存在啊。而对于Oleg,他一生中最怕听到“移民局”这个词,总是把“No”听成“Yes”,家里的计数器也显示了约过的一千六百个女性,真的是时时刻刻都满足不了自己的性欲。而Oleg和Sophie的爱情,也从最开始的纯粹肉体满足到最后的精神恋人,两人走过红毯,读了誓言,还生了女儿Barbara,两个人同时从不着调到教育女儿,也是花了大把时间的呢。六季来分分合合,也贡献了许多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