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宝石命案(民间故事)

故事:宝石命案(民间故事)

(一)

宣德五年夏天,况钟升任苏州知府,一到任就接到昆山县县官上报,请求批复一件芭蕉杀人奇案,原来玉峰山下有一位隐士叫李铭,他独身一人却酷爱种芭蕉,对芭蕉痴迷简直到了疯癫的状态,绝不允许别人伤损他种的芭蕉。

半个月前,李铭邻居李二的儿子中暑,中午李二老婆求李铭采几片芭蕉叶熬汤给儿子去除暑热,于是李铭就给采了几片叶子。到傍晚李二老婆熬好了汤给自己和儿子喝下,没多久两人竟然都吐血死了。

傍晚李二回家发现老婆、儿子都死了,于是到县衙报了案。县官派人来查,验尸官拿银针刺尸体喉咙,顿时变黑,于是认定两人是砒霜中毒而死。随后查出芭蕉叶炖汤里被人下了砒霜。而李二举报,3天前儿子曾贪玩折断过李铭家的芭蕉树,被李铭骂过,李二老婆护短又骂了李铭,李铭一定是记恨在心,才偷偷溜进李二家,在汤里下毒,毒死了自己的老婆儿子。

于是县官派人抓了李铭审问,李铭承认曾经骂过李二儿子,跟李二老婆争吵过,但绝没有下毒害过人。但县官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根据这一点断定李铭蓄意报复下毒杀人,判处李铭死刑,而他所有财产家宅都将由官府出卖,所得收入全部赔偿给李二。

况钟仔细阅读案宗发现,案发当天午后开始下雨,直到午夜,而李铭自称期间在家画芭蕉,直到被抓,所画雨中芭蕉图作为物证也送了过来,况钟展开画卷,发觉笔触自然轻松,不是要下毒害人的紧张心理。而画意连绵不断,说明李铭作画过程中并没有停顿离开过。

而李二的供词漏洞百出,最大的漏洞就是李二说老婆熬药喝药时,自己不在家而去田里忙了,可雨天地里有什么活计可忙?

况钟心里有底了,马上通知昆山县县官,说3天后要亲自去昆山县重审此案。

(二)

三天后,大队人马在路上缓慢前行,况钟独自先到了昆山县微服私访。他化装成一位算卦先生来到玉峰山下,找到命案发生地,看到李铭的家只有三间茅草屋,屋前就是一片两亩的水塘,种满芭蕉,枝叶繁茂,都被篱笆墙包围住。邻居李二家也是茅草房,一看也是穷苦人家。

况钟又在村里转了一圈,发现当地人都在议论芭蕉杀人案,从他们嘴里得知李二素来吃喝玩乐从不劳作,还听邻居说发现案发前李二回家又匆匆离去。而大家都反映李铭不爱钱财乐善好施,从不与人为仇。都听说再审这案的况钟是个清官,都希望他能为李铭解脱不白之冤。

况钟正在听着,突然人们停住不说了,原来街上来了个男人,尖嘴猴腮,形容猥琐,一看就不是好人,别人偷偷告诉况钟,这人就是李二。

李二看到况钟就走过来笑嘻嘻地说:“先生,您来给我算一卦吧,算得好我多给钱。”

况钟也来了兴趣,于是问李二要算什么?

李二说要算姻缘。他老婆死了,他想要再娶个老婆,想算算找个姓什么的好?

况钟心里叹气,心说李二刚死老婆就要再娶,可见他对老婆没什么感情,为人品德低劣。于是就随便应承了李二几句,哄得李二很开心,出手就赏了况钟一两银子。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况钟忙着感谢,但心里有数了,心说原来穷困的李二竟然出手大方,一定是收了别人的大笔钱财。

于是况钟回去与大队人马汇合,进了昆山县县衙,当晚就去牢狱询问李铭,李铭连说冤枉,况钟表明态度相信他是被人冤枉的,而且知道他素来与人没有仇怨,别人陷害他不是为报仇那就是为了谋利。况钟问李铭家里显露过什么贵重之物?

李铭摇摇头说家里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况钟再问他家有没有什么出奇的东西?

李铭低头想了许久,突然眼前一亮,说一个月前他曾清理过水塘,从淤泥里挖出几块三尺高、奇形怪状的石头,等他清理完淤泥又都扔回了池塘。

况钟询问了石头形状特色,就判定那是珍贵的昆石原石,而况钟一到苏州就听说这里的有钱人爱收藏昆石,而昆石的产地玉峰山上已经没有昆石可采了,导致昆石价格越来越昂贵。可是李铭从来只爱芭蕉,所以并不认识。

于是况钟也假装不懂,只是问还有谁看到过他挖出的怪石?

李铭说自己家里的水塘只被篱笆墙围住,外面的人都能看到。

况钟再问,那以后有没有人曾想买过他家水塘宅院?

李铭说很早就有人曾要收买,却被他拒绝,并且声明绝不出卖,这是尽人皆知的。

况钟默默点头,叮嘱李铭今晚的话绝不能对任何人说。特别是明天上堂更不能说,我自然会解脱你的死罪,李铭点头答应。

离开牢狱,况钟心里已经确定,下毒人是李二,但李二没财力买宅院挖石,后面一定有主使人却难以查明,于是心中又生一计。

(三)

第二天况钟在县衙大堂升堂审理芭蕉杀人一案,大堂前人山人海,况钟审问了李二、李铭,然后派人取来李铭家水塘里的水,找来鸡鸭喂下,鸡鸭都全身抽搐吐黑血死了。又让人取来芭蕉叶喂鸡鸭,同样症状死亡,验尸官查验后说,这都是砒霜中毒迹象,于是判定池塘池水自身就有毒.从而导致芭蕉吸收毒素所生茎叶也就有毒。

于是况钟宣判,池水自生毒,芭蕉亦有罪。李铭所种的芭蕉树全部砍烧,池塘填平,李铭误种毒芭蕉致人死亡属无意杀人,不追究刑事责任,当堂释放,但民事责任不能不赔,判处他赔偿李二200两银子。

况钟草草结案,李铭想到自己活命不敢再说话,李二却也没再申诉,但堂下百姓却纷纷议论,有的人说李铭种植芭蕉多年,每逢果实成熟都摘下送给人吃,芭蕉叶也曾送人喂猪,却从没有人畜中毒的现象。还有的说如果池水能产生砒霜,芭蕉早就枯死了,一定是有人在熬药的水中下毒。

但况钟装作没听见,转天就回了苏州。

(四)

再说李铭被释放,虽然觉得还有点冤枉,况钟判案有点糊涂,但想到自己能获活命,也就觉得侥幸了。可是回家看到芭蕉都被砍,池塘也被填平,心里觉得很难受。又想到还要赔偿李二200两银子,而自己一直自给自足,没什么积蓄,只好贴出拍卖家宅筹钱的公告。拍卖地点就定在自家门口,当天来了很多人,都想看热闹。

拍卖并不激烈,李铭的宅子地点偏僻而且就3间茅草房,房前还有一个有毒的水塘,所以经过三轮竞价,就没人再加码了,本地的刘财主暂时以250两拔得头筹。刘财主环顾四周,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李铭见赔偿金够了,也就想成交。

突然一位操苏州口音的客商叫价300两,刘财主马上加到400两。

苏州客商又加到500两,刘财主毫不犹豫加到600两,就这样两家频繁加价,最后刘财主加到了1000两,苏州客商不再加价,刘财主终于得到了李铭的宅子。大家都被惊呆了,议论纷纷,都说1000两,可以在苏州买下一座大宅子了,刘财主是不是失心疯,花1000两银子买下那样个破宅子?

第二天,刘财主就找来工匠,说要拆掉旧宅重新建造新宅,但却连3间茅草屋都没拆掉,就先盖好了一圈围墙,连水塘原址都圈在里面,而且是两丈高的砖墙。

当晚就有人发现围墙里露出微微灯光,里面还传出锹镐挖掘的声音,转天一大早就推进10辆推车,直到黄昏才都装载着湿土出来。可是土车没有推到荒地,却转向官道,刚上官道就被县衙捕快拦住,领头的就是那位苏州客商,自称是苏州知府衙门的总捕头。总捕头拿刀拨开车上浮土,露出下面埋的昆石,再察看每辆车土里都有一块昆石,每块都有3尺,一共价值数万两白银。

总捕头忙把这一发现报告了况钟,况钟随即下令抓了刘财主和李二,转天就来到昆山大堂再审此案。

大堂上况钟这才揭开谜底,原来通过里查外调,况钟断定有人盯上李铭家水塘里的昆石,可是李铭有言在先,绝不出卖庭院,凶手才收买李二毒死妻儿嫁祸给李铭,好趁机收买下他的宅子。

于是况钟将计就计,让验尸官从中作假,让人们觉得池水有毒,然后他假装糊涂断案放了李铭,搞出拍卖,逼迫幕后凶手不得不出手参加拍卖,自己暴露出来,也就是拍得水塘的刘财主!刘财主偶然看到李铭清理池塘时挖出的昆石,就一直想据为己有,但李铭有言在先绝不卖宅子,于是刘财主花了500两银子收买李二毒杀妻儿,最后通过拍卖取得李铭宅子,马上盖上围墙掩人耳目,连夜挖出昆石,装到土车准备转移到外地。刘财主以为他做的万无一失,没人发现,却没想到所有举动都在况钟派的总捕头监视之下。

经过审问,刘财主和李二都认罪了,况钟当堂宣判:刘财主贪财雇凶杀人嫁祸他人,李二贪财杀妻儿陷害李铭,两人都被判死刑,李二妻儿由刘家花钱安葬。随后况钟向李铭道歉,为破案毁了他挚爱的芭蕉,但取得昆石10块,每块都有3尺,价值连城,连同被拍卖的宅子退还给他。

李铭收下昆石,然后全部卖掉,换得钱帮助乡里,继续过着悠闲自得的日子。而况钟的清名也远播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