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玉骑人(民间故事)

故事:玉骑人(民间故事)

清康熙年间,湘南耒阳出了一件惊天大案,城南温氏杂货铺一夜之间惨遭蒙面歹徒洗劫。温家除其小儿温风暖在外拜师习武未归,幸免于难,其余一家四口均遭杀害。

温家的祖传宝物“玉骑人”也被歹徒抢走。玉骑人,一骑一人,全身由白玉琢成,玲珑剔透,栩栩如生。相传是当年温氏老祖救了唐王李世民一命,唐王亲赐给温家的盖世奇宝,价值连城。

埋葬了四位亲人之后,温风暖跪在亲人坟前立下了誓言:找回玉骑人,血刃杀人者。

一年后,经过多方明察暗访,温风暖终于探知歹徒正是外號“人面毒狼”的江洋大盗戴亚。他最擅长的绝技是暗器“追魂夺命针”。

当年戴亚身犯几宗命案,被官府追得无处可躲,便斩杀了温氏一家四口,窃取了温家祖传之宝玉骑人,献给了耒阳劣绅陶百发。从此便躲在他的庄院里,过起了逍遥自在的日子。陶百发朝中有人,素来目无法纪,横行乡里,就连官府也拿他没办法。

这天晚上,戴亚在庄院里陪陶百发饮酒作乐。突然,传来一个婢女的“救命”声,戴亚闻声飞身而出,只见陶百发的卧室里跃出一个大汉。

大汉一见戴亚,两眼赤红,大喝道:“戴亚,我就是温风暖,我来报仇了!”蓦然间,身形如怒箭离弦,疾射而出,手中青锋剑一连攻出三招,招招都是夺命之势,将戴亚逼退八尺开外。

戴亚心中一惊,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找来了,只得硬起头皮,举刀还击。顿时两人斗作一团,刀光剑影,雷鸣风吼,分分合合,你来我往互拆了十余招。

突然,戴亚左手一抖,一束细如牛毛的飞针射向温风暖。这飞针又近、又快、又疾,根本就躲不开。

温风暖猛觉腹部一麻,接着一个踉跄,人就有些晃晃悠悠了,他知道再战下去凶多吉少,只有先走为妙。他随即将青锋剑当胸一横,往后一步,倏地长身而起,人剑合一,从戴亚头顶一掠而过,瞬间融入了庄院外无边无际的黑夜里。

戴亚冷笑着说道:“中了我的追魂夺命针,你能活到明天?”

很快,陶百发匆匆从客厅走了过来,铁青着脸进了卧室。一进卧室,他就把门关了起来,然后走到墙上一张“玉女图”前,掀起图纸,图后露出一个小洞,里面放着一个木盒。

陶百发拿出木盒,打开一看,里面的玉骑人静静地卧在那里,不由得松了口气。

突然,头顶传来老鼠的“吱吱”声,陶百发抬头望去,一块黑布不偏不倚地罩在他的脸上,手中木盒一松。待到他惊愕地拿开黑布时,木盒已经不见了。陶百发愣了数秒,才惊慌失措地大叫道:“快来人,有人偷走了玉骑人……”

戴亚迅速跑进房,里面除了陶百发,再无第二人。

偷走玉骑人的是温风暖的义弟“神偷”侯四。今晚他们两人一起来到陶百发的庄院,由于不知玉骑人到底藏在哪里,便由温风暖先引出戴亚,侯四藏在陶百发卧室的房梁上伺机行事。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侯四偷到“玉骑人”之后,立马赶到约定的地点。此时温风暖已中了毒针,面色惨白。侯四二话没说,背起他直往鸡公山而去。

黎明时分,两人来到鸡公山,找到了绝代神医无恨老人的草棚。

温风暖已经昏死过去。无恨老人给他搭了会儿脉,解开他的衣服,只见肚腹上除了斑斑血迹之外,还有一个细小的微肿的黑点,就像蜘蛛下的蛋。无恨老人拿过一根银针,小心地探进去,拔出来看了看。

这时,药童端来了热水,准备好了木盘、磁石、竹筷等物。无恨老人先用热水将温风暖的肚腹洗了一遍,然后用银针挑开黑点周围的皮肉,再用磁石扫在黑点上,轻轻提起,一根根细如牛毛的毒针便从肉内拔出,最后用竹筷小心翼翼地将毒针取下,搁在木盘里。

忙了半炷香的工夫,肚腹上的数十根毒针悉数被取出。最后,药童撬开温风暖的嘴,无恨老人拿来一粒黄色药丸给他服下。

两天后,温风暖的伤势基本痊愈了。这天傍晚,吃过晚饭,无恨老人问:“温壮士,你杀不了戴亚,也躲不过他的追魂夺命针,何必如此执著呢?”

温风暖叹了口气,说:“那我就只有跟他以命相搏了。”

无恨老人道:“要杀戴亚,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你家的玉骑人让侯四再送回去。你可舍得?”

温风暖一愣,随即说道:“只要能报血海深仇,我又岂能吝啬玉骑人?”

“那就好办了。”无恨老人点了点头,说:“我有一计,此计叫做以毒攻毒……”

听完无恨老人的计谋,温风暖呆住了。他缓缓地掏出木盒,拿出玉骑人,轻轻摩挲着,一滴硕大的泪珠从他的眼眶里掉了下来。良久,他才问道:“老人家,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无恨老人默默地摇了摇头。终于,温风暖牙一咬,心如刀割般把玉骑人交到了无恨老人手里……

月上中天的时候,温风暖和侯四开始整装待发了。温风暖站在草堂门口,遥望着黑黝黝的群山,一阵阵悲凉袭上心头。

人世间的你争我夺,江湖上的血雨腥风,令他产生了强烈的厌倦之情。他缓缓转过身,问道:“老人家,您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无恨老人点点头,说:“好,你说。”

温风暖喃喃地说道:“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不想再在江湖上打打杀杀了。我要跟您学医,悬壶济世。您能收我为徒吗?”

无恨老人说:“只要你能活着回来,我一定收你为徒。”

侯四在旁接道:“还有我,我也要拜您为师,退隐江湖。”

无恨老人郑重地点了点头。两人趴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飞也似的掠下山去。

此时,陶百发的客厅里,烛影摇红。桌上杯盘狼藉,桌旁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体态臃肿的陶百发,一个是健壮如狼的戴亚,两人正在喝酒。自从那晚温风暖中了戴亚的“追魂夺命针”之后,陶百发已派出大批人手去寻找温风暖的尸体,却都是无功而返。

喝了几杯酒,陶百发满腹心事地回到卧室。一进卧室,他只觉眼前一亮,原来桌上油灯旁边放着一个木盒。他走过去,轻轻打开盒盖,天哪,里面就是玉骑人!只见一匹骏马前蹄腾空,昂首长嘶,马背上一名武士手执缰绳,英姿勃发。一人一骑如同活的一样,照得满屋生辉。

陶百发惊叫道:“玉骑人、玉骑人回来了……”

戴亚听到惊叫声,飞也似的进来了。一进门,只见陶百发正双手捧着玉骑人在傻笑。戴亚看到玉骑人,惊问道:“老爷,玉骑人从何而来?”

陶百发说:“不知道,我一进门就看到它放在桌上。”

戴亞警惕地看了看屋内,没什么异样,接过陶百发手上的玉骑人仔细审视,没错,就是那尊丢失的玉骑人。它怎么又跑回来了呢?

正这么想的时候,旁边的陶百发突然感到自己的双手有点不对,黏黏的,好像沾了什么东西。戴亚也发觉了,自己握玉骑人的手上也有。

“这是什么?”陶百发惊恐地问道。因为他的双手很快开始发肿、发痛,还出现了眩晕的感觉。

“是毒!”戴亚不愧是施毒高手,马上知道两人已中了一种奇毒,而这种奇毒的来源就是这尊玉骑人。他手一松,玉骑人掉到地上摔成了几片。

“唉,晚了。”一声叹息从窗外传来。两人抬头一看,只见温风暖和侯四不知何时已掠了进来。

“啊—”戴亚和陶百发同时惊叫一声。

戴亚提刀正欲向前,突觉眼冒金星,身子踉跄起来。身旁的陶百发哀号一声,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倒在了玉骑人旁边。

戴亚扔掉手中的刀,两手哆哆嗦嗦向怀中摸去,想摸出身上的解药。温风暖冷冷说道:“这种毒药根本就没有解药,你就死了心吧!”

“什么毒?”戴亚惊愕地问。

“獭兽毒汁。”温风暖一字一顿地说。

戴亚一听,惨叫一声倒地,一阵抽搐,腿一伸,死了。他是施毒高手,没想到自己最终死在了比“追魂夺命针”还要厉害十倍的毒药上。

此时摔破在地的玉骑人开始渐渐溶化,慢慢地溶成了一滩黄水。

原来,玉骑人被无恨老人用“獭兽毒汁”涂抹过,“獭兽毒汁”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毒汁。据传,湘南山中偶有獭兽,雌兽尽皆逃散,獭无配偶,发情时抱木为偶,如遇妇人,则牢抱不放。

因此,江湖侠士往往乔扮妇人,藏刀诱其上钩,身近时即出刀杀之,取其胆汁,制成毒药。

这种毒药只要沾上一点点,就可中毒毙命。而这种毒汁最大的特点是涂抹在玉器上,不会干涸,且毒性更强。只是两炷香的工夫过后,玉器会化为黄水。温风暖见大仇得报,领着侯四向鸡公山飞身而去……

多年后,耒阳街头出现了一个悬壶济世的良医,他姓温,名风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