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明朝万历年间,润州(今江苏镇江)有个叫温焕的男子,以卖杂货为生。因为他经常在外走动,导致其妻汪氏耐不住寂寞,最终竟与做裁缝的邻居赵祥搅在了一起。

常言道,“自古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二人鬼混的事情,很快就被温焕知道了。温焕勃然大怒,指着汪氏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汪氏不以为意,继续暗地里与赵翔保持来往。温焕见这个汪氏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便经常动用家法将她打得头破血流。这个时候,他本可以休了汪氏,各自安好。然而温焕心有不甘,占有欲又特强,所以并未休妻。长期的家暴,导致汪氏更加痛恨温焕,也更想与赵翔在一起,她便找机会向赵翔哭诉道,“我家那个臭男人,现在一不开心就打我,照这样下去,我恐怕活不了多久了。翔哥,你若真爱我的话,赶紧帮我想一个办法啊。”

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岂有此理!这个温焕,简直是太狠了。”赵翔怜惜地吹了吹汪氏的伤痛之处,继而又咬着牙道,“与其被他活活打死,还不如来个先下手为强。”汪氏早有了杀掉温焕解恨的心思,如今听赵翔一说,她更是坚定了除掉这小子的念头,于是,她迅速与赵翔商量起对策来。

八月十五,中秋节这天。温焕破例没有外出做生意,汪氏早早地准备了好酒好菜,假意与这小子对饮。温焕见王氏殷切备至,竟没有多想,接连饮了数杯白酒。因为不胜酒力,这小子很快就醉趴下了。汪氏趁机用绳子绑了这小子,并在他嘴里塞了破布。随后,她拿出一根被钳去了钉帽的铁钉,用早已准备好的锤子锤进了温焕的脑袋里。麻利的做完这一切,汪氏擦去了温焕头皮的血渍,然后又整理了一下这小子的发髻,这才将他口中破布取出,身上绳索解下。

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子时,温家大院内传出了汪氏的痛哭之声。

当夜,润州知府韩日光在万岁楼上与同僚喝酒赏月。这个万岁楼,就在温家大院旁边。韩日光听到汪氏从子时(23点-次日1点)一直哭到了丑时(凌晨1点-3点),便问左右同僚,“这是哪家妇人在哭啊?”众人皆摇头不知,韩日光便派人去打探。不久,探子回报,“大人,是前街货商温焕老婆汪氏在哭,因她男人死了,所以啼哭。”

“这哭声惧而不哀,其中必有缘故,你们去把她抓来见我。”韩日光放下酒杯,很是郑重地吩咐了一声。众人都以为他喝醉了,想管闲事,便都偷笑着准备看他的笑话。不久,汪氏被带到现场,韩日光板着脸问,“听说你男人死了,怎么死的?”

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回大人,我男人昨夜喝酒过多,中风,不治而亡了。”汪氏哭哭啼啼道。

韩日光道,“既然你知道是中风了,为何不给他针灸啊?”

汪氏狡辩道,“民妇不会啊,再说这么晚了,民妇一个妇道人家,也不便去找郎中前来家中医治。”

“强词狡辩!我看你丈夫分明是被你害死的!”韩日光猛然一喝,转身对陪同的县令吩咐道,“晋县丞,你马上带仵作去他们家验尸,一定要查出温焕真正的死亡原因。”

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是!”晋县丞不敢怠慢,慌忙带着仵作去查验温焕的尸体。二人围着尸体仔细检查了三遍,也未查出个所以然来。仵作急着回家睡觉,便让晋县丞如实禀报:“尸体既无外伤,也无中毒迹象,那肯定是酒喝多了,中风而死的!汪氏应该没有撒谎。”晋县丞敬畏韩日光的威严,连连摇着头道,“韩公说有问题,那肯定就有问题。咱们如果说没有问题,那肯定是交不了差的。你再仔细检查一下,如果还是查不出问题,就只有拿你是问了!”

仵作听到这话,心里更是憋屈啊,连连围着温焕的尸体一阵叹气。忽然,宁静的夜里,响起了一阵“嗡嗡”之声。仵作寻声而望,竟发现一只绿头大苍蝇正在温焕的发髻上飞舞。仵作精神为之一震道:苍蝇最喜欢腥味,莫非这发髻下有何异样?随之,他扒开温焕的发髻,竟从其头皮处发现了那颗已经没入头颅的铁钉。

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仵作和晋县丞心下欢喜,赶紧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韩日光。韩日光连连点头,对汪氏冷哼道,“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赶紧把你如何谋害亲夫之罪行从实招来!否则,本官就要对你动用大刑了!”

“民妇知错,民妇情愿招供。”事已至此,汪氏不敢再有隐瞒,便将自己屡屡遭遇家暴,最终导致她杀了温焕解恨之事说出。韩日光听了,认为汪氏避重就轻,故意隐瞒了许多细节,便继续追问,“温焕为何家暴你?事出总有因吧?”

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汪氏始终不愿交代出她和赵翔之事,更不想赵翔因她而死,便继续撒谎道,“我男人喜欢喝酒,一喝醉了就经常打我骂我,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吗?”

韩日光道,“那我问你,你作案行凶的铁钉从何而来?又是谁帮你钳去钉帽的?必然有奸夫暗中帮助你吧?快把奸夫姓名说出,免受皮肉之苦。”

汪氏哭着脸道,“那铁钉是我男人往日钉门,没有用完的。我在一个木匣子里找到后,就钉到了他脑袋里。”

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众人听了这话,皆是震惊:没想到这个看似可怜的妇人,心肠竟是如此歹毒。他们在感叹汪氏的同时,也连连对韩日光赞叹道,“韩大人,事发之时,您只听到了这个汪氏的哭声,并未见到她和死者本人,如何就能断定是她杀了人呢?”

韩日光微微笑了笑道,“这个妇人的哭声惧而不哀,肯定有很大的问题啊!昔日郑国子产说过,‘夫妻间久了,变成了亲人,如果一方生病了,另一方必然为其感到忧愁;如果一方死了,另一方必然为他感到万分悲伤难过。而我从汪氏的哭声里,听到的只是恐惧的干嚎声,并没有真正的哀痛之声,所以断定她有很大问题。”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明代奇案故事:女子与邻居有染,丈夫家暴泄愤被杀,知府闻声破案
原来如此!众人再次感叹韩日光的高明之处。最终,汪氏被处以极刑,而韩日光也没有再对此案进行深挖,这或许是他动了恻隐之心,有意要放那赵翔一马吧,不然的话,他也可能会被处以凌迟之刑了。

本案中,汪氏如果没有出轨在先,或许她也不至于经常被温焕家暴,最终她也不会走上不归之路,由此可见,婚外恋害人啦!作为一个妇人,还是要恪守妇道,洁身自好才好啊!温焕如果在知道老婆出轨后,将她休掉,而不是动辄就暴打她,或许他也不至于被其杀死了,因此他也有很大过错。值得称赞的是这位韩知府,能够从细微之处发现大问题,这在当时那个年代,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本案告诫后人:做人要善良本分,要严守道德和法律底线,否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迟早会受到报应或是惩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