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清朝乾隆年间,铅山县有个富商叫钟虎,经常混迹于烟柳之地,及至娶了漂亮的老婆冯氏,他也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钟虎有个酒肉朋友叫赵鹏,别看这小子平日里逢迎拍马,把钟虎讨得异常开心,可这小子却是个很不仗义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被冯氏的美貌迷得神魂颠倒,一心想挖钟虎的墙角。可是他家里穷,没有钱,无法从金钱上来博取冯氏的好感,他就另辟蹊径,想尽办法来破坏二人之间的感情。

某日午后,钟虎跟赵鹏喝完酒,又去烟柳巷子逍遥快活了。赵鹏借机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冯氏,冯氏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她心里寻思:哪个男人不好色?特别是有钱的男人,就算家中老婆再好,再漂亮,他也想去采外面的野花。因此,起初几次,冯氏都没有在意。但是当赵鹏第四次在她耳边煽风点火时,冯氏就有些坐不住了。俗话说,事不过三!可这个钟虎,已经是多次在外面做那龌龊之事了!既然他可以在外面乱搞,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呢?这就叫以牙还牙!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冯氏早看出赵鹏对自己有意思,因此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她就顺理成章地跟这厮做了那丑陋之事。俗话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赵鹏尝到甜头后,就经常跟冯氏私会。纸是包不住火的。很快,二人鬼混的事情就被钟虎的邻居李二毛知道了,他为了博得这位富商的好感,或者说,为了从他这里得到奖赏,便无比“热情”地将冯氏红杏出墙的事情告诉了钟虎。

钟虎本来不相信赵鹏会出卖自己的,可是当他假意外出,重新返回家中后,竟将二人当场捉奸。为此,气得暴跳如雷的钟虎将二人胖揍了一顿,赵鹏夺路而逃,冯氏哭哭啼啼反问,“为什么你可以在外面乱来,我就不可以了?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臭娘们,你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你还敢说我?看我不打死你!”钟虎更是气急,提了板凳就朝冯氏身上扔去。冯氏瞬间被这厮打得鼻青脸肿。为了避免被这厮打死,冯氏连行囊都顾不得收拾,就连滚带爬地跑回了娘家,并且在父母家中一住就是四五天。

到了第六天,钟虎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便雇了辆马车,来接冯氏。冯父不知细情,以为钟虎发神经,无端殴打自己的女儿,便指着这小子鼻子破口大骂,并且威胁道,“下次若敢再对我芸儿下狠手,我就找你拼命。”

“岳丈大人,我以前打过芸儿吗?您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打她呢?”钟虎一脸郁闷地将冯氏与赵鹏偷Q的事情道出,冯父听了很是挂不住面子,只得让钟虎赶紧将冯氏接走,带回家中好好调教。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冯氏被钟虎强行带回家后,自然又免不了一顿毒打。这个时候,她也羞于回娘家了,只得忍辱偷生地在钟家继续过苦日子。赵鹏挨了打之后,也一直躲着钟虎,不敢见他。钟虎将冯氏暴打了几次后,越发看她不顺眼,于是只要一不开心,他就会拿她出气。而且,这之后,他去烟柳场所的次数也更多了。

一日午后,钟虎喝醉了酒,将冯氏暴打一顿后,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走投无路的冯氏想借机杀了钟虎,可担心自己也活不了,她不得不改变了策略:悄悄从后门溜出,然后找到赵鹏商量对策。赵鹏说,“如今,我的邻居都知道我们的事情了,我是没脸在这里生活了;不如咱们做一对苦命鸳鸯,从此远走高飞,去别的地方过幸福日子。”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冯氏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当即点头表示同意。不过,她不能空手离开,她悄悄潜回钟家,偷了钟虎五百两银票,随后才收拾了些衣裳,雇了辆马车,兴致勃勃地跟着赵鹏去外地生活了。

第二日清晨,钟虎才醒了酒,发现冯氏不见了,以为她又回娘家去了,当时也没在意。不过过了两天之后,冯氏还不归家,钟虎就有些不爽了,于是他又雇了辆马车去冯家接人,可冯父却说冯氏这两天根本就没回娘家。钟虎不信,认为冯家人将自己老婆藏起来了,于是大吵大闹着将冯家大院闹了个底朝天;而冯父认为钟虎暴虐成性,很可能将自己女儿打死了,却跑到自己家里来贼喊捉贼,于是等钟虎在家中闹完之后,他又跑到钟家去翻了个底朝天。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最终,二人都没有找到冯氏,都怀疑对方暗算或是私藏了她,于是各自写了张状纸,告到了县衙。老知县周怀礼急功近利,妄图在卸任前办一件漂亮的案子,他看了双方的状纸后,认为钟虎将妻子打死藏尸,然后贼喊捉贼地跑到岳父家大吵大闹要人的可能性极大,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将钟虎打了几十板子,让他交代出自己的“犯罪事实”。

钟虎死不认罪,周知县不得不带着人去钟家勘验现场。钟虎的父母早已亡故,平日里,他只请了一个哑巴老太婆帮忙打点家务。冯氏走了,钟虎被抓之后,诺大的钟家大院内,就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哑巴老太看家护院了。因此当周知县带着一群衙役来大院中寻找钟虎打死人藏尸的证据时,并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

不过经过一番苦苦搜寻,众衙役还是在餐桌的地板上发现了几滴已经干涸的血迹,那是当日钟虎打伤冯氏留下的。可周知县却认为,这是钟虎在杀人后留下的罪证。于是对他动用了大刑,钟虎熬不过刑,只得含冤招供杀了人。但当问起他将尸体藏于何处时,他却是一问三不知。也正因为找不到冯氏的尸体,这个案子才作为疑案,搁置了起来,钟虎也暂时逃过一劫。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三个月后,老县令卸任,进士出身的新知县倪青岩很有抱负,他一上任,便查起了历史遗留的疑难案件。这一查,首先就发现了钟虎的案子,于是仔细将卷宗看了好几遍。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这个周知县,真是糊涂!”第三次看毕,倪青岩已经心中有底,便到狱中,亲自提审了钟虎,“在你的诉词中,你提到你老婆冯氏跟你昔日结拜兄弟赵鹏有染,所以你才三番五次拿她出气,是也不是?”

“正是啊大人。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打她!”钟虎在监牢里尝到了苦头,心中后悔万千。倪青岩又问,“你有没有想过,当冯氏在你这里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后,她又去找那个赵鹏了呢?”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大人,您的意思是?我老婆可能跟赵鹏那个狗东西私奔了?!”钟虎恍然大悟。倪青岩点点头,钟虎又道,“大人,我想起来了,我有五百两银票在案发后不见了,起初我还以为被人偷了,可房间和窗户并没有被撬动的痕迹,如今听你一说,我觉得被冯芸拿走的可能性极大!”

闻言,倪青岩立即去派人查了赵鹏的底。这一查,竟发现这小子也失踪三个月了!由此,倪青岩判断,冯氏十之八九是跟情夫赵鹏一起私奔了!为了洗刷钟虎的冤屈,倪青岩立即写了文书上报州府,再提请州府广发协查通报,报之周边各个府县。

十日之后,公差柳庆将协查同报送到了少城(今成都市老城区),其时天色已晚,他吃了夜宵后,便去本地有名的翠花楼逍遥快活,听说那里新来了一名叫云姬的舞妓,长得漂亮不说,舞姿还特别优美。柳庆到了翠花楼中,点名要找云姬,当时云姬正在二楼大厅翩翩起舞,柳庆便在第一时间内看到了她。这一看,让他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云姬,长得跟协查通报上要找的冯氏一模一样。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原来,柳庆也是铅山人士;钟家大院,离他们柳家并不远,他自然是见过这个冯氏的。他没想到,她果然没有死——不过,那个云姬到底是不是冯氏呢?为了弄清事件真相,柳庆不惜花了二两银子将云姬包下了。云姬看到柳庆时,已是满脸泪水,柳庆更加断定,此人就是冯氏。于是赶紧向她表明身份,询问她是否被拐卖至此。云姬如实回答:“奴家就是钟虎之妻冯氏。”

说罢,冯氏哭哭啼啼,将事情原委合盘托出。原来,她跟着赵鹏到了少城后,买了个宅子,二人也不出去干活,整日待在家中无所事事。在此期间,赵鹏迷恋上了赌牌,很快将冯氏盗来的五百两银票用完。为了能苟延残喘,这个狠心的家伙,竟以三十两白银的价格,将冯氏卖到了翠花楼中。

清代奇案:男子恶习不改,老婆红杏出墙,最终都遭了报应,教训啊
柳庆得知此事后,让冯氏再隐忍几天,只要他回到铅山,将消息禀告给倪青岩,她便可获救。最终,倪氏和赵鹏都被官府的人带走了,这个案子也算告破了,倪氏虽然回到了铅山,却被卖为官奴,再无自由之身;而赵鹏在被打了八十大板后,发配边疆当苦力去了。钟虎无罪释放,出狱当天,他对倪知县拜了又拜。经历了此事后,他再也不寻花问柳,再也不打女人了。听说,他后来娶了个善良的农家女子,老老实实地过起了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