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奇案:兄弟借钱不成,怒杀好友之子,官员看到孩子后破案

明代奇案:兄弟借钱不成,怒杀好友之子,官员看到孩子后破案

明代岳州府巴陵县有一对兄弟,哥哥叫姚升,弟弟叫姚礼,两人都靠给别人挑担子谋生。姚升有一个好朋友,即他们家河对面的沈仁。

有一天,姚礼对姚升说:大哥,咱俩整天给别人挑担子,累死累活挣的钱也只够糊口,这样下去不行啊,现在咱们年轻还不觉得什么,以后老了或者病了,该怎么办呢?这不是长久之计。

姚升问弟弟,有什么打算。

姚礼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做点生意,但是没有本钱。姚升则说:我有个朋友叫沈仁,自幼相交,他家有钱,我去他家借点来做本钱,以后再加点利息还给他,他肯定会答应。姚礼觉得可行,两人就这样商量过了。

明代奇案:兄弟借钱不成,怒杀好友之子,官员看到孩子后破案
于是第二天早上,姚升就去找到沈仁,一番嘘寒问暖后,进入正题。

姚升说:我觉得挑担不是长久之计,打算跟你借点钱做生意,以后按月给钱,并且加利息,不知道可行?沈仁点了点头,忽然心动,问他有没有伙伴一起。姚升直言不讳,说和弟弟沈仁一起。

沈仁本来打算借钱,一听说姚升弟弟也去,就不想借了。他找了个借口,说:哥哥你来借钱,我本应该帮你,只是现在我手头不不宽绰,所以没法借钱。姚升大概猜出了他的心思,也不再说话,告辞而去。

回来后,姚升实话实说,姚礼很生气:这厮可恶,太欺负人了,我不相信没有他,我们兄弟就做不成事!继续挑担子,以后再说吧。

明代奇案:兄弟借钱不成,怒杀好友之子,官员看到孩子后破案
几天之后,沈仁的儿子沈时彦去别地要债,跟别人喝了不少酒,回家时在一处亭子里睡着了。

当时,姚升和姚礼两兄弟挑担回来,看到了沈时彦,姚升认得他,跟弟弟姚礼说了。姚礼痛恨沈仁不肯借钱,一怒之下说:哥哥,别怪弟弟太狠毒,沈仁对我不仁,我就要对他不义!我要杀了这小子,以泄我心头之恨。

姚升也觉得沈仁不仁义,此时他也动了杀心。于是他交代弟弟:要做得缜密一些,别暴露了。

姚礼随身带着一把斧头,一斧头砍死沈时彦,又把沈时彦身上的17两银子搜去,然后也不埋尸体,直接丢在亭子里。

两兄弟走了之后,附近有一人叫徐荣,是个木匠,早上天还没亮就起来到城里给人家做活。路过亭子时,隐约看到一个人,大着胆子靠近一看,吓得魂不附体,觉得“今日彩头不好”,赶紧回家了。

明代奇案:兄弟借钱不成,怒杀好友之子,官员看到孩子后破案
当时天黑,徐荣不知道,自己踩着了血,也不知道自己回家时,路上带了不少血迹。

沈仁在家等急了,儿子一天一夜没回来,不会出事了吧?他顺着路去找,在亭子里看到了儿子的尸体。他看了看周围,发现了脚印,顺着脚印血迹,找到了徐荣家。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此时,邻居们看到了沈仁,又看到徐荣家门口有血迹,都认为是徐荣所杀。沈仁也这么觉得,于是他写了状子,状告徐荣。

县令姓朱,他准了状子,传徐荣上了公堂。

沈仁和周围邻居都说,是徐荣杀人,他家门口还有血迹等。徐荣有口难辩,但是他否认杀人,即便被大刑拷打,也不承认。朱县令没法,只能暂时收监徐荣。

明代奇案:兄弟借钱不成,怒杀好友之子,官员看到孩子后破案
案子拖了很久,一直没能定下来。

一年之后,有以为饶代巡下来视察,问了朱县令是否有疑难案子。朱县令说其他没有,只有去年沈仁告徐荣一案,迟迟不定。饶代巡当即骂了朱县令:一个案子拖了一年,这让百姓怎么看?为何不早点判决?都这样的话,监狱岂不是人满为患?朱县令无言,满脸惭愧。

第二天上午,饶代巡穿了便服,带了两个衙役,找到徐荣,细细问了一遍。徐荣痛哭流涕,把实话说了,他承认家门口有血迹,但不承认自己杀人。

后面几天,饶代巡每天都去问徐荣,徐荣每次也都这么说。

明代奇案:兄弟借钱不成,怒杀好友之子,官员看到孩子后破案
门口有血迹,尸体附近有脚印,按说如果徐荣是杀人犯,他早就该承认了。可他宁死不认,且模样诚恳,真情流露,应该不是杀人犯。这个案子还有曲折,饶代巡默默想着。

这一天,饶代巡又去找徐荣,看到一个孩子来送饭,还跟狱卒说了几句悄悄话,狱卒还点了点头。饶代巡问狱卒咋回事,孩童说了什么话。狱卒眼珠子转了一圈,没有正面回答,推脱过去了。

饶代巡知道有古怪,连忙出去找到了那个孩子,问:你刚才和狱卒说什么话呀?孩子心直口快,直言相告:今天我在街上,看到有两人在酒店里,向我招手。其中一人给了我一钱银子,让我买果子送给狱中的徐荣。他们还让我打探消息,说有个巡按在审犯人,看看徐荣认不认罪。就这么个事,其他没有。

明代奇案:兄弟借钱不成,怒杀好友之子,官员看到孩子后破案
饶代巡一听,立马明白了徐荣是被冤枉的,真正的凶手应该就是那两人。他们不放心,所以才买通孩子和狱卒,来打探徐荣有没有认罪。

大喜之下,饶代巡赏了孩子二两银子,交待他:你带着我的人,到酒店里去捉那两人,回来我还有重赏。

那两人正是姚升姚礼,他们还在等孩子回话。不提防衙役围了过来,上来就捉住了他们,并带到公堂。

饶代巡怒说:你们抢劫杀人,连累别人,还不赶紧如实招来!如此可免刑罚,否则必让你尝尝大刑的滋味!两人不认,说:我们兄弟挑担为生,从不做这等事。老爷这般,正是“半天下雨不知来头”。

明代奇案:兄弟借钱不成,怒杀好友之子,官员看到孩子后破案
饶代巡呵呵一声冷笑,让那个孩子上了公堂,两人一看目瞪口呆,知道再否认也没用了。

姚礼招供说:沈仁家有钱,跟我哥哥关系不错,我们当初打算问他借钱做生意,谁知道他听说我做生意就不肯借钱,那时候我就怀恨在心。后来看到他儿子沈时彦醉酒睡着,一时狠心,就杀了他,拿走了他的银子。

饶代巡传沈仁上公堂,问他有没有这回事,沈仁如实说了。

审完案子后,饶代巡做出判决:审得姚升、姚礼与沈仁揭借不允,致怀宿恨,偶逢伊子睡亭,持斧劈死,图为泄忿。此操心狠毒,肆恶尤惨者也。合拟大辟,以正典刑。

也就是说,姚升、姚礼都被判死刑了,而徐荣则无罪释放,沈仁的杀子之仇也终于报了!(注:故事出自《律条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