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2007年5月3日,在葡萄牙南部的一处旅游圣地卢斯,一位三岁的英国女童离奇失踪,她的名字叫玛德琳·麦凯恩,她的失踪震惊了英国乃至整个欧洲,成为近几十年来最神秘,影响范围最广,参与人数最多,耗资最巨大的一起失踪案。

玛德琳从小就长相可爱,性格活泼开朗,是人见人爱的一个小公主,她从小无忧无虑地在这个幸福的家庭中长大,玛德琳还有一对双胞胎妹妹,年仅两岁。父亲杰里是一家医院的外科医生,母亲凯特是医院的全科医生兼麻醉师,两人收入颇丰,属于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2007年4月,杰里夫妇带着三个孩子从英国来到葡萄牙的卢斯海滩度假,卢斯仅1000多居民,这里有美丽的海滩和湛蓝的海岸,被称为“小英国”,每年来此度假的人不计其数。

这次旅行共7天,杰里夫妇还邀请了几名同事和朋友一起前往,一共有7名大人和8名儿童,他们到达了卢斯前,杰里提前预定了一个度假屋的5A房间,这个房间位于底层,是海洋俱乐部度假区的一部分,有三间卧室,杰里夫妇住一间,双胞胎和玛德琳住一间,玛德琳睡在靠门的单人床上,而双胞胎在房间中央。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由于5A房间靠近两个街的拐角,有两个出口,前门通向海洋俱乐部的后面,后门则直接通往海洋俱乐部的娱乐设施,附近还有泳池,网球场和餐厅等场所。

5月3日,一家人马上要结束这次愉快的度假旅程,第2天他们就要返回英国。当天,杰里夫妇像往常一样带着三个孩子在俱乐部玩耍,吃完中午饭后,一家人还去游了泳,在那里,玛德琳拍下了最后一张合影,她和爸爸、两个妹妹坐在泳池边。

18点,凯特将她们带回了5A,而父亲则去上网球课,等到19点孩子们睡下之后,杰里夫妇换上了衣服,前往海洋俱乐部餐厅和朋友们一起吃饭聊天,度过最后一个美好的夜晚。

这个餐厅距离5A房间直线距离仅50米,正常走回去也不会超过100米,大人们在外面聚会肯定不放心自己的孩子,于是他们相互约定每隔二三十分钟就要有一个人回公寓溜达一圈,看看孩子是否正常入睡。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21:05,杰里回房查看孩子们的状况,他从公寓的后门进去,到三人双胞胎卧室看了一下,一切正常,然后杰里就把门虚掩着,回到了餐厅。

21:25,凯特准备回公寓查看情况,这时同伴马修提出“我可以帮你一块儿查看”,于是杰里和凯特就同意了,当马修来到玛德琳卧房门口,听见里面有翻身的声音,他觉得玛德琳可能正在睡觉,于是他就没有推门进去,而是返回了餐厅。

22:00,轮到凯特回房间查看情况,当她来到玛德琳卧室时,一阵风将卧室的门紧紧带上,她立刻感觉到不对,因为她离开时已经将卧室里的窗都关上了,怎么此时却会有穿堂风呢?此时凯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立刻进入卧室察看,却发现玛德琳已经消失不见了。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凯特开始打电话询问马修上次来的情况,马修说“我在门口向房间里看了一眼,因为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便离开了”。

得到这个回答后,凯特立即通知大家玛德琳不见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家都傻眼了,他们立刻分头寻找,卢斯这个地方并不大,人口也不多,但他们一直找到凌晨4点,叫喊声传遍了这个小城市的各个角落,却依然没有发现玛德琳的踪影。

于是他们立即通知了葡萄牙警方,警方一开始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因为当地是度假村,治安环境一直不错,当时的警力也并不充足,无法进行地毯式搜索,而且由于警方办案经验不足,他们并没有对玛德琳失踪的房间和酒店进行现场保护,以至于至少有20人进出过玛德琳的房间,屋内的证据全部遭到了破坏。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警察一开始带着搜寻犬将下水道、海滩等地全部找了个遍,却一无所获,此时他们只能挨个走访附近的居民,想让他们提供一些有用的证据。

很快,他们得到一个重要线索,在21:15,有一名路人看到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女孩,路人描述“这个男性是白人,南欧或者地中海的面容,35到40岁,身高1.7米左右,深色头发,穿着一条奶白或者金色的长裤和一件深色的夹克,看起来并不像游客,”但这名路人却无法描述其具体的长相。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于是葡萄牙警方根据路人的描述画出了嫌疑犯画像,而这个画像一经公布就受到杰里夫妇的指责,因为它压根就没有嫌疑犯的长相,英国媒体将这幅画像称为鸡蛋上面顶了一坨假发,这让葡萄牙一下子陷入了舆论的漩涡。

随后,杰里夫妇不得不专门雇人画了以下的画像,希望寻求别人的帮助。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由于葡萄牙警方错过了最佳的搜寻时机,杰里夫妇对他们十分的失望,于是转为寻求英国警方的协助,杰里夫妇还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在媒体上征询线索,在媒体的大肆报道下,葡萄牙警方备受压力不得不重视此案,在各个路口设置检查点,并搜寻附近所有酒店,但是一无所获。

葡萄牙警方又调查了与玛德琳一家同行的几个家庭,但这几人和杰里夫妇关系很好,是多年相识的好友,而且没有作案动机和任何证据,所以很快被排除了嫌疑。

随着报道越来越多,源源不断的线索纷至沓来,比如一家批发店老板在上班途中看到了马路附近有一对男女,他用车灯照了一下,那人显得很不高兴,当时他们手中抱着一个孩子,而且抱的很紧,似乎不希望别人看到,这条线索显示可能有女性参与绑架了玛德琳,但此后经过调查,并没有找到这两人。

案发后,还有一个34岁的英国人罗伯特有重大嫌疑,他葡萄牙语讲得很好,案发时也在附近,对于帮忙搜寻玛德琳显得尤为热衷,他还向警方打听过案件的具体进展。

由于过于热情,他的行为受到了别人的怀疑,觉得他有问题。在很多案件中,凶手往往会伪装成热心人士,进而了解案情的进展,可是经过警方的调查,发现他就是一名普通的热心群众,大家错怪了他。后来,罗伯特还以诽谤罪状告当时最先报道的几家英国媒体并最终胜诉,获得了数十万英镑的赔偿。

距离卢斯最近的地方便是摩洛哥,凶手很可能从水路把玛德琳带到其他国家,然后沿着公路开车前往西班牙或欧洲其他国家,最终葡萄牙警方认定玛德琳很有可能已经不在葡萄牙境内。

几天之后,在摩洛哥的一个加油站,一对西班牙夫妇看到了一个男子,他独自带着一个金发女孩在买东西,女孩显得很伤心,用英语问这个男子,“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去见妈妈了吗?”

这对夫妇后来回到西班牙,在电视上看到玛德琳失踪的消息,他们认为这个女孩就是玛德琳,于是赶紧通知西班牙警方,可是当西班牙警方接到电话后,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他们并不知道玛德琳失踪案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过了很久,当警方重视起来,找到了这家加油站,当时监控已经被完全覆盖,没有办法再寻找到当时的这位男子。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5月20日,有人提供线索说当时看到了一个男子带着小女孩,小女孩的长相很像玛德琳,警方又一次公布了提供的画像,包括脸部特写,全身画像,以及男孩抱着小女孩的模样,可是却依然没有找到任何嫌疑人的去向。

马德里失踪案引起了英国、葡萄牙乃至整个欧洲的广泛关注,几天时间内,关于玛德琳失踪案的消息四处传播,葡萄牙当地的商店,饭店,旅馆,路灯都贴满了玛德琳的失踪启事。

杰里夫妇表示“为了寻找到自己的女儿,自己就算是翻遍葡萄牙的每一块石头,也要找到她”。

后来,葡萄牙警方又在事发地点周围20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进行了反复搜查,可依然是一无所获,玛德琳的失踪让杰里夫妇悲痛万分,他们的情况引起了整个社会的关注,人们纷纷伸出援手对其进行资助。

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英国商人提供100万英镑,悬赏那些能够提供玛德琳线索的人,同时《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林也提供了为数不少的奖金,很快,杰里夫妇募集到了260多万的英镑赏金,还有志愿者设立了专门的网站,可是虽然网站的访问量很高,但是关于玛德琳失踪的有效线索却少之又少。

8月31日,有游客在摩洛哥拍到了一个远景照片,当时一个妇女背着一个金发女孩,女孩从远处看很像是玛德琳。当时赞助杰里夫妇的英国富商带着他儿子立刻飞往了摩洛哥,两人包了辆车,前往了那个山区,按照照片中的样子逐家进行询问,最后找到了那个妇女和女孩,只是可惜这个女孩并不是玛德琳。

富豪当时失望地说了一句话,“用这种方法找玛德琳,就像在大海里捞一根可能并不存在的针。”

还有一个英国人提供线索,他在5月7日凌晨2点和朋友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散步时,看到一个穿着考究的女子突然接近他,并问“你是来把女儿交给我的吗?你弄到了那个小孩吗?”

这个女子带有浓厚的澳大利亚口音,当她知道自己问错人时,立刻转身离开,不知去向。后来警察也没有追查到此人。

一开始,卢斯本地居民和葡萄牙市民都对杰里夫妇表示了同情,但是调查9个月之后,一场关于杰里夫妇杀死女儿的说法开始传播。警方内部开始怀疑,这是杰里夫妇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他们的女儿早就死在了房间里,他们通过转移尸体掩盖罪行。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质疑主要有几个方面: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1. 假口供。21:05和21:25都有人前往玛德琳房间,当时杰里声称从餐厅到酒店一个来回只需要五分钟,可警方实际测试了一下,从餐厅到房间查看然后再返回餐厅,实际时间需要15到20分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21:05看完之后回来已经差不多21:25,还有必要再去一趟吗?而且如果按照测试的时间,基本上相当于轮流外出,而餐厅服务员说当时并没有人频繁外出,这也就意味着很可能他们并没有真的去看,或者有人故意修改了时间。这样做的目的就很值得怀疑。

2. 说法矛盾。杰里一开始说自己是从正门进入了房间,可后来又说是从后门进入的房间,因为时间隔得很近,不可能存在记错的情况,那么如此自相矛盾的说法究竟想掩盖什么?

3. 双胞胎姐妹沉睡不醒。失踪当天晚上,很多卢斯人都参与到了搜索之中,大家一直喊着玛德琳的名字,可奇怪的是杰里的双胞胎孩子却一整个晚上都没有醒,而且凯特还经常去检查两人的呼吸。

正是因为这些疑点,让警察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杰里夫妇为了让聚会不被打扰,自己能好好地玩一玩,他们就给孩子们注射了镇静剂,让他们安静地睡去,可是因为注射剂量过多,玛德琳不幸去世,于是他们只好处理掉玛德琳的尸体。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葡萄牙警方找来了一个擅长寻找失踪和绑架人口的英国调查员马克协助破案,马克又请来了两个知名的英国嗅觉犬帮助搜寻。

这两只搜寻犬大有来头,它们是业内顶尖的嗅觉犬,破获过200多起案件,从未有过失手,他们还常常被伦敦和 FBI请去破案。

一条导盲犬名叫可拉,它是一条“血液犬”,只要它闻过的物品,都能判断出上面是否沾有血迹,即使这个物品已经洗涤过不下10次,它依然能够清晰地闻到血液的气味,并给了马克一个特殊的信号,将鼻子指着地上不动。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另一条搜寻犬名叫爱迪,他是一只“寻尸犬”,只要它闻过的物品,都能判断出上面是否沾染过尸体,不管爱迪遇到什么危险情况,他都从来不叫,只有在一种情况他才会开口,那就是闻到人类尸体的气味。

7月31日,马克带着两条嗅觉犬来到房间进行搜查。两只狗分别进入5A房间,它们闻了一遍后,不约而同地都对着客厅沙发后面的区域给出了信号,这意味着沙发背后有过血迹,也沾过尸体。

不仅如此,爱迪还对着杰里夫妇房间里的衣柜吼了起来,警方根据这次结果立即申请了搜查令,要求爱迪和可拉再一次搜查杰里夫妇居住的别墅和他们的租车。(事情发生后第二天,杰里夫妇就从5A搬去了同一小区的4G,5月28日杰里夫妇租用了一辆雷诺面包车用于出行,6月3日5A重新租给其他游客,7月2日,杰里夫妇从4G搬到了另一条街的别墅中)

8月2日,两条嗅觉犬进入了别墅,可拉在别墅里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爱迪却在别墅内搜查一圈后,在客厅的箱子里翻出了玛德琳留下的一只毛绒小猫,把它甩到了地板上,并叫了起来,这意味着玩具很可能接触了尸体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沾上了尸体的味道。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此后,马克又将这些毛绒玩具全部带回去,把物品逐一摊开,让可拉、爱迪进行判断,结果依然是可拉没有任何反应,而爱迪对毛绒小猫依旧做出了反应。

这个结果让警方很惊讶,这是不是代表玛德琳在5A房间时已经死亡,或者说她死亡之后的尸体接触过这个玩具?

随后,两条狗又被带到了地下车库,那里停着30辆车,每一辆车相隔30英尺远,马丁并不知道哪辆车是谁的,再闻过一圈之后,爱迪对着一辆面包车的副驾叫了起来,而神奇的是这辆车正属于杰里夫妇,车是他们在玛德琳失踪24天之后才租来的。

这让警方产生了怀疑,如果绑架犯当晚带走了玛德琳的尸体,那么这辆租来的车不可能存有尸体的味道,除非是沾染过尸体的物品被放到了车里,气味传递到车上。不久后,爱迪又对车的后座和一串车钥匙叫喊了起来,这串钥匙也给到了可拉,可拉对钥匙也做出了反应。

正是由于两条搜寻犬的这一行为,杰里夫妇正式被列入嫌疑人之列,随后警方对钥匙中血迹进行了提取,结果显示血迹DNA与玛德琳DNA的比对相似率达到80%,不过因为样本采集过于混乱,无法真正辨认它是否属于特定对象。

此时的葡萄牙警方已经迫不及待迅速破案,他们立刻认定杰里夫妇进行逮捕,杰里夫妇被捕消息不胫而走,引起无数人不断攻击两人,给他们造成难以想象的恶劣影响。

可是葡萄牙警方随后不断收集其他证据,却没有得到任何两人作案的证据,迫于英国方面给出的压力,杰里夫妇最终被释放并排除了嫌疑,负责本案的艾玛拉尔警长也被要求不得再参与此案。

不过艾玛虽然被要求撤出此案,却他依然坚信自己查到的就是真相,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本书叫《谎言的真相》,书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认为杰里夫妇很有可能就是杀害玛德琳的凶手,他们利用医生的身份搞到镇静剂,杀死了他们的孩子,这本书在葡萄牙销售了20万册,甚至还被翻译成6国语言传遍全球,杰里夫妇由此再次成为大众攻击的对象。

杰里夫妇没有办法,只能将艾玛拉尔告上了法庭,最终法庭判定书中属于谣言,这本书立刻下架,不得继续销售。

其实,杰里夫妇为了找寻女儿,说过“所有的捐款会全部公开,他们不会留下一分钱,全部用来寻找女儿”,并且会成立基金,不管女儿找不找得到,都会用这笔钱去帮助更多失踪的孩子。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玛德琳失踪前是英超球队埃弗顿的球迷,她失踪时还穿着小号的埃弗顿球衣,当时埃弗顿俱乐部的老板比尔也正想帮助两位受害者,于是他对记者说,“对于这位可爱的小球迷,我们确实应该做点什么了”。

2007年,埃弗顿最后一轮英超比赛,对阵的是切尔西,这场比赛中,所有的埃弗顿球员都身穿着印有玛德琳照片儿的球衣,无数的球迷也打出了“希望玛德琳回家”的巨型横幅,场面让人十分的感动。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著名的球星贝克汉姆得知此事后也伸出了援手,他发布了一则视频,举着玛德琳的照片告知全球,“我希望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都能行动起来,尽一切努力去找到她”。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在贝克汉姆的带动下,无数的球迷明星都为寻找玛德琳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一个失踪的女孩儿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引起全球关注,实属罕见,寻找玛德琳的行为已经不再是个人行为,而演变成一个全球性行为。

英国政府为了寻找玛德琳投入了超过1亿元,而且还会继续拨款,直到找到玛德琳为止。同时还利用科技手段合成了玛德琳长大后的照片,每年发布,希望更多人能提供线索。

2007年,三岁女童睡觉失踪,嗅觉犬闻到尸体气味,矛头直指其父母
英国,失踪人口救助中心的主任曾经说过,“在玛德琳失踪前,我接到过400多起儿童失踪报告,但却没有一个失踪儿童有着如此的影响力,甚至引起全球的关注,玛德琳受到如此的礼遇,主要是因为众多媒体的广泛报道,他的社会效应是全球化的,我希望每一位失踪儿童都能获得这样的礼遇。”

迄今为止,玛德琳失踪已经过去了14年,他们父母也已经老去,但是他们始终盼望着自己女儿归来,在寻找玛德琳的过程中,体现出了人性的温暖,但对于大众来说,他们更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将坏蛋绳之于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