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1955年6月17日上午,在四川省南充市一个村庄里,村干部杨大发突然收到村长通知:

第二天到区里银行换贷款条子,顺便把村里的几张椅子带到区公所。

杨大发不敢有丝毫怠慢,第二天一大早便起身赶赴区里。

正值盛夏,杨大发挑着行李,徒步六七里路走到攀登区公所大门口时,已经汗流浃背。

推开办公室的门,杨大发气喘吁吁地将行李和椅子放在地上,拽起衣服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时,背后突然有人厉声喊道:“杨进兴”。

杨大发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到!”

一眨眼,四个侦查员冲上来将他绑了个结实,当场宣布他被逮捕了。

杨大发惊慌失措地连声发问:“你们凭……凭什么抓我?”

侦查员口中的“杨进兴”到底是什么人?公安人员为什么会抓捕这名村干部?

一、凶残的刽子手下落不明
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于1949年4月,突破长江天险,势如破竹攻克国民党大本营南京。

国民党残余势力妄图以卵击石,破坏近在眼前的和平。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白色恐怖的阴云再次笼罩着重庆——当时的国民政府所在地。

败局已定的情况下,负责看守渣滓洞监狱和白公馆看守所的特务们收到上层指示,开始加紧残害屠杀中共地下党员和革命人士。

就连曾经和张学良一起发动兵谏,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爱国将军杨虎城也未能幸免。

此前,身在广州的蒋介石专门乘机飞抵重庆,指示特务头子毛人凤等人,将杨虎城及其秘书宋绮云一家秘密杀害。

被关押在贵阳麒麟洞的杨虎城得知蒋介石要见他时,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已有杀身之祸。

同年9月6日深夜,特务们将杨虎城一家带至歌乐山脚下,指着山上的戴公祠说:在那儿等候蒋介石的接见。

杨虎城和儿子沿着陡峭的石阶,向山上的别墅走去。

正当他们走到别墅门口时,早已埋伏在此的杨进兴等人突然窜出,手持利刃将父子二人残忍杀害。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随后,杨虎城将军的秘书宋绮云一家也被特务带至此地,被杀害于松林坡下。

宋绮云的儿子“小萝卜头”遇害时,只有9岁。

为了掩人耳目,杨进兴命人将杨虎城将军的遗体掩,埋在院里的一座花台内。

杨进兴的双手,沾满了中共地下党员和爱国人士的鲜血。

他还曾在1946年,带领手下的特务在松林坡停车场残害了中共地下党员、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惨无人道地浇上汽油焚尸灭迹。

1949年10月,他又在白公馆附近的杨家山,用高压电杀害了进步人士尚炳文。

同年11月29日,重庆解放前一天,他命人将32名关押在重庆的中共地下党员带至松林坡,疯狂用机枪射杀。

杨进兴的累累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解放军同年11月30日攻克重庆后,随即便对潜藏在城内的国民党特务展开清查抓捕行动。

很快,一大批企图藏匿逃散的特务悉数落网。

然而,在这些被抓获的特务中,却没有发现杀害杨虎城将军的凶手杨进兴。

根据公安人员掌握的情报看,蒋介石在逃离大陆时,并没有带走杨进兴。

据被抓获的特务头子周养浩交代,杨进兴被要求继续潜伏在大陆。

随后,公安人员立即赶到杨进兴的老家前去侦查,依旧没发现他的踪迹。

原来,当天在屠杀完32名中共地下党员后,杨进兴就坐上汽车向成都方向逃去了。

仅有“成都方向”这一条线索,寻找一个隐姓埋名四处藏匿的国民党特务,无异于大海捞针。

紧接着,公安人员再次提审杨进兴的上司徐远举、周养浩二人。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据他们交代,杨进兴从重庆逃到了成都,并在成都大饭店秘密约见了徐远举。当时,徐远举给他布置了“游击”任务,还给了他165块银元作为活动经费。

杨进兴带着任务和经费,秘密前往四川北部的华蓥山。

得此线索,公安人员立即赶赴华蓥,并加派人手,对此地展开地毯式排查,不放过任何可疑人员。

但是,依旧一无所获。

很长一段时间里,杨进兴就像人间蒸发一般,没有丝毫露面。

直到1953年,他才露出了狐狸尾巴。

二、人口普查露出马脚

1953年8月,为了配合国家的人口普查,南充县青居区专门成立了普查办公室。

当时,他们发现居住在青居区乡三村的杨大发极为可疑。

他自称祖籍广安,但是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普查办发现广安根本没有这个人的记录。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如果没有隐情,他为何会好端端故意隐瞒自己的籍贯呢?

普查办的工作人员觉得一定有问题,便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当地公安局。

这一情况,立即引起了公安人员的重视。

要知道,建国初期,我国西南地区潜藏着很多国民党特务。一旦有形迹可疑人员的线索,必定需要狠抓不放。

为了不打草惊蛇,南充县公安局当即派出侦查员赶到青居乡三村,以普查人员的身份进行侦查。

通过村民反映的情况,侦查员断定:这个杨大发的确非常可疑!

据朋友滕明远反映:1950年正月初五那天,杨大发约他去华蓥山烧香祭祀。

然而两人走到岳池县境内时,杨大发却突然变了卦,说要一个人去。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滕明远一个人悻悻地回到村了里,但是出于担心,他到杨大发家里,将杨大发一个人前往的事情告诉了他的妻子田德俊。

他担心地提醒道:“听说华蓥山地区经常有土匪出没,老杨不会有危险吧?”

田德俊的反应却不紧不慢,回复道:“不用担心,他在华蓥山有朋友。”

当时,滕明远并没有做太多联想。

而半个月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滕明远察觉到不太对劲儿。

当天,杨大发约他去离家较远的南部县卖灯草。

天黑后,二人商量先找了一家栈房住下,等明天起来再去售卖。

因为当天灯草没怎么卖出去,身上的现钱又不够,二人便跟老板商量:用灯草抵房钱。

老板死活不同意这个提议。

杨大发瞬间火冒三丈,朝着那个老板叫喊道:“要不是解放了,我叫你做不成生意。”

这句话让站在一旁的滕明远十分疑惑:解放前,杨大发到底是干什么的?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后来,侦查员又从村民汪大才那得到一条重要线索:

去年夏天,杨大发夫妇一起到地里去掰嫩包谷。期间不知因为何事争吵了起来,杨大发很凶,指着妻子又喊又骂。

田德俊被激怒了,说:“你恶啥子,把你历史背一下。人民政府到处抓特务,你敢不敢到乡上去坦白?”

这下,杨大发立马不说话了,蔫蔫地站在那。

汪大才还说,去年12月,杨大发拿着一个一钱多重的金戒指到县里去卖,买了大约16万元。

过了没多久,他又拿着一件女人穿过的红呢子大衣到县城,卖了4万元。

村民滕明清又补充了杨大发初来这个村庄的故事。

当地解放时,滕明清靠抬滑竿为生。一天,他和另外一个村民在村口等客。

这时候,杨大发走了过来。当时身上穿着黄呢子大衣,手上戴着一只看起来就很昂贵的手表,后面跟个女的还烫了头发。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杨大发塞了半块银元,让滕明清送他一家到十几里地外的永安场。

等到了永安场,杨大发看见国民党散兵游勇正向南逃窜的场景,又掏出一块银元,让滕明清带他们三人到他家吃顿饭。

滕明清心地善良,听杨大发说他们已经好几天颗粒未进了,便把他们三人带回了家。

自此之后,杨大发一家便在村里住了下来。

住在杨大发隔壁的邻居胡德清也向侦查员作了相应的反映。

有一次,他听到杨大发对他老婆叫喊:“依我过去的脾气,早杀掉他妈的几个。等着吧!将来还是我们的天下。”

而且,还有很多村民和村干部反映了同一情况那——杨大发跟大家说他不识字,但是夜校的老师教的字他就立马学会了,还能说出这个字的准确意思,不像是不识字的人。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每次村里开会,他都口若悬河、讲得头头是道,让乡里来的干部都很喜欢他。

他曾多次跟大家说过,他家是贫农,没上过学堂,但是通过他的言行来看,不像是文盲。

三、以田德俊老家为突破口
在青居乡三村走访调查之后,侦查员又对当地近年来的检举材料进行了整理。

其中有一份,是1951年原国民党员滕志远写的。

材料中是这样记述的:

解放那天,我们村来了一对陌生男女,还带着个小女孩。第二天请保甲长吃了顿饭,便在村里住了下来。

因为我的父亲是地主,又是邻居,所以那个男的便经常到我家里来安慰我。

杨大发曾在河边跟滕志远说,他曾自西南长官公署工作,解放前被调到川西。成都解放时,他本来要坐飞机到台湾的,但因为情况有变,就和其他人一起被派往了华蓥。车行进至蓬溪时,得知川北已经解放了,众人便约定分散走路到华蓥。

通过村民们反映的情况,侦查员得出结论:杨大发绝不是像他说的那样是个贫农。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为了保险起见,侦查员决定暂且住在青居乡三村,与当地的村民同吃同住,以便仔细调查杨大发。

仔细调查之下,侦查员们有了很大收获。

据永安乡邮政代办员罗克卿回忆:去年年底杨大发前来寄信,声称是寄给妻子田德俊重庆的娘家人。

在信中,他们提到自己在成都做生意失败,现在在南充县青居乡三村安了家,还分了田。

此后,侦查员趁杨大发不在家之机,借合作社的事情试探了田德俊。

田德俊毫无防备,向侦查员表明:她老家在江北县洛碛镇,还有一个母亲在世,名叫田映贞。

至此,侦查员巧妙地得知了杨大发妻子老家的情况,遂决定以此作为突破口。

侦查员立即赶赴江北县,从当地政府那查到了田德俊养母田映贞的具体地址。

随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到洛碛镇,见到了已经73岁的田映贞。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据田映贞介绍,田德俊本是她哥哥的女儿,后来哥哥去世,她便收养了侄女。

18岁时,田德俊先是嫁给了本地的一个老实本分的小伙子;一年后,独自跑到了重庆,在那里与一个泥水工结了婚。

再之后,她来信说改嫁给了一个在大溪沟国民政府做事的男人,叫杨大发。

自她结婚后只回了娘家一次,后来来过一封信,信中告知在南充安了家。

之后的很长时间,侦查员不断往来于重庆和成都各地。

在成都,他们发现徐远举供述的信息不太能对得上。

解放前夕,国民党保密局确实派了18名特务潜伏在华蓥山地区打“游击”,但其中并没有“杨大发”这个人。

侦查员在重庆的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名册中,没有发现“杨大发”的线索。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侦查员又走访了重庆大溪沟的很多人,包括一些贩夫走卒。他们均表示没有听说过杨大发和田德俊。

后来,侦查员再度返回洛碛镇。当地居民反映的情况与田映贞老人所说基本一致。

在田映贞家里帮工多年的雷开云说:“田德俊最后嫁的男人,据说在重庆卫戍司令部做事,穿着西装,别着手枪,到处抓人。”

此时侦查员虽然还不能确定杨大发就是杨进兴,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杨大发很可能个隐藏的特务。

为了让正在接受改造的特务辨认,公安人员决定想办法获取杨大发的照片。

侦查员背着照相机再次来到青居乡,借口说要宣传当地村民的先进事迹,拍了很多村民劳作的场景。

村民叫杨大发夫妇过来照相,二人死活不肯。

情急之下,村干部组织了全体社员照集体照片,说要参加县上的劳模大会,特意要求任何人都不得缺席。

对此,杨大发夫妇找各种理由推脱。

最后,在村民和村干部的一番劝说后,二人才极不情愿地“配合”照了一张集体照。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这一切都被乔装成照相师的侦查员看到眼里。

很快,照片就被洗了出来.

公安人员发现,杨大发的整个表情都很不自然。

侦查员们更加能够确认推断:杨大发绝对有问题!

随后,侦查员带着杨大发夫妇的照片,来到重庆市公安局。

在那里,他们找到了一张解放前杨进兴穿着美军上装的照片。

经过比对,大家发现:两张照片中的杨大发和杨进兴虽然穿着打扮不同,但是面部特征却有很多相似之处。

出于慎重考虑,公安人员没有妄下结论。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为了尽快弄清楚杨大发是否就是杀害杨虎城将军的特务杨进兴,他们决定进一步证实。

公安人员将杨大发的照片拿给此前被抓获的国民党特务。

徐远举、周养浩等人辨认,都表示不认识照片上的这个人。

侦破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侦查员又把照片送到了解放前曾在“中美合作所”担任炊事员的陈紫荣、警卫顾有德等人手里。

这些人都是杨进兴以前的“老同事”。

他们在仔细辨认之后,都十分肯定地表示:照片中的杨大发就是杨进兴!

四、杀人如麻的杨进兴落网

确认了照片上的杨大发就是杨进兴后,公安人员当即决定对其实施抓捕,以防止其再次潜逃。

平时,杨进兴十分警觉,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必定会引起他的注意。

所以,公安人员设下妙计,对他实施诱捕。

一天晚上,村长很自然地来到杨家。当时,杨进兴正准备睡觉。

村长问他:“杨大发,村里有一个任务想交给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

杨进兴不知村长说的是什么事,疑惑地问道:“啥子任务?”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这件事必须交给平时表现积极的人去完成,村里研究了很久,觉得你比较积极。”村长说。

听到这里,杨进兴的眼睛都亮了,笑着说:“我去。快说是啥任务。”

“明天早上你到银行换贷款条子,顺便将村里的几张椅子给区里送去。”

杨进兴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

次日一大早,杨进兴便早早起床,简单吃了点早饭,就挑着几把椅子和行李朝区里走去。

正值盛夏,他走了六七里的路,到了区公所门口时,已是汗流浃背,便站在台阶下休息。

“杨大发,我有事找你!”

突然,迎面走来了一个人跟他说话,看样子像是一个区里的干部。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嗯”杨进兴赶忙回答。

说着,那位“干部”已经走到他身旁,二人便站在台阶上攀谈起来。

“我想找你谈一下互助组的事。”那位“干部”一边说一边示意杨进兴跟他到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杨大发气喘吁吁地将行李和椅子放在地上,拽起衣服擦了擦额头的汗。

办公室里的另一位“干部”热情地招呼他,并给他拿了个矮凳。

杨进兴刚坐下,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喊了一声“杨进兴”。

他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到!”

此时,刚刚热情招待他的那个“干部”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突然一掀他屁股底下的矮凳。

毫无准备的杨进兴被摔了个四脚朝天。

这时候,从门外冲进来四个人,全都拿着枪。

“不许动!”

说话间,杨进兴脑门上便被抵上两支枪,随后被绑了个结实。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杨进兴公审大会)

“你们凭……凭什么抓我?”

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杨进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见杨进兴还想抵赖,公安人员逼问道:“杨进兴,黄显声将军的表呢?!”

“我…我卖了!不,我不是…我是杨大发。”

从他磕磕巴巴的言语和慌张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他必定是杀害杨虎城将军和黄显声等中共地下党员的凶手。

南充县公安局立即将杨进兴,押赴重庆市公安局。

同年6月18日深夜,押解杨进兴的囚车开到了重庆石板桥监狱,公安人员马不停蹄对他展开审讯。

杨进兴一开始,不发一言。

不管公安人员如何审问,他都坚持说自己叫杨大发,并不认识杨进兴,老家是广安县,是贫农。

1953年人口普查,四川一村干部身份暴露:他是杀害杨虎城的刽子手

 

见杨进兴不见棺材不掉泪,公安人员将他们掌握的情况全部讲了一遍,包括他杀害中共地下党员及革命人士,奉命潜藏在华蓥山地区打“游击”,最后隐姓埋名来到了青居乡三村的过程。

当他得知自己曾经的上司徐远举、周养浩等人已悉数落网并如实供述了他们罪行后,很快他的心理防线就被突破了。

最终,杨进兴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如何杀害杨虎城将军、他的秘书宋绮云两家人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