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老师喜欢上了自己的学生–见不得光的秘密

美女老师喜欢上了自己的学生–见不得光的秘密

 

 

在已婚状态下,喜欢上了自己的学生。其实当时已经是产后一年了,因为工作上的压力和异地的种种问题,好像有点产后抑郁,每天都在思考活着的意义,非常灰暗。这个时候借调过来一个外校的研究生,他来我们实验室做实验,老板是我们课题组的头,我们几个年轻老师帮忙带,我身边刚好有空位,当时就看他长得挺帅的,就安排他坐在了我旁边。其实一直对帅哥很无感,长到三十岁唯一觉得帅的就是我老公,其他包括明星在内都没觉得有什么让我觉得很帅的帅哥。但是莫名其妙,这个学生健美的肌肉线条,强壮高大的身材,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纯粹的荷尔蒙撞击,我好像第一次单单因为外表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就像渣男遇到美女,别谈什么性格内在,就是有一种纯粹的,想上的冲动。我觉得很搞笑也很猥琐,但是三十岁的已婚已育妇女,对sex那回事早已看透,也并不觉得自己思想多么肮脏,食色,性也。就像看着一盘秀色可餐的菜,我又不是非要偷吃它,我看看馋一下还能不行?但毕竟是我间接的学生,虽然只是相差四岁,但还是觉得猥琐,心里也大呼哎哟自己原来有这么渣的一面,觉得好笑又猥琐。坐在了旁边,就少不了接触。原本以为就是过上了写写paper,没事撩撩小帅哥的开心日子。万万没想到,被反撩了。首先,学生特别会来事,每天都给带零食,旺仔牛奶什么各种很幼齿的东西,但是和我老公当年特别像,有种梦回21的感觉,说话也温柔,像极了青春里老公的影子,最近两年的异地特别痛苦,学生突然给我带回了非常不一样的回忆和体验,first kill。基于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缘分,我对他产生了特别大的兴趣,逮着他就各种八卦问题,感情经历,几个女友,啥样的,喜欢啥样的,都给我扒拉出来了。起初回答很简短,很冷(我还就好这口忽冷忽热的),从来不反问,不八卦我的任何问题,我记得当时我还问他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就这么不想了解我吗???)我忘记了他怎么回答了。再后面扒出他喜好非常小众,喜欢写东西,文笔细腻晦涩,有中二有灰暗有骄傲的抗争,整体很衰但是又很理智很认命,有点小趣味小浪漫和一点小文艺,double kill。关系由于我的过分主动而迅速升温。我每天都在缠他问各种问题,他身上有太多我好奇的东西,我每天好像主要工作就是研究他??他的主要工作就变成了被研究??真的是很搞笑,我的生活好像突然开辟出了一个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看娃的焦虑情绪,没有异地的痛苦,工作的不顺心,烦闷的人事关系,有的只是一个让我好奇点满格的健身大帅批,还有两个被我拉来和我一起研究他的两个好闺密,我似乎每天都在研究他,然后和闺蜜吐槽分享动态中度过,从他来到座位上那刻起,平行世界大门就已开启,里面都是快乐。转折来源于某天晚上,忘记了因为什么事,聊到了很晚。以往我们都是白天办公室聊天,从没有下班后再聊,那天聊到很晚有点反常,平行世界似乎要延伸到我的真实生活。我并没有拒绝,相反可能还潜意识的故意引导,临说再见,已经晚上很晚,他说还要再加一会班,我说好吧,那我送一首歌陪你度过漫漫长夜。许是有了片刻的感动,没多久,他回我要不要明天晚饭去他租的小屋吃火锅,我说就我自己吗?他说是的,当然。我就……OK啊。其实内心慌的一批,我并没想玩火。平日委实口嗨的过分,喜欢毫不掩饰,但是其实并没想真的发生什么,虽然已经幻想过多次猥琐画面,也只是想想罢了,付诸现实,不敢不敢…但是不去太遗憾啊,去还是要去的,我心想。又慌又兴奋。(继续)第二天白天一切如常,下午一起去菜市场买了火锅要买的东西,自觉心亏的左顾右瞧的跟他去了他的房子,生怕遇到同事,我吓的不行,他倒是大大方方,调侃我又不是偷情那么紧张干嘛。我?好吧。进了房间,狭小的空间有些些局促,他说有点寒酸,假如是自己女朋友,断没有勇气带过来的,会感觉很自卑。我嘻嘻哈哈一身正气的顺话安慰一番,友谊的基调已经铺好。接下来大家都很放松,他给我放电视看,自己准备火锅食材,我想帮忙却什么都不让插手,只让我好好在沙发看电视,看我有些冷还抱来被子给我盖好,背后靠背给我垫垫好,非常亲密的照顾,我假装没心没肺舒舒服服躺下来看电视。气氛轻松,他一反平日的忽冷忽热,变的特别温柔,安静又耐心的准备好了东西,把一切我要用的可能用的都准备好放在了我手边,然后坐到了我身边,保留了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很搞笑,我其实本来戒备心很强,但是看他比我更戒备,我突然很想挑他一下,于是借着看电视大笑笑到了他身上,并且假装无意抱起了他的胳膊,他半个身子几乎僵硬,整顿饭一动不动任凭我抱着,同我聊着天,我也没有再做什么,觉得这样就刚好,我甚至想他如果是个gay就好了这样我就有了一个男闺蜜。整顿饭吃的心满意足,我似乎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感情定位,闺蜜即可,无关情爱。于是临走时我就释怀的说我想抱你一下(本想就此自我结束暧昧幻想,开启纯洁友情),结果他义正严辞拒绝了,并说今天这样已经足够,你有XX(我老公名字),如果你是单身我会考虑。????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 一种被打脸的尴尬感扑面而来,我竟然瞬间就兴趣昂然起来,妙啊,我突然上头了一种你越是这么说老娘越是要睡了你的冲动,什么纯洁我也不要了!!但是话不能这么说,我平复了一下,没说话,等他blabla说完,我平静的说我就是想抱一下,他没拒绝,我上去搂了下他,同时恶狠狠的想等着老娘睡了你吧。松了手,他面无表情的说,你X真大。像是缓解尴尬的气氛。我没理,就此告别了。回去的路上越想越生气,竟然还被一个小孩教育了,于是赌气发了一个信息说对不起冒犯了,他回至于这么正式吗,挺好的。我觉得他可能介怀我老师身份不敢公然反抗,想想自己也是够了,简直是骚扰。他应该再不会理我,或者起码要疏远我了。第二天上午果然没来,我也没有再联系他。到了中午闺蜜过来找我玩,我心情不好,并没有告诉她我去他家的事情,一是太劲爆了,二是我心里已经真的有鬼,所以不再和盘而出。刚好他来了,拿出一个柚子分给了闺蜜,就是没给我,我为了缓解尴尬故意像往常撒娇也要,他拿出一盒剥好的柚子肉,说,这是你的。闺蜜大叫的跑掉,我接了过来,什么也没说。以往他为了避嫌,给我东西总会给每个人一份,我还说他海王对谁都好,这次赤裸裸在闺蜜面前区别对待,算是落下了把柄,他似乎没在怕的。我们的关系一下子变得特别矛盾,极度的疏离又极度的暧昧。我似乎开始被什么牵着走了,不再是简单的开开心心的放肆的喜欢,没心没肺没脸没皮放肆的撩,这里面好像还夹了很多东西,想抽身好像都已身不由己。在他刚来的一个星期,我曾经做过一个选择,这个关系到我在本单位去留的问题。那时候虽然打打闹闹很喜欢他,但是我压根没有因为他改变过我的选择,我一如既往想赶快逃离这个压抑的单位,毫不犹豫的做了倾向于离去的选择。事情就是那么有戏剧性,在他送完我柚子肉的第二天,我接到了离职的通知,那一刻很难过,竟然有种舍不得的感觉。当时在家吃饭,刚好他电话我没带钥匙,要我去给他送,我去了,开了门办公室就我俩,我没等他说话,就告诉他我要走了,最迟一个月吧。他眼神忽然很灰暗,说刚刚在这边找到快乐,你就要走了?但也没多说,低着头。我看他那样有点心疼,他一直好像不那么阳光,总是很衰的样子,我也总是很想有什么能帮他,让他开心阳光一些。于是说你需要什么尽管告诉我,我能帮的都尽可能帮到你。他抬头看着我说,我只想要你。像个小孩子。那一刻我觉得我像个姐姐,像个妈妈,像个他刚刚开始依恋的人,很难分辨是什么感情,但是很真。离职消息在两个闺蜜间传开,于是开启了漫长了告别仪式 。这个我曾呆了三年的南方小城,因为他的到来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因为我和他的这一通无厘头又八卦的故事,我和闺蜜间的感情也发生了质的改变。她们起先谴责我,约束我,但是又支持我,鼓励我。她们一方面告诫我坚守红线,提醒我保持冷静,但又不想阻止我和他在一起的快乐。她们好像也一同和我烦恼起来,婚姻,感情,道德,快乐,这些都是什么呢?因为要走了,他说可以答应我的一切要求。一边拍着自己胸脯,一边说啥都行,我奸笑真的啥都行?他又说你别搞。哈哈哈哈 又是这样反反复复,但是总带有略略离别的忧伤。他真的做到了答应了我的所有需求,哪怕是让他开车带我和我的家人去玩(没有老公),他也都不避嫌的同意了。陪我吃每一餐午饭,哪怕在做实验,睡懒觉,我喊他总会过来。临走前一周他又邀请了我去他小屋,这次我全程乖乖巧巧,几乎都是我都在收拾东西准备食材,他倒是大大咧咧换了裤衩背心坐我旁边,和我讲了很多他从前的故事,开心的不开心的。很平淡的告别后他送我上了车,等我到家他大晚上问我有没有内个什么什么资源,我哈哈哈说有啊发了他几个,他说很久没过这需求了,今天想看。后面的一段时间,穿插了很多起起伏伏的波动,我由原来的主动进攻变得很被动。因为我感觉到了危险。哪怕起初只是没心没肺的玩乐,好像真玩着玩着,就把自己玩进去了。当感情从走肾往走心的方向偏的时候,感觉很乱,正如后来再和他谈起他说我看着很海,但也不是什么高级玩家,玩火容易自焚吧。也就是那时候我决定不再向单位申请继续留下,我一定,必须,无论如何,也要走了。走的时候他和闺蜜执意要送我去机场,无奈一番折腾终于送到了。听闺蜜说他们一起回去的路上他非常严肃的盯着闺蜜的眼睛问xx(我的名字)到底有没有真的喜欢过我,闺蜜回答的很理性,就说是我一时上头而已,不必当真。并说后来帮我寄东西的时候他一边帮我打包一边恶狠狠的说过了今天,就和xx(我)两清了!!。我这边听了笑死,突然鬼差使般想弄一下他,就发了一条不长不短的信息,全篇不谈喜欢但是全篇都透漏着喜欢,发完都觉得自己low爆了,他避重就轻的回答,我就一定要捅破窗户纸的感觉(反正也见不到面了就使劲造的感觉),他回你不要想多了,只是也不是什么高玩而已,我一直都没有想歪,是你思想跑偏了,拨乱反正即可。我回好的,以后再不会有。终于上正道了。——————————————————-后来和老公结束了异地,对此事和盘托出,细节不表,老公只说,论迹不论心。婚姻是场漫长的人性斗争。我赶在三十岁的尾巴上,似乎又重享了青春的悸动和张扬,我相信以后的日子再不会有。在慢慢老去的路上,仅凭年轻的面庞,张扬的个性就换取异性喜爱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一个逐渐老去的人,如果将精神世界构建在情情爱爱的基础上,只会愈加显得悲哀。人生需要更丰富的精神世界,它可以是对花草树木,山川河流的热爱,对文学对诗歌对宇宙苍穹的热爱,而对爱情对心动的渴望,它最美好的地方存在于幻想。致三十岁最后逝去的青春吧 the last glory of my youth。另外突然想到一个好笑的问题,我这么放肆,但是我确实没认真想过,他到底有没有真的喜欢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