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穷书生住凶宅,挖到烂木柱子,不仅发财还升官

民间故事:穷书生住凶宅,挖到烂木柱子,不仅发财还升官

大唐天宝(唐玄宗李隆基年号,公元742年到756年)年间,在京师长安的永乐坊中,有一座凶宅。

多说一句,永乐坊是长安外郭城坊里之一,位于皇城正南朱雀门街东第二街街东,从北数第四坊就是。坊是里巷的意思,类似于今天的小区,当时长安有100多个坊。(有说108个,有说109个,还有的人说110个)

一开始,这座宅子也很正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里面住人,不是受伤,就是倒霉,甚至出人命。哪怕某人只是暂时到里面,不在里面睡觉,也会死掉。后来,类似的事情越传越多人知道,就没人再敢到里面了。

时间久了,里面的房子就荒废了。慢慢地,很多房子倒塌了,虽然后堂院子还在,但是里面也长了很多草树。

有一位扶风人叫苏遏,是个贫穷的书生,他来到长安求学,但是没有多少钱,连一天两顿饭都快吃不上了。

听说永乐坊有凶宅,就想贱价租过来住。找到屋主后,两人商量了价格,屋主也没多要,只要不到原先三十分之一的价格,基本等于没要钱。毕竟,他也知道这是凶宅,要多了人家不会给,何况还是个穷书生。

民间故事:穷书生住凶宅,挖到烂木柱子,不仅发财还升官
苏遏觉得价格还可以,就答应了。但是,他钱不多,不能马上给屋主,所以两人立下租约之后,苏遏还是没有给屋主钱。

到了晚上,苏遏吃过饭,回到凶宅里睡觉。他自备了毯子等东西,于是就在后堂铺好毯子,准备睡觉。

然而,苏遏也知道,这里是凶宅,曾经死过不少人,所以,他虽然说要睡觉,但是惴惴不安,一直没睡着。直到一更天了,他还是没睡着,胡思乱想着。

此时,苏遏起来,出了后堂,来到院子里。忽然,他看到东墙下面,有一个红色的东西,乍一看很像人,但是又没有胳膊和腿脚,似乎是垂手并腿站立的人。神奇的是,这红物浑身发出耀眼的光芒,连里面也有光。

看了一会儿,这红物忽然叫了一声“咄”,苏遏吓了一跳,赶紧靠近去看看。但是,红物却不发声了。

又过了很大一会儿,红物又说话了,说“烂木,咄!”这时候,西墙下面有一个东西,开口回应了一句“喏”(类似于诺,表示答应别人,等于今天的是或者好)。

(图片来源:文推网 高清电影电视剧 下载  侵权必删)

东墙的红物问了一句:那是什么人啊?西墙的烂木说:我不知道啊。过了一会,红物又说:大硬锵呢?去了哪里?(锵本意是指金玉石头发出的声音,这里是形容词作名词,意思是大的硬的金子石头等)

民间故事:穷书生住凶宅,挖到烂木柱子,不仅发财还升官
西墙的烂木说:它好像很怕这个人,不敢出来!

说完后,没了声音,苏遏再去看东墙的红物,发现已经不见了。

苏遏想了一会,他听西墙那个烂木的话,似乎是说大硬害怕自己。于是,这时候的苏遏,胆子大了起来,下了台阶,走到院子中间,对着烂木说:要是这房子里有大硬锵,那也是属于我的,它怎么不出来回话?

烂木说:我也不知道啊。

苏遏又问:之前杀人的东西,现在在哪里?

烂木说:并没有什么杀人的东西啊,是金子成精了,叫金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福德,如果福德高,就可以不用担心金精,安然无恙,如果福薄德浅,就会被克死,金精从来没杀人啊!

说完后,烂木不说话了,一直到天亮,苏遏也没事。

天亮以后,苏遏去旁边的人家借了铁锹等工具,回到住处,先到西墙下面挖,挖了半天,挖地三尺深,看到了一根腐朽的柱子,柱子心里面有一块木头,像鲜血一样红,但是又比石头还坚硬。

民间故事:穷书生住凶宅,挖到烂木柱子,不仅发财还升官
然后,苏遏继续到东墙下面挖,挖了两天,但是这次他挖了快一丈深,发现一块方形的石头,阔一丈零四寸,长一丈零八寸,上面用篆书写着:夏天子紫金三十斤,赐有德者。

苏遏毕竟是个书生,看懂了篆书写的字,他想:我算不上有德者,唉,这钱看来不属于我啊!转念一想:这么多钱,谁不想占有呢?我挖到了就应该是我的,只要我以后好好修德,就不怕会有祸了。

两个念头一直在苏遏的脑海中,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沉吟到夜里,还是没睡着。

苏遏来到院子里,想占有这三十斤金子,却又怕惹祸;放弃这三十斤金子,他又不甘心。于是,就这样他还是没做决定。

忽然,挖出来的烂木柱子说了:书生,你何必如此犹豫不决呢?干脆你把名字改了,叫有德,不就行了吗?从今以后,你就是苏有德,这些钱是赐给有德的人,而你就是有德,这样,钱就等于你的了。

苏遏一听,大喜,说了一句“妙啊”,然后正式改名苏有德。

那根烂木柱又说:书生,你得到了金子,恭喜你啊!但是,如果你能把我送到昆明池中,以后我也就不会吓唬人了。苏有德听到了,连忙答应了。

民间故事:穷书生住凶宅,挖到烂木柱子,不仅发财还升官
天亮以后,苏有德在石头下面又挖了一丈深,挖到一个铁制的大瓮,他拍开大瓮上面的泥封,取出了里面的三十斤金子。

而后,苏有德找到屋主,直接出钱把房子买了下来。屋主巴不得能卖掉呢,低价卖给了苏有德。就这样,苏有德不仅得到了金子,还得到了房子。

于是,苏有德请人重新盖了房子,装修房子,然后自己亲自把烂木柱子送到了昆明池。

回来后,他安心在房子里读书学习,三年后,他做了一位大官的幕僚,七年后,他做到了冀州刺史。而他的房子,后来也没有出过事。

那根烂木柱子,究竟是什么怪物呢?为何又一定要到昆明池呢?莫非,它原本是一根神木,有着特殊的作用,只是被高人弄到了长安吗?苏有德没有问烂木柱子,烂木柱子也没有说,后人也就不得而知了。